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零零章 聯系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酒氣飄滿托天廟的時候,隨慶和知袖在一眾妖王面前雖然克制又克制,眼睛還是有些發紅。

他們剛進托天廟的時候,是沒有酒氣的,現在出現……

兩人都忍不住懷疑林蹊在那個他們看不到的空間里,絕望頹廢,要不然,她怎么能喝這么多的酒呢?

“主兒,有感覺嗎?”

隨慶低頭的時候,用強大的意念問向在他靴子上當線的青主兒。

“……有一點兒。”

青主兒的傳音未出身體的二寸遠。

她其實沒有感覺到靈蹊,但是,若有若無的,好像感覺到了另一個有別于這里的世界。

“師父,你們出去的時候,把我放下來,我一個人找可能更方便些。”這里的人太多了,把氣息都弄雜了,她想心無旁騖地感受那個世界都不行。

不能感受到,又談何尋找?

“好!”

隨慶相信青主兒,轉向妖庭大長老東方渡,“大長老,托天廟開啟后,一般能維持多長時間?”

“差不多一個時辰!”

就等他這句話了。

一路行來,妖庭很有收獲。

相比于以前,東方渡、燕凌飛等妖庭長老心中都有些數。

顯然這次的祭祀是成功的,而且是必要的。

繁花果和流長水對妖族太重要了,他們之前總是擔心,這兩樣寶貝最終會在托天廟里消失。

但這次的祭祀,讓他們看到了希望。

“道友,時間……快到了。”

東方渡婉轉地提醒。

以前大家進來,都是能有多快跑多快,生怕跑慢了,機緣讓別人搶了。

今天,他們在一個又一個殘殿前上供祭拜,再加上一路順便尋到的繁花果和流長水,耽擱了不少時間。

“所有在托天廟里滯留的人,被扔出廟門后,境界都會莫名其妙掉下一階。”

人族會不會掉,他不知道,但是,他們不能冒這么大的風險一直陪著。

東方渡面露誠懇,“老夫給你保證,三天或者七天后,再組織一場更大的祭奠,到時由小輩們在后面慢慢來,我們陪你一起以最快的速度到此尋找線索。”

反正無論如何,也不能放兩個人修單獨在這里。

“……如此多謝了!”

隨慶人老成精,如何不知他們的想法?

借著緩緩說話的工夫勾通青主兒,確定她要以木植的身份等在這里,他才按下翻涌的情緒,“那我們就回吧!”

話是這樣說的,但是,隨慶卻還摸出一壺酒,在地上一連祭撒了三十次,暗求每一位人族先輩,讓青主兒留在這里,避開托天廟的禁制。

等他第三十次祭撒完,在三十二殿連著轉了好些圈,查看地形,畫下地圖的知袖帶著瑛娘、玄華恰恰好回來。

“師兄,已經弄好了。”

那就好!

隨慶朝師妹和瑛娘、玄華一點頭,這才朝等著的東方渡一行人做了個請的動作,“請!”

被人家反客為主,妖庭一方倒也沒說什么。

反正只要他們愿意在廟門關上之前,出去就行。

一群人呼啦啦地來,又呼啦啦地走,連后面可能還有的繁花果和流長水都不管了。

青主兒在師父將要出殿的時候,輕輕一滾,從他的腳背滑到地縫,靜靜地等著他們所有人離開托天廟。

接下來,就看托天廟扔不扔她了。

想要不被它扔,最好的辦法,應該是不動。

木植扎根什么地方,都是不動的,只要不亂動,一般的禁制捕捉不到她。

青主兒很小心地把自己的根扎到石縫深處,在心里暗數著時間。

她不知道,師父和師叔出了托天廟,怎么也不肯走了,就站在廟門前,等著它關閉的時候,隨時為她掩護。

他們的動作,瞞過了妖族的所有人,卻瞞不過萬生魔神和八臂神猿。

萬生魔神倒是想把他們的真面目暴露在妖庭笨蛋面前,奈何,他不能動。

而能動的八臂神猿,卻反而期待青主兒能找到那個他不能觸碰的空間。

宋玉哭好了,也喝了好多好多的酒,以為的身體變化卻遲遲沒來。

他一次又一次地摸向自己的臉,摸向被酒水灌得有些鼓的肚子,帶著夢幻一般的神情,慢慢往骨山走。

這一會,宋玉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以前喝酒,他該餓還是餓,可是這長了肚子,喝了酒后,那種餓的感覺,卻好像沒有了。

老天,終于把對他們的懲罰收回去了嗎?

宋玉望著漆黑的天空,眼中閃著莫名的光。

如仙女一樣,哪怕做人的記憶全都沒有,但身體的本能里,好像一直有隱隱的畏懼,畏懼天道的反噬。

為防天道反噬,他們好像還曾經做過什么。

但做過什么,他不記得了。

現在……

宋玉抱著自己裝滿酒的肚子,突然朝骨山方向飛奔起來。

如果他一個人如此,也許是假的,是他在做夢,是他和仙女一樣受了什么刺激,做了一個要不了多久,可能就會遺忘的夢。

但如果大家都一樣……

宋玉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可是半道上,他突然看到一個光著屁股晃蕩的人。

那個人的樣子,即陌生又熟悉。

他連忙上前好好打量,可是,越打量,越難受。

這個光著屁股的男子目光呆滯,只在看到他的時候,眼里閃著想要吃他的饑餓的表情。

但是,他好像又知道他是誰,害怕地往后避而避。

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罷了,這人的身體靠近了看,還有種隱隱的透明感,好像隨時都能變回骷髏。

變回骷髏啊!

宋玉突然就意興闌珊起來。

老天如果給個希望,就迅速收回,還不如不給呢。

不給,他們誰都能過。

這給了,再收回去……

宋玉嘆口氣,另轉了個方向。

曾經,為了避免誤傷,他們把大家的兵器全都收繳了。

哪怕那些兵器沒幾把好的了,可是,身體的記憶里,還有那是好東西的感覺。

而且除了兵器,還有儲物戒指呢。

雖然大部分也都打壞了,但是收繳收繳,加一塊,也有二十一個。

宋玉記得,那里面,也有他從指頭上拽下來的。

他們不能用,就都給靈蹊。

如果這個多少年都不變的地方,出現這么多變故是因為靈蹊,那……還是早點送她走吧!

好半天后,宋玉扛著拖著一堆的破銅爛鐵,哐當哐當地從骨山下,慢慢爬上來。

“愣著干什么?都是給你的,來接著啊!”

他滿身酒氣地朝驚訝的陸靈蹊瞪眼。

“我的?”

陸靈蹊真是驚訝死掉了,她想過這里會有很多寶貝,可是……

一堆銹銹的東西,就算曾經是寶貝,她也,也不好拿啊!

她奔過去,接過好像破布條一樣的東西,一拉……,哎呀呀,好重啊!

一看,我的天,上面還拴著兩個大錘頭。

陸靈蹊咬著牙,拖著它們跟上酒鬼前輩的步伐。

“仙女呢?”

“我在這?”

仙女在一塊大骨頭后面轉出來,“酒鬼,對你的新身體,感覺如何?”

宋玉:“……”

雖然早就知道仙女長得漂亮,可是……

“不如何!”他在心里嘆口氣,“仙女,我說了,你別激動啊,我們的身體,可能還要變回去。”

希望她不會被打擊住。

“變回去?”

仙女回看了一眼空間所在的方向,“你看到了?”

“是!”宋玉雖然不想打擊她,卻也只能把他看到的說出來,“反正那就是我們本來的樣子,其實要我說,當骷髏鬼當了這么些年,我都適應當骷髏鬼了,這給了我血肉,我差點連走路都不知道怎么走了。”

他們沒鞋。

林蹊有鞋,不過……

瞄到仙女腳上漂亮的小靴子,宋玉把身體躬了躬,盡量讓法衣遮著。

“是嗎?”

仙女當然看到了他的小動作,臉上的笑意加深,“不過,我怎么感覺,我們跟那些被萬生魔生誘惑過的骷髏鬼是不一樣的呢。

反正到現在,我的身體都沒有透明過。”

倒是離開神隕之地,馬上就變回骷髏了。

“你過來,我帶你看看,我發現的東西。”

宋玉甩下肩上的一堆刀劍,也不管陸靈蹊,就跟著她走向空間所在的方位。

陸靈蹊走過來,把他扔地上的扛起來,也哐當哐當地走著。

等她慢慢走到兩邊的交接點時,宋玉正一只腳在這邊,一只腳在那邊。

“我就說嘛,老天不會對我們這么好的。”

宋玉咋咋呼呼對著陸靈蹊道:“矮子和大個子也許已經找到你出去的方法了,你把這些東西,都撿撿,能帶的就帶著,不能帶……就扔了。”

“我都帶著。”

帳篷什么的,她可以留下來給仙女。

陸靈蹊珍惜酒鬼前輩不知道哐當哐當了多久,才拖回來的東西,“前輩,謝謝您!”

“免了,就當還你的酒了。”

宋玉放開了肉身再消失的恐懼,重新灑脫起來,“不過,在臨走之前,你得把你的那些酒……”

說到這里,他突然抽了抽鼻子。

“靈蹊,你和仙女喝酒了?”

“沒啊!”

陸靈蹊和仙女一齊搖頭。

“不對……”

宋玉伸開胳膊迅速聞他自己。

果不其然,這有些寒香的酒味似乎出自他身上。

可是怎么可能?

他是從靈蹊這里弄了好幾種酒,但是,真沒這種隱帶了寒梅香氣的酒。

“仙女,你現在餓嗎?”

仙女一直在骨山上翻找朋友們的骨頭,想看看,有沒有像他們這樣啟靈的,還真沒太注意‘餓’這個問題。

不過,身體最開始出現異常的時候,她記得自己還是餓的。

這一會……

“不餓!”

仙女雙手按在自己的肚子處,“我……我怎么會不餓呢?”

她聲音略帶顫抖地問向宋玉。

“我們都不餓了。”

矮子和大個子連袂而來,“酒鬼,是不是你動了我們埋的東西,才……”

“不是!”宋玉連忙搖頭,“我是長了肉,肚子沒餓以后,才去挖這些東西的。難道不是你們動了什么東西嗎?”

“我們什么都沒動。”

矮子是個老者,聞言異常嚴肅地搖頭,“那里我們也沒有找到什么薄弱的空間點。”

“那……”

宋玉揉了揉耳朵,這一次,他真真實實地確定了,真的有一個軟軟的童音在喊靈蹊。

“靈蹊,靈蹊,靈蹊……!”

青主兒等了好長一段時間,天都黑透了,感覺托天廟再也不會扔她了,才小心地從磚縫探出頭來,慢慢轉到供桌處,“我在這里,你聽到了嗎?我都聞到你喝酒的味了,你醒醒啊,我來找你了,師父、師叔、瑛姨、玄華姨、狐貍叔,我們都來找你了。

靈蹊,你別難受……”

雖然她也并沒有感覺到靈蹊難受,可是這里的酒味,卻是真真的,“我能找到這里,就肯定能把你帶出去。

我們今天祭奠托天廟了,妖庭方面答應我們,三天或者七天后,再來一次大祭,到時候,師父師叔他們也許就能想出找到你的辦法了。

我說的,你聽到了沒有啊?”

“酒鬼,你在干什么?”

“噓!”酒鬼做了一個止的動作,“有一個小孩在找靈蹊。”

陸靈蹊連忙湊上前去。

“靈蹊,你聽到我的聲音了嗎?別是喝醉酒了,睡著了吧?你要是睡著了,那我可要氣死了,你知道為了找你,我忙了多久嗎?”

青主兒想想就傷心的慌,“我跟知袖師叔在太霄宮折騰,跟師父跑到妖庭折騰,現在又到這里,你還委屈?我才委屈呢。”

她都被她嚇死了。

要不是大德之契在,知道她的小命還好好的,都不知道要擔心成什么樣。

“靈蹊,靈蹊,你醒醒啊!再不醒,我就……我就……”

“你就干什么?”

湊到了酒鬼前輩身前差不多兩尺外,陸靈蹊就在神識中,微微感應到了青主兒,“主兒,我在這里,你在哪里?”

“我在托天廟!”

托天廟?

原來是托天廟。

一時間,好像所有理不通的地方,全都理通了。

二十二位古妖神,十位人族大能……

“主兒,你們今天干了什么?”陸靈蹊瞅瞅都湊過來的幾位前輩,問她最想問的,“原原本本,一字不漏地跟我說一遍。”

“我們今天和妖庭一起,祭奠托天廟的所有先賢……”

青主兒把他們一殿一殿祭祀的事,全都說出來。

仙女他們聽到不她說的話,但是,三十二殿是祭祀宋玉的所在,他全都聽到了。

原來,是祭祀!

原來,這世上,還有供奉他們的廟宇!

宋玉的眼睛,忍不住的有些濕!

“……祭祀不能停!”

陸靈蹊忍不住懷疑,他們在這里天天餓,天天餓,是因為長時間沒有祭祀。

她慢慢地跟青主兒說這里的情況,“萬生魔神最開始,應該是想把我殺在這里,就算殺不掉,扔在這里,沒有幾位前輩的幫忙,我也只有活活餓死的份。

主兒,師父師叔他們再來,告訴他們,祭祀不能停,如果可以,就在修仙界再建幾個托天廟。

托天廟供奉的二十二位古妖神前輩,十位人族前輩,可能除了那位八臂神猿,全都在這里。

哪怕死了,成為骷髏的存在,他們也守住了萬生魔神的尸骨。

他想偷回他的尸骨,偷回他朋友的尸骨……”

神隕之地里,除了時間沙,除了月亮門,陸靈蹊用好半天的時間,把自己的經歷、猜測全都跟青主兒說了出來。

“……我會跟師父他們說的,不過靈蹊,你得回來啊!”

不能修煉也就罷了,這天天餓肚子,怎么可以?

“我們能在這里說話,那空間與空間肯定是有空隙的,你問問酒鬼前輩,能不能借他的殿宇,借我們之間的聯系,把你從那里拽出來?”

“不用問。”

宋玉在陸靈蹊看向他的時候點頭,“我們七個合力,就像給你打開儲物戒指的空間一樣,應該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夜深了。

廟門前,一直沒等到青主兒的隨慶和知袖頂著妖族某些同情的小眼光,在赤炎長老的力勸下,拖著好像沉重的腳步,回到不遠處的千機屋。

客廳里,精通陣法的玄華已經借著妖庭的資料,結合今天她自己親量的托天廟,用沙盤建了一個說是長方形,但事實上,卻是空間隨時變化,縮小了無數倍的托天廟。

看到這一幕的隨慶和知袖都甚為驚異。

“東南西北,陣眼……”玄華看了他們一眼,“兩位覺得,此廟陣眼在何處?”

何處?

不知道啊!

如果林蹊在這里,如果厚來在這里,他們或許是知道的。

但是……

對陣法有些了解,卻不甚精通的隨慶拿出傳送寶盒,“我要問問我家師弟。”

厚來要是也不知道,他還能向七界陣法師求援。

“道友精通陣法?”

知袖為他們兄妹臉紅的慌,試探地問玄華。

“還行!”

玄華矜持地道:“那年林蹊為我布了應劫的蒲水大陣后,我就喜歡上了陣法,說起來,我大概也算貴宗厚來真人的半個外門弟子。”

厚來教林蹊學陣的玉簡,都給她復了一遍呢。

“噢噢!”

知袖看看在旁邊抿嘴微笑的瑛娘,再看看這位,一時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道友太客氣了。”

陣之一道,千變萬化,沒點天賦,誰都沒辦法往深里鉆。

而且,這位是妖呢。

妖的心思簡單,怎么就能搗鼓這種燒腦的東西?

“道友既然對陣道有些了解,那敢問,維持這托天廟的是什么陣?陣眼又在何處?”

托天廟在妖庭的地脈升級以后,才出現的,也就是說,它是直接吸取地脈靈氣的。

吸取地脈靈氣的陣法,幾乎可以說,就是沒有陣眼的,因為陣眼隱藏,一般人根本找不到。

不用自己動腦筋,厚來師兄的回話還沒來,知袖忍不住就想問玄華。

“隨慶道友問問厚來道友,有沒有聽過天洐分影陣?”

難得到妖庭來走一趟,上一次參加百驍會,玄華就把妖庭不在意的藏書樓所有有關陣法的玉簡,全都復了一遍。

“此陣我是在妖庭的藏書樓所得,能這么快布下這個小號的托天廟,我就是按天洐分影陣布下的。”

什么?

隨慶正想查看妖庭的藏書樓,迅速給厚來把小紙條傳過去后,看向玄華和瑛娘,“兩位道友有想過,為何你們供奉古妖神的地方,還會供奉我們人族修士?”

“道友想說什么?”

瑛娘面對隨慶的時候,面容微凝。

她其實也在奇怪隨慶今日祭奠二十二位古妖神時的誠心。

就算為了林蹊,他要做些姿態,可是,據她觀察,他真的比他們妖族的大部分人還要誠心誠意。

“林蹊被萬生魔神抓走,我從七界匯集過來的玉簡中,查到了一些事。”

看到那些不應該出現的繁花果和流長水,隨慶也是驚異的,再加上在第三十二殿聞到的酒味,他也有很多猜測。

他不介意,把他的猜測,婉轉地透露給妖庭。

東方渡那些人,對人族天然的防范,如果直接跟他們說,他們反而可能會懷疑,對祭祀托天廟也許更不會認真對待。

畢竟,托天廟現世幾十年,他們也什么都沒做過。

“……通天傳送陣未復之前,我們無相界,都不在其他界域的修士眼中。

哪怕殺神陸望出身無相界,他們好下意識地認為,無相界的修士是弱雞,因為,萬年才有一個人能召喚通天塔飛升到靈界。”

隨慶長長吐了一口氣,“但事實上,我們真的差嗎?當年上泰界道魔合力,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最后也灰溜溜地滾蛋了。

我們無相的天才修士走出去,不說完全碾壓別人,卻也不是輕易能被別人碾壓的。

這是我們人族的,現在再說你們妖族,百禁山妖庭所轄之地,在七界妖族中算是最廣的,這還沒算陰陽海和深海的地域,從這一點上,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們,無相界是七界中地域最大的界域。

不管你們現在是如何的式微,天地才將圓滿,就可以從敖象和小貝的出世,火麟兒、白芷這些小妖王的成長上,看出來你們與我們在本質上是一樣的。

而林蹊在亂星海創下了紀錄,雖然我們沒人能復制她的記錄,可是,由此也可看出,其他界域的修士,也并不比我們強。

所以,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玄幽殿之所以建在無相界,就是因為,我們是這一片宇宙空間下,最強大的所在。

玄幽殿與鎖龍印相結,鎖龍印據我所查,與托天廟相結,這里面還有多少被湮滅的真相,要靠我們人妖兩族雙方一起查證……”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