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七二章

無線電子書    摘仙令

  俞烈如何,陸靈蹊不必管了,但是那個蛤蟆影子……

  可惜,墨云組成的巨人太高太壯了,它隨便往哪里一扒,她都找不著。

  “看到他們有多想殺你了吧?”

  一直到現在,晉仲原的心跳都有些異常。

  發現不對,沖來的時候,看到俞烈那般朝林蹊落下的地方拍掌,可把他嚇死了,“以后一定要注意再注意,感覺不對,馬上跑,一點時間都不能耽擱。”

  “我今天沒耽擱時間。”

  要是耽擱了,她的小命早就沒了。

  陸靈蹊看到師伯那一會急成了什么樣,連忙安慰道;“師伯,俞烈也死在這了,我想佐蒙人那邊,暫時不會再來找我了。”

  最起碼她在仙隕禁地的時候,他們不會再出現了。

  “您還是幫我想想,那個蛤蟆影子是怎么回事吧?”

  蛤蟆影子?

  晉仲原沒有完全看清楚那個東西,“我當時沒有看清楚,你現在跟我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個蛤蟆影子可以御雷,可以下雪下冰雹。”

  陸靈蹊把自己和青主兒的遭遇全都跟師伯說了出來,“還有那天,應該打一庸的天地禁雷,斜著打出了仙隕禁地,招呼在我的頭上,應該都是他干的。

  我試了天罰雷力,還用了十面埋伏,可是好像都對他沒用。

  似乎他就是墨云中自身的靈物一般。

  但我感覺又不太像墨云天生的靈物。”

  天地精靈不應該是它那個樣子。

  她在云天海閣的云海界,等于看著敖海長出來呢。

  “我在這里祭奠各位前輩們,如果它真是天地自生的精靈,怎么也不應該拿天地禁雷打我的。”

  就算沒有感激,嫌棄她來遲了,或者祭品不好,也不至于朝她動手。

  而且,陸靈蹊也不覺得祭品差。

  大家都把手上最好的靈食貢獻出來了。

  英烈園那里送過來的,也都是非常不錯的祭品。

  “師伯,我感覺它有點像冥獸,或者是變異了的冥獸,它……”

  陸靈蹊看了一眼還在把俞烈當麻繩搓著玩的黑云巨人,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它或許也是靠這里特殊的陰氣、怨氣存活著。”

  所以,看不上她。

  晉仲原沒想到這世間還有那樣的東西,仙隕禁地這里,他一直以為是人族修士最安全的地方。

  “如果是冥獸不可能不怕雷,能夠御雷,卻又有冥獸的氣息……”

  晉仲原沉吟了一會兒,“我要問問我師父你師祖。”

  他的師傅宜是木精修成,“對了,青主兒怎么說?”

  “不知道呀,我沒見過。”

  青主兒的小腦袋從陸靈蹊的懷中伸出來,“不過它也可能是單純的不喜歡我。”

  至于為什么不喜歡她,她就不知道了。

  “靈蹊,你記得我化成本體,它看到我的樣子嗎?”

  這句話她是在識海里說的,“你說它是不是認識我呀?”

  陸靈蹊的眉頭緊蹙。

  不管那東西是什么?認不認識青主兒,只憑她對她們有惡意,接下來的路都不會好走。

  “……你怎么會覺得它是單純的不喜歡你呢?”

  晉仲原看了她們一眼,“把你的感覺說出來。”

  到底是這里天生的精靈,還是其他什么東西,最好查個清楚明白。

  “嗯……,”青主兒猶豫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當時吹了個牛,然后它就下起了冰雹,沖我們去的冰雹還大了好些。”

  這樣啊?

  晉仲原點點頭,“武曉芹看到那個蛤蟆了嗎?”

  “應該看到了一點。”

  陸靈蹊望向正警戒四周,還時不時盯俞烈的武前輩。

  武曉芹若有所感的回頭,“怎么了?”

  “你看到那個蛤蟆影子嗎?”

  晉仲原直接問到,“那東西對靈蹊沒什么善意。”

  怪不得呢。

  武曉芹細想她見到的那個東西,“第一次見。”

  這邊是她的巡區,可是從來沒見過,也沒聽過呢。

  林蹊在祭奠這里死人的道友,關系甚大,那個東西居然朝她出手,肯定有不對的地方。

  “仙隕禁地除了那年那個修鬼的道友倒霉迷失了自己,其他從未聽說過出事。”

  不找別人,專找林蹊……

  想到它朝俞烈出手也沒有猶豫,武曉芹的眉頭緊緊蹙起,“林蹊,你是怎么跟它對上的?”

  仙隕禁地前輩們再次發火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仙界。

  天音囑的公示欄上,有墨云巨人一路磋磨虐待俞烈的影像。

  看到自家長老那般慘樣,安畫又氣又憋屈。

  可是,在人家的地盤,她還只能佯裝高興,因為所有排隊過來的修士,都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樣。

  他們在歡呼、在慶祝……

  安畫回到秘密基地的時候,成康的留影玉也發了過來。

  “……我們一起聯名吧,暫時放棄對林蹊的監視以及追殺。”

  成康還想拉上她給長老團諫言,“先讓她和晉仲原那些人松下那口氣。只要她松了那口氣,以后我們有的是辦法,把她扔到混沌巨魔人那邊。”

  是禍害,就扔遠點。

  混沌巨魔人也不是什么好東西。

  而且,他們極度缺肉,林蹊到了那邊,肯定會被做成人丹。

  到時候,人族的那些大人物……

  成康雖然期待他們的嘴臉,但是,此時更珍惜他自己的小命,“仙隕禁地真的是太可怕了,我們想在那里找她,根本不可能。”

  這無用功的事,有什么可干的?

  “安畫,我打算向師父申請,重回仙界,從天淵七界的其他飛升修士尋找突破口,你幫我一把吧!”

  安畫鼻中微哼,一把捏碎他的玉簡。

  仙界都有人在傳說林蹊在那里遇到了沒有見過,可能是冥獸的東西,而成康卻一言沒有,顯然,他在那里就是混日子。

  她見過他混日子的樣。

  以前混就混吧,現在不行。

  安畫走進關著包世縱的密室,“這段時間,你的日子過得不錯吧?”

  包世縱:“……”

  他現在能叫不錯嗎?

  雖然沒有鏡子,也看不到現在的自己有多狼狽,但是,他能看到自己的手,吹胡子的時候還能看到一向修剪得體的胡子,也全都變白了。

  “呵呵!看看你這氣極敗壞的樣。”

  輸人不輸陣,包世縱看她的樣子,就知道自己要倒霉,“是你們又在哪里倒了大霉吧!”

  “閣下還有閑心操心外面的事?”

  安畫一肚子的火,急需發泄,所以,一邊說話,一邊就抽了他好幾鞭,“看來,是我們對你們太好了。”

  識實務者為俊杰。

  包世縱閉上眼睛。

  由著她鞭打。

  他現在只能這樣想,他們打他打得越狠,他們的形勢就越不妙。

  閉關幾天的屈通看到連安畫都失態了,哪里不知道,又出事了?

  但是,他怎么也沒想到,會是剛到外域戰場的俞烈出事。

  仙界各方,都心心念念的想出第二位圣者,他們同樣。

  只是,以前要的是第三位,如今要的還是第二位。

  看完成康送來的留影玉,屈通悲痛與氣怒交集,一言不發地沖往仙盟坊市。

  林蹊那里真的不能碰了,但是,天淵七界的其他人呢?

  他下意識地走向接仙殿時,卻沒想,那里居然正有人飛升。

  接仙殿的四大石獸此時,都轉過身了。

  屈通沒有猶豫地進了不遠的茶樓,暗中監視。

  “姓名,出身何地?”

  “陶單、陶甘!出身小仙界。”

  接引執事筆下一頓,旋即笑意升起,“兩位小友的名字有些熟啊……,噢噢,我想起來了,兩位就是當年為亂星海立下首功的雙陶?”

  “是!”

  陶甘笑著應下,“敢問前輩,我們能否加入仙盟?”

  “自然!”

  接引執事眉開眼笑:“小仙界的飛升道友,大都加入了仙盟,成為天下堂或者各堂口的執事弟子,敢問兩位,在修仙六藝上,可有什么特別的天賦?”

  吃算嗎?

  陶單真想問他這句話。

  奈何姐姐拉住了他,“沒有,我們是劍修。”

  “劍修一般有兩個地方可去,一個是加入刑堂,一個是加入天下堂。”

  事實上,如刑堂、丹堂這樣的堂口,總的來說,還是要聽天下堂的話。

  “此二者……”

  “前輩,您喝茶!”

  陶單怕姐姐的魔爪,特別的有眼力勁,親自給他倒了一杯茶,“您覺得,天下堂和刑堂哪里更容易收我們?”

  “唔!應該是天下堂吧!”

  刑堂可不好進。

  雖然為安全起見,刑堂弟子都在下界修士中遴選,可那位魯堂主的要求非常高。

  “天下堂現在只要報名,幾乎就是來者不拒?

  “……是有什么大戰要開始了嗎?”

  要不然,怎么可能這樣收人?

  陶甘腦子轉得快,一下子問到了關鍵。

  “那倒沒有。”

  執事搖頭,“不過,也應該快了。”

  陶單的眼睛一亮,“怎么說?”

  “呵呵!這是仙界的大事記。”

  執事摸出一枚玉簡,“非是老夫不想跟你們說,而是你們真的不能在這里待太久。”

  待久了,萬一被人誤會是天淵七界的修士怎么辦?

  “這個呀……”

  陶甘和弟弟互視一眼,“不知這大事記是怎么賣的?”

  太貴的話,那就算了。

  反正到茶館、酒樓轉個半天,一般什么大事,都能聽到。

  那些個家伙,三教九流都有,論消息……,從正途,他們是跑不過他們的。

  可惜……

  “十塊仙石。”

  十塊啊!

  “前輩,這是您的仙石。”

  雖然很不甘心,陶甘還是把仙石堆了過去。

  直到這時,陶單才拿到玉簡。

  不過,神識往里探入未久,就連忙退了出來,“姐!走!”

  他終于看到了,可是,不看還好,一看……那真是嚇一跳。

  再耽擱下去,被佐蒙人的探子誤會就不好了。

  “怎么回事?”

  “你看!”

  姐弟兩個走出接引仙殿時,完全不知道,還是被佐蒙人的一位長老看到。

  “姐,我們去投奔林蹊吧!”

  外域戰場百年,他們正好賺點錢花花。

  “……胡說什么?”

  陶甘收了看完的大事記玉簡,“馬上隨我到天下堂報名吧!”

  鐵飯碗呢。

  陶甘可舍不得丟了鐵飯碗,“報完名,你想申請到哪,我都不管。”

  兩人一前一后,走向天下堂的時候,突然就感覺到殺氣。

  他們今天才來,誰能對他們有殺意?

  真被佐蒙人誤以為是天淵七界的飛升修士嗎?

  姐弟二人腳步輕移間,以最快的速度,沖向天下堂。

  心頭暴戾的屈通看到他們那樣子,到底沒做什么。

  “怎么回事?”

  談鐘音感覺不對,迎向二人的時候,神識不由自主地沖向那個縮走的神識。

  “前輩,我們可能在被佐蒙人追殺。”

  什么?

  大街上,一下子炸了鍋。

  佐蒙人在仙界,在外域戰場,接連失利,居然還敢在他們的坊市追殺人?

  這膽子也太大了。

  “你們是什么人?”

  談鐘音沒來得及問的話,被看熱鬧的問了出來。

  “晚輩陶甘、陶單見過前輩!”

  陶甘和陶單一齊朝談鐘音拱手的時候,也被驚動的商長老倒是眼睛一亮,“原來是兩位小陶道友。”

  他哈哈笑著迎向他們,“老夫天下堂長老商禮華,你們的大名,老夫早就聞之。”

  陶甘和陶單一齊朝談鐘音拱手的時候,也被驚動的商長老倒是眼睛一亮,“原來是兩位小陶道友。”

  他哈哈笑著迎向他們,“老夫天下堂長老商禮華,你們的大名,老夫早就聞之。正好,老夫也是出身小仙界,怎么樣,拜入老夫門下吧!”

  雙胎之間一般都另有感應。

  能在佐蒙人的幾番追殺下,逃出生天,戰力方面,定然也不會弱。

無線電子書    摘仙令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