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六八章 我錯了,你救救我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憑本事自己進階到九階,又在往十階沖的瓊瑯夫人,說她沒腦子,誰信?

陸靈蹊干脆一開始就把話挑明了。

當然,挑明說的時候,她也防著人家殺人滅口,一連摸了數道化神修士的靈符籠在袖中以備不需。

瓊瑯夫人何等人也?

眉頭微蹙后,又迅速平復,“化神修士的劍符?是瑛兒給你的?”

她的女兒受過大傷,卻年紀輕輕就沖進了九階。

朝千道宗要食靈蜿蟲,人家不僅沒還價還多給了一半。

瓊瑯夫人在重新認識女兒的時候,卻也不無得意。在她想來,也只有那位天道的親閨女林蹊,能拿出數道化神修士的劍符給女兒防身了。

女兒性子疏闊,不愿意到承兒的飛花谷,把化神修士的劍符給朋友,請她幫忙救天大大倒是正常的很。

“……是!”

不用解釋手上的劍符,陸靈蹊倒是慶幸的很,“前輩就不好奇,我為何要到這里救小貝和天大大嗎?”

好奇?

瓊瑯夫人嘆了一口氣。

她一點也不好奇。

沒有實在的證據,瑛兒如何會把林蹊所贈的靈符,交到此人手上?

“承兒早就想找吞天蛙的麻煩了。”

瓊瑯夫人揉了揉眉心,“說來,他還是受了瑛兒的連累,當初是他收留了重傷的瑛兒。”

所以,天大大必須放。

要不然,以瑛兒的脾氣肯定會打過來,跟承兒不死不休。

到時候,她和涼墨一起恐怕都攔不下來。

“你知道他在哪?”她瞄了一眼地洞,“我幫你救。”

陸靈蹊微微一呆,不過,反應也很快,“還有欽原小貝,前輩……”

“小貝在什么地方?”

她不知道啊!

“前輩!”陸靈蹊對這位夫人,實在無語的很,“瑛娘不愿意見您,涼承也不見得就待見您吧?”

什么?

瓊瑯夫人瞇了瞇眼。

“您覺得手心手背都是肉,想要兩全齊美之前,您問過您的手心和手背嗎?”

瓊瑯夫人的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絲挫敗。

對她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對孩兒們來說……

他們雖是異種冰蛛,可是,蛛類的特性還是刻在骨子里。

她和涼墨最大的錯誤,就是不該把已經給了承兒的飛花谷,又轉給瑛兒。

雖然那時候承兒已是八階,可是,他的蛛類獸性始終未散,對他來說飛花谷是他的領地,瑛兒侵占了他的領地,他就要跟她不死不休。

“我和涼墨已經知道錯了。”

瓊瑯夫人把不能跟瑛娘說的話,跟陸靈蹊說了出來,“承兒那般記恨瑛兒,除了她的天資遠超過他外,最主要就是因為此谷,這地盤是承兒的,他覺得瑛兒侵占了他的地盤,覺得我和他爹,因為瑛兒的回歸,變得再不喜他了,我……”

“前輩……”

陸靈蹊不想聽她給涼承找理由,因為,涼承真的壞在骨子里,“您還不知道吧?您的小兒子涼礫,前些天差點就被您的好二兒打死了。”

什么?

瓊瑯夫人的法衣無聲而動。

“我不相信,這些年您就一點也沒察覺。”

陸靈蹊可不怕她發怒,接著道:“有些人,自私是刻在骨子里的,對您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對涼承來說,他的兄弟姐妹,卻全是搶他資源的該死之人。

這就跟他欺負敖象和小貝一個樣。

敖象和小貝在妖庭沒靠山,可是,他們的身份,妖庭長老們的胸襟決定了,他只能欺負欺負,實際上,該撈的好處,就是撈不著。

他拿他們沒辦法,可是不代表,拿自己的兄弟姐妹也沒辦法。

瑛娘是他第一個要趕走的人,涼墨長老當了他手中的那把刀。

您護著手心手背的這些年,我想,也曾當過涼承手中的那把刀吧?”

瓊瑯夫人的面色瞬間難看之極。

六個孩兒,哪怕資質不一,她和涼墨也都想護著。

瑛兒被修士偷走,對剩下的五個,他們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可是,力求一碗水端平的他們在不知不覺中,更疼愛了承兒,不管什么都給他最多最好,但是承兒……

瓊瑯夫人閉了閉眼。

她的二兒始終都覺得,她和涼墨偏心。

“他對您的女兒瑛娘出手,您和涼墨長老幫他兜著,他對欽原小貝出手,您還打算幫他兜著,一次又一次,他闖的禍只會越來越大,有一天,當你們兜不住的時候,敢問,他會怎么樣?您和涼墨長老又會怎么樣?”

陸靈蹊的語速加快,“您剩下的兒女,又會怎么樣?”

怎么樣?

瓊瑯夫人被這一個又一個‘怎么樣’砸的面白如紙。

“……你是要幫瑛兒出氣?”

緩了一會,她才用更嚴厲的目光打量陸靈蹊,“我家的事,小友是不是管的太過了?”

“好吧,您要這樣認為,我也沒辦法。”

陸靈蹊知道有些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本質,“我到這里,只是替瑛娘把天大大和小貝帶回去,那么,現在就請前輩讓涼承道友,把他們放了吧!”

“天大大不在地洞里嗎?”

瓊瑯夫人又不是傻,干脆挑明。

不過,說來也是怪她。要是再把承兒多關一天半天的,那個小貝肯定也會被此女救走。

“小貝的事,我來解決。”

他應該不在地洞里。

不過,承兒連褐蛛都養出來了,再不攔住,哪還有以后?

妖族與人族不一樣,妖修的道從來都只能直中取,靠自己的身體天賦一路往上沖。那種走旁門往上的,歷數妖族先輩,沒一個成功過。

除非……

瓊瑯夫人一個閃身去別院的時候,陸靈蹊也以最快的速度沖進地洞。

人家才是一家人。

維護肯定也刻在骨子里。

萬一涼承交不出欽原小貝,瓊瑯夫人說不得就會為了涼承殺他們滅口。

“走!”

地洞里,早就感覺不對的天大大和敖象哪敢耽擱?

被瓊瑯夫人發現多久,他們就擔心了多久。

天大大雖然還不太能動,可是,敖象早以自身靈力托著他,緊跟在師父身后了。

陸靈蹊一點也沒耽擱,趁涼承被瓊瑯夫人拖住,看準青色靈光閃來,帶著他們一沖而過。

四時五行陣的陣法禁制好像沒感覺到他們,青色流光迅速遠去。

天大大太佩服了,“玄華,你真是太厲害了。”

他要是有這本事,哪里會可憐巴巴地窩在地洞里好幾個月,差點把自己活活憋死?

也幸好她和瑛娘能來妖庭參加百驍會,要不然,憑地鼠阿二的膽子,唉!頂多在他了以后,把地洞打塌,給他當墳了。

“厲不厲害回頭再說,敖象,”陸靈蹊看向徒弟,把傳訊海螺交給他,“趁著涼承顧不得我們,你帶天大大回傳訊海螺能傳訊的八百里范圍之內,如果我這邊發生了什么天地靈氣有異的事,定然是打起來了,你只管朝里喊話求救,不準說陪我。”

她打斷徒弟要張的口,“我又沒讓你馬上回妖庭,呆在那邊,發現我這邊不對,你也可以馬上以龍王之態,向整個龍族求救!”

真的嗎?

“那……那您小心點。”

當著天大大的面,敖象在未得師父同意的情況下,到底沒敢喊師父。

“乖,龍王乃四神獸之首,是不懼世間任何事的,從現在開始,不論遇到什么事,你都要告訴自己,你是龍王,明白嗎?”

“明白!”

陸靈蹊摸摸他的小腦袋,轉身重新潛入飛花谷。

此時,涼承已經不止是大怒了。

“欽原小貝在我這里又怎么樣?娘,我才是你兒子,你胳膊肘怎么能往外拐呢?”涼承臉紅脖子粗,“你放了天大大,他要是把欽原小貝的事說出去,我會被你害死的。”

說話間,他已經暗令養了多年的毒蛛去幫他殺人,“還有爹,你讓他這個長老還怎么當?”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為什么還要這么做?”

瓊瑯夫人一樣怒的緊,“你這么做的時候,想過我和你爹嗎?”他們努力把最好的給他,可是,什么時候,他都沒有滿足過,“我們異種冰蛛的天資超絕,你握著寶山,一天到晚就想著占別人的強。

承兒,你告訴我,用毒,你能殺幾個人?你抓了欽原小貝,能把他的一身毒轉到你自己身上嗎?

我告訴你,你在為別人做嫁衣,你愚不可及,蠢不自知,還沾沾自喜地以為自己聰明絕頂。

我早就想告訴你了,哪怕礫兒,都比你聰明。”

她終于說出了心底的話,反而沒了顧忌,“現在趁著事情還未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你放出欽原,與我到妖庭請罪。”

欽原小貝那里,他們可以多拿點東西賠罪,只要他不追究,涼承低調個幾年也就沒事了。

她事事打算好了,唯一沒料到的是涼承本人對這件事情的反應。

所有的一切,涼承都有自己的計劃,而且,很快就要成功了。

他如何能讓母親破壞?

“娘,我……放不出來他了。”說這話的時候,涼承的面色從之前的紫脹到現在的慘然發白,好像不過數息。

瓊瑯夫人看著好像又要向她求救的親兒,眼前一陣發黑。

如果欽原小貝早就死了,那剛剛那些人……

她甩甩腦袋,還沒想好要怎么辦的時候,胸前突然一痛,好像有什么東西注了進來,心臟處一陣緊縮后,差點停跳。

“你……”

“娘,您暫時呆在這里。”涼承眼睛腥紅一片,“不要動,要不然,真的會死的。”

什么?

瓊瑯夫人的身體軟軟靠墻滑倒。

“天大大他們還沒走遠吧?您不幫我,我自己去找。”

話音未落,他已經一閃奔出,身體在空中化成晶瑩如玉的冰蛛,微嘶兩聲后,谷外突然出現了無數或大或小的各類蜘蛛。

陸靈蹊還未有動作,涼承的眼睛已經盯了過來。

“想死?”

此女他不認識,不過,和涼瑛做朋友的,跟他不對付那是一定的了。

前段時間,涼礫被打,那個幕后之人,他還沒找到呢。

現在倒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

好的很啊!

一根如箭的冰蛛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陸靈蹊扎了過來。

‘乓’的一聲響,拳套法寶只微一閃,陸靈蹊的拳頭迎著扎來的蛛絲硬生生地砸了過去。

勁力隨著蛛絲直沖涼承,所過之處,本來筆直有力的蛛絲像是被破壞了根本般,當場軟下。

涼承還沒猜到她是什么妖,陸靈蹊已經一腳踏出‘嘭’的一聲,又是一拳砸至。

這一次,她沒砸臉,砸的是那個又要向她扎來的蛛腿。

卟!卟卟……

嘭嘭!嘭嘭嘭……

咔咔……

別院中,正在逼毒的瓊瑯夫人聽著外面的打斗聲,面露哀戚。

她能聽出,二兒正在噴吐大量蛛絲,如果對方稍弱一點,早就被蛛絲捆住了。

可是,那一拳又一拳的聲音那么清晰有力,還有那‘咔咔’聲,每響一下,她都能聽到二兒的悶聲痛呼!

打不過的。

女兒的朋友,不是能挑起一族大任的人,就是從野路子自己沖進八階的。

他們哪一個都是有勇有謀。

承兒……也就是個窩里橫的主,如何是人家的對手?

兩行清淚從瓊瑯夫人的臉上滑落,她慢慢收手,不再逼毒。

說起來,當年把瑛兒丟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她和涼墨要出去覓食,否則……

沒想到當年沒用自己的血肉喂給孩兒們,現如今也一樣要遭受反噬。

“不!你不能殺我。”

八條腿全斷了,再也不能飛快奔逃的涼承在人家的拳頭又要砸臉時,重新化成人形,大聲道:“殺了我,我娘也會死的,她中了毒,中了只有我能解的毒,我死了,她就要死,她死了,涼瑛一定會傷心的,你不能殺我,不能殺我。”

陸靈蹊要砸到豬頭頭上的拳頭終于改了方向,免得捶壞他的腦子,不知如何解毒了。

‘嘭’的一聲,以更大的力,到他肚子丹田部,巨力之下,涼承蜷縮的身體,不受控制地犁出數十丈。

嘭嘭嘭……

陸靈蹊一直把他捶進了別院,直到看到倒在地上的瓊瑯夫人為止。

“娘!娘,救我。”

涼承四肢詭異地扭曲著,身體好像控制不住地,在人身與妖身之間轉換,“我錯了,你救救我。”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