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六九章 云從龍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能救他的,只有母親。

涼承可憐巴巴地看向母親瓊瑯夫人。

九階大妖手段何其多,他雖然用了毒,可是這么長時間了,母親的毒也應該逼的差不多了,只要她愿意,她……甚至都能一把按住這個巨力女妖。

親兒的眼睛里充滿祈求和某種按在祈求里的狠毒,讓瓊瑯夫人心寒心驚,她慢慢按向傷口,“求道友看在我家瑛兒的面上,給他一條生路。”

“……我想給他一條生路,”瑛姨的兄弟,不應該死在她手上,“但是,前提是小貝還有生路。”

陸靈蹊吹吹自己捶人都捶疼的手,聲音極其淡漠,“老實說吧,小貝在哪?”

她后悔了,早知道敖象和小貝回到妖族會受這么多的苦,當初還不如另想辦法,請瑛姨把他們的消息透露到妖庭,讓妖庭自己到修仙界去求回。

白得的不珍惜。

陸靈蹊看向被她生生打傷了妖丹的涼承,“看在瓊瑯夫人的面上,看在瑛娘的面上,我再問一句,小貝在哪?”

涼承臉上控制不住地扭曲了,“在我臥室的地牢。”

早知道,怎么樣也要交出小貝,娘朝他要的時候,給了就是。

“帶路!”

陸靈蹊一腳踢到他好不容易又有些穩的妖丹處,涼承本來穩下來的人身,迅速崩潰,又往妖身上閃動。

他的身體在長廊上犁出數丈,都顧不得疼痛,在某人上前要再踢的當口,迅速吐出一根泛了好些血色的冰蛛絲,借用冰蛛絲的力道拉著殘身向前。

生的渴望下,那速度看著還行,至少陸靈蹊感覺比他們剛剛打架,他有腿的時候還要靈活。

瓊瑯夫人當然也看在眼里,按住胸口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身上的傷痛毒痛,還是看到親兒若此,單純的心痛。

陸靈蹊的神識其實并沒有放松警惕,看到瓊瑯夫人如此,一時之間,真不知道是罵她鄙視她,還是同情她的好。

慣子如殺子的道理,這位妖王大概沒聽過。

千道宗越是寶貝哪個,越是操練哪個。

比如她,進階筑基中期,連出門試煉的時間都沒有,一直是幾位師叔手中的沙包。

涼承……

“我打不過瑛娘。”

陸靈蹊傳音給瓊瑯夫人,“真說起來,她還算是我的半師,夫人您說,當年她敲斷涼承的腿時,沒有兄妹之情嗎?”

怎么會沒有?

瓊瑯夫人的心更痛了。

她的女兒當初真是手下留情了。

可是……

想到女兒這些年遭遇的一切,瓊瑯夫人軟靠在走廊上,真想死一死。

走廊的盡頭,就是涼承大到不可思議的臥室。

這一會他都不用陸靈蹊吩咐了,直接吐絲拉開床下的地板,緊接著,又射出一根蛛絲,硬生生地把裝著小貝的特別籠子拉了上來。

籠子很小,似玉似木帶點青黛色,長寬都不到半尺,只有一個更小的窗門,里面躺著一個身長不過四寸,穿著灰藍色法衣,極為瘦削的小娃,小娃的面色灰白,昏昏沉沉地臥著,若不是胸腹還有起伏,若不是陸靈蹊發現這個籠子的材質有些特殊,都要把涼承往死里再捶一頓。

“他沒死。”

涼承想用他的毒養褐蛛,當然了,更想讓褐蛛熟悉他的毒后,就拿了他的妖丹。

到時候,他就不懼小貝在妖丹上搞鬼了。

抓天大大也是同樣。

人族可以借妖族的妖丹煉制丹藥,他不會煉丹,卻也可以用秘法吸收他們妖丹的三成精華。

而且欽原和吞天蛙跟他們冰蛛一樣都是異獸,涼承的打算是,借他們的妖丹之力,一把沖進九階,再順便培養幾個得力,只聽令于他的毒蛛手下。

計劃進行的很不錯,再有幾天,頂多百驍會結束,他就可以成就九階。

可恨現在……

“就是被我放了一些血,取了一些毒。”

某人的面色太難看,涼承不顧自己的斷胳膊斷腿,不顧肚腹的傷,不顧妖丹叫囂的痛苦,下意識地想往旁邊躲,“我娘身上的毒有一部分是他的,可是有更多的部分,是我另外研究的,我放了他,你放了我,我……我去給我娘解毒!”

“你也知道瓊瑯夫人是你娘?你拿你娘來跟我做交換的籌碼,不覺得有什么不對嗎?”

陸靈蹊心中的憤怒已經快要壓不住了。

敖象和小貝還在蛋中時,就有強烈生的渴望,所以,她才在摸蛋的時候,感覺到他們,把他們從一堆漂亮的蛋拿了出來。

到現在,陸靈蹊還記得,敖象出來的時候,瘦瘦弱弱,看別人吃蛋殼,他不能吃時傷心的樣子。

欽原小貝似蜂又似鳥,雖然蛋蛋很小,只跟鵓鴣蛋差不多,可是,他比小敖象好多了,至少當時還非常有精神。

現在……

陸靈蹊到底沒按住自己的怒火,狠狠踢了涼承一腳,涼承身體控制不住地飛馳出去撞到墻上,只把那面墻撞出了一個大窩,才‘噗’的一聲,吐了一口血。

可能是動靜鬧得有些大,昏沉的小貝睜開了虛弱但還銳利的眼睛。

外面的情況……

小貝的眼睛先追向吐血的涼承,吃驚痛快之余,才小心看向陸靈蹊。

妖庭可沒幾個人敢如此對待涼承,這一位……,好陌生啊!

小貝確定自己沒見過,但是雖然沒見過,她眼底深處暗藏的那抹關心,卻真真實實是對著他的。

這世上,除了敖象,還有誰會真真正正地關心他?

“還沒死吧?沒死就給我把籠子打開。”

陸靈蹊感應到瓊瑯夫人的神識,沒再動手的同時,也按住了對小貝的緊張,“你放他,我放你。”

“是是!”

涼承哪里還顧得上吐血?

血可以呆會吐,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保住自己的命。

有爹有娘有命,才能想以后。

這就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母親不頂用,爹不會。

涼承又吐出一根含血量更多的蛛絲,或輕或重地擊打在籠子八角上,角角對稱著四種不同的力道。

有著幾根籠條的窗門突地彈開,小貝不由分說,就在里面以手用力,射了出來。

“敖象一直很惦記你。”

陸靈蹊借著敖象之名,朝小家伙伸出手臂。

小貝的眼睛眨了眨,再次兩手用力,拖著斷了好久的腿,趴到了她的手臂上。

“聽說你的時候,我給你準備了一點東西。”

陸靈蹊把給青主兒制的小沙鍋摸了兩個出來,“餓了吧?先惦惦肚子。”

青主兒:“……”

她有些心疼她的小沙鍋,里面的東西,都是靈蹊特別為她弄的,都是極品食材呢。

“謝謝!”

小貝的眼睛突然就紅了,“敖象好嗎?”

他不在了,敖象大概是不好的。

“……他還好,就是常常惦記你。”

小貝細弱的聲音,讓陸靈蹊甚為心疼,手上靈力一動,袖袍在小貝四周籠起,把他護在中間,“你在這里好好歇一會,我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就帶你去找敖象。”

“嗯!”從籠中出來,被禁住的神識和靈力也在慢慢回復,小貝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瓊瑯夫人的神識在鎖著這里。

好可怕啊!

小貝不知道那位夫人如何會眼睜睜地看著涼承被打,但現在不是他問問題的時候。

他受傷了,幫不了忙,就更不能拖后腿了。

“還愣著干什么?去給你娘解毒。”

說這話的時候,陸靈蹊抬手就收了關小貝許久的籠子。

此籠好像不止是禁神禁靈,按理說,小貝渾身是毒,一般的法寶都可以以毒污損。

但小貝拿它沒辦法,顯然非是一般的法寶,與其把它留給涼承再害人,還不如她收著呢。

涼承當然不敢有異意,害怕再被她踢,他又快速地借著蛛絲,往母親處趕。

帶著受傷的天大大跑到一千多里外,敖象再也忍不住了。

“嗷”

天地因為這一吼,好像都要變色。

飛花谷方向,雖然沒有出現靈氣特別異動的情況,可是,肯定打起來了。

人家是母子兩個,師父卻只是一個人。

而且她是人族,雖有諸多靈符,用起來,肯定不能像他這么方便,“天大大,你拿這傳訊海螺趕快喊人,我要回去幫忙。”

他化身為龍頭魚尾的螭吻真身,在天地云氣聚來的當口,對著妖庭方向,再次憤怒大吼。

“嗷”

敖昭說龍族有的是人,那他就看看,龍族是不是真的有人。

敖象感覺妖庭那邊已經能聽到了,忙騰云駕霧朝飛花谷又氣勢洶洶地殺回去。

追殺出來的毒蛛哪里能讓他再進飛花谷,兩方在五百里外相遇,一見面就干了起來。

毒蛛有無數后援相助,雖然不是敖象的對手,可是,涼承的命令,卻沒蛛敢違,借著蛛多勢眾,一時三刻間,雖然損失慘重,卻還是把他拖著。

它們不知道,敖象生平還沒殺過生。

多少年在妖庭寄人籬下,被人欺負,一直都是別人說什么,他忍耐著。

可是這一會……

飛花谷方向,再沒有激烈的靈氣波動,敖象擔心師父被瓊瑯夫人拿了,顧不得第一次殺生的惡心,咆哮著揮動爪子,把兩個六階的毒蛛按下后,吸云為水,沖向攔截的蜘蛛大軍。

林中所有看到的妖獸,都是有多遠逃多遠。

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遠處的天地異變,敖昭等龍王當然有所感應。

大家神識相探,發現所有人都在,外面憤怒咆哮的只是敖象后,都有些發愣。

“還愣什么?敖象是我龍族的人,我看誰敢欺負?”

敖昭和敖厘化身龍王的時候,聲震四野,“東風渡、燕凌飛、赤炎,你等就由著別人欺負敖象嗎?

本王現在告訴你們,誰敢欺負敖象,就是跟我們整個龍族宣戰,走!”

一群龍,浩浩蕩蕩地殺出妖庭,往飛花谷方向奔去。

那里……

東風渡、燕凌飛和赤炎三人一閃奔出的時候,涼墨的神識迅速在冰谷掃了一遍。

應該在家關禁閉的二兒失蹤了,夫人瓊瑯也不在,應該是母子兩個一起走的,按理說,有瓊瑯在,承兒再欺負敖象也該有個度,不至于把那小龍王激成這般模樣才對。

涼墨稍為躊躇了一會,到底還是擔心,也急忙跟上。

與此同時,才聚了一點靈力的天大大努力往傳訊海螺能傳訊的八百里前進。

他真沒想到,瑛娘沒來,還在妖庭穩定九階境界。

好朋友成為九階大妖王,他好高興,但是這里……

天大大飛不起來,真身又有點大,才好一點的斷骨受不住大力蹦跶,就只能以人的樣子,拖著傷,小心地往前一蹦又一蹦。

他最先迎到龍王們,還沒來得及喊話,就見妖庭的三位長老也飚過去了。

為了追三位長老,更為了向他們求救的敖象,敖昭等哪敢耽擱?

天大大喊了幾聲,沒人理他,只能認命地再往前蹦,希冀早點蹦到八百里范圍之內,讓瑛娘來幫忙。

飛花谷。

陸靈蹊跟著涼承又回到打架的地方撿腿。

他的儲物戒指在某個腿上,想要幫瓊瑯夫人解毒,就必須找到儲物戒指。

陸靈蹊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一點也沒閑著地,收了一堆的冰蛛絲,又收一堆她按著關節打斷的腿。

說起來涼承雖然心性狠毒,可是這冰蛛腿卻著實漂亮。

回頭給徒弟,或者師侄們當見面禮,絕對的好東西。

要是舍不得送,豐富金風谷的庫藏也挺好。

她美滋滋地見一個收一個。

等涼承終于找到那截戴著儲物戒指的斷腿,以蛛絲拉著那截斷腿回頭的時候,差點傻在當場。

他和這巨力女妖的大戰一敗涂地,留下的腿和蛛絲那么多,現在都到哪去了?

只聽說修士喜歡收集他們身上的材料,煉制東西,這巨力女妖……

“你的爪子挺漂亮的。”

陸靈蹊笑咪咪,“裝飾洞府不錯。“

什么?

涼承的臉上,控制不住地抽了一下。

“那些蛛絲也不錯,夏天到了,按個蛛絲冰窩,正好消暑。”

呃……

以神識跟他們出來的瓊瑯夫人都是一陣無語。

她家瑛兒交的都是什么奇葩朋友啊?

好在還夠點譜。

瓊瑯夫人嘆息一聲,正要等二兒進來給她解毒,突然感覺不對,把神識投向沖來的一群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