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五二章 妖庭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一根剛從龍身上脫落下來,角根還在流血的真龍龍角,對所有路過托天廟廟門的妖而言,都是極大的誘惑。

活龍,它們當然不敢碰,但是掉地上的龍角,除了龍血,肯定還有龍髓,這要是吸一口……

連彩鹿化回翩翩少年的時候,都可惜地砸吧了兩下嘴巴。

不管這只龍的血脈怎么不純,他也是條龍啊!

但,誰敢動啊?

托天廟里,還有幾十個龍王呢。

雖然他們現在老實了點,可是……,人家都要跟妖庭干架,別為了一口吃的,最后把小命送掉。

所有的妖都在廟門前戀戀不舍地多看兩眼后,老實地滾蛋。

伏荒不知有人在觀察他,他也心痛龍角,心痛的想捂著胸口。

八階龍王的新鮮血,新鮮龍髓,不僅可以煉制世間少有的龍虎丹,更是畫制高階靈符的好材料。

當然了,龍角更是極品的煉器寶物。

伏荒越走心越痛,但他真的不敢回去撿。

一下子來了這么多龍,妖庭眼看著就不安全了,他應該跑遠點才對。

抬頭望望天后,他眼里有兩團化不開的愁。

云龍結界已成,他現在要往哪里跑?

萬一他們打架的時候波及到他怎么辦?

為了小命,伏荒實在懷疑,自己能不能一直裝下去。

可是,不裝,一旦讓這些妖們發現他是人,是百獸宗的宗主,就更不會放過他了。

也許……

伏荒望望四周,實在不知道林蹊跑哪了。

看在大家同出人族的面上……

咦,不對。

伏荒的眉頭深鎖,現在他已經不太能肯定,林蹊真的是人族了。

她身上也有龍氣,那龍氣連妖族兩個大有來頭的八階小妖王都瞞過了。

聽徒弟宣白說,天渡境的時候,她就跟巨龍在一起,喊人家為姨的。

如果她從一開始就是半妖……

伏荒的身體,忍不住打了個抖。

半妖一直在修仙界的傳說中。

人、妖兩族禁戀之后的孩子,都有某些耀眼天賦。

只是,當半妖暴露出真正身份的時候,幾乎沒一個有好下場。

百獸宗有關半妖的記載有些多,伏荒想了想后,努力把林蹊等于半妖的想法,屏蔽在外。

身為百獸宗的宗主,他其實挺喜歡忠心耿耿的妖兒。

哪怕經過了白鶴老祖的背叛,在心底深處,如果選擇生死相依的伙伴時,他也選擇妖。

雖然他自己是人,可正因為他是人,才更了解人性。

伏荒嘆了一口氣,避開那個彩鹿妖王,盡可能地遠離托天廟。

“算他老實,沒給我們整什么幺蛾子。”

青主兒嘀咕一句,“林蹊,等云龍結界破開,你再去嚇唬他吧!”

要不然,現在嚇了,他也沒本事出去。

“這都是次要的!”

陸靈蹊看著那個在托天廟門下一抖又一抖的笨蛋龍王,眉頭緊鎖,“主兒,你說,這些龍王真的會跟妖庭干架嗎?”

托天廟已經破成這樣了,萬一被波及,恐怕就再也沒有以后了。

“他們應該會避開托天廟打吧?”

瑛姨和鷹叔他們如果知道托天廟,說不得也會在這里守一守,等上幾年到里面撞運。

“不知道!”

想想那些龍王來的聲勢,青主兒搖頭,“那個敖昭看樣子脾氣就不好。”脾氣不好的人,在生氣的時候,就很容易沖動。

“這種事,我們是阻止不了的。”

青主兒道:“除非妖庭在某些事上,跟這些龍王讓讓步。”

龍王是有備而來,妖庭卻也不是吃素的。

她們兩個小胳膊小腿,當然是避遠些的好。

“也許……他們的本意就是想讓妖庭為龍族做些什么。”

陸靈蹊想了想,小心跟上彩鹿少年,他所去的東南方,沒意外的話就是妖庭方向,“妖庭跟修真聯盟那邊,據說換了不少食靈蜿蟲升級地脈,這托天廟大概就是因為地脈升級才出現的。

不管是陰陽海的龍族還是深海的龍族,一直都是關著門,過他們自己的日子,現在一齊出現在這里,我感覺,還是跟食靈蜿蟲有關。”

很有可能呢。

青主兒正要說什么,突然若有所感。

大地在震動,好像有萬馬在馳騁。

妖庭來人了。

彩鹿少年迅速往西避過。

才從托天廟出來的妖兒們,也都非常迅速地夾著尾巴,避開東南方向的大股人馬。

陸靈蹊當然不會傻頭傻腦地跟人家撞對面,她也沒猶豫地跟上彩鹿少年,往西避開。

半晌之后,托天廟方向雖然塵土飛揚,卻沒感受到一絲打斗的痕跡。

“你是誰?跟著我干什么?”

彩鹿少年在她又跟上的時候,冷聲喝道:“別跟我說什么巧合。”

陸靈蹊瞥他一眼,一個閃身,跑到了他前面,“現在我在前,你在后,你若是跟著我……,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懷疑你心懷不軌?”

彩鹿少年被她說的啞口無言。

可是,他心里面總感覺有些不對。

之前,明明是他在前面的嘛!

陸靈蹊已經從那些妖來的方向上,猜出妖庭的大概位置,這一會,雖然繞了點,卻走的很對。

因為彩鹿少年就跟在她的屁股后面。

兩個人一前一后,拉開長長的距離。

不過,陸靈蹊走著走著,就被前面的巨大城池驚住了。

城墻上,有無數化形妖王執著兵器,穿著鎧甲,固守垛口。

更有一隊又一隊的巡邏的妖王,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在預備跟龍族的戰爭。

“我的天!”

城內的情況還沒看見,但只觀城墻上的這些妖王,妖庭給青主兒和陸靈蹊的感覺,就是好強大。

這么多的化形妖王啊!

“林蹊,你說那個敖昭怎么有膽子,跟妖庭放話干架的?”青主兒不解,“簡直是找死嘛!”

“……我怎么知道?”

眼看彩鹿少年進去了,陸靈蹊揉揉臉,也迅速跟上。

只是……

她和青主兒再次在城門前呆住。

明明只是六階的劍齒虎,怎么入個城門,就變成了彪形大漢?

原來,這城里來來往往的妖們,不都是八階啊!

真是嚇死她了。

陸靈蹊忍不住撫了撫胸口的時候,青主兒在呆了片刻后,眼睛亮的驚人,“林蹊,這城門有古怪!”

“嗯,我看到了。”好厲害的妖庭,師父他們都不知道吧?

“那你說,那些妖兒能變成人,我能不能啊?”

陸靈蹊再次呆住,然后結結巴巴地道:“你……你不是木靈嗎?你要是在這里化成了人形,那……不是馬上就被那些妖發現了嗎?”

青主兒眼里的亮光,慢慢熄下。

“先別急!”

陸靈蹊心下一頓,到底心疼了,“你先進空間,等我找到安全的地方,你再出來,如果不行,等我熟悉了這里,我再帶你從城門走一走。”

“那你快點!”

青主兒迅速溜進空間。

陸靈蹊只能捏著白芷送的那根狐毛,加快腳步踏進這個聞名很久很久的妖庭。

“急什么?”

一個穿著鎧甲的少年,梗著脖子在大街上嚷嚷,“肯定打不起來。”

“不管打不打得起來,你是巡衛,就要干巡衛的事。”青衫老者朝他板臉,“馬上、立刻給我上城墻,否則,老夫打斷你的腿。”

又嚇唬他?

少年朝老者齜牙,“我娘在家呢。”

“噗!”一頭火紅頭發的女子,在臨窗的二樓上,伸出頭來,“正經大哥,我就說,你管不住他吧!”

放屁!

老者的腿突然化大,一腳踹在少年的屁股上,把他踹出老遠,“這是最后一次機會,你去還是不去?”

行人非常自覺地避開。

有閑的,就看看熱鬧,沒閑的,人家該干什么,還干什么。

“爹”

少年那一聲喊,不知道轉了多少道彎,可稱蕩氣回腸了,“你又受芝姨的挑撥離間了。”

“噗哈哈哈”

二樓的女子笑的打跌,“你小子倒是聰明,我……”

她突然感應到什么,面容一板,迅速朝望她的少年,張嘴開開合合的說著什么。

不過,這一次,陸靈蹊卻不知道她說什么了。

只見少年一反剛剛的憊懶,跳起來就往城墻上跑。

陸靈蹊眼里的奇怪,還沒落盡,就見長街的那一頭,穿著一身火紅戰袍的威嚴男子幾步一閃,就站到了城門旁。

有火麟兒的氣息。

就是妖庭三長老赤炎吧!

陸靈蹊輕輕吐了一口氣,順著人群往街頭去。

她不知道,她急步離開的時候,赤炎若有若無地回頭看了她一眼。

“嗷”

龍聲嘶吼,妖庭上空的烏云,都跟著翻滾了起來。

“敖昭!”

赤炎長老渾厚的聲音,不快不慢,“有事大家坐下來談,來這一套,逼著我們大家動手,就很有意思嗎?”

轟隆!

一聲雷響,大雨傾盆而下。

行人急急避向左右,陸靈蹊瞅準一家生意冷清的飯館,就沖了進去。

她沖進去了,躲雨的其他人當然也進去了。

“有意思沒意思,本王知道,你也知道。”

敖昭的聲音傳來,“我龍族難道不是妖庭的一員?托天廟、百略城現世,你們如何不能馬上通知?赤炎,你自己說,你們如此把我們龍族排除在外,到底是何居心?”

“誰說,我們把你們排除在外了?”

赤炎可不承認,“一百多年前,本長老從修仙界接回一位你們龍族的龍子,你可知道?”

“你是說那個小螭吻?”

敖昭心里一咯噔。

“不錯!”赤炎瞄了一眼城內,“不想你們龍族的風流事,被天下都知道吧?我們城樓上,慢慢說如何?”

豎著耳朵的陸靈蹊沒聽到敖昭的聲音了,不能不懷疑,他接受了人家的提議。

那只小螭吻,是她從百獸宗的開蛋會上開出來的呀!

小家伙,一直沒回龍族,養在妖庭嗎?

陸靈蹊心下輕輕一嘆。

“嗨嗨嗨!”

矮胖矮胖的老者,站到了柜臺上,“到了小店,你們一個個,就準備白占位子?現在老子數三,要么你點菜,要么你滾蛋!一,二……”

三字還沒喊出來,走了一大半的人。

“三!”老者對留下來的十幾個人很滿意,“很好,現在你們就可以點菜了。老子跟你們說,你們可有口福了,老子做的紅燒肉,是妖庭一絕,怎么樣,一人來碗紅燒肉?”

“來吧來吧!”

一個大漢不耐煩地朝他擺手,“都坐都坐,于老生,我記得你之前在妖庭的二長老家看大門,那螭吻是怎么回事?”

“對對,于老生,那螭吻龍子是誰的種?”

聽敖昭的意思,他是知道那螭吻的,聽口氣,他跟那螭吻也有些關系呢。

要不然,他怎么就不說話了呢?

所有在店里的人,都在瞅于老生。

陸靈蹊雖然不知道于老生是什么人,可是,不妨礙她也跟著大家一齊看向那個撫須的老者。

“呵呵!我還真知道龍子螭吻。”

于老生道:“一百多年前,三長老收到修仙界某些人的傳訊,說是百獸宗那里……”

他說了一個長長的故事,那故事里,有一個非常好的小仙子,在百獸宗的開蛋會上,救了龍子螭吻,又救了古異獸欽原。

陸靈蹊全程微笑。

她覺得這些妖們,也非常不錯。

“靈蹊,我能出來了嗎?”

把青主兒忘記了。

陸靈蹊把胳膊往桌下伸一伸,“出來吧,小心點。”

正好,這些妖們都在聽故事,沒人注意她。

陸靈蹊的心‘咚咚咚’地跳著,一時之間,她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什么。

青主兒的小腦袋,在她的手臂上探出來。

陸靈蹊的心一下子就停跳了。

本來只是一片小葉葉的青主兒,真的長出一顆小腦袋,雖然那腦袋小的可憐,可是,她真的……

青主兒也發現了自己的不對,整身爬了出來。

嗚嗚嗚!

她又迅速爬了回去。

“靈蹊,你從知袖師叔那里弄的元嬰小法衣呢?先借我穿!”

“噗!給你給你!”

陸靈蹊太高興了,要不是害怕引人注意,她都想抱著青主兒,好好的跳著大叫一番。

從儲物戒指里,摸出那套嫩綠色配著紅黃絲帶小法衣,她貼心地放到大袖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