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七零章 龍‘爹’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飛花谷內的情況,不僅趕來的敖象呆了,緊追而來的一群龍和妖庭的三位長老都有些呆。

涼承怎么會弄成這個樣子?

瓊瑯夫人的氣息明明在這里呀!

“爹!爹,爹救我。”

涼承看到父親涼墨從后飚至,暴出驚天動地的哭聲,當然了,他哭的時候也沒忘逃,蛛絲連吐,沒有爪子的妖身,在眾人面前,好像左突右沖般,逃到迎來的涼墨身后。

涼墨沒想到,真是他兒子出事了。

一掌劈開飛花谷禁制,護住親兒的瞬間,大妖意志和殺氣直沖谷中陌生的女子。

“爹,是她,是她把孩兒的腿全打斷了,連娘……娘也不小心中……”

“孽子!”

瓊瑯夫人捂著胸口,一個閃身堵在陸靈蹊身前,“涼墨,我身上的毒是承兒親手下的,他的腿……是我讓這位道友打斷的。”

什么?

眾人齊刷刷地盯上一條腿都沒了的涼承。

只有敖象化成小人兒的時候,站到陸靈蹊面前,“您……您沒事吧?”

“沒事!”

陸靈蹊也不知道是郁悶的好,還是高興的好。

飛花谷的事,她自己能解決的。

卻沒想,敖象這么早就把這些人帶了過來。

好在她發現不對,暗運引龍決的時候,又往身上按了兩根狐貍叔的幻形毛,“看看誰在這里。”

袖上的保護小結界散開,正捧著小沙鍋吃飯的小貝迅速抬頭,他的眼睛與敖象的眼睛撞在一處,敖象一愣之后,眼中水光驟聚。

“小貝!小貝,小貝,小貝……”

從很小聲的喊小貝,到撕心裂肺地大聲喊小貝,敖象好像受了無數的委屈和傷痛。

眾人的目光一齊被吸引了過來。

“我在這,我在這。”

小貝丟下小沙鍋,被他托住,伸著手想要給他抹眼淚。

只是龍族的眼淚聚而不散,幾乎在流出的當口,就變成了軟軟彈彈的小東西。不過數息,地上就撲簌簌地落了一層。

“我在這呢,別哭了。”

小貝被敖象引的也要哭了,小兄弟兩個的樣子,太過可憐,哪怕一群龍王再想敖象保著點龍王尊嚴,一時也只能悶著口。

“敖象,他的傷能好,而且以后你還有我們呢。”

敖厘下去站到朋友邊的時候,對飛花谷的主人涼承怒目而視,“是他欺負你們吧?我們再把他欺負回來。”

這么小的小龍王都這么懷疑了,東風渡、燕凌飛和赤炎三位妖庭長老當然更不會是傻子。

“小貝被承兒截在飛花谷多年。”

瓊瑯夫人輕吐一口氣,在他們發難之前,干脆知無不言了,“不僅如此,他還困了瑛兒的朋友天大大。涼墨……,我們沒教好承兒,是我們的錯!”

當年,他們無法查知小貝和敖象的由來,如今……

七界除了有傳送陣相通,妖庭前往靈界的空間通道也穩定了很多,再不像以前,只能去不能回了。

小貝若死,他們家就算能太平一時,也定不能太平一世。

總有一日,小貝的父母會知道他,當他們知道他的那一日,就是他們報復過來的時候。

瓊瑯夫人被親兒所傷,軟坐在那里的時候,想的有些多,對人族常說的因果,若有所悟,“諸位,涼承犯下如此大錯,是我們夫妻沒教好,按照妖庭的規矩罰他時,我們夫妻——也愿意積極賠償!”

敖象今天能引來無相界的龍族,他日也必能把他的親生父母引來。

瓊瑯夫人把自己的姿態放的很低,畢竟以涼墨的脾氣,想讓他認錯,想讓他不管承兒,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爹”

身后是親兒的恐慌哀求的聲音,身前是夫人受傷中毒的樣了,涼墨站在中間,有種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覺。

他的兒子,最最驕傲的兒子,怎么會朝他的親娘動手?

當初生他們的時候,多艱難啊!

涼墨站在原地,接受事實的時候,面色亦是蒼白如紙,“瓊瑯,你怎么這么不小心呢?”

他伸手扶住自家夫人的時候,后怕如排山倒海般壓了過來。

涼墨整個人都有些抖,“你要是出事,可讓我怎么辦?”

“……爹!我錯了,你救救我。”

涼承怎么也沒想到,父親最終是這樣一副態度,“我再也不敢了,救救我啊!”

父親以前那么護他,為了護他,都跟娘吵過無數次的架,怎么……

涼承心底的恐慌和怨毒加俱的同時,卻也更明白,如果沒爹護著,看巨力女妖和這群龍王的樣子,他可能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東伯伯、燕伯伯、赤伯伯,我錯了。”

涼承艱難的回身,朝三位掌權長老認錯,“我……我其實就是氣不過,可是,我也一直沒傷他們性命,您們……看在我爹我娘的面上,看在我沒真的傷他們的性命的份上,看在我爹我娘愿意的補償的份上,對我從輕處罰吧!”

“……不必從輕!”

瓊瑯夫人軟靠在夫君懷中,“該怎么就怎么。”她伸手吸過涼承以蛛絲拖著的斷腿,把上面的儲物戒指拿下,斷腿扔給陸靈蹊,“今日多謝小友了,瑛娘那里,你告訴她,我很高興,她有你們這些朋友。”

神識在儲物戒指中一掃,抓出能解毒的藥液,她一口飲下,“涼墨,我們走吧!”

“……好!”

只有他知道,為了孩兒們,也為了他,瓊瑯吃過多少苦。

若不是當年傷了根本,瓊瑯現在早就是沖過了十階。

涼墨無法因為不肖孩兒,再讓夫人傷心了。

他沒看失了腿,連人身都有些維護不住的親兒,扶住瓊瑯夫人的時候,什么都沒管,就這么騰云而走。

“爹,爹啊!娘,娘,你們不要我了嗎?”

可惜,他的喊聲都未出十丈,就被陸靈蹊硬生生地壓了回來。

“現在是你爹你娘了?”

陸靈蹊心疼敖象和小貝,“對她下毒,刺她胸口的時候,怎么就不想想,瓊瑯夫人是你娘呢?”

她收過最后一截蛛腿,拍拍敖象,“在你哭和仇人哭的選擇上,我覺得,你應該選擇讓仇人哭。”

“嗯!”

敖象把受傷的小貝捧在手中,‘嗷’的一聲,化成龍形的時候,一爪子拍了下去。

緊跟著,一爪又一爪,轉瞬之間,涼承就從一閃又一閃的人身,徹底變為妖身,被拍到了地洞里。

“行了!”

東方渡當然不能看著敖象真把涼承打死了,“今天這事,我們必會給你們一個交待。”

他拎住奄奄一息的涼承,“天大大在什么地方?”

“他在回妖庭的路上。”

敖象連忙看向陸靈蹊,“我們……”

“那就一起走吧!”

陸靈蹊早就感覺到了敖昭的某些目光,當然不想再在這里呆下去,“加把勁,也許還能攔下他。”

對對!

敖象后知后覺,隱晦地瞟了一眼敖昭,“敖厘,各位前輩,今天的事我敖象記住了,等小貝傷好,我們兄弟請各位聚福酒樓一聚!”

他以龍氣籠住師父,托著小貝,就想跑路。

“慢!慢慢!”

敖昭何等人也?

堵住他們的時候,眼睛還盯在陸靈蹊身上,“你是誰家的孩子?”

小丫頭身上雖然有狐貍氣,可是,更多的卻是龍氣。

分明是他們龍族的孩子。

觀骨齡,跟敖象也差不多的大。

不僅如此,她身上暗藏的龍氣悠遠浩大,簡直比敖厘的還要厲害。

他們龍族什么時候又出了這么一位?

“你爹你娘呢?”

她爹她娘?

真是越怕什么,越來什么。

陸靈蹊正要給自己再編個身份,就見白芷和火麟兒與一群看熱鬧的趕了過來。

眾目睽睽之下,還讓她怎么編?

“你爹你娘是誰?”

敖昭又問一句。

陸靈蹊的眼角余光瞄到小狐貍白芷捂住嘴巴,那大眼忽閃的樣子,實在……

“我爹是個負心漢。”

爹,對不起,女兒真是沒辦法。

陸靈蹊在心里跟老爹道歉之后,干脆昂著頭道:“我娘……,我娘說過了,什么時候我在外面闖出了名堂,她在家宅著,都能聽到我的名,她樣自找來,我才可以說出她的名號。”

不要說龍族的一干人了,就是東風渡三位長老,也不由地好好把她再打量一遍。

“你們哪個干的好事?”

敖昭回望一干兄弟,“回去都給我好好想想。”

媽的,這么好的孩兒,居然在外面長大。

這一群笨蛋居然都不知道,要是讓他逮出來,哼哼……

他正在心里發恨,一旁的敖厘說話了,“爹,您也想想吧,要不是那天,您正好看到我娘帶我,您也不知道有我呢。”

“……”敖昭的龍臉一抽,真的就仔細打量陸靈蹊。

陸靈蹊被他看到恨不能捂臉。

幸好敖昭是個好孩子,悄沒聲息地用龍身替她擋了擋,“小貝受傷了,我們要去找泉先生,你們……你們慢慢想行嗎?”

行嗎?

當然不行。

敖昭越想越害怕。

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有過多少姬妾。

像魚龍白芷,就是為了魚龍一族,刻意親近他,想生個差不多的假龍子庇護魚龍一族。

如她那樣的……,好像有五六個,或者七八個。

另外,他還有好些個露水夫妻。

那些個能跟他玩露水夫妻的,一個個的,也都挺能的。

哎呀!他都能生出敖厘這個五爪金龍,或許也能生出……

“此為深海漪露。”敖昭大出血了,“非常難得,對小貝傷了的根本,應該能補回一些。”

血出了,當然要問關鍵的,他又轉向陸靈蹊,“你叫什么名字?”

瞄到白芷和火麟兒亮亮的眼睛,陸靈蹊泄氣,“我叫青兒。”

怎么就這么倒霉?

“青兒?”

敖昭感覺這小丫頭面對他的時候,有種莫名的心虛,更懷疑她是他的娃了,“好名字!”他的聲音,當場就溫柔了好些,“本王敖昭,在你爹沒出來以前,本王也算你伯伯,走,伯伯教你和敖象怎么當龍王好嗎?”

敖象不會當龍王,青兒看樣子,連他都不如,肯定更不知道怎么當龍王了。

敖昭不心疼敖象,但是,他心疼自己的娃。

“我我,我答應我娘,暫時不當龍王,在外面也不能以龍王的身份干什么。”陸靈蹊甚有急智,迅速給自己想了個轍。

“你娘……”

敖昭好心痛,他家的寶貝蛋真是太可憐了。

是他甩了的哪一個生下的吧?

恨他就像白芷那樣過來跟他吵啊,干嘛這樣對孩子?

一時之間,敖昭腦補的有些多,“你娘肯定是嚇唬你的。”他化為人形的時候,龍目慈愛,“你看,她把你養的這么好,要是知道,你在外面遇到我們,一定……”

“我不是她養的。”

陸靈蹊又在心里跟娘說了對不起,“這些年,我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自己找吃的。”

可憐,她又要在心里跟瑛姨、師父師叔們說對不起了。

只要讓她撐過今天,她一定在這些龍王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適時地失蹤。

“自己找吃的?”

敖厘看看他爹,又看看可能是姐姐的小青,“姐姐,以后不用自己找,我帶了好多好吃的,分你一半兒。”

“對對!”

敖昭心疼死,“伯伯這里好吃的可多了,都給你。”

他非常干脆地拔下一個儲物戒指,抹去自己的氣息后,又朝一眾兄弟道:“看什么看,都是當叔叔伯伯的,趕快掏點東西來,給小青兒做見面禮。”

東風渡三個發現這些龍王一個個的掏了見面禮后,還拿眼睛挖他們,哪還不知道人家的意思?

“敖昭啊,你們以后干什么,可要好好想想。”

龍族血脈漸漸不純,與他們亂來也有很大的關系。

好在一點見面禮,他們還是能掏的起的,“小青兒,以后和敖象有什么委屈,只管跟伯伯們提,伯伯們……”

“涼承欺負小貝,欺負敖象。”

陸靈蹊不喜歡這位東風渡長老,“三位伯伯,您們把他們從修仙界接回來,怎么就沒管呢?”

赤火的眼皮子撩了撩。

飛花谷大戰的痕跡還在,青兒這個小龍王,看樣子卻是以力道為先。

這樣一算,能懷疑的對象就少多了。

“如果真要我提什么要求的話,那青兒希望三位長老就把這個化了人形,也不干人事的涼承,永遠罰著當妖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