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二二章

更新時間:2021-05-26  作者:潭子
鬼霧?

堂堂仙盟重地,如何會出現鬼霧?

帶著一眾弟子秘密潛在五百里水域外的紫霄宗一眾,簡直看呆了。

“這才叫守株待兔!”

盛去非冷哼一聲,“那安畫和成康的試煉對象主在林蹊,從陸安到隨慶再到風門,目標都是林蹊,萬壽宗……,不過是他們摟草打兔子,順便的事罷了。”

紫霄宗之所以沒被人家摟草打兔子,一在謹慎,二在……純陽宗事發后,宗里一直秘密監測所有可疑弟子,把所有不穩定因素早早掐滅了。

“師叔,他們既然動手了,我們……”

“那就來吧!”

盛去非也沒時間,再在這里慢慢教導他們,佐蒙人的行動,明顯被陸安看出來了,再耽擱下去,他們為防被仙盟包餃子,肯定要分散逃離。

水空兩棲的飛梭輕輕一晃,出現在空中的時候,遠方同樣埋伏在此的太疏宗、云天海閣也盡都出現。

他們只留了北方一路,那邊離仙盟坊市最近,是天下堂的活。

飛梭收起的瞬間,衛九錫、盛開等已經列陣而出。

屈通和關勇感覺不對,回頭的時候,他們已經組成星變大陣,在幾個金仙大修的帶領下,好像旋轉的星云一般,飛速殺了過來。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屈通心下一驚,顧不得其他,大吼一聲,“逃!”

話音未落,他自己就想在太疏宗和云天海閣的縫隙中穿過。

關勇想過無數遍立功的畫面,就是沒想到,他們會反過來,被仙界的修士圍殺。

明明萬壽宗馬知己還帶著各方修士,在外面到處折騰地尋找包世縱,盛去非和吳吉、竇伯輝這些人,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走!”

仙盟坊市那邊,已經有天下堂談鐘音長老帶隊,她剛從外域戰場回來,關勇對她最為了解。

曾經,他以為她在仙隕之地的秘境幸進,不會有多大本事,專門堵她干了一場,可惜……,要不是跑得快,都不知道要給她多斬幾條手、腳。

那一戰后,他的元氣大傷,養了百多年,才養回來。

現在……

關勇可不敢再從談鐘音那里跑,他沒猶豫的往紫霄宗和云天海閣的縫隙插過去。

紫霄宗盛去非晉階金仙也不過千多年的時間,云天海閣的吳吉,當年更在世尊手上受過重傷,對上他們任何一個,關勇都有點把握。

現在,他只希望,那老頭子能和竇伯輝一起追屈通,這樣一來,只憑盛去非一個人是堵不住他的。

至于其他列陣的修士,憑他的速度,只要不被他們堵個正著,就憑他們的速度,絕對攔不住他。

咻咻咻咻咻

叮叮!

島外傳來的聲音,讓陸靈蹊一愣,神識放出的瞬間,陸望腳下已經靈光閃動,“陸安,主持今明島大陣!靈蹊、無想,你二人截殺所有逃入鬼霧的佐蒙人。”

話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

“靈蹊”

“娘,沒事的,我們很快就會回來。”

陸靈蹊安撫地看了眼有些急切的爺爺和父親,“小桂,你陪著爺爺和爹娘,等我們凱旋。”

“嗯嗯,我和靈蹊給你們賺錢去。”

遇到這種強敵來襲,無想一點也不耽擱地拉著陸靈蹊就沖了出去。

“老祖,一會你跟緊我。”

陸靈蹊在臉上抹了一把,恢復本相,“外面有那么多人呢,我們搶上兩個就行了。”

到了這一會,她哪還不知道,她就是個釣魚的餌?

也不知道是湊巧了,還是……還是刑堂那邊把她賣了。

陸靈蹊希望是前者。

佐蒙人到今明島堵她,不算多意外的事。

發現佐蒙人異動,仙界各方悄咪咪地聯手反殺,也算是個振奮人心的事。

“知道了。哇,林蹊,那是什么?星變大陣嗎?”

迷霧外,盛開等組成的星變大陣,正如飛速旋轉的圓盤,所過之處,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他們都沒管那兩個往外逃的金仙大修,那是長輩們的事,他們的任務是以最快的速度殺了這些天仙、玉仙級的佐蒙人。

這些人,必須按殺在今明島周邊水域,否則……

否則就太丟臉了,三宗與天下堂合作除敵,必須打個絕對的勝仗。

一個又一個滌蕩四方,快速絞殺的星變大陣,讓慢了一步,好像無頭蒼蠅一般,四散逃亡的佐蒙人驚得不行。

“快看,陸望出來了。”

陸望追的正是關勇長老,眼見那位長老就要脫離紫霄宗盛去非的糾纏,他們本來是氣憤的,可是現在……

陸望不在今明島了,那么這鬼霧……就不用那么怕了吧?

這里畢竟不是仙隕之地。

鬼霧再厲害,一時三刻也殺不了他們。

有點腦子的,迅速往鬼霧中退。

叮!

隨陣旋轉飛馳絞來的盛開正要遺憾他們不能殺進鬼霧的時候,就隱隱綽綽地,看到林蹊和另一個女修同時出手,幾乎在瞬間就把那個逃進鬼霧的佐蒙人斬成了數十塊。

這不行啊!

能在仙界混的佐蒙人都善于隱藏死點,他們之所以組成星變大陣,就是要無差別的絞碎人家的尸體。

都絞碎了,再藏死點也是無用。

可惜,他們的速度太快,盛開根本沒時間跟林蹊說一句話。

前方正有一個要逃進鬼霧的估蒙人。

無數劍光延展,全斬在那個佐蒙人身上。

星變大陣組成的圓盤,還在轉快的旋轉,幾乎在轉瞬之間,就把那人絞成了碎渣。

眼見那碎渣就要落入水中,盛開手中的劍意如火,很快就隨同大家,把那些碎渣變成飛灰。

他們沒有停留,又迅速殺向漏網之魚。

陸靈蹊和無想沒這么多的麻煩。

“老祖,看到哪里的肉芽長得快,您就往哪里斬。”

陸靈蹊對這些家伙太了解了。

會隱藏死點又如何?

有本事不動天賦神通,就讓她們剁成肉泥啊!

就算能忍,進了鬼霧,也休想活著逃離。

這些從仙隕之地帶回的鬼霧,對佐蒙人的身體血肉最為敏感。

穆毅強眼看著落下的手臂,在轉瞬之間從飽滿變成皮包骨,再變成朽骨一般,一觸變灰,哪里還敢耽擱?

拼死護著自己的死點,他就想殺進水里。

只有到了水里,這些鬼霧才不能把他怎么著。

穆毅強不想也不敢在獨面林蹊和那個不知道的女修后,還要分神應對它們。

咻……

嘭……

穆毅強如利箭一般,向下射去的時候,卻沒想,一觸可破的水面,居然在轉瞬之間,變成了又柔又彈的東西,硬生生地把他彈到了高空。

叮叮叮

到了上面,哪有他的好?

天下堂的星變盤正從上面過,穆毅強連個慘叫聲都沒喊出來,就被絞成了渣。

陸靈蹊和無想萬分慶幸,她們先斬了他戴著儲物戒指的手,鬼霧只對佐蒙人的肉血骨感興趣,沒管那儲物戒指。

“快!那里。”

她沒跟老祖搶那枚儲物戒指,指著鬼霧翻涌厲害的地方,“一定是又進佐蒙人了。”

兩人如風殺去的時候,關勇已被陸望和盛去非聯手堵住。

當然,一人拼命,十人難擋,關勇沒有給族人掩護的意思,他跟屈通一般,只想逃,逃快點。

只是,連著幾次,不惜耗損元氣的讓他們占便宜,感覺他都能逃出生天,卻不知為何,落在后面的陸望又總能堵住他。

他是金仙,陸望是玉仙啊,陸望的速度到底是怎么回事?

關勇不敢戀戰,他要在吳吉、竇伯輝和談鐘音拿下屈通之下逃出去,要不然……

今明島水域的動靜太大,幾隊過路修士忍不住結陣一起,想要堵個漏網之魚。

可惜,他們從這邊飛到那邊,又從那邊飛到這邊,所有要漏網的魚,都被身著四種法衣的星變云團絞沒了。

“白衣紅邊的是天下堂,藍紫紋的是紫霄宗,云天海閣是藍白法衣,太疏宗是黃色法服,他們……他們怎么會在這里堵佐蒙人?”

那些逃亡的修士,全都能掉了一個胳膊再條一個胳膊,明顯就是佐蒙人。

“難不成是強攻今明島?”

“應該是強攻,那兩個被諸位前輩圍堵的佐蒙人看著好厲害。”

長長的劍氣延展,幾次打到他們這邊,逼得他們的臨時大陣都不得不散開。

“我的天啊,他們怎么敢的?”

“怎么不敢?按萬壽宗的推斷,包世縱就是被佐蒙人陷害,如今生死不明呢。”

這么多年,有多少人在暗里被佐蒙人害了?

“這里就是沒有萬壽宗的人呢。”

四大仙宗,獨缺了萬壽宗。

這可……

“能組成這等規模的反殺大戰,也許就是萬壽宗在外面動靜,讓佐蒙人以為,他們沒顧上今明島。”

“這也不對啊!佐蒙人幾次強攻今明島,都被陸望和天下堂化解了,最近這幾千年,可都沒聽說他們再干這種蠢事了,現在好好的又來……”

這不是找死嗎?

他們又不是沒腦子。

據傳圣尊的兩個徒弟入世仙界,可是厲害的很呢。

“佐蒙人要對付的應該不是陸望,而是林蹊。”

“嗯!我也覺得是林蹊。”

“也許不止是林蹊,我聽說,天淵七界的飛升修士,都藏在今明島呢。”

也有可能。

但是……

“不對啊,陸望出來,在鬼霧中動手的……目前看來,只有兩個人啊!”

其中一個好像還是林蹊。

神識探查中,偶爾能看到她和另一個女修在鬼霧里冒出頭來。

她們在殺那些躲避星變絞殺,偷入鬼霧的佐蒙人。

“就是啊,其他人……跑哪去了?”

按理能收留一個人,就能收留更多人。

可是到現在,都沒見其他人冒頭呢。

眾人互視一眼后,都忍不住猜測那個跟在林蹊身邊的女修,跟她是什么關系。

咻咻咻……

沒多久,他們的目光又被一個個好像星云的圓盤吸引。

“這星變陣真厲害”

可上天,可入水,瞅瞅那一片升起的血水,就知道逃入水中的佐蒙人已經完全了。

“厲害是厲害,不過,我們組不出來。”

且不說人家戰力如何,配合如何,星變一旦動起來,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啥都絞盡了,連佐蒙人的儲物戒指都被絞沒了。

這些大宗的修士和天下堂的修士,可以不在乎那些戰利品,他們不行啊!

“老兄,今明島的那個霧……就是傳說中的鬼霧吧?”

“是!”

被大家都關注的老修撫了撫胡子,“陸望從仙隕之地帶回來的,已經很多年都沒用過了,沒想到,現在又動用了。”

“這次動用的真痛快!”

佐蒙人輕易不敢逃進鬼霧,他們能明明確確地遠觀這場全面碾壓的大戰。

“咦?那里還有用留影玉留影的天下堂修士。”

看到遠處持著留影玉的兩個天下堂修士,終于有人后知后覺地摸出留影玉。

這東西賣了能賺錢啊!

就算不能賣,拿給親朋看,也是不錯的禮物。

今明島的動靜到底驚動了安畫和成康。

兩人遠遠過來的時候,雖然努力維持住了面色,可是,彼此間,都聽到了對方不太規律的心跳。

上當了。

怪不得馬知己在外面又蹦又跳呢。

原來……他們盯上今明島和林蹊的時候,這些個混蛋早就準備好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了。

“現在向師尊求援,還來得及嗎?”

成康簡直不敢想象,這么多人隕落在這里的后果。

“師尊是圣者,應該來得及的吧?”

只要師尊愿意,應該能來得及。

畢竟是圣者呢。

“安畫,我們……”

成康正要問安畫,他們是不是向圣者師父求援的時候,就見虛空中,一個大手抓來,硬生生地把屈通撈走了。

再看時,空間中的波紋又次一閃,關勇還沒來得及露出喜色,白須白袍的虛乘已經先一步沖進波紋里。

空氣中,連著幾響,數道勁力,四散四方,今明島濃而不化的靈霧和鬼霧,都被沖散當場。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