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六零章 不方便

更新時間:2021-04-05  作者:潭子
廖廖幾句話,代表了女兒的態度。

瓊瑯夫人在心里暗嘆一聲后,還沒想好,怎么安撫夫君涼墨,身邊的二兒就開口了。

“涼瑛,你好威風啊!爹娘在外面你不知道嗎?”

涼承是真的憤怒。

爹娘才是他們家的主心骨,涼瑛如此冷落爹娘,無視他們的付出,跟與父親吵了好些天的龍王說笑,何止是棄了家族?

“跟我們裝著病歪歪,讓爹娘讓我們內疚這些年,你自己逍遙自在,涼瑛,你還有一丁點的良心嗎?”

為防母親攔他,涼承干脆一拳搗開了關著的窗戶。

“你一直在跟我們扮豬吃老虎的游戲是吧?”

涼承覺得,他就是那只傻傻的老虎,被責備了這些年,真是太虧了,“進階九階,你以為你就好了不起了?

你忘了,當初是誰告你陰狀,又是誰護著你的?”

站在門口,曾經在涼墨面前,告過瑛娘陰狀的敖昭當場頓住,尷尬不已。

涼墨亦在門口不遠的地方,聽到兒子悲憤的指責,為他鳴不平,他亦是一副失望至極的模樣。

“呵呵!”

瑛娘都要被他氣笑了,“我只知道有人告我陰狀,不過……,真不知道有誰曾經維護過我。”

她可以喜歡敖厘,可是,敖昭別想進她房間一步。

同樣的,所謂的父母兄弟……亦在此例。

“你……你不是沒傷嗎?”

涼承被她堵了一下,不過,很快又咆哮著反駁過去,“如果真有傷,怎么好的這般快?涼瑛,我有流長水,有冰谷,有爹娘照應,背靠妖庭,進階的都沒你快,你……”

“沒傷?”

瑛娘冷笑著打斷,“你怎么知道我沒傷?你爹你娘當年不是查過嗎?我能好的這般快,說起來,還要拜你所賜啊!”

什么?

涼承迅速聯想,他助了她什么。

把她逼到那處靈氣稀薄之地,曾經他是出過大力,難道……

一想到他可能在無意中助了她,涼承就有種吐血的沖動。

“你……你什么意思?是……是那片百禁山另有蹊蹺嗎?”

肯定是這樣的。

寫了那么多信,母親又親自過去接她,她還是死活不回來。

沒好處,她怎么可能不回來?

“你想什么好事呢?”

看到那位好母親又要用家丑不能外揚的方式,以結界封住此間,不讓外人探查,瑛娘手尖一彈,‘啵’的一聲,當場就破了結界,“大家奔到我這里看熱鬧,前輩如此攔著不讓人看,就有些過份了吧?”

瓊瑯夫人微微一愣,發現女兒眼中慣常的柔順全然不見,哪里還不明白,她在這里進階,不是奔著他們給她護法,不是奔著和好來的。

她是……用實力在告訴他們,離了他們,她活的更好。

瓊瑯夫人微微一嘆,“行,這是你的地界,我不管,不過,當著我和你們爹的面,希望你們之間的談話,能和氣一點。”

承兒就是沉不住氣。

瑛兒……

錯過就是錯過了。

人回來了,心——始終未回。

瓊瑯夫人對自己的子女天生的寬和,現在只能希望,他們能看在他們老爹老娘的面上,不要鬧的那么兇。

“和氣?”

瑛娘生生地被氣笑了,“涼承什么性子,您不知道嗎?在他叫嚷起來前,您怎么沒跟他說,要和氣一點?”

曾經抱有多少幻想、希望,她有收獲多少失望和痛苦。

若不是機緣巧合,遇到那群沒腦子簡單的妖王,又遇到林蹊那個小人精,她絕不是現在的自己。

“現在跟我說要和氣,我和氣得著嗎?”

瑛娘看向涼承,“現在你爹娘在這,我不朝你動手,看在大家同出一源的份上,我也不會主動去找你,但是……”

她咬著但是,“你給我記著,沒有你爹娘,你一個人,可千萬不要到我面前來,因為,再動手時,我就不會只敲斷你的爪子。”

“當我好怕你,不就是九階嗎?我……”

“九階這么容易,那你怎么還沒修到呢?”

瑛娘嗤笑一聲,又打斷他的話,“你懷疑,我所處的那片百禁山,另有跟托天廟差不多的機緣,所以我才能進階的如此快,我說的沒錯吧?”

“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

瑛娘施施然地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輕啜一口道:“我在人族長大,得人族照顧,就像你說的,我天生的親近人族。我不覺得我有錯,因為當年照顧我的修士,比你爹,你娘好了無數倍。

同理,看到人族小娃兒,我也有一份惻隱之心……”

她朝瞪眼的涼承露了個非常得意的笑,“一百多年前,百獸宗的開蛋會上,千道宗一個叫林蹊的小丫頭開出了欽原和螭吻。

欽原和螭吻今何在,我不知道,但是林蹊……,我想妖庭沒幾個不知道。

傳說,她與妖有緣,天渡境的荒古世界里,她甚至喊一只巨龍為姨相助被困修士,現在,我要告訴你的是,她——也喊我為姨,因為,我養了她三年,照顧了她三年。”

什么?

不要說涼承了,就是長街上看熱鬧的一眾人等,這一會也一齊瞪圓了眼睛。

林蹊何等人也?

雖然只有區區百多歲,可是,無相界甚至天淵七界能有今天,她都是有功勞的。

她對天地的功勞,從現在看,幾乎惠及了七界所有生靈。

原來,他們一直好奇,一直驕傲她與他們妖族有緣,原來……

“你——養了林蹊三年?”

涼墨無法再保持沉默,“她和你的關系真的好到……”

“我娘生我的時候難產,當時正遇林蹊姐姐。”

敖厘奶聲奶氣的聲音別具一種穿透力,“我娘只跟她說,她是瑛姨的好友,姐姐就改口喊我娘為姨,送了我娘一個裝滿各種補氣補元靈食的大大食盒,還有一株三千年份的青皇參。

我娘說,那是她第一次見林蹊姐姐。”

隔壁從仙子變成姐姐的陸靈蹊能說啥?

這個小家伙的嘴巴太甜了,齤人。

“瑛姨,我娘說,林蹊姐姐的機緣無雙,是天道的親閨女。您能傷好,是因為,她給您求藥了是嗎?”

“是!”

瑛娘摸摸小家伙的腦袋,“那年千道宗和百獸宗差點鬧翻,就是因為我需要的曦元丹。”為了她的曦元丹,隨慶差點把命丟了呢。

“我吃了差不多十年的曦元丹,才把那年受的傷,完全平復。”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看的是涼墨,“說起來,我是不是應該感謝閣下,當年沒有當場斃了我?

我瑛娘多謝閣下手下留情了。”

她冷笑著跟他彎腰拱手,“不過,”直起腰的時候,她的腰背前所未有的直,“您那樣在我心上插了一刀后,又讓我宛如活在地獄里,我們之間的那點緣份,那點因果,也算是徹底沒了吧?”

涼墨頂不住親女的目光,長嘆一口氣后,垂下眼斂。

沒有林蹊,仗著妖庭長老的身份,仗著是她親父的身份,哪怕她進階九階,他也能壓著她些。

但現在……

一想到,女兒跟林蹊居然有這樣的緣份,涼墨就后悔不已。

林蹊手上到底有多少好東西,現在的千道宗恐怕都比不過。

她助自家女兒……

咦,不對,林蹊才剛回無相界沒多久,現在恐怕還在穩固元嬰境界,就算要孝敬,也不可能這么快!

涼墨才要開口,那邊的瓊瑯夫人已經一人眼風掃來。

夫妻多年,默契還是有一些的。

夫人的意思是叫他閉嘴。

罷了罷了。

不管瑛兒認不認他們,他們總是認了她的。

涼墨正自我感動他是個好父親,夫人是個好母親的時候,那邊涼承也想到了,“你撒謊!”

他的聲音又尖又銳,“林蹊才回無相界多久,她有時間孝敬你東西嗎?”

“不好意思,還真有。”

一直在旁沉默的玄華聲音清冷,“閣下沒見過世面,涼長老想來是見過世面的,修仙界有一種就叫傳送寶盒的東西。

它不能傳送人,可是,用它傳送東西,還是非常容易的。”

第一次聽說傳送寶盒的妖們,都忍不住往前湊湊。

哎呀,今天這熱鬧湊的真是值了。

“爹!”涼承當然也聽過傳送寶盒,妖庭為了傳送寶盒,為了能跟修士換食靈蜿蟲,可是送出了無數寶貝。

這么重要的東西,涼瑛何德何能?

“妖庭掌管天下妖族,傳送寶盒這么重要的東西,如何……”

“閉嘴!”

瓊瑯夫人袍袖一甩,一道無名禁制就現場封了涼承的嘴巴,“瑛兒,你能跟林蹊結緣,為娘很欣慰。如今的你已是九階,在妖族也可算威震一方了,www.xdhww.回頭妖庭方面,應該會給你送來一份供給。

但是,瑛兒,你親善人族,是因為,你遇到的全是有底線的一類修士,你不能否認,大部分的修士,都是貪婪的,見到我妖族修士,正常都是想如何的殺妖取卵吧?

在你,那個擄走你的人,是照顧你長大,教你修行的親人,可是,在我和你爹這里,他就是我們的仇人。

不管現在你覺得,我們對你有多漠視,你也不能否認,我和你爹是疼愛你們幾個的,如果你沒被擄走,有礫兒幾個的,你覺得,我們會不給你嗎?

是他害的我們一家,成現在的模樣,我要跟你說,這一輩子,我都會恨,如果讓我知道他是誰,天涯海角,哪怕他輪回轉世,也別想安寧。”

說完這句話,她大袖一甩,以靈力鎖著涼承,就那么轉身走了。

“你娘說的,就是我想說的。”

涼墨長嘆一口氣,轉身下樓時,傳音響在瑛娘的耳邊,“話既然說開了,要不了多久,大長老、二長老和三長老大概就會來找你。食靈蜿蟲對修士很重要,對我們妖庭同樣重要。

可是,一直以來,修仙界都卡著我們的脖子給,他們恐怕要跟你商量找找林蹊,你要有心理準備。”

瑛娘眉頭一蹙。

她還真沒想到此點。

傳送寶盒,是話趕話,不小心禿嚕出來的。

“厘兒,你乖,先和你爹回去,回頭,我有空了,到會館看你好嗎?”

“好!”

長著兩個小金角的敖厘點頭,“那我不出去玩,我等你來找我。”

“……行!”

瑛娘滿腦門的官司被小敖厘的童稚話兒打消大半,笑著哄他道:“不過,你oranae.該玩的還是可以玩,你要相信,瑛姨能找到你。”

“真的嗎?”

敖厘看向父親,“那爹爹,”他想問您之前是不是在騙我,卻突然感覺到一抹熟悉的氣息,“爹爹,敖象來了,我找他玩行嗎?”

螭吻敖象是個白凈孩子,聽說這邊有熱鬧,偷偷過來想要湊一湊。

可是……

看到唯一對他釋放好感的龍族敖厘時,他卻沒想到,還在這里感受到了另一抹好像刻在神魂里的氣息。

“我爹答應我們一起玩了。”

敖厘看到小伙伴,萬分高興。

他和敖象一起在會館為大家表演了真身,他很喜歡他,可是,也不知道為什么,大家好像都不喜歡他們做朋友。

好不容易爹答應了,他當然要告訴非常想跟他一起玩的朋友。

“噢!你等一下。”

長著兩個淡金小角的敖象飛身在陸靈蹊的窗前,很認真的敲了窗,“在下敖象,請問可以拜會道友嗎?”

敖象?

陸靈蹊的額頭都要冒汗了。

重平師叔說,被赤炎長老接到妖庭的螭吻,被他們起名敖象。

好好的,他怎么會來找她?

“咳!對不住,現在有些不方便。”

不方便啊?!

敖象眼里閃動的光芒慢慢熄滅,“噢……,那……那我走了。”

很多人都跟他說,不方便!

原以為,他們跟他不一樣,不方便……就算了。

可是,跟他一樣的龍族來了,他以為,大家都會對他方便了,誰知道,他們更不方便。

現在敖厘說方便,說他爹答應他們能在一起玩兒,可是,也許不用幾天,他也會不方便了。

敖象瘦瘦的身體,好像承受了不可承受之重,退開的時候,陸靈蹊感覺小背都有些駝了。

她的眉頭一擰,“明天我應該很方便,你明天有空的話,可以來找我。”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