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零一章 同舟共濟

更新時間:2021-04-05  作者:潭子
天淵七界曾是被仙界放棄的界域,這種話不要說妖族,就是徒弟林蹊,不到萬不得已,隨慶也是不打算說的。

大家修煉的最終目的地是仙界,若是知道仙界根本就不歡迎他們,這個后果……

當年的陸望應該什么都知道,但他說什么了?

留下的寥寥數語,也只是用猜測的方式,解釋了無相界天道不全的原因。

可哪怕這樣,他也是封存在給后人的玉盒里。

他老人家都那般謹慎,隨慶又如何能夠把天淵七界的大好前景,把大家才建立起來的信心和雄心給破壞了?

仙界不是想放棄嗎?

既然沒有明著說出來,他就不能改個樣?

隨慶把不甘和憤怒化為滿腔的戰意時,對天淵七界所有修者,都另有一種特別的憐惜和珍惜。

古妖神能與人族合作,犧牲那么多,他怎么就不能一視同仁?

他要告訴百禁山的妖族,不是你們不行,是你們太行了。

只是……能力越高,責任越大。

這句話不用他說,隨慶相信,妖庭的老狐貍們會慢慢腦補出來。

妖庭緊鑼密鼓,準備第二次大祭的時候,龍族敖昭和他的寶貝兒子敖厘也萬里迢迢地趕了來。

托天廟的大祭,少了誰,也不能少了龍族啊!

只是,敖昭怎么也沒想到,才到妖庭,早前買通的幾個茶博士,就接二連三地給他發來了隨慶所猜測的無相界沉淪這些年的主因。

可是……

鎖龍印不光是鎖他家的龍冢嗎?

敖昭的眉頭一擰,正要拍桌,小敖厘在旁邊說話了,“怪不得托天廟里供奉那么多的妖神呢。爹,這樣說,四大神獸中,還是我們龍族的人最多?”

好像……可能……

“他們跟我們不一樣。”

敖昭只能這樣跟兒子道:“所有水族,蛇、蟒、蛟之類,只要努力只要有機緣,都可在沖擊八階后真身化龍。”

其他三族,可沒他們這種廣收天下英才的本事。

這樣一想,敖昭就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鎖龍印真正鎖的是誰,有什么好爭的呢?

龍族也是妖族的一員。

說起來,托天廟里供奉的二十二位古妖神,在無相界血脈斷絕的,就有十多個呢。

“厘兒,祖宗們的事,我們就不提了。他們選擇了什么,我們也沒辦法改。”

事實上,他們在承受祖宗們選擇后的苦。

敖昭不敢腹誹祖宗,只能管好兒子,“但是,今天,爹要告訴你,爹只要你好好的,英雄事英雄干,我們只要當好我們龍王就行了。

龍王身上的責任也是好大的,我們要庇護海族,鎮守海域。

管理那些從旁門成為龍王的蛇、蟒、蛟……

那些個家伙躍過龍門后,一朝得意便猖狂,常常干出損人又不利己的事來,我們要看好他們,不讓他們亂來。

爹的意思,你聽懂了嗎?”

聽懂了嗎?

當然聽懂了。

爹的意思,就是要他當個像他這樣的龍王嗎?

敖厘其實不想當他爹這樣的龍王。

因為他庇護別人,常常就庇護到床上去了,然后得一堆便宜娃子。

他娘就說,他爹是個大傻蛋。

真正喜歡他的人,真正疼愛寶寶的,根本就不想把寶寶給他爹。

他是如此,那位敖青兒姐姐也是如此。

說起來,爹到現在,都沒查出來,敖青兒姐姐在哪,她娘是誰。

敖厘親耳聽到母親說,早知道,她也學敖青兒的娘,跑的遠遠的,也免得爹教壞了他。

“聽懂了。”

敖厘的童音清亮,“我不當英雄,我好好長大,當我的龍王。”

“乖!”

寶貝兒子聽話,敖昭甚為欣慰,“我們這次來,還要找你青兒姐姐,她躲著我們,回頭有機會,你跟她的那兩個朋友,火麟兒和白芷套套近乎,想辦法幫爹打聽打聽可好?”

“嗯!”敖厘一本正經地點頭,“我也想把姐姐帶回家呢。”

那個姐姐應該是爹的孩兒,是親姐姐,她身上的龍氣能讓他自然親近,一點也不像家里的某些人。

沒道理,他爹養了一群不相干的,卻不養他親姐姐吧!

反正,他既然被爹養著,姐姐也別想逃,要不然,他娘一定見他一次,就要把后悔兩個字放嘴上說一次。

“爹!那我現在就去找火麟兒和白芷好不好?”

“去吧去吧!”

龍族離開妖庭太久,難得兒子愿意找小伙伴,他怎么能攔著?

敖昭摸出一個儲物戒指塞到兒子手上,“這里面都是海中特產,跟別人交朋友,不能太小氣,如果別人跟你分享什么,你也要拿點東西跟別人分享,知道嗎?”

“知道了。”

敖厘收了父親給的東西,蹦蹦跳跳去找火麟兒和白芷了。

只是走到半截,卻沒想,看到了一個異常討厭的家伙。

坐在輪椅上的涼承當然也看到敖厘了。

沒有爹娘相助,他的腿遲遲不能長出來,要不是妖庭的禁制能讓六階以上的妖在這里化成人形,他這輩子,都只能是無腿的冰蛛。

人人可欺!

“呸!”

敖厘朝他狠狠‘呸’了一聲。

涼承一動未動,好像變成了逆來順受的小可憐。

來來往往的行人,看到他如今這個樣子,鄙夷的有之,躍躍欲試想跟敖厘一樣,也上去‘呸’一下的人也有之。

當然了,暗暗嘆氣的也有。

涼承能這么快出來,就是借了曾經朋友的力,借了他娘不管他,他爹……再不管的便利,主動要求參加妖族對托天廟的大祭上。

他能忍!

到了如今,不忍又能如何?

其實,暗地里,涼承甚至希望能夠有多一點的人過來‘呸’他。

他再不濟,也是爹娘的孩兒,如果欺負他的人多了,他們不管是為了面子,還是為了什么,總要管一管的。

只要管……

涼承打的主意很好,可惜,以前的威名太盛,到目前為止,偷偷圍觀他的人多,卻只有敖厘一個不懂事的小屁孩過來‘呸’了他一下。

他慢慢地以靈力御動輪椅往前走著,似乎頹廢異常。

好半晌,涼承才走到聚福樓。

朋友之前給他的消息說,涼瑛也會再來妖庭,上一次,她就住在聚福樓,這一次……

進去沒一會,他黑著臉出來了。

居然沒有住進聚福樓,反而跟人修混一塊,住人家的千機屋。

哼哼!

吃里爬外的東西。

看到這樣的涼瑛,爹娘也后悔了吧?

想了想,涼承調整臉上的表情,又慢慢地往冰谷方向去。

托天廟里,青主兒終于給那個叫神隕地的地方,送上一個裝滿了靈食的納物佩。

幾個月間,連著傷了幾次本源之力的宋玉七人,實在沒辦法,把空間再擴大了。

正好,陸靈蹊去了后顧之憂后,暫時也不想走。

“我的草還沒種好呢。”

她直接跟青主兒這樣道:“等我把草種好了,幾位前輩的身體也能更好點,再回來也不遲。”

“現在還種什么草啊?”

青主兒拖著長長的音,“不是已經有祭祀了嗎?有祭祀那么好吃的東西,你還種草,小心前輩們給你小鞋穿。”

宋玉:“……”

他忍著笑瞄了陸靈蹊一眼,沒管她們的互動。

“胡說,前輩們哪有你說的那么小氣?”

陸靈蹊給他們拍馬屁,“而且,我現在種草,也不是給七位前輩吃,這里還有好多……好多其他前輩呢。”

人生路,誰都不能肯定地說,一定不會有走錯的時候。

沒了活著時的記憶,在天天餓的摧殘下,被萬生魔神鉆了空子,也是正常的。

“他們著了萬生魔神的道,可能吃不著祭祀。”

萬生魔神一次次地出入這里,以人族血肉相誘,除了想偷自己的尸骨,朋友的尸骨,只怕也抱著這種說不得的心思。

陸靈蹊在心里暗嘆一聲,“而且,難得人妖兩族能夠合祭,總要讓他們看到點成果,我要是在妖庭的幫助下被救出去,妖庭方面也會高興些,到時我再把這里的事,往外說,他們也能多信些。”

多信些,再建的托天廟,得到的祭祀肯定就能多一些。

多呆一段時間,即能更好地保證七位前輩的口糧,又能不傷他們的身體本源,再多種些草,讓其他的骷髏前輩們不至于那么餓,也算一舉多得呢。

“主兒,就這么說定了,你要是閑著沒事干,就去找一找流長水和繁花果吧!”

陸靈蹊當著七位前輩的面道:“我們干了好事,總要拿點報酬,回頭不管是給狐貍叔他們,還是給踏雪,都是好的。”

她那邊有好多的叔叔阿姨呢,“猿王叔現在都只有六臂,也許就是血脈不純,你到八臂神猿前輩那里說一說,把收集好的流長水和繁花果藏好,等大家進來,給瑛姨他們帶著,瑛姨肯定會給猿王叔的。”

連偷帶拿,從猿王叔那里弄了那么多猴兒酒,多給點補償也是應該的。

“噢,對了,你還要跟師父說,將來出去,我還要帶好多寶貝,那些寶貝我們一定恐怕吃不完,你讓他通知無相界的修真聯盟,讓他們也派點人過來,幫忙一起救救我。”

宋現、仙女七人聽她如此分派他們的遺寶,一起慶祝地喝了一口酒。

天道因果,是他們避不開的東西。

如果他們的遺寶,能惠及這方界域的修士,也許,大家都能更好過些。

哪怕沒有好過,他們的那么多寶貝,要是盡歸一方勢力,一時也肯定尋不到合適的傳承者。

“靈蹊,我們應該有轉世身的。”

大個子對他自己的轉世身,一直有種期待,“我用的是那把槍,你看就是……”

“燒火棍!”

矮子在旁笑了,“你還指著你的破燒火棍,能重回手上呢?”

他就沒想過。

神魂逃出去應輪回之劫,身體在這里又有了意識,成了他,也就是說,他們早和以前的自己不一樣了。

“這種好事,我勸你就別想了。”希望越多,失望越多,“我們在這里又跟萬生魔神斗了多少年?他恨不能將我們挫骨揚灰,我們的轉世身……”

矮子在心里微嘆一口氣,都懷疑,曾經被萬身魔神扔進來,給大家當口糧。

“靈蹊,你別聽他的,隨意吧!到了外面,把我們的寶貝,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布一個只能認主拿走的陣,由天下人隨意進,誰有緣,誰得!”

“這個辦法好!”

仙女支持,“酒鬼,我記得當年,埋了好多,你是不是沒挖完啊?”

“我就兩只手!”

宋玉攤攤他的手,“一個肩頭,靈蹊,你好好種草,回頭,我們一起去,都給你挖回來。”

“嗯!”

陸靈蹊大力點頭,“哪怕殘破的都沒關系。”再差,敲敲打打,也能回爐重煉一個靈器吧!

“我要是只弄好寶貝出去,有些心思狹隘的,還以為我把更好的藏起來了呢。”

這個問題,一定要杜絕。

總不能她做了好事,還被人埋怨。

“都帶著,好的壞的都有,納物佩裝不下,我就抱著拖著,在眾目睽睽之下送出去,應該就沒事了。”

再有事,那就不能怪她仗勢欺人了。

“主兒,你聽到了嗎?你要讓師父想個法子,不讓別人懷疑到我們私藏,要不然,他將來到幽古戰場,肯定還會有人找我麻煩的。”

陸靈蹊理所當然地把難題甩給師父,“你也機靈點,千萬不要讓別人發現你。”

“……我比你機靈。”

青主兒在宋玉的祭桌上鼓眼,“管好你自己得了,我們之間,每次都是你有事。”

除了當年還小,經驗不足,被隨慶師父發現外,這么多年,除非主動,要不然誰能發現她啊?

“前輩們,你們幫我看著她,讓她好好種草,修心養性!”

萬生魔神能借葉琛算計她,難保將來,不能再借誰的手算計她。

這一次是好運,遇到了好的前輩。

青主兒覺得某人不治不行,“其實我覺得吧,那草既然頂餓,也許也算好東西呢,她不是在那里種草嗎?你們幫忙看著,讓她吃點草吧!也算同舟共濟一場!”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