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六二章

更新時間:2021-04-06  作者:潭子
人在家中坐,事從天上來。

收到百禁山瑛娘的所謂請求,尚仙撮著牙花子,忍不住想頭疼。

百禁山地脈升級的事,師父他們當然也是放在心上的,只是無相界不同他處,沒有魅影禍害,地脈升級到一定程度,他們小妖的數量就急劇上升,近年來,靠近百禁山周邊的區域,被左一個右一個小獸潮,可是禍害了好幾次。

“林蹊真會給我找事做。”

尚仙跟南佳人吐糟,“你說這妖庭的事,是她能摻和的嗎?”

算時間,是林蹊到百禁山沒多久,那位瑛娘前輩進階九階的。

按理是不可能這么巧的。

八成是師妹送什么寶貝助她一把了。

她這樣把那位妖王當親人,怪不得師父師伯和師叔們會酸,就是他,現在看著也有些酸了。

當初怎么就把林蹊押在后面了呢。

“丟一個玉簡過來,還只讓那位瑛前輩說話,自己屁也不放,你說我是給還是不給?”

“……瑛娘前輩進階到九階了。”

南佳人拿著玉簡翻來覆去地看,沒有直接回答尚仙,“她所在的百禁山是靠近八萬里寒漠的區域,那里在當年地脈未曾升級的時候,靈氣不顯。

現在她進階九階,算個大妖王了,想回妖庭更進一步……”

說到這里,南佳人的眉頭又攏了攏,“這些年有我們幫忙,她所在的百禁山早就今非昔比,跑妖庭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妖庭那里,有更大的利。”

她望向尚仙,“師兄,我們因為地脈升級,仙府、遺跡出了不少,妖庭那邊應該也差不多吧?”

這是肯定的。

尚仙嘆口氣,“你閉關才出不知道,半個月前百獸宗那邊傳來消息,說是妖庭要開個百驍會,請遍分散各處的所有八階妖王。

沒意外,百禁山應該是有大動作,這也是我猶豫,是不是答應送食靈蜿蟲的主因。”

這樣啊!

“……林師妹在那邊呢。”

南佳人拿著玉簡,攏著眉頭又瞄了一遍,“這些年,妖庭雖然從聯盟換過不少食靈蜿蟲,但是,想全面升級地脈還遠遠不夠。

所以,百驍會請遍無相界的八階妖王……,我猜也有聯合、商議的意思在里面。

畢竟嘗到升級地脈后的甜頭,誰都沒辦法再放棄了。”

尚仙摸摸下巴,忍不住笑了,“你的意思是說,全面談判的時機快成熟了?”

百禁山的地脈全面升級,也是師長們早就期待的。

只是,妖庭的那些妖王,腦子都沒什么彎彎繞,如果上趕子跟他們談供給足量的食靈蜿蟲,那么發生獸潮,他們反而可能護短。

到時候,小獸潮變成大獸潮,甚至人、妖兩族大戰都有可能。

難得啊,這些家伙終于嘗到甜頭,要聚集所有八階妖王,朝他們施壓了。

“應該是要成熟了。”

南佳人也笑,“林蹊這也算歪打正著。”

師妹這運氣,不服不行!

“師兄,既然早晚要跟蒼梧山妖庭那邊撞一下,那么晚撞不如早撞。”

趁著到亂星海和幽古戰場的傳送陣和通道沒有完全建好,修士一方的實力強大,早跟妖庭方面談好,怎么消耗因為地脈升級,帶來的低階妖獸暴漲問題,才是更好。

“瑛娘前輩不是要二十斤的食靈蜿蟲嗎?我們送三十斤,也算賀她進階九階大妖之喜。”

“行!就按你說的辦!”

尚仙朝她擺手,“你到庫房取去。”

“師兄,我才出關啊!”

南佳人有氣無力,“你自己去不行嗎?”

放食靈蜿蟲的庫房禁制太多,一會要禁制牌,一會要手印,一會又要身份牌,整整八十八道,都能煩死個人。

偏偏除了師伯師父,就只有她和尚師兄能進。

“你看,今天這事,還是我幫你分析出來的,你怎么能過河拆橋呢?”

“什么叫我過河拆橋?”尚仙被她氣樂了,“你是暗門虎王,幫我出謀劃策,本就是你應盡的責任。還有,你也知道,你閉關才出?你閉關的時候,連暗門都是我幫你管著。宜法師叔象你這么懶過嗎?你小心,我跟我師父和宜法師叔告狀。”

有這樣當師兄的嗎?

南佳人怒,“有本事,你這一輩子都別閉關。”

暗門現在根本沒多少大事,倒是宗門的事,一大摞。

“行行行,我干不過你,我去拿!”

師父已經說過,幽古戰場的通道一開,他就和厚來師叔他們進去。

沒有師父,他想閉關,就只能求宜法師叔或者南師妹,可不敢得罪。

看到師兄老實干活,南佳人甚為滿意,施施然地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可惜還沒來得及喝,袖中的萬里傳訊符就動了一下。

摸出來,靈力一點,卻是暗三獨有的秘文。

南佳人越看,眉頭攏的越深,好半晌,放下的時候,急轉南偏殿,查專放飄渺閣消息的玉柜。

尚仙回來的時候,看到她正翻著一堆的玉簡,在那里好像陷入深切的苦惱之中,“飄渺閣有事?”

“師父傳訊暗三,說無想前輩在黃泉禁地已經待了十來天了。”

無想?

尚仙的眉頭一皺,“她的腦子是不是回復正常了?”

“不知道!”南佳人一邊翻各種舊消息,一邊答,“師父天天跟她在一起,試探多次,只發現,她在查某一消息的方面是正常的,對人對事,還如以前一樣。”

“她在查什么消息?”

“時間!”

時間?

尚仙不解,只能用眼神詢問師妹。

“無想前輩在聯盟總部查的是有關時間的禁法,在神水宮同樣,現在又跑到了黃泉禁地。”南佳人只能跟他解釋,“神水宮的芙晚前輩說,她所查的‘時間’類玉簡,跟當年殺神陸望前輩的查的幾乎一致。”

尚仙雖然不太懂,可是牽扯到殺神陸望,再加上無想的身份,他就不能不關心,“宜師叔師傳消息回來,要你做什么?”

“要我把無想和陸信的所有事,全都收集起來,另外,陸家的事,也全都收集到一起,以備林蹊查看。”

尚仙望望四周,確定執事弟子都被南佳人揮退了,才傳音道:“林師妹不是說,她不會跟陸家扯上那層關系嗎?”

“可是現在不是陸家,是無想前輩!”

南佳人也煩,“她的腦子到底是正常,還是不正常,她這樣發瘋,是對‘時間’大道有悟還是無悟,我們誰能說得清?”

林蹊不會不管無想。

‘時間’大道更是天下修士,最想摸的大道之一。

所以,不管林蹊要不要管無想,宗門這邊,對無想的某些行徑,都要全力支持。

“我師父的意思是,一個修為一日千里,把所有同輩都遠遠甩在后面的瘋子,對‘時間’大道沒有一點領悟那是絕不可能的。”

南佳人同意師父的看法,“幻樂塔就是時間性法寶,當初煉制它的人,在‘時間’大道上,一定非常有成就。

師兄,你聯系一下七殺盟,用仙令換一個進出他們藏書樓的機會,也許用不了多久,無想前輩在黃泉禁地無所悟,我師父就要帶她往七殺盟尋一尋了。”

“好!”

尚仙一口答應,匆匆趕回正殿,在各宗往來的正式文書上一揮而就后,拿著自己的掌門印信就‘啪’的一聲蓋了上去。

還在妖庭的陸靈蹊,哪里知道外面發生的事?

敖象這樣,就算被她帶回千道宗,恐怕也不知道怎么當一個睥睨天下的真正龍王。

遠遠站在人群中,陸靈蹊看敖昭教敖象當一個抬頭挺胸的龍王時,腦子突然飛到了傳說中的鎖龍印處。

曾經的鎖龍印鎖的到底是什么?

早就式微,血脈不純的龍族,先是迎來龍子螭吻敖象,又是迎來幾乎完全接近五爪金龍的敖厘,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含義?

尤其,他們兩個好像都與她產生了一定的因果。

而她……的存在,跟重來的葉湛秋都牽扯到一起。

陸靈蹊忍不住轉了轉手上的儲物戒指,這里面有三顆要她養的祖宗瓜子,這瓜子……

不想還好,一想,早就模糊的心魔劫又在腦中亂晃,晃的她頭暈,晃的她腦殼疼。

陸笑老祖是因果劫,他改變了家族。

陸望老祖是因果劫,他改變的是什么?

如果她能活著,能存在,是因為他改變了什么,那么,與她牽上因果的諸多人和妖,又代表了什么?

陸靈蹊額上的汗密密滲出,越想眼前越黑。

“靈蹊,你在干什么?”

識海中突然傳來青主兒的聲音,她的童音很是尖利慌張,陸靈蹊昏沉的腦子,被她這一叫,總算清明了些。

“我……我頭暈頭疼。”

陸靈蹊慢慢往后靠,靠到一根石柱上,給自己按了一顆紫府丹。

真是太可怕了。

“……別想那些我們暫時不能想的。”

青主兒忍不住從她的袖口伸出小腦袋,“靈蹊,敖象是龍子,敖昭是個護短的,有敖厘在,怎么樣也會照應些的,你要是還不放心,讓瑛姨給魚龍白芷傳個信,請她也多照應就是了。”

“嗯!”

陸靈蹊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用手捏了捏眉心,“主兒,現在你先別跟我說敖象,我要先回去趴一會。”

再不趴一會,萬一不小心暈在這里怎么辦?

“你幫忙勾通外面的靈植,看一看就行。”

反正敖昭的霸道妖庭人人皆知,又有瑛姨幫忙關注敖象,妖庭那些大佬們,一時是不會跟他們打的。

陸靈蹊一邊揉腦袋,一邊腳步不穩地回聚福樓。

她沒看到因為敖昭的咆哮,匆匆趕來的幾個人。

更不知道,因為神魂和身體的不適,用狐貍叔幻形毛掩蓋的身體氣息非常不穩。

“十二姑姑,那個人……”

“噓!”

白顏朝白芷輕輕噓了一聲,“那人用的是跟我差不多幻狐的幻形毛,絕不是狐族。”

她的血脈偏近幻狐,對同類氣息,更為了解,“至于龍族……,敖昭都沒看見,我們也就當沒看見。”

可是,她看見了呀!

九尾狐白芷非常想說這話。

不僅想說,還覺得那個搖搖晃晃逃開的人,是她認識的小龍青兒。

敖昭那以疼愛敖厘,青兒這樣偷偷看著,心里應該很難過吧?

不過,她又是從哪弄的幻狐幻形毛?

能夠把幻形毛送人,幫忙幻形的狐貍,按理說,她不會不知道啊!

可是,剛剛青兒身上的狐貍氣息,實在太陌生了。

十二姑姑表面上說當做沒看見,可是,白芷知道,她肯定要去查的。

流長水雖然現世,能提純血脈,可是,十二姑姑還是想嫁一個,跟她差不多血脈的幻狐,生下比他們血脈還要純的幻狐小表弟小表妹。

白芷有些頭疼地看到陸靈蹊走進聚福樓,又看到她居然在住在涼瑛的隔壁。

哎呀呀!

她知道她現在是什么樣嗎?

好在,直到她進門,隔壁的門禁,也沒動一下。

里面三位長老還在跟涼瑛前輩談事吧?

白芷偷偷松下一口氣的時候,決定努力抓住她十二姑姑,不讓她單獨行動。

“十二姑姑,我們不管雯姑姑嗎?”

“管個屁!”

看到那個笨蛋半天爬不起來,白顏恨鐵不成鋼,“我們沒告訴她,最近應該老實一點嗎?現在被敖昭傷了還好,最起碼能老實一段時間,要不然,再在外面晃,刺了涼瑛的眼,說不得,人家也要有樣學樣,找向我們家呢。”

要是她能為妖庭朝林蹊林仙子要來靈食蜿蟲,就是老爹,也只能多給面子。

“唔!還是十二姑姑聰明,我都沒想到這一點。”

白芷拍姑姑的馬屁,拍的特別溜,“姑姑,您說,那位林仙子,真的能為涼瑛前輩送大把的食靈蜿蟲嗎?”

“不知道。”

白顏的神識在聚福樓那邊轉了一圈,正要收回,卻見三位長老撫著胡子,哈哈大笑地走了出來。

“千道宗那邊,就多謝瑛娘你了。”

赤炎在人家申明不叫涼瑛后,非常自覺地喊了瑛娘的新名字,“回頭,你問問林蹊林小道友,她需要什么,我們妖庭一定盡量滿足。”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