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九九章 一箭三雕

更新時間:2020-07-02  作者:潭子
托天廟又得到了祭祀!

這怎么可能?

萬生魔神一萬個不想相信,可是事實就在眼前,又容不得他不相信。

多少年來,為了托天廟的祭祀,他順應天道到處折騰,毀了那些家伙做為后手留下的所有玉簡,毀了他們的轉世身,把所有得到十八運珠的家伙,都按的緊緊的,讓運翻轉成為噩,能保全神魂轉世,就是他們最大的運氣。

妖族傳承有別人族,為了削弱妖族在血脈里得到的祖先記憶,他腦子都想禿了,才用種種辦法讓龍族多少年,都沒有五爪金龍出現了。

幻狐的天賦神通有欺天之效,沒辦法下,他才利用了青丘九尾狐的強大血脈,把它生生壓制。

還有八臂猿,早被他玩成了六臂,加諸在他們血脈神魂上的禁錮,讓他們連八階都進不了。

托天廟現世幾十年,繁花果與流長水惠及了多少妖修,可是,他們誰記起給托天廟的祖先祭祀?

這么多年的謀算沒有出過錯,就算有誰心里想過祭祀,只要沒有馬上付諸行動,也會下意識地遺忘。

現在……

怎么可能還有人、妖兩族合祭?

除非……

想到那個被他扔在神隕之地的臭丫頭,萬生魔神恨不能吐口血。

但是,她明明沒有十八運珠的,根本就是個假閨女,天道何以如此厚愛于她啊?

萬生魔神化為魔氣,拼死沖擊壓著他的混蛋。

咔擦!

咔擦擦……

一道又一道的紫色電弧又把他打了回去。

“萬生魔神,你輸了!”

八臂神猿欣慰異常,“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說起來,我們全要感謝你把林蹊送進了神隕地呢。”

那小丫頭就是人遁的‘一’啊!

“你放屁!”

萬生魔神如何能承認,是他自己扯了自己的后腿?

“托天廟現,天淵道歸這句話,就是仙界糊弄你們這些傻子的。”

他的聲音尖利異常,“我被鎮在這里,你也被鎮在這里,我們誰又比誰好過?就是輪回中的那些個混蛋們,你以為沒有我,他們就能順順利利地飛升?重新當他們的仙人?

八臂老猿,你他娘的太天真了。”

無相界無道。

也不應該有道。

他們被壓進無相界,連番大戰,等于人為的改變了一界的天道運轉。

仙界的那個老東西,為了一勞永逸,用玄幽殿和鎖龍印相結,逼著無相界的修士,一代又一代地,干擾天道的自我修復。

怎么能有道?

就算天道能自我修復,也得等他逃出去才對。

“你身上掉了這么多蒙塵的石皮,可是你能動了嗎?”

萬生魔神太恨這個一根筋的蠢蛋了,“托天廟正在受祭祀,可是你能動了嗎?我告訴你,你他娘的照樣一個屁也放不了。”

他的情緒異常激動,“什么托天廟現,天淵道歸?托天廟現,跟你有個毛的關系啊?你們該死的,早就死完了,我們該死的,也他娘的早就死完了。”

玄幽殿不在了,鎖龍印才松開。

但是,天道的反噬就真的沒有嗎?

“老子被鎮無相界,老子就也在無相界的道中,你他娘的也別跟我說什么輪回。仙界的那個老東西,不知道我是誰嗎?”

到了這一刻不能更絕望的時候,他反而想通了什么,“老子是萬生魔神,老子分身萬千,你們把老子鎮了,老子能不跟你們報仇嗎?

這么多年,你知道我殺了多少人?

輪回?

輪回個屁!

你個蠢猿,老子今天明明確確地告訴你,你們,還有我們,都他娘的被耍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才應該是最正確的結局。

仙界的那個老東西,也一直給他錯覺,讓他也以為,他放棄了無相界,他可以在這里慢慢的重整旗鼓。

娘的。

林蹊從哪冒出來的?

沒有天運,她憑什么改變注定的結局?

這里面一定有什么被他忽略了。

萬生魔神都要瘋了,“酒仙宋玉、槍神馮硯、地鼠余成……,十八仙人下界,可是還沒打到無相界,就先隕了八個。

你們他娘的,全是蠢貨,好好當你們的仙人,好好當你們的妖神,不香嗎?”

他不好過,他們誰也別想好過,“老蠢猿,老子告訴你,仙界的那個老東西,根本就是借我們彼此的手,削弱魔道,削弱妖族,順便還清理了不服他管教的刺頭。

別的人你不認識不了解,酒仙你總知道吧?

你和他是好友?

我呸!

他能和誰成好友啊?

當年你們不是還打過架?

老子告訴你,他生來桀驁不馴,更喜歡借酒裝瘋,所以那個老東西,才布了這個局,一箭三雕!”

以一界之力,把他們所有人都按在這里。

這是那個老東西能干得出來的。

萬生魔神恨死了。

那老東西一直給他錯覺,讓他以為他是不同的,可以逃出去,他……他……他才沒有幫大家想辦法,沒去想著把玄幽殿打破,只一個人逍遙自在地報復所有他要報復的,想一個人唯我獨尊,一個人爽。

“老蠢猿,聽到這些,你什么感覺啊?”

八臂神猿聽到萬生魔神以一種變調的聲音,想欺負他痛苦。

他……是有點痛苦。

其實站在這里,不能動的這些年,他也想過很多很多。

不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那一位……聽宋玉說,最是善棋,推演的本事,幾乎在你開局的第一子時,就推演了你以后要走的所有道。

七界妖族曾是這方宇宙最為強盛的一族,所以,從一開始,大概就被那位看到了。

他們所有人,都是那位迎接天外惡客前的犧牲品。

因為,他要的是一個統一的,不會出一點錯,全由他指揮的大戰。

八臂神猿在心里深深嘆了一口氣。

雖然站在這里不能動,雖然除了萬生魔神沒人跟他說外界的消息,可是,林蹊帶回了仙界的獎勵,才有了托天廟現世,才有了如今。

那位……

其實未能控制住戰局吧?

“你又裝啞巴,你除了裝啞巴,你還能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能做,我只要站在這里就行了。”

八臂神猿的聲音帶著疲憊,卻也帶著堅持,“別人怎么算計的,我不管,我只要知道,你是我必須鎮著的魔神就夠了。”

有他鎮著,他還在外面鬧出那么多事,如果沒他鎮著……

八臂神猿可以想象,這世界會被他禍害成什么樣。

“你說我們被人利用,我們是蠢蛋,可是,對我們來說,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都是值得的。”

他不后悔,也后悔不起來,因為曾經的同伴朋友,哪怕死了,也在用他們的方式,堅守想要堅守的,照顧想要照顧的。

繁花果、流長水正從托天廟反哺妖族。

宋玉、馮硯、林薇……,哪怕死了,也在幫忙,不讓萬生魔神這些魔王再有重來的機會。

“我們甘愿和你們一起沉淪,所以,才有了托天廟,才有了十八運珠。”

八臂神猿的聲音里好像有淚,“你有你的‘道’,我們有我們的‘道’。萬生魔神,在你的心中,只有你的‘道’,世間其他的一切‘道’,在你的‘道’前都得讓步,可是老猿我要告訴你,世間萬物皆有道。

我們堅持我們的‘道’,雖然未必能改變什么,可是,我們不后悔!”

如果后悔了,就不會有托天廟,就不會有神隕地。

腳步聲從殿外傳來,這一次,不是紛紛雜雜,不是爭著搶著,去搶繁花果,去搶流長水,而是整整齊齊。

透過更薄的石皮,八臂神猿看到了如今妖庭的十大長老,看到他們抬著過來,祭祀他的果品、美食……

一塊石皮從他的眼角掉落,跟在眾人身后的胡一八看著那塊石皮,連忙更為恭敬地彎腰。

也許是他猜錯了,但是……

胡一八瞄瞄四周,決定下次有緣再進的時候,一定幫這位妖神前輩掃掃身上的石皮,如果可以的話,找林蹊,想辦法幫他重塑金身也行。

“妖神前輩,保佑我們找到林蹊啊!您的金身,可就指著她呢。”

胡一八在心里這樣說,“她師父隨慶都說了,只要能找到林蹊,回到修仙界他就再建一個托天廟,讓前輩們享世人的永久供奉!”

他不知道,隨慶進這個只余一殿的托天廟時,心中激蕩著多少情緒。

隨慶和知袖親自上香,在妖族的一眾大佬面前,真心實意地一連三拜!

真情假意,東方渡一行妖族大佬,都是有眼睛的。

這里是第八殿,哪怕前面的七殿沒有神像,隨慶和知袖也未有一絲不耐,果然不愧是養出天道親閨女的人。

他們很滿意兩人的態度,彼此互視的時候,都決定祭祀到后面十殿的時候,也給予完全相等的真心實意。

宋玉嘗到了自己眼淚的味道。

這味道有點苦有點澀又有點咸,可是,好開心。

他終于能流眼淚了。

成了骷髏鬼,再難受,他們也沒有眼淚。

哪怕一會兒再跟仙女一樣變回去呢,他也要先哭個痛快。

“嗚嗚……”

“啊啊啊”

從低嗚到嚎啕,宋玉捂著臉,沒有形象,不顧一切地宣泄著這么多年積存的所有痛苦。

他是如此,矮子、大個子、胖子、仙女……都是如此。

神隕之地里,哭嚎的聲音,此起處伏。

陸靈蹊輕輕擁住痛哭的仙女,一下一下地撫著她的脊背。

她沒有出聲安慰,雖然還不知道外面具體出了什么事,卻也覺得仙女這樣把不甘、委屈、痛苦全都哭出來,最好最好了。

如果可以,她其實也想哭的。

只是,她不知道如何哭。

誠老祖留下的祖訓里說,陸家的子孫,除了小時不懂事,長大了,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準哭,眼淚會使人軟弱。

越難受越要笑,你笑了,旁人就會陪著你笑,常常笑,生活里就沒有難事了。

她的生活里,沒有難事,如果說真有難事,也是祖宗們給她的。

陸靈蹊有時候都忍不住的想要懷疑,葉湛秋重來的這一世,就是一個又一個祖宗們給她弄來的,所以……

“你哭什么?”

仙女終于哭好了,哭順了神魂,哭順了身體,哭的眼睛更為明亮,“是想家了嗎?”

小丫頭的性子好,人也好,他們正是因為喜歡,才想盡快送她出去,“放心,我們一定會幫你找到回去的路。”

“嗯!”

陸靈蹊不好意思地把她的眼淚抹了,“前輩,我還有幾件里衣,也送給您啊!”

仙女:“……”

她一時沒反應過來里衣是什么,等到從身體的記憶里尋到的時候,忍不住笑了,“那你再送我一個裝衣服的大玉箱。”

他們尋到了幾個儲物戒指,可是,每打開一次,感覺身體的本源都要虛弱一段時間。

不到萬不得已,儲物用具能不用,還是不用的好。

當然了,在這里,他們好像也用不上。

“好啊!”

陸靈蹊沒什么不能同意的,“前輩,您現在有身體了,要不要嘗嘗我的肉干啊?”她一直知道,他們有多餓。

說話間,她已經從長袖的暗袋里摸出了兩條肉干來。

仙女的眉頭一攏,連忙后仰,“不喜歡!”有了肉身,可是,感覺這身體跟沒有肉身時一樣,“我……可能跟你還是不一樣的,保險起見,還是維持原樣吧!”

這樣啊?

陸靈蹊收了肉干,“前輩,您聽到外面的那些聲音了嗎?您說,大家是不是都像您一樣啊?”

“……很有可能!”

望著沒有變化,還是漆黑的世界,仙女的眉頭輕蹙,伸手把掉落在地的朋友骨頭撿起來,“靈蹊,你說,我要是把我朋友的身體拼湊起來,能不能……”

后面的話,她說不出來了。

因為這骨頭一如以前,雖然圓潤了些,卻不像他們,哪怕拆了骨頭扔出老遠,彼此之間也另有一種相吸之感。

它和旁邊原本是一個身體的骨頭,沒有一點相吸的樣子。

“這場變故……”

仙女把朋友的骨頭放回路邊,往擁有灰蒙白天的空間去,一腳踏進,果然如她所猜,剛剛白嫩柔軟的腳,又變回了骷髏的形狀。

“我們——屬于神隕之地。”

她在陸靈蹊過來的時候,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以骷髏的形態活著,還天天餓的要死,我想是我們曾經做了什么,天道……給的懲罰!”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