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七一章 云海突變

更新時間:2021-07-14  作者:潭子
送隨慶師父?

陸靈蹊眼中的笑意遮也遮不住,“行啊,”反正她不送她也是要送的,“師父說過,再把修往上提一點,就會到外域戰場來。”

“……這一點是多少可就難說了。”

青主兒想笑,“你現在多有名啊!連圣尊都因為你倒霉了,宜法師叔肯定要防著他們成為佐蒙人打壓你的突破口,把你的消息都封了。”

很有可能呢。

陸靈蹊有些泄氣。

他們沒有特別厲害的金仙大修,干什么都沒底氣。

“要是陸望老祖能晉階金仙就好了。”

只有陸望老祖晉階金仙,他們才能不憷任何人的出門行走。

“都會好的。”

青主兒往她的臉上貼貼,“靈蹊,我們已經干得很棒很棒了。”

沒有比她們更厲害的人了。

青主兒一萬次的慶幸,當初選了靈蹊跟著,跟著她進入這大千世界,見識萬般紅塵,卻始終保著那份赤子之心。

“那些年,在那個畫中,我也曾偷聽他們說道,什么赤子之心、至誠之道、知行合一、彼岸之橋……”

青主兒的眼睛彎得像月牙,“靈蹊,我們兩個只要能保持住,也許都能走到圣者之道上。”

陸靈蹊看看她,又偷偷抬頭看了看天。

我的天,剛剛還算平靜的墨云,居然又翻滾了起來,不僅如此,還……

陸靈蹊顧不得說話,忙把厚帽往下壓壓,把晉師伯給的大斗笠加戴上去。

嘭嘭嘭……

先是指甲大的冰雹,后是鳥卵大的冰雹,砸在斗笠上,感覺還有些重。

“……以后可千萬不要吹牛了。”

陸靈蹊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看看,老天都怒了吧?”

青主兒:“……”

這真是要氣死了。

她說什么了?

雖然她是混天藤,可是這些年,一直都是老老實實扎根長著,啥壞事都沒干過,干嘛說個大話,就下這么大的冰雹?

“它原本就要下的。”

她努力給自己挽尊,“修仙者誰不想成圣?當初這里若是有兩位圣者,就不可能有仙隕禁地存在了。”

嗯,外面的冰雹沒有下得更大。

也許真是趕巧了。

陸靈蹊抬手摸摸青主兒,正要安慰一下,突然感覺不太對。

一把抱過青主兒,身形連著往前飄了數丈。

嘭嘭嘭

更大的聲響從身后傳來,好像拳頭大的冰雹,密集地砸在她們原先站立的地方。

青主兒的臉當場就白了。

老天這個樣子,是不是說,她們的仙道……

“待好。”

陸靈蹊把青主兒往懷里一塞,一柄厚重大刀突然閃現,緊跟著,她如風一般逆流而上,沖進墨云,叮

仙隕禁地上空,因為這終年不化的墨云也另含了特別傷人的陰氣,一般過路的修士,不是抬高的遁光,在墨云上空飛掠,就是以最快的速度穿過,誰也不會多做停留。

陸靈蹊原也沒想過這里有問題,但是,那天應該打一庸的天地禁雷,卻斜劈著打到了站在仙隕禁地外的她。

如今又……

下意識地,她就感覺這里有什么不對,果然,才飛進濃厚的墨云,就見一只好像癩蛤蟆的影子,在甩著細長如蛇信的東西。

一刀劈過,它卻一下子化成了兩個,分岔的舌頭一齊朝她卷了過來。

電光火石間,陸靈蹊沒有猶豫的拔高身形,在那兩個分岔的舌頭又一齊往上,想要卷她的時候,腳下靈光閃動,帶著噼啪的天罰雷力,就朝它們罩了過去。

緊接著,紅花朵朵而開,飄蕩的花瓣瞬間把兩個蛤蟆影獸全都罩住。

這東西是什么,陸靈蹊還不知道,她也沒從大家給的資料里看過它。

不過,正是因為沒有記載,才更具危險。

陸望老祖和長史飛南以及晉師伯都曾說過,外域戰場上,除了大家都熟知的域外天魔、咒蟲等等外,還有其他一些危險,只是,那些危險,沒人能活著記下來。

大家都只能透過其他種種,猜測一二。

現在,她是遇到這未知的危險了吧?

陸靈蹊感覺這東西,不像有血有肉的。

仙隕禁地情況特殊,它生活在這里,與陰獸可能都有些接近。

但是,一般的陰獸,都怕雷,它……

它似乎不是很怕雷。

陸靈蹊眼看著她還未成型的雷網,被它的舌頭啪啪甩到一邊,心頭一跳。

硬點子呀!

嘗過天地禁雷的味道,她對它……并不像其他修士那么怕。

天地禁雷更多的是警告,與天罰雷力差得遠了。

因為重影,她嘗過那么多的天罰雷力,對砸在身上的天地禁雷,其實并沒有多少感覺。

但現在一只陰獸,居然也能無視天罰雷力,陸靈蹊就不能不鄭重了。

叮叮叮

十面埋伏在空中瞬間成型,向兩只蛤蟆影子絞去。

化成本體的青主兒貼著陸靈蹊的法衣,伸出小腦袋來,卻沒想,原本還要用舌頭跟陸靈蹊戰一場的蛤蟆影子,在見到那片小葉葉后,非常突兀地變沒了。

紅色的花刀叮聲不絕于耳,可是,原本應該是它們的地方,似乎就只是墨云。

如果陸靈蹊不曾親眼見到它的舌頭甩開了她釋放的天罰雷,她都要以為這一切都只是她的錯覺了。

“跑哪去了?”

青主兒在陸靈蹊的肩頭上,四處張望著。

周圍不是紅色花瓣,就是什么都看不清的墨云。

陸靈蹊摘下自己的大斗笠,望向還有一層的黑云。

十面埋伏連世尊、圣尊那樣的圣者都能陰,出道以來,幾乎沒人能逃過,現在……

終年不散的墨云從來都不是平靜的,陸靈蹊看著翻涌最厲害的一片,捏了捏拳頭,緊接著一拳轟出。

遠處跟著的武曉芹突然發現十面埋伏的一片墨云突然沖出了一塊。

而那沖了的一塊好像蛤蟆一般,‘咻’的一下伸出細長的一條舌頭。

拳勁好像被針刺破了般,對那蛤蟆一點用都沒有。

陸靈蹊沒有半點猶豫地閃到一邊。

她感覺,如果跟這舌頭正面接觸,倒霉的一定是她。

蛤蟆吃蚊子用的就是舌頭,它集快、猛、狠為一體,很多情況下,蚊子都沒反應過來,就被它吞下肚了。

而且,普通蛤蟆的舌頭上,都有特別的黏液,這東西……

陸靈蹊腳下靈光閃動,就在它長長的分岔舌頭也轉彎過來的時候,一閃出現在它的身的事。

嘭嘭嘭嘭

她沒敢把它往墨云中砸,只怕它又借墨云逃開。

一拳又一拳,她都是把它往更高的天上捶。

武曉芹急奔而來,在外域戰場這么多年,她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異獸呢。

眼見那好像蛤蟆的墨云一直不散,就是盯過來的俞烈也緊蹙了眉頭。

他們佐蒙人雖然不能進外域戰場,可是,凡是人族記載的,他們幾乎都有記載,這東西……絕對是新出現的。

他……是不是過去幫一把呢?

跑快點,幫一把吧!

俞烈不顧圣尊的命令,終于也以最快的速度沖了過去。

雖然同是金仙,但他的修為遠在武曉芹上,后發先至。

在血海滔天中走過的陸靈蹊對殺氣的感應,尤為敏感,幾乎想也沒想地千斤一墜,直落墨云海中。

啪啪啪啪

俞烈在武曉芹攔來前,在晉仲原沖來前,f朝著陸靈蹊落下的地方,一連拍下無數的掌勁。

翻涌的墨云被深深地砸到了地上,好一會,好像才記起它們是云,紛散著從嵌住它們的大地上重新飄起。

不過,它們飄起的時間太慢了,俞烈的氣息以及樣子,都從失去墨云的空洞處,影響到了仙隕禁地。

嗚嗚嗚

冰雹似乎被風旋了起來,它們變成一個巨人的時候,分散在地,還沒飄起的墨云也聚成了一個巨人模樣。

它們的眼睛血紅血紅,一齊從俞烈拍散的空間沖出去。

俞烈在它們旋起來相聚到一起前,就知道不好。

仙隕禁地的鬼們,一遇到他們,那就跟炸了一樣。

他顧不得查看有沒有拍殺陸靈蹊,也不管武曉芹不惜一切的出劍,他算好一切,在晉仲原也要攔來前,從斜旁沖出。

只要沖出仙隕禁地,那些老鬼就再也不能怎么樣了。

可是,他算了天,算了地,就是沒想到,一條細長的云線,在他的前路上,突然‘咻’的一下,朝他卷了過去。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好像連個眨眼的時間都沒有,俞烈就落入了一個漆黑的世界。

墨云滾滾,武曉芹和晉仲原哪里還能看到他?

當然,兩人也沒時間細查他在哪里,他們都看到俞烈那幾掌了,林蹊……

“林蹊”

晉仲原從冰雹人和墨云人中間穿過,“林蹊,林蹊你在哪?”

他的聲音已經不可避免地帶了一絲顫抖。

“林蹊”

“林蹊”

武曉芹和晉仲原第一個檢查的就是大地上的一個個掌印。

好在都沒有林蹊的氣息,沒看到一點血。

“師伯,武前輩,我在這。”

陸靈蹊白著一張臉,出現在他們的身后。

原來,她利用千斤墜的時候,就懷疑那搶著過來殺她的佐蒙人不會放棄,要朝她下墜的地方動手。

生死關頭,她的反應一向快的很,幾乎剛入墨云,就以十面埋伏斜著瞬移十數里。

果然,還是她反應快,要不然,人家隨便的一掌碰到身上,不死,她也得殘。

“你怎么能沖出去?不要命了?”

晉仲原真是被她嚇死了,迎向她的時候,真想給她一巴掌,“以后……”

“師伯,快找那個蛤蟆和那個佐蒙人啊!”

對對對,還有俞烈。

武曉芹顧不得說話,就又沖還沒合攏的墨云,卻沒想,暴怒的冰雹人和墨云人一齊扯住了什么東西。

那團墨云似有生命般,在努力的抗掙。

“不要動。”

晉仲原帶著陸靈蹊也趕了上來。

他能感覺出,那團墨云翻涌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俞烈,“武道友,我們一齊動手,前后夾擊。”

話音剛落,他才要奔到那團蛤蟆墨云后面,就見翻涌的云海,又伸出一只巨手,那巨手一把握住蛤蟆墨云。

“啊”

俞烈的慘叫聲,終于傳了出來。

蛤蟆墨云從巨手的指縫散開,獨留下好像筋斷骨碎,全身染血的人。

巨手在食俞烈正要動前,又蓋上一掌,猛然一搓,“啊啊啊啊”

痛苦的嚎叫,并沒有讓冰雹人和墨云人痛快,它們隨著翻涌的云海一起,組成了一個好像山一樣的巨人。

搓手,搓手,再搓手。

天空只留下一層薄薄的云片阻擋著陽光,跟在四周的季晚看到時,簡直驚呆了。

這巨人簡直比他們混沌巨魔人的真身還要大上十數倍,簡直可比傳說中的混沌巨魔族老祖了。

據傳,他老人家的一個手指頭,都可比一座山。

季晚原來并不相信這樣的傳說,雖然族里確實一代不如一代,個子都有縮小的架式,可是,她學是無法想象,那么高壯的老祖是什么樣。

現在……

被驚動的各方修士,面對那樣的巨人,心頭都是無比的震憾。

“俞烈完了。”

成康恨鐵不成鋼的同時,又有一種說不出的復雜。

林蹊毀的族人越多,他就越安全,也越發能表露他的優秀。

他們斗到現在,雖然還沒碰到她的一根手指頭,可是,他也沒掉一根手指頭啊!

大家勉強算是打平了。

“早就跟他說過,林蹊善于借力打力……”

成康對著面色難看的陳道一道:“說了這么多年,族里……怎么還不重視呢?”

陳道一沒有說話。

俞烈完了,他們這邊的金仙大修馬上就少了一個。

“這一次,我和你一起聯名。”

陳道一手心一動,一枚留影玉就飛了出來,它遙遙鎖著那片翻天仙隕禁地時,其實四方看到的修士,只要有留影玉、留影石的,都想留影。

“匯同這枚留影玉一起送到族里。”

真是的,為什么非要死盯著林蹊啊?

和混沌巨魔人的交易,不是減少傷亡嗎?

可是現在,一個又一個,他們的傷亡增加了多少?

有多少人死在盯林蹊的路上了?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