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五一章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云從龍,風從虎,天上的云層越聚越厚,妖庭大長老東風渡和二長老燕凌飛哪能不知道,龍族不會跟他們善罷干休?

二人顧不得火麟兒和白芷,急回妖庭與大家商量對策。

“都走了,我們也快走吧!”

陸靈蹊急著離開這里,連百驍會都顧不得了。

“你走不了了。”

白芷和火麟兒望著天空,“云龍界已生,所有被云龍結界籠罩的地方,現在都是只能進不能出的。”

什么?

陸靈蹊的面色刷的一下變白。

她連云龍結界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青兒,你現在怕也沒用了。”

白芷一時倒沒想到,她不知云龍結界的問題。只以為,她是太怕了,亂了方寸,“先到我那里暫避一時吧!”

“對對,我們給你找個安全的地方,保證你爹找不到你。”

火麟兒給她打保證。

“那……好吧!”

陸靈蹊面上和心里一樣的苦。

她其實好想不管他們兩個,有多遠跑多遠。

那什么云龍結界既然是龍族布下,她這個‘假’龍,說不得也能解開。

在當初的龍冢到龍姨龍寶那里,她真的占過不少便宜。

相比于那些飛進托天廟的龍,她這個‘假’龍,在血脈上,或許都能壓制他們。

既然能壓制他們,說不得,也能解開他們的云龍結界呢?

陸靈蹊萬分后悔在火麟兒和白芷這里,吹噓她自己,“你們等我一下啊!”她手忙腳亂地摸出冰肌,往臉上一蓋,這里拉拉,那里扯扯,很快,就變成一個額頭有點尖,鼻頭有點尖,下巴也有點尖,小眼睛的丑丑小妖。

“你你你……”

火麟兒都呆了。

“這是……傳說中的冰肌?”

白芷雖然也不太習慣她一下子變得這么丑,可到底是女人,對傳說中微改容貌的東西更了解些。

“是冰肌!”

陸靈蹊打出一面水鏡,對現在的樣子,微有滿意,“我長成這樣,你們就不喜歡了吧?”火麟兒眼中的嫌棄是顯而易見的。

“只要沒人在意我,我應該就安全了。”

她急急地道:“白芷姐姐,火麟兒,跟你們一起,我肯定會被很多人注意到,你們可以看我可憐,照顧我,可是別人呢?”

他們兩個上面都有妖庭高層的長輩呢。

萬一龍族真跟妖庭打起來,她說不得就會馬上被拎出來祭旗。

“我想,我就當個法力低微的小鼠妖,走自己的小鼠道,或許我爹當面,也不知道我是誰。”

白芷和火麟兒沒想到,她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是抱這樣的想法。

兩人對視一眼后,倒都覺得她這想法不錯。

“給!這是我十二姑姑的一根幻毛。”

頭可掉,容——不能失!

從母親到阿姨姑姑們,白芷可是知道為了漂亮,她們一個個拼成了什么樣。

就是她爺爺她爹和那一大堆的叔叔們,也是非常注意自己形象的。

可憐青兒跟她一樣也是女的,為了小命,這臉說不要就不要了,可見平日里,被敖昭那個惡父嚇成什么樣。

白芷甚為同情,“我十二姑姑是幻狐,遇到危險,有她的這根幻毛,你逃過的機會更大些。”

“……多謝!”

陸靈蹊接過她的幻狐毛,“白芷姐姐,火麟兒,以后我們有緣再見。”

也許這輩子都不會再見了。

陸靈蹊要走了,忙給他們各拎了一個乾坤食盒,“里面是我路過人族坊市,買下的好酒菜,我請你們吃。”

話音剛落,她也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就借著飄渺無行決沖進密林。

不過,這一會,她逃跑的方式有些特別。

不是蹦跳著從更空曠的地方飛逃,而是借著樹縫,借著地形,好像一個真正的鼠妖,一閃又一閃地消失在他們面前。

火麟兒微張了嘴巴,實在想不通,能拎著八臂神猿的大石錘,‘咚咚咚’跑的小龍,真能像一只小老鼠。

“白芷,你說,青兒的娘是什么妖啊?”

白芷:“……”

這個問題,她真不好答。

也許,可能,青兒的娘就是一個鼠妖呢。

聽爺爺說,龍性甚那什么,萬一敖昭跟她爺爺一樣,到處風流呢。

“咳咳!管那么多干什么?”

白芷受不了火麟兒那雙滿是求知欲的眼睛,“從現在開始,你只要記著,我們跟一個小鼠妖玩得不錯。

如果妖神前輩石錘的事,被長輩們知道了,他們要問我們,我們也只能幫青兒把她往小鼠妖那里圓。”

“我又不傻!”

火麟兒當然知道怎么說,“白芷,其實你也懷疑,她跟鼠妖有些關系吧?”

要說青兒是學的,也太像了些。

“我實在想不通,鼠族有誰的力氣能那么大。”

白芷的眉頭攏了攏。

她也想不出來呢。

力氣大的妖有不少,可是,鼠族好像從來就是墊底的存在。

“或許青兒因為血脈的關系,產生了變異呢。”

變異的妖族潛力巨大,厲害的幾乎可比他們這些神獸后裔,“先別管了,我們也快走吧!”

真打起來,他們兩個萬一被龍族挾持,可就糟了。

兩人瞄了一眼托天廟,又看了一眼陸靈蹊離開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往妖庭趕。

好半晌后,陸靈蹊終于到了云龍結界的邊緣,可是,一向甚為好用的引龍決,在這云龍結界面前,卻失靈了。

她出不去。

一道無形的結界,把她擋在了里面。

怎么辦?

“既來自,則安之,趕快再換一張臉,我們也到妖庭去。”

想不出辦法,就只能認命了。

“能到妖庭見識見識,也是我們的運氣。”

青主兒知道狐貍叔的幻形毛,靈蹊手上還有五根,“那個百驍會,明顯是妖族盛事,說不得瑛姨和鷹叔也會來呢。”

是嗎?

只能這樣了。

陸靈蹊潛進一只熊妖的樹洞,在手上倒下千汁藥液,又把才裝好的面容揭下來,“主兒,你說我現在要給自己弄個什么樣的臉?”

“……把額頭弄寬大一點,鼻梁墊高一點,眼角也往上翹一些,再把下巴收收。”

青主兒每說一樣,陸靈蹊就在水鏡前,給自己改一樣。

很快,一個跟她完全不同的女修,就顯露在水鏡面前。

“嗯!還不錯!”

陸靈蹊在水鏡上一拍,水鏡化成水霧當場散開,“青色衣報我是不能穿了。”在儲物戒指里翻了翻,除了宗門制式的,她就只有兩件黑白二色的了。

穿白色的也容易被人家多看一眼。

保險起見,她就給自己穿了一件黑色的法服,才往東風渡和燕凌飛兩個像是妖庭大佬離開的方向去。

與此同時,一個高興大放漏的八臂神猿沒想到,曾經龍神的后裔會變成這么一群極為自負的雜龍。

一想到,他們要跟妖庭打架,他就高興不起來。

“站住,把你的得寶賣本王一半。”

額頭長著兩個小角的敖葳堵住彩鹿的路,摸出一塊異常漂亮的上品水靈石。

托天廟的規則,在來的路上就聽長輩們說過,他當然不打算受雷,干脆就以買的方式,明著鉆托天廟的空子。

現在不鉆,出了托天廟,不說這些混蛋會得妖庭的庇護,就是本族之內,或許都有人跟他搶。

繁花果和流長水啊!

繁花果且不說,但流長水,他絕對不能放過。

“本王是誰你還不知道吧?告訴你,本王是……”

敖葳的話音未落,彩鹿叼著自己的玉盒,大搖大擺地從他面前走過。

這些龍進來了,托天廟的機緣,他想要再得,恐怕就非常艱難了。

彩鹿很有光棍地放棄,叼著裝有一枚繁花果的玉盒,在人家再次堵來前,撒開四蹄,就往托天廟的廟門去。

“爾敢?”

敖葳哪能讓他跑了,帶著龍吟的叱喝不由自主地,化成一把接近透明的水刀,目標直指彩鹿跑的正歡的蹄子。

轟隆隆……

采鹿靈活一避,朝他打來的水刀,就那么直直一連破開數堵本來就要倒的墻。

敖葳一驚,可是,還沒等他做出什么反應,身體好像被傳送般,一下摔到廟門處。

咔嚓!

咔嚓嚓……

一連三道黑色電弧,直直地他的腦門劈下,左額部的龍角,受雷最重,在他的身體連連顫抖的時候,當場脫離。

敖葳萎靡于地的時候,那只角也從他的額上滾了下來,龍血瞬間糊了一臉。

本來看著古銅色還挺陽剛的面容,在幾股黑煙冒過之后,也被熏成了黑臉。

彩鹿看他的身體,一抽又一抽的,哪能不知道,陰雷還在破壞他的身體?

可能要不了多久,他連人形都維持不住了。

采鹿一邊心驚,一邊又鄙視地叼著玉盒,從他的身旁走過。

伏荒遠遠看著,真是嚇壞了。

好在到現在為止,他還什么都沒找到,不用怕被龍族盯上。

他高大的身影盡量縮著,也不敢用那么大的力道走人了,每一腳落地的時候,都悄無聲息。

如他一般,發現苗頭不對的慫妖們其實蠻多的。

他們一個一個地,在龍族諸人的斜眼下,縮頭耷腦袋,退出托天廟。

敖葳的身體被陰雷破壞,終于維持不住人形,在廟門處一抽一抽地重新變成了雷。

遠遠過來的陸靈蹊發現他的時候,都不知道有多驚訝!

龍啊!

除了天渡境里的龍姨龍寶,她還是第一次近距離地看到屬于天淵七界的龍。

看著跟龍寶差不多的大呢。

不過,真丑。

兩個龍角,只有一個了,身體也由灰色,一抽一抽地再黑。

哎呀!

被托天廟打了吧!

真可憐!

陸靈蹊看到了彩鹿,看到了……

那是誰?

看到伏荒的時候,陸靈蹊嚇了一大跳。

她當然是認識伏荒的。

雖然現在的伏荒看著高大威猛了不少,可是,那張臉,那眼睛……,絕對絕對就是百獸宗的伏荒。

他是什么時候來的?

自己拎石錘的時候,他在里面嗎?

如果在……

一想到,她在他面前暴露,陸靈蹊的后背就忍不住想要冒汗,“主兒,你看看,你真是伏荒吧?”好想不是啊!

“是他!應該就是他。”

青主兒裝她的頭飾,正大光明地打量伏荒真人,“他這是要到這里偷蛋?”

這膽子也太肥了。

“林蹊,百獸宗是發生了什么事嗎?”

好好的,伏荒怎么敢跑到百禁山的腹地妖庭偷蛋的?

“別是被什么人滅門了吧?”

如果被人滅了門,他想要重振百獸宗,倒也能理解。

“不可能!”

陸靈蹊沒在伏荒的臉上,看到任何痛苦、憤怒,“百獸宗滅門這么大的事,就算宜法師叔來不及跟我提,采薇師姐和柳酒兒、閔師兄他們也不會瞞我的。”

她跟百獸宗的恩怨,都過了多少年了。

“那他怎么有膽子到這里來的?”

靈蹊可能都在他面前暴露了。

“靈蹊,我們要不提醒一下火麟兒或者白芷,讓他們把他留下來算了。”

偷到妖庭來,一個不好,就是修仙界的大事件呢。

“……先看看吧!”

陸靈蹊的眉頭攏了攏,“也許他就是想借用妖族的身份,到百驍會看看呢。”

老白鶴死了后,百獸宗一直謹小慎微,沒干過任何幺蛾子事。

顯然伏荒并不是那么笨。

要不然,當初也不能把他自己和百獸宗從老白鶴那里摘出來。

“百獸宗還指著百禁山過日子,我又不是他能隨便誣陷的人,今天的事……。”

陸靈蹊遠遠打量,“他手上什么都沒有,我想,托天廟里的機緣到底是什么,他都不知道。”

“他現在不知道,可一會龍族出來跟妖庭干架,肯定就會聽說了。”

“你說的也對。”

陸靈蹊微微沉吟后道:“要不然,一會兒等他離這里遠一些后,我假裝白芷的十二姑姑,說看破了他的行藏,讓他馬上滾出百禁山。”

“嗯!這個辦法好。”

青主兒點頭,“找個僻靜的地方,可千萬不要再把自己坑坑里。”

要是被狐族的人發現,有人冒沖白芷的十二姑姑,她的這張臉,就又要變了。

以這個速度,不用兩天,她們就要變無可變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