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五零章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躲在十五殿的伏荒,不時伸個頭偷望第七殿。

扎著沖天辮的小娃,不用說都是妖族大有來頭的人物,為防意外他一直是避著他的。

可是……

想到那個舉著石錘,咚咚咚跑到第七殿的女子,伏荒有一絲不確定。

實在太像了。

雖然已經很多年沒見過林蹊,可是小丫頭在修仙界揚名,從他百獸宗始。

從筑基到結丹到元嬰,修仙界從來沒少過她的傳說。

按理說,剛剛進階元嬰的她不應該出現在這里,千道宗的一干大佬,也不會同意她到百禁山這么危險的地方。

但……

伏荒就是忍不住懷疑,那就是林蹊。

當年還只是煉氣小修的林蹊,靠著可憐蛋的說頭,在百獸宗的開蛋會上大放異彩。

老祖……

想到早就死了的老白鶴,伏荒的眉頭攏了又攏。

這些年,百獸宗一直避著千道宗避著林蹊走,主因就在老白鶴身上。

壽元將近,身體虛弱的老白鶴,原本可以一直當他的假高人,受修仙界所有人的尊敬,得百獸宗全宗最最真心的供奉。

可是,在林蹊送上龍息草,又得了那么一大盒真正的千金菇后,所有一切都變了。

不想死的老白鶴,把林蹊當成他就要溺水而亡的那根救命稻草,不惜一切地想要把她抓住。

那么當年的龍息草,以及千金菇,到底……從何而來?

伏荒覺得他真相了。

當年送她到百獸宗的兩位妖王,說不得,就是蒼梧山妖庭的人。

林蹊……

伏荒的眉頭攏了又攏,實在弄不明白,她一個人修,怎么就跟妖族這么親近。

如果她知道他也在這里……

伏荒一個翻身,從破殿的后窗跳出,遠離中路。

還在跟火麟兒和白芷吹自己的陸靈蹊,根本不知道,這里還有一個伏荒。更不知道,暗地里,還有兩個與托天廟有莫大關系的大人物,把她看了個底透。

在修仙界沒有闖下真正的仙子名號,卻在妖族有了心心念念的仙子名號,她現在珍惜的很。

&nblqcgzx.sp;“一枚繁花果,或者三滴流長水,火麟兒,你自己選吧!”

吹完了,該分臟了。

說好的,分他三分之一。

陸靈蹊挺喜歡明明很小,卻努力裝男子漢大丈夫的火麟兒。

“唔!那我……選繁花果吧!”

流長水還是給她自己提純血脈,讓她爹敖昭顧忌著不敢對她用殺招吧!

火麟兒雖然已經有了兩顆繁花果,最終還是選了它,“青兒,以后,你要是舍不得它,拿其他差不多的寶物跟我換也行的。”

敖昭若是知道,他這么占她的便宜,也許還會聯合深海龍族,一齊找向他。

“那就多謝了。”

萬一哪天瑛姨想生寶寶,她還真的要過來換繁花果。

陸靈蹊先謝過他,“接下來我們……”

“出去!”

“出去!”

白芷和火麟兒都很干脆。

“我們拔了頭籌,接下來的機緣,也應該讓給別人了。”

這一次是白芷走在前面,“青兒,你既然聽你阿姨說過那么多林蹊的故事,想來也知道很多修仙界的事,你再跟我們說說萬元大nengtalk.陣唄!

雖然那大陣把食靈蜿蟲也阻在了外面,可是,有它在,我們無相界到底受魅影的影響最小。

我娘說,所有守陣的修士,都算英雄!”

她無緣得見那些英雄,聽聽他們的故事總是可以的。

“萬元大陣的故事啊?我還真知道一些。”

八臂神猿透過蒙眼的石皮,目送他們三個離開七殿,心甚安慰,“萬生魔神,你覺不覺得,這個叫林蹊的小丫頭,身上的氣息有些古怪?”

萬生魔神不想理他。

他當然感覺到了林蹊身上古怪的氣息。

那氣息……

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托天廟現,天淵道歸!”

想到往事,八臂神猿臉上的石皮,又‘咔’的一聲掉了一塊,“這句話,你早就不記得了吧?”

放屁!

萬生魔神咬牙,他一直記著,怎么也不敢忘記。

“呵呵!”八臂神猿低低地笑,“這句話,我以為就是糊弄、安慰我這個大傻子的。”

這么多年了,破破的托天廟里,只有他。

萬生魔神還可以通過分身,得一時的逍遙。

只有他,一直在這里,擺一個姿勢,動不了一根手指頭,眨不動眼睛,甚至想看看破敗的托天廟,也無能為力。

“現在我相信,他們不是糊弄我了。”

八臂神猿聲音低沉,“這么多年,你弄了那么多分身,卻始終被我壓著,是不是因為你的分身也一直遇到輪回中的他們,被他們死死地按著?”

萬生魔神:“……”

如果可以封住他的嘴,如果可以轉移意識,如果可以封住自己的耳,他一定不要在這里,聽這個混蛋感慨。

在最輝煌的時代,他幾乎控制了整個修仙界,只要再加把勁,就可以魔化萬千逃出去。

可是……

成一件事情難,敗一件事情,卻好像那么容易。

一次又一次,明明曙光在前,他卻始終敗在最后一步上,眼睜睜地看著曙光離自己越來越遠。

雖然從來沒有放棄,可真的好沮喪啊!

明明他一次又一次地借助分身,利用詛咒,把那些混蛋玩的差不多了。

明明,他也借了某些‘故’人之力……

萬生魔神不想自己的嘆息聲,讓八臂神猿聽到,讓他高興,只能裝死地攤在地宮里。

有了雷錘的壓制,他對分身的控制,又將少下一層,幸好……

“我知道,你在繁花果上做了些手腳。”

八臂神猿道:“不過,萬生魔神,你知道我為何沒管嗎?”

“哼!因為現在的妖族太弱了。”

萬生魔神又何嘗不知?

“不過,你利用我的時候,可曾想過,當年人族的一句話,千里之堤,潰于蟻穴?”

“聽過!”

八臂神猿光棍地道:“不過,想要潰于蛟穴,首先得把千里之堤建起來才行。”

萬生魔神的臉上扭曲,他實在沒想到,自己的身體被這混蛋鎮著,現在連腦子都要被這傻人利用了。

“建起來?”

他的聲音再次尖利,如果不是被鎮著,聲音幾乎要化成利刃,刺穿所有人的耳膜,“八臂神猿,你以為你是天啊?

本魔神就告訴你吧,當年的十八運珠,每次出現在修仙界的時候,都只能曇花一現,因為本魔神時時盯著它,只要它敢出來,我就馬上在它的‘運’上添油加醋,它的每一任主人,都死狀極慘,好運的可以輪回,運氣差的,就只能魂飛魄散。

你在林蹊身上看到了運,可是,你看到了十八運珠嗎?沒有吧?

她沒有十八運珠,能是天道的親閨女嗎?

我告訴你,假的就是假的。

一時的風光,不代表一世的風光。

就算她運氣地堪破某些天機又能如何?

與天爭命,誰知道什么時候意外來臨,她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你前面還在說道魔相依!”

八臂神猿咬牙,“萬生魔神,活該你這一生一世,都要被我鎮著!”

“嗬!也許就是因為被你鎮著,我才與天地同壽呢?”

萬生魔神死鴨子嘴硬,“正所謂天地以萬物為逆旅,日月為百代之過客,本魔神在這里,除了身體沒自由,我哪哪都是自由的。”

放屁!

八臂神猿大怒,雷錘上噼啪雷光一閃,整個托天廟’轟‘的一聲,晃了晃。

陸靈蹊三人走的不像來時那么快,剛剛走出廟門,回頭的時候,就見無數妖獸,像是受到無邊驚嚇一般,睜著驚恐的眼睛,撒丫子往外跑。

三人的眉頭同時一蹙。

托天廟現在真的不能有變啊!

如果有變,是不是說,那把石錘動壞了?

“咦?”

就在陸靈蹊驚疑不定,后悔的時候,白芷和火麟兒同時驚疑出聲。

本來只恨沒多生兩條腿的妖獸們,又呼啦啦地往回跑。

“我還以為我聞錯了呢?”白芷看向火麟兒,“真的是繁花果和流長水的味道。”

“是!”

火麟兒點頭。

剛剛的擔心,在兩寶香味再出的時候,又迅速遠去,“那你們說,我們要不要再進去撿一次寶?”

只是,現在的他們,可拔不到頭籌了。

“……算了吧!”

白芷想了想,“我爺爺說,有些事過猶不及。”

她爺爺當初生下那么多的孩兒,就是過猶不及了。

“我們已經走出托天廟,也在里面得了該得的機緣,再進……就貪婪太過了。”

托天廟立在這里,按理說,妖庭應該接管的。可是,長輩們在探過之后,卻給他們自己立下了規矩,不再輕入,把機會讓利于真正的有緣者。

雖然到目前為止,龍族還不知道托天廟,可是,這次的百驍會,龍族不論誰來,也必定會知道。

更何況,龍族青兒實在有運的很,就這么巧,自己碰到了。

“青兒,你……?”

“我當然跟你們一樣。”

這是屬于妖族的機緣,陸靈蹊其實并不想染指,“火麟兒,白芷姐,趁著其他人還沒來,我們趕快走吧!”

三人離開不過半刻鐘,就聽到一聲高亢的龍吟。

陸靈蹊駐足抬頭的時候,駭的恨不能跟剛剛的那些妖般,多生幾條腿,有多遠跑多遠。

本來萬里無云的天空,在龍吟起時,瞬聚薄云。

那薄云之中,龍影翻飛,看他們的樣子,就是被托天廟吸引,要一齊往那里去。

“你爹!”

白芷九尾閃動,迅速罩住了陸靈蹊。

我的天!

陸靈蹊額上的汗馬上密密冒了出來。

這里的龍,可不是天渡境里的龍姨龍寶。

她借著人家的名……

不對,她曾經煉化過人家先祖的龍精龍髓,要是當面碰到。

“千萬不要讓我爹看見我。”

陸靈蹊恨不能鉆地逃亡。

“放心,他們現在被托天廟吸引,顧不得看我們的。”

火麟兒和白芷在另外兩道熟悉的浩大氣息出現前,掩著陸靈蹊直往那些大人物暫時看不到的地方去。

“嗷”

可是,讓三人都沒想到的是,好像四面八方都是龍影重重,原來,陰陽海的龍族,也全都出動了。

“哈哈哈!”

敖昭的笑聲,帶著睥睨天下的意味在里面,“我說這幾年,妖庭的變化怎么這般大呢。原來是托天廟現世。”

“嗷”

進了托天廟的龍和還在外面的龍,幾乎同聲怒吼。

“怎么?你們要把我們龍族排除在妖庭之外了?”

敖昭的聲音,帶著靈力,聲傳四方,“現在,本王給你們三息時間,把這次的托天廟機緣,送予我們龍族,否則……”

天上云層驟聚,四方龍影重重。

“多少年了,我們大家沒有打過,現在一起活動活動筋骨倒是正好。”

龍族式微,深海和陰陽海的龍族又彼此不和,才被妖庭排除在外。

可是,托天廟現,兩方知道后,秘密接觸,今日一齊殺來,就是想鬧個大的。

“一、二……”

“慢!”

遠方傳來的聲音,震的山抖,“百驍會為何而開,諸位龍王就一點也不明了嗎?妖庭幾次向各位發放請貼,就代表了我們的態度。”

如果真想隱瞞,憑他們的手段,又怎么可能瞞不住遠離百禁山的龍族?

“托天廟機緣,妖庭早立規則,有緣得之,現你們正是有緣之人,想進就進吧!但是,我等卻沒法幫你們喊已經進去的人出來。”

有本事搶啊!

托天廟受祖先庇佑,這些龍王既然來的如此齊整,又怎么會不知道?

不過是想駭一駭他們罷了。

這就是龍王的威風嗎?

妖庭的兩位長老,沒想過要慣他們的脾氣,“各位有時間跟我們磨皮,還不如馬上去找你們的機緣,要知道,繁花果和流長水就那么多,誰有運得到,那就是誰的。

托天廟什么規則,在我們妖庭就是什么規則。

除非你們私下協商,彼此交換,但有強買強賣……

哼哼!

龍族再大,妖庭卻也不怕!”

“嗷”

諸龍齊嘶!

本來專心在托天廟尋寶的妖們,不由都頓了頓。

“沒有我龍族,妖庭能稱妖庭嗎?”

敖昭亦是冷聲,“本王現在沒時間跟你們歪纏,我們回頭再說。”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