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二一章

更新時間:2021-05-30  作者:潭子
www..,最快更新!

時間一天天的過,對今明島的陸靈蹊而言,只覺得它太快。可是對一直等待這邊消息的成康和安畫而言,卻一天更比一天煎熬。

折磨包世縱的留影石已經送到萬壽宗宗主馬知己手上了,對其他各宗的行動,更需要屈通和那位新來的關勇長老的配合,但現在,他們全都在今明島外,白白的浪費時間呢。

“也許那女修就不是林蹊。”

如果是林蹊,不可能一連半個月,都不出島。

成康陷入自我懷疑之中,“她在刑堂當囹官,主要任務應該是看著廣若。”廣若可是他們世尊的分身,這么重要的身份,派多少人看著都不為過,“按理不可能有時間在外面一下子耽擱這么久。”

安畫也頭疼,“要不然,我們再向族里申請一些人手吧!”

雖然隨同關勇長老過來的還有十五玉仙,可是,各宗現在出動尋找包世縱的人手,都是金仙帶隊。

抓包世縱,廢了他們早就安插在萬壽宗的暗子,其他各宗,現在就算想動用暗子,也沒那本事了。

安畫其實很后悔,當時沒堅持讓紫霄宮的暗子早點撤出來,結果讓人家拿了。

至于云天海閣的吳韶,志大才疏,實在不是一個多有能力的人。

而且,他的任務是對付那位叫紅綾仙子的余呦呦。

安畫沒想到,她居然是余求的親生女兒。

若不是吳韶信誓旦旦,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的。

不過相信了,以前很多不解的事,倒都可以解釋得通了。

林蹊就是利用余呦呦的身份,跟余求搭上的關系。

“師尊也許會同意,但族里不會再答應了。”

這一次,關勇長老能來,已是師尊出面,長老團給面子了。

成康很無奈,“我們近來在仙界折的人太多了。”

安畫不說話了。

滲透仙界這么多年,最近這幾百年,確實是損失最大的幾百年,以前

她在心里深深嘆了一口氣,“只要包世縱一天還在我們手上,只要風門沒有露面,天淵七界的其他人不來辟謠,馬知己他們就會一直尋下去。”

“所以你的意思還是今明島?”

“是!”

林蹊有天道親閨女的美稱,在安畫心里,她才是他們最大的敵人。

沒有她,陸望只能算個高級打手,其他人,他們慢慢磨,總能磨掉。

“林蹊不除,我們永無寧日。”

安畫永遠都記著那塊寫了‘破船還有三千釘’的巨石。

她殺了他們的人,還以言語挑釁。

“對今明島的監察不能松懈。”

依安畫的意思,最好再派點人去。

不管拿到的是不是林蹊,總要殺一個真正的七界修士,“既然已經顧了頭,你就不要想著再顧尾了。”

成康:

顧頭不顧尾是什么好聽話嗎?

不過,看到安畫的樣子,他到底沒反駁。

他們沒動靜,守在今明島外的屈通和關勇,當然也不能動。

他們雖是金仙級長老,但是,到仙界的時候,圣尊親口說了,他們的任務是配合安畫和成康的試練。

“人族狡詐,常說狡兔三窟。”閑來無事,關勇拿著萬里傳訊符跟屈通聊天,“我們會不會在這里白等?屈兄要不要問問安畫和成康?”

“那就不必了吧?”

屈通還不知道他?

不就是抓包世縱的時候,他也出了一份力,族里給了獎勵嗎?

“關兄剛來,不知仙界形勢,我們剛做了一筆大的,這一會,仙界各方正像瘋子似的尋我們,低調點更合長久之道。”

親眼看到萬寅隕落,又被仙盟的四個老鬼追得差點斷氣,屈通更為謹慎。

這幾百年,他們在仙界的失敗,有大部分的原因在天淵七界的修士身上。

林蹊是那些人中的翹楚,屈通感覺,不管是圣尊還是世尊,都愿意拿他或者關勇的命換她的命。

“可是”

“行了,不要再說話了。”

屈通懶得應酬想立功想瘋了的人,“今明島是陸望的地盤,我們在這里用萬里傳訊符,還當小心點,萬一被他懷疑什么,那就糟了。”

關勇收了自己的萬里傳訊符時,臉上的表情甚為悻悻。

身為帶隊的金仙長老,這般得過且過

他當場給他記下一筆,準備今明島的事處理完,就往族里告他們一狀。

陸靈蹊可不知,有人把她當做守株待兔中的那個兔。

無想老祖的研究失敗了。

而曾經的混沌巨魔人也早就被青主兒扔進天渡境,現在渣都找不到了。

“我才出關沒幾天,我們都沒好好說話呢,不能再陪陪嗎?”無想舍不得陸靈蹊,“靈蹊,我還想讓你陪我修煉。”

“我以后會常來的。”

陸靈蹊很喜歡陪大家一起修煉,可是不行,算時間,敖桐姨和踏雪應該快從妖族過來了,“您看,這么短的時間,我們就見了兩面。”

“可是,小桂舍不得敖象和小貝。”

無想看了一眼小桂那邊。

小家伙昨天已經在她那里,偷著哭了一鼻子。

“我們能養他們的。”她小聲地道:“來的時候,我師兄給了我好多好多仙石。”

飄渺閣把這些年符陣法衣的分成,全都給了她,“林蹊,你不用擔心,我可以幫你一起養他們的。”

看著老祖遞過來的儲物戒指,陸靈蹊很無奈,“老祖,敖象的娘一直在找他呢,小貝的爹娘也是,您看,您舍不得我和小桂,敖象和小貝的爹娘也舍不得他們啊!

您別擔心小桂,還有葵葵陪他呢,而且,踏雪回來了,肯定也會常留今明島的。”

踏雪不知道攢了多少假。

他是屬于妖部的人,接了這么多年的活,現在休息休息,妖部的部長肯定也不會說什么。

“那好吧!”

無想說不過她,“我好好修煉,小桂說,等我厲害了,就可以帶他一起到妖族找敖象和小貝了。”

不好好修煉,她就要常看小桂的眼淚了。

“老祖,您真聰明!”

陸靈蹊的目光有些復雜。

她以為,她修煉的速度挺快了,可是陪著修煉幾天下來,陸望老祖卻說,無想老祖修煉的速度,可能很快就能追上她。

她太純粹了。

宜法師叔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說,動腦子太多,耽擱了她。

“您趕快追上陸望老祖,以后,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給自家老祖立個目標,可能還能跑快點。

陸靈蹊可希望,她家的大樹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陸望老祖啊?”

無想偷看了一眼陸望,“那行吧!我努力。”

陸望裝著沒看到靈蹊又忽悠無想,給敖象和小貝各拿了一沓陣符,“妖族那邊不太平,遇到危險了,一時又逃不及,就扔一張乾坤顛倒五行陣符。”

這是他特意給他們弄的,“別的不說,它肯定能給你們爭取一點逃亡的時間。”

妖族沒有幾個懂陣的。

這陣符雖然制的簡單了點,用于妖族卻足夠了。

“多謝老祖!”

“多謝老祖!”

再舍不得,他們也要離開了。

敖象和小貝一齊拱手,“有時間,我們一定會回來的。”

“去吧!”

陸望抱住舍不得小伙伴的小桂,“等老祖晉階金仙,就帶小桂和葵葵找你們玩。”

抬手間,他把葵葵也接到了手上。

“嗯嗯!”

葵葵圓滿了,“我們肯定會去找你們的,要不然,我們比一比,誰先找誰。”

“對,比一比!”

小桂終于有了點精神,“以后,肯定是我們先去找你們。”

他有陸望老祖和無想老祖,還有靈蹊,他們三個都好厲害的。

小桂覺得,有他們三個在,他和葵葵穩贏了。

“行啊!”

看到過來的師父和無想前輩,敖象和小貝異口同聲,“師父,您給我們做證,誰要是輸了”

“就罰誰給你們學一百聲狗叫!”

“噗”

遠觀他們熱鬧的陸安,一口茶當場就噴了出來。

“盡胡說八道。”

陸懔都想敲女兒,“我看是你要學一百聲狗叫。”

“靈蹊的狗叫,學得可像了。”

小桂當場就學了起來,“旺旺旺”

他奶聲奶氣的聲音,像極了小奶狗。

“看看,有一個小狗出來了。”

陸靈蹊笑著示意兩個徒弟,趕快進靈獸袋。

這是沒辦法的事,他們兩個的修為太低。

今明島原本也是可以接待敖桐姨的,可惜,陸望老祖和敖桐有交的事,暫時還要避著點人。

“小狗,有時間,我再來看你。”

十面埋伏靈光微閃,眼看就要傳送,被小桂一把撲過去打斷,“你才是小狗,我是學你的。”

“對對對,她是小狗。”

無想接住小桂,正要說什么,突然若有所感地望了一眼外面。

“靈蹊,先別走。”

陸望抬手間,朝一旁的石桌連著打出好幾個手印,石桌轉瞬之間,透明了起來,浮出一個個畫面。

輕易無人踏足的今明島外,東南西北都有好些個遁光,而且,看他們的樣子,不像是路過

“原來欺過來了。”

他在島外布置了十二道監測的鏡光陣,同時亮起的時候,屈通和關勇都在瞬間察覺。

三人的眼神,透過鏡光陣廝殺到一處。

啵啵啵啵

不過數息之間,十二道鏡光陣的畫面,就好像承受不住似的,全都破開,石桌輕輕一晃,恢復成原樣。

“靈蹊,暫時不要走了。”

陸望又連著朝四方打出手印,“佐蒙人應該在外圍布置了監測今明島空間波動的法寶。”

要不然,靈蹊剛要傳送,他們不可能那么激動。

幸好他們激動了,要不然

陸望臉上一片冷凝,“老祖給你看看,我今明島是怎么守到如今的。”

佐蒙人一直想要攻下他的今明島,可是直到如今,都只能干瞅著。

話音剛落,島中的靈霧瞬間濃了一倍有余,它們向外擴散,不過,擴著擴著,透過屋前的那面圓鏡,陸靈蹊等還是能看到,那霧變了顏色。

“有毒?”

是黑色。

蔣思惠輕輕掩了口。

“這不是毒。”

陸望手上的法決不斷,“是外域戰場禁絕之地(仙隕之地)的鬼霧。”

幾次被圍,他都是靠進佐蒙人進不了的禁地,逃下命的,“靈蹊,你進過英烈園,當知道,外域戰場那些對佐蒙人來說,是絕對禁地的地方。”

“是!”

陸靈蹊看著那些鬼霧,“它們在這里,也能自動分辨佐蒙人嗎?”

“不能!”

陸望看了她一眼,“不過,那又有什么關系呢?這今明島是我的。”

能逼他用上鬼霧的,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這邊動起來,仙盟那邊,很快就能感知。”

佐蒙人圍島不是一次兩次了。

以前圍島,還會防著被仙盟知曉,在外圍另布隔絕大陣。

陸望也曾一個人利用今明島的布置,跟他們硬剛上幾天。

不過,后來仙盟那里,就想利用他和今明島釣佐蒙人。

幾次之后,今明島太平了。

他已經很多年,沒動用鬼霧,“那些年,有什么事,我都是一個人扛。但現在,老祖覺得,還是你的辦法好。”

對付佐蒙人,是整個仙界的事。

不是他陸望一個人的事,也不是天淵七界一家之事。

“靈蹊,那禁地是個好地方,尤其對我們人族而言。里面還能觸發一處絕頂秘地,可惜,老祖我上一次遇到了,卻又無意中錯過了。”

“老祖,我有英烈園守園人送的一面英字牌。”

陸靈蹊拿了玉牌,“他說,持此令,若是有緣,可以在仙隕之地,進到那個不對外人開放的特別秘地。”

陸望看了令牌一瞬,“這令牌,曾經我也有過。”

“老祖,您拿著。”

陸靈蹊沒有猶豫地塞到了他的手上,“后來我問過魯堂主,他說那秘地另有萬仙之力,曾經有人在里面用百年時間,沖進一個大境界。”

這東西對她很管用,但是,對老祖更管用。

他們需要一個戰力非常強大的金仙。

老祖更晉一步,她想干什么,也會更方便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