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六一章 龍王敖昭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明天很方便!

真的嗎?

“我天天都有空!”

太激動了,聲音大的把敖象自己都嚇了一跳,他突然好擔心因為自己的不穩重,讓里面的人不喜。

“好啊!”

面對這樣的敖象,陸靈蹊把對妖庭的氣怒壓在心底,聲音柔和且輕快,“明天我等你。”

既然接收了敖象,為什么不能好好養?

如果不能好好養,為什么不能送回龍族?

哪怕查不出他是誰的孩子,只憑他是螭吻,龍族也不會把他們自己的族人養成這樣。

還有欽原,欽原哪去了?

陸靈蹊看敖厘揚起笑臉拉住敖象,只能按下那份馬上要問出口的話。

小家伙大概很少有朋友,回以敖厘的笑容里,除了高興,還有一份小心翼翼,一份害怕受傷,掩藏起來的珍惜……

罷了,明天他還會來找她。

陸靈蹊收回目光,拿起已經震動的傳音海螺放到耳邊時,連打數個結界。

“林蹊,若是妖庭的人,要求我幫忙多換食靈蜿蟲怎么辦?”

聽到玄華姨說出傳送寶盒,陸靈蹊就懷疑會有點事出來。

聞言倒也沒什么意外,“傳送寶盒你們帶了嗎?如果帶了,我請尚師兄幫忙勻一份過來,如果沒帶,等我回去。”

“這樣會不會讓你很為難?如果太為難,我……”

“暫時勻一份不會為難。”陸靈蹊還想給瑛姨做面子呢,“后續的……,”她想了想,“妖庭如果想要,恐怕要多出些血。”

天淵七界其他六界雖然因為魅影下界,傷亡有些慘重,可是,他們不缺食靈蜿蟲,升級了地脈,應該還存下了一部分。

無相界這邊,憑重平師叔他們的心性,肯定也不愿落后于人。畢竟無相界是個整體,百禁山地域廣大,若是一直落后,影響的是整個無相界,再怎么,他們不會那么短視。

“瑛姨,如果三位長老過來,您問問他們,近年來百禁山地脈升級后,小獸潮是不是多了些?如時小獸潮發生的頻率比以前多了,那么原因不言而喻,妖庭恐怕要跟無相聯盟坐下來好生商談一番。”

其他各界不曾發生獸潮,是因為有魅影消耗。

無相界這邊,若真的無限供給,那才是百禁山邊界城鎮的災難。

“這些事您借我的名頭,跟尚師兄提一下就行,他們具體怎么談,您不必管,也不必問。但是,該您朝妖庭要的好處,您也不能替他們省。”

說到這里,陸靈蹊又想起敖象可憐巴巴的樣子,“他們養了敖象,可是您看,敖象多可憐,哪有一點龍王的氣勢?

龍族做為四神獸之首,是妖族最重要的一員,他們那樣養敖象,不把他還給龍族,您問問他們,到底要干什么?

如果不會養,不知道怎么養,又不想還給龍族,那就把他還給我。

我們千道宗能養的起,再怎么,也能比他們養的好。

還有當初的小欽原,我沒打聽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樣了,您幫我問問他們。”

“……好!”

瑛娘當然也看到那個跟敖厘在一起的螭吻敖象,對小家伙的境遇感同生受,“我會問清楚的。”

高階妖修對從人族一直有防范,對從人族那邊過來,如她這樣親近人族的妖兒,也不待見的很。

她還是親爹親娘呢。

“如果他們不會養,如果龍族也不愿接收,我會幫敖象想辦法,送他到千道宗。至于欽原……”

瑛娘微微沉吟,“欽原是異種靈獸,生來帶毒不說,還天生的性子高傲,妖庭如果像養敖象那樣養他,恐怕他早就反了出去,回頭……,我幫你問問。”

她現在就怕欽原被他們養死了。

不同于敖象,妖庭養著他,好像是為了壓龍族一頭。

欽原當初的等階雖然比敖象高些,可是,他如果太難養,或者跟什么二世祖起沖突,也許根本就沒命活到現在。

陸靈蹊不知瑛姨擔心什么,聞言點頭,“好!瑛姨,您已經是九階的大妖王了,您想保護那片百禁山不被打攪,我覺得,最好的方法還是震懾!”

和平,從來都不是忍讓能得來的。

有時候,越是忍讓,別人越是認為你可欺。

“我家誠老祖曾經留下一句話,說人不能太包子,要不然,不止狗惦記,就是蟑螂路過,都會想法子蹭一口。”

因為這句話,爺爺曾帶她坐在醫館門前觀察過往乞丐三個月。

陸靈蹊發現有些狗真的不咬過往的行人,它們是看誰的衣衫破爛,誰走路都彎腰駝背,畏畏縮縮,它們就去咬誰。

欺負那些人,它們都興奮著呢。

“瑛姨,您不知道什么叫包子吧?就是我以前拿給鷹叔他們吃的包子。”

陸靈蹊在這邊,聽到玄華姨問瑛姨,什么叫包子,害怕瑛姨也不知道,連忙解釋,“能吃的,外嫩里鮮,夠味。”

瑛娘和玄華都被她的這個解釋,弄的半晌無言。

“瑛姨,您聽我的沒錯,我家世代開醫館,對付某些想占便宜,訛人的醫鬧可有經驗了。”

與人為善是沒錯的,可是,善也要分對象。

善良厚道的人,總是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刻薄惡毒的人,總是把一切怪在別人身上。他們不會管,那般怪到別人身上,別人是不是能承受。

“世俗凡人界的道理,其實跟修仙界一個樣,甚至修仙界的更殘酷。這一點,您應該比我明白的。

我們千道宗能夠做大做強,從來都不是一味的與人為善。

您記住了,該您的,您寸步都不能讓,跟妖庭談的時候,如果可以,就獅子大開口,提一個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答應的大條件。

我重平師叔說,這樣雖然會激怒他們,可是,也會讓他們重新審視您,然后,當您再提小條件的時候,就會很容易得到滿足。

我師叔說,這就是漫天要價,就地還錢。”

收到消息,正在趕來的三位妖王,不知道被他們妖族稱為仙子的林蹊,這一會正出謀劃策,教瑛娘怎么對付他們。

陸靈蹊從凡人界來,陸家長輩們為了醫館的傳承,為了不讓一代又一代的獨苗苗們有一天被人欺了,可是從小就教育。

醫館是濟世救人的地方。

但是,想要濟世救人,真不是你想的那般簡單。

二世祖陸誠的教育是,做好事,也要有做好事的本錢。

雷打真孝子,財發狠心人,麻繩專挑細處斷,厄運專找苦命人,二世祖陸望的感悟最深。

那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所謂勸善之言,在他那里是行不通的。

一代又一代的教育是,人立于天地之間,你行你路,他過他橋,我自有道!如果狗屁神佛那般勸人,皆可屠之。

明著不能屠,那就暗里來,白天不能屠,那就晚上來。

我可以善,但是,任何人都別想欺了我。

陸靈蹊一直到三人敲門,才不放心地收回傳音海螺。

也是趕巧了,大長老東風渡、二長老燕凌飛、三長老赤炎才剛剛到,聚福樓的禁制就重新回復了,算是徹底打消了她偷聽的想法。

隔壁鷹叔那邊還處在閉關中,一點也沒因為瑛姨的事受影響,現在禁制回復,就更安全了。

陸靈蹊想了想,終是走出房間。

“呸!白眼狼!”

遠遠的,幾個跟涼承關系不錯的二世祖,看到敖象和敖厘擠在人群里,嘻嘻哈哈的時候,先給了鄙視的眼神。

“真是白費了那兩滴流長水。”

比不過敖厘也就算了,養了這么久,還跟妖庭不對付的龍王交上朋友。

“白雯,使個障眼法,我們把他拖到暗地里打一頓怎么樣?”

“……不太好吧?”

想到家中兄長的幾次告誡,白雯到底猶豫了,“沒聽說那位新晉大妖王的涼瑛是養了林蹊林仙子三年的人嗎?

敖象是她救下,萬一那涼瑛提出要看一看他,我們可能就要倒霉了。”

“所以,要你用障眼法啊!”

“那最后真的會找向我。”白雯哪里敢干?

“我覺得,我們最近還是老實一點的好。”她看向大家,“別忘了,在涼瑛自逐家族的事上,我們都沾了點干系。她現在是九階大妖王了,又有林仙子在背后當大靠山……”

“狗屁的林仙子。”

一想到,她給大家帶來的麻煩,熋興就是一肚子的火,“她跟我們什么關系?她是人,我們是妖,什么親善妖族,如果真的親善妖族,怎么沒幫忙,給我們多弄點食靈蜿蟲?

如果我們的食靈蜿蟲充足,百禁山這么大,也許還會有更多像托天廟這些厲害的遺跡現世。

現在人修聯盟那邊卡著我們的食靈蜿蟲,就是不肯多給一點兒。如果涼瑛真有心,真讓她幫忙我們一把,我他娘的,再喊她一聲林仙子也不遲。”

熋興甚不服氣,“她幫我們干什么了?不就是弄了個螭吻敖象和欽原小貝嗎?你當她真不想把他們變靈獸?

聽我爹說,是她和當年的百獸宗老白鶴有爭,本著死也不便宜老白鶴的想法,才跟我們妖族賣好。

可結果呢。

先是欽原小貝,妖庭養了那么久,結果他自個跑了。

養了敖象,從我們手里搶流水長不算,還討好跟我們不對付的龍族。”

熋興只要一想到,敖象手里的兩滴流長水,本來可以分到父親手上,變成他的,就恨的不行。

若不是之前妖庭要敖象對付龍族,他早暗地里出手了。

可恨,他忍到現在,結果,人家屁忙都沒幫上。

托天廟那里,多加了一個霸道的龍族,以后,能分到他手上的肯定更少。

“你們不敢是吧?我敢!”

一個被長輩們放棄的棄子,又不被龍族認可的小東西,他打也就打了,看看誰敢找他麻煩?

熋興的塊頭比一塊人高大,走路的聲音,都比別人要重些。

“呔!敖象,你怎么還敢跟敖厘玩?你輸給他了,知不知道?”

他大手一抓,化出一個虛虛的熊手,也不看其他躲避的小妖們,就那么朝敖象拍去,“王八羔子,白眼狼,他娘的,今天我拍死你。”

“嗷”

敖厘看到小伙伴駭白了臉,在那可能要拍死人的一掌就要打下時,突然化成真身,硬生生地用兩角替小伙伴頂住,咆哮一聲,又把它徹底頂沒了,才跟他吵嘴,“你才是王八羔子、白眼狼,他是我們龍族的人,我看你敢動?

一聲爹,幾乎震動山岳。

陸靈蹊只見會館方向一聲咆哮,化成黑龍的敖昭,就急急沖了過來。

“爹!他欺負我,”反正爹說了,他們是龍,不能被任何人欺負,“我在這里和敖象我們玩我們的,他突然沖過來,喊敖象白眼狼,喊他王八羔子……”

敖厘化成的小金龍瞅了一眼白雯幾個,搖頭擺尾地朝敖昭告狀,“爹,敖象跟我一樣是龍,他們憑什么這么喊他?您幫我打他,把他打的屁滾尿流!”

現場有些安靜。

熋興在龍王敖昭看過來的時候,黑紅的臉上,顯的有些灰白,他蠕動著嘴唇,正要開口,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敖昭一句話都沒說,龍尾一掃。

啪……!

熋興摔出近百丈,被禁制保護的長街一閃又是一閃地,總算沒被砸碎。

“啊噗”

熋興爬不起來,一口血當場噴出。

“小王八羔子,讓你爹來找本王。”

敖昭的聲音冷冷的,“本王倒要看看,他那個大王八羔子,是怎么給你找場子的。”

若是沒有他家的厘兒,龍子螭吻,他絕對絕對要受妖庭的宰,把他帶回龍族。

可是……

但不管如何,敖象都是血脈更純的龍子,豈是這些小混蛋小王八蛋能欺負的?

還當著他家厘兒的面欺負,他家厘兒以后若是有心理陰影怎么辦?

“還有你們!”

妖庭最混的一群小混蛋,他早就知道。

敖昭咆哮的聲音,傳遍整個妖庭,“我龍族的娃兒,是你們能欺負的?”

他的身體突然一伸,有一個算一個,白雯幾個,俱被他的爪子拍了一下,個個摔在一邊,嘴角沁血,“敖象,本王是龍,你也是龍,龍乃四神獸之首。長大了你比本王厲害,聽好了,想跟我兒子一起玩,從現在開始,誰敢欺負你,就給本王打回去,打不過,咬回去,咬也咬不過,就招呼一聲,我龍族有的是人。”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