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七三章

更新時間:2021-07-16  作者:潭子
仙隕禁地有莫名好像蛤蟆一樣的生物?

收到徒弟的消息,木老道限入深深的沉思中。

“師父,看您的樣子,您……知道它?”余求給師父倒上一杯茶,“那是什么東西?不會真是冥獸吧?”

他可是見過冥獸的。

當初為了對付季肖那些混沌巨魔人,和一庸合作,偷著和鬼井通道里的那個荒冥獸做了交易,但冥獸之所以是冥獸,就是因為,它們是陰間之物,怎么也不可能御雷的。

“唔!老夫倒是想到了一個曾經像蛤蟆的故友。”

木老道嘆了一口氣,“他的真身是吞天蛙,名天冀,亦是上古異獸,因為其獨特的空間天賦神通,被各方捕殺,最后就他一個人偷著修到了接近玉仙境的十四階。”

吞天蛙?

余求還真在宗門的典籍上看過此等異獸,“您是說,像冥獸,又不是冥獸的蛙影,就是那位也死在外域戰場的天冀前輩?”

“……也許是吧!”

天冀死得有些慘。

原本,他是不該那么早就到外域戰場的。

可是,佐蒙人強勢來襲,他的住地和身份都被虛乘挖了出來,不答應就只有死。

那里面有威逼有利誘,然后他就去了。

“也許不是!”

木老道沒有親眼見到,如何敢肯定?

仙隕禁地的形成本就古怪,也許天冀再向冥獸的進化過程中又遭遇了什么,也許他早就失了靈智。

這么多年來,英烈園對妖族的供奉本就沒有人族的充足,也許他千年都吃不上一口香火……

木老道深嘆一口氣,把天冀的所有情況都記錄于玉簡,“你把這個給林蹊和仲原傳過去,他們才是接觸者,是與不是……自有他們的判斷。”

尤其林蹊,她的想法和他們所有人的都不太一樣。如果真是天翼,也許她還能換出他的神智。

商禮華并不想得罪談鐘音。

但是,他更不想讓出,未來大有前途的陶甘、陶單。

可是……

他做好了得罪人的準備,卻沒想,兩個瞎眼的小蠢蛋就那么當街拜談鐘音為師了。

不知道他是誰嗎?

他可是天下堂的老牌長老,修為也比談鐘音高一些。

而且,他的胡子,他一身的威儀,更不是擺設,有點眼力的不是應該拜他嗎?

“師尊請喝茶!”

“師尊請喝茶!”

陶單雖然覺得旁邊的老頭可能更好,奈何姐姐已經拜在談長老門下,他得跟著姐姐,要不然……

“乖!”

談鐘音沒想到一下子收了兩個徒弟,才不管旁邊黑了臉的商禮華呢,笑瞇瞇地每個杯子都喝了幾口,“師父別的沒有,就一人一張保命靈符吧!”

因為說好要收阿菇娜為徒,她早早準備了這東西。

沒想到,說好的還沒來,她倒先收了兩個有勇有謀的好弟子。

“商師兄,別急著走啊,見著我徒弟,你就沒點表示?”

同在天下堂,商家子弟眾多,可從她這里騙了不少見面禮走。

現在她也收徒了,怎么著也得賺點回來。

“來來來,快來拜見你們的商師伯。”

“拜見商師伯!”

“呵呵!”商禮華總算維持住了浮在臉皮上的笑意,“免禮!恭喜談師妹連收佳徒。”其他的見面禮沒有,但是仙石還是得給點的。

“師伯這里也沒什么好東西,就一人兩千仙石,自個看著什么好,買什么吧!”

談鐘音圖省事的時候,就是給人仙石的。

很多人都這樣,他這也不算出格。

“謝師伯!”

陶甘接過這位商師伯的仙石袋,聲音特別的甜,“師伯,我和陶單才剛飛升,就感覺被人盯上了,這事,您和我師父一樣,也管吧?”

他管?

他憑什么管?

又沒喊他師父。

商禮華看了一眼還是笑瞇瞇的談鐘音,“嗯,談師妹,你也感覺到那人的神識探查吧?要不我們一起過去看看?”

“人家既然退走,還能等著我們查?”

一人拼命,十人難擋!

一個金仙大修拼起命來,更有想象不到的破壞力。

仙盟坊市來往的修士太多,談鐘音一是覺得,那人不可能還停在原地等著他們抓,二是不想在收徒的大喜日子里,把這份喜氣沖散了。

“都起來吧,以后不要再說這等傻話了。”

這里可不是外域戰場。

更缺少天時、地利、人和。

相比于天時和地利,人和更為關鍵。

外域戰場上為什么幾萬年沒動靜,現在卻能連殺對方五金仙?

還不是因為林蹊在那里。

人家要抓林蹊呢。

“商師兄,小妹新收了徒弟,有些事還是要教一教的,所以,排查四門的事就要麻煩師兄了。”

談鐘音給他布置任務,“回頭,您把四門收錄的影像,都給我傳一份,尤其是最近三個時辰的”

“……好!”

不好怎么辦呢?

人家收徒是大喜事。

商禮華微一點頭,大步離開。

“走吧!”

談鐘音有些事情要問他們,“跟我說說,當初亂星海的事。”

安畫和成康在仙界鬧了不少事,天下堂對他們的了解卻極少。

難得兩個徒弟都從他們手中逃出生天,談鐘音很想知道,他們口中的安畫和成康是什么樣。

好半晌,陶甘和陶單才送走看上去風風火火的師父。

兩人打量他們的鱗祥院,心情都甚為美好。

不用租房,不用四處打聽著過日子,不用到處跑,修煉還有金仙大修的師父的旨導,這日子……

“姐,那位商師伯看樣子更厲害。”

陶單關上院子的禁制,這才把心中的疑惑問出來,“你為什么沒選他,反而選師父啊?是因為師父也是女的?”

“你不覺得那位商師伯太過熱絡了嗎?”

才剛見面,陶甘下意識地就不喜那位師伯了,“而且,你看過周圍人的眼神了嗎?對師父,那些人的眼中有尊敬有熱切,可是,對那位商師伯……就平淡了許多。”

陶單還真沒細看過。

他當時的注意力,一在追殺他們的那道神識上,二在師父和新來的商師伯身上。

“而且,你想過,為什么我們被追殺,是師父先發覺?”

陶甘臉現冷笑,“是師父嚇退那人,而商師伯……出現的時候塵埃已定。”

陶單一雙漂亮的劍眉都蹙到了一起,“……我以后會注意的。”

他主要是沒想到,飛升仙界還有性命之憂,“像以前那樣,繃緊神經。”

稍一懈怠,丟的可能就是命啊!

陶單其實也沒想過,他們姐弟會在仙界這么有名。

繼亂星海的事,過去多少年了?

“你不繃緊也沒用。”

陶甘選定朝南的房間,“安畫和成康現在是圣尊的徒弟,雖然指明了試練的對象是林蹊,但我們……,他們不知道便罷,知道了,又如何會放過?”

也是她大意,明明知道佐蒙人在仙界活動猖獗,卻沒想到,當初兩邊結下的仇。

“不想死,就長點心吧!”

肯定的呀!

“嗯嗯,姐,我的仙石,你幫我收著唄!”

陶單討好地把剛得的兩千仙石交給姐姐,“林蹊在外域戰場,看樣子干得很不錯,回頭,我們是不是找一下師父,也跟著過去?”

他想她做的那些好吃的了。

既然在這邊也是被佐蒙人惦記,那不如就到外域戰場,讓他們惦記好呢。

“你以為金仙大修收徒那么隨意呢?”

陶甘收了仙石,白了他一眼,“沒聽那位商師伯說嘛,師父原先要收的徒弟,都是圣者虛乘將要收的徒弟。

收了我們,不管我們,隨便扔外域戰場,生死由命,如果是你,你干得出來?”

好像是干不出來的。

陶單一直沒有收徒,不是他不想收徒,而是本著認真負責的態度,怕自己教不好。

沒見他到現在都歸姐姐管嗎?

“滾去閉個小關,穩定修為。”

丟下這句話,她嘭的一聲,就關了自己房間的禁制。

林蹊在這里連干大事,是因為她有那個本事。

想要讓曾經的仇人,再把他們姐弟當回事,他們也得有本事才行。

陶甘以最快的速度,進入修煉當中。

感覺到那邊的靈氣波動,陶單嘆口氣,無奈的跟上。

收到晉仲原師伯送過來的玉簡,陸靈蹊的眉頭緊緊地蹙在了一起。

百禁山也有一個吞天蛙,還是瑛姨的好朋友。

這位天冀……

“這兩天的大祭,它都沒來搗亂?”

“沒!”

難得前輩們集中在一處,陸靈蹊省事的很,這兩天的大祭,愣是擺出了三里遠,“它那天也許受了傷。”

前輩們組成的巨人,對它沒有半點優待。

陸靈蹊覺得,不太可能是那位天冀前輩。

就算是……

“師伯,我專門給天冀前輩上個香吧!”

這兩天,她給曾經入境的所有前輩,都上了香,供了果。

前輩們很有愛心,沒人獨享,但是,她好像沒看到幾個妖族的前輩。

陸靈蹊不明白為什么。

入境戰聯的時候,后期有很多妖族前輩參戰的。

現在看不到他們……

他們是輪回轉世了,還是煙消云散了?

陸靈蹊不敢細想,迅速給那位天冀前輩上香上酒上菜,“天冀前輩,在下林蹊,直到現在才聞前輩之名,萬分抱歉。

晚輩出身天淵七界,認識一位叫天大大的吞天蛙前輩,聽我瑛姨說,他原來只是普通的三階樹蛙,可是有一天,血脈突然覺醒,就成了可以遮蔽一時的吞天蛙。”

說到這里,陸靈蹊有些傷感了,她想瑛姨了,想鷹叔了,想山鳳姨了,想狐貍叔了,想蚯王叔叔了……

“一直以來,他都沒有真正的族人,如果他知道您……,一定會請我多給您祭一份的。”

香煙輕輕往上,供奉的酒菜,看樣子也沒半點動靜。

陸靈蹊沒有抬頭,又迅速擺了九個盤子,倒酒祭撒,“前輩,您喝酒啊!”

青主兒小心地觀察著天上的墨云,可是,看著似乎沒半點動靜。

晉仲原默默地看著,就在他覺得,那位天冀前輩不可能出現的時候,突然瞪大了眼睛,桌上的供果,已經開始干癟。

是偷吃,還是那位天冀前輩真的過來了?

可惜,哪怕眼珠子都要瞪出來,晉仲原都沒看到那位前輩的影子。

而其他的鬼影……

模模糊糊的,好像也沒湊過來。

那靈果是……

陸靈蹊扯了扯他的衣角,“師伯,我們退遠些。”

退遠些?

為什么呀?

晉仲原想要看情楚,奈何師侄不同意,只能老老實實地跟她退到一旁。

縮小了一圈,好像天冀的蛤蟆影子,終于出現在陸靈蹊面前。

真是它?

陸靈蹊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前輩,我再幫我家木師祖給您祭一份!木師祖說他認識您。這些年,他一直記著您。”

蛤蟆影子吸香的動作一頓,又加快進食的速度。

周圍的影子們,看到它時,好像都奇怪的話。

陸靈蹊有無數的話想要問一問,這些年,是不是都沒人跟您分享祭食?

奈何,話到口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林蹊,”青主兒在識海里跟她說話,“下冰雹之前,這里的天還是正常的。”

她也在看木道遠送進來的玉簡,“你說,會不會是我提到圣者,讓它誤會了?”

也有可能。

“他是被圣者虛乘強行弄進來的。”

陸靈蹊不知道該說那位圣者什么。

說他壞吧,他在護育這方宇宙的所有生靈。

說他好吧……

卻又怎么也說不出來。

“吞天蛙是空間獸,傳說可以吞噬一會星空呢。”陸靈蹊也把她的猜測跟青主兒分享,“這里的特別,也許也跟他有點關系。”

“所以……,它也算這里的天道之一?”

青主兒驚呆了,“所以,它不懼天地禁雷,不怕天罰雷力?”

“或許吧!”

除了這個,好像沒有其他的解釋了。

陸靈蹊深嘆一口氣,“我們好好上祭,以后……不要瞎吹牛。”

它恨那位圣者,所以,聽不得成圣的話。

直到現在,仙界的好多人,都不服虛乘,更何況當年了。

“乖,你也給天冀前輩上個香吧!好好道個歉。”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