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四一章 遁去的‘一’

更新時間:2021-04-09  作者:潭子
“不是說送給陸從夏,怎么又改主意送給葉家那小子了?”

知袖都不知道,跟她說好的事,這小丫頭怎么敢改的,“你知不知道葉家和陸家有些不對付?如果真送給葉湛秋便罷了,可最后東西卻到了葉湛岳手上,他是什么人你知道嗎?葉家幾個老狐貍親自養出來的未來家主。”

雖然也值得結交,但這樣的人,以利益驅動可以,做朋友太難了。

“知道當家主的都是些什么人嗎?”

知袖在陸靈蹊頭上敲了又敲,“都是心有十竅的狐貍,別看葉湛岳表面豪爽,可人家該糗你時,照樣糗你了。”

陸靈蹊老實站在原地被師叔敲,五味齋那頓飯吃的她心里疑惑更多。

本來說好,是送給陸從夏的,可是看到了葉湛秋,想交個先知朋友,雖然不求他怎樣,卻希望有什么危險事的時候,人家能稍為提點提點。

可是,怎想到,葉湛秋居然不敢要仙鶴。

這真不能不讓她多想想。

陸靈蹊愁的很,再過兩天,重平師叔就要來了,她要跟知袖師叔回去,想探查都沒時間。

可是宗門也會迎來葦蕩的仙鶴,而且以前有沒有,她也不知道。

“現在老實了?”

知袖恨鐵不成鋼,“那只仙鶴算是白瞎了,百獸宗沒在我們這討得好,你也沒在葉家那邊討到什么好。”

好在,小丫頭知恩圖報的心性不錯。

倒霉只倒霉在葉湛秋居然也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以后可給我長點記性吧!”說到現在,嗓子早干了,知袖給自己灌了一大口茶,“那種一早就被長輩著力培養的人,別看人家表面上和和善善,其實骨子里,該什么樣,還是什么樣。想從他們那里,得到什么,你全得以利益交換才成。”

真是愁啊!

以利益交換得來的朋友,從來都不是朋友。

這丫頭若是因為那樣的人,把真正的朋友給弄丟了……

“對了,那個葉湛秋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那小子當時沒死命推辭,知袖覺得,小丫頭送仙鶴送得還是非常不錯的,“我怎么感覺,他不敢收仙鶴主要是在怕什么呢。”

果然師叔跟她想的一樣。

陸靈蹊給師叔把茶又滿上,“師叔,百獸宗這么多年,一直沒養出第二個仙鶴妖王吧?”

“嗬!你以為妖王是你想養就能養出來的呀!”

知袖白了她一眼,卻又不能不按下性子,給她普及修仙界的知識,“人族圈養的靈獸,其實仙少能夠沖到八階。”

“為……為什么?”

“因為妖族的壽元基本都是人族修士的幾倍十幾倍,它曾經的主人壽盡了,就算能再認主,成為護宗靈獸或者護族靈獸,我們對其神魂方面的禁錮,也會少了一部分。”

知袖嘆口氣,“而妖獸進階到八階化形成人之后,靈智就不會差于人族,那種情況下,他們又如何能老實聽令?

所以,人族養靈獸,基本都會養到七階,到了七階巔峰之后,有情的,會放它們離開,進百禁山尋它們自己的機緣,無情的……就沒有以后了。”

七階妖獸全身是寶呢。

“百禁山里,親善人族的妖王,其實大都與我們有些關聯。”

知袖接著道:“說起來,諸靈獸中,仙鶴與我道門有許多不解之緣,所以白鶴前輩能在主人去了之后,稟承主人遺志,固守宗門,教導子弟的,這也是我們為什么那么尊敬他的原因之一。”

她又喝了一口茶,“百獸宗這么多年,雖然沒再出第二個仙鶴王,但分散四處的七階……算下來絕對不下八個了。

你今天送出的那只,亦很有潛力,師叔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陸靈蹊不覺得自己會后悔,她見過的八階妖王多著了,不至于對一只可能的七階不舍,“我不后悔!師叔,您現在是不是后悔了?”

如果師叔后悔了,那她未來的一段日子可能不太好過。

“我有什么可后悔的,又不是送我的。”

知袖真是拿她沒辦法,“同意你送出去,除了你自己堅持外,我主要也是怕白鶴前輩對壽元太過執著,再找你師父要上品的千金菇。”

如果人家把姿態做足后,真拉下臉相求,不要說隨慶師兄會為難,就是宗門也會為難的。

“瑛娘把你教得很好。”

性子沒歪,知恩圖報,就是有時候,太軸了些,“但是林蹊,修仙界不是光以拳頭定大小。在這里,有的是把你賣了,你還在幫人家數錢,對他感恩待德的老狐貍。所以,在實力未到之前,凡事盡量三思而后行。”

修仙界隕落的天才何其多?

偏偏隨慶師兄就這一個恨不得看成眼珠子的徒弟。

知袖此時也只能多教教,“在沒了解各宗大體的情況之前,以后做什么事,盡量不要擅自主張,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

陸靈蹊無法把自己捕風捉影,跟師叔說出來,離開的時候,很是垂頭喪氣。

賣給各宗的仙鶴,認人為主,成了別人的靈獸后,就算想聽它祖宗的話,只怕也是不容易的。

陸靈蹊想不透,葉湛秋為什么那么怕!

她現在真的有些后悔了,早知道,送一只仙鶴會弄得這般糾結,當初還不如就送陸從夏呢。

回到客棧,一人獨處的葉湛秋呆坐已經很長時間了。

上輩子,葉家也從宗門的配給中,弄到了一只五階仙鶴,那只仙鶴最后成了堂兄葉湛岳的靈獸。

但是……

想到堂兄最后一身靈力盡失,重新從煉氣一層修煉,葉湛秋就忍不住想嘆氣。

他不想關心他。

可是……

葉湛秋倒在地板上,不知道自己應該想什么。

揭發那個老白鶴嗎?

誰相信?

上一世,老白鶴是因為沒有龍息草,被天下修士圍攻的時候,說他要與天爭命。

這一世,他有了龍息草,老命保住了,或許就不會再干那件事了吧?

他冒冒然地說出去,萬一沒人相信,最后還被老白鶴知道了,天涯海角,他恐怕也逃不掉。

葉湛秋閉上眼睛,好想一夢千年。

“咚咚!”

敲門聲才響了兩下,葉湛岳進來了,看到他躺在地板上一幅生無可戀的模樣,關上門后,走上前直接踢了一腳,“后悔了?”

這一腳踢得并不重。

葉湛秋還是閉著眼睛,“沒后悔,我想事情呢。”

“后悔就是后悔,還裝什么裝?”

葉湛岳坐到他身邊,“說一句‘我后悔’能讓你少塊肉嗎?只要你說,我馬上把仙鶴再還你,還沒認主呢。”

葉湛秋不想說話。

上輩子搶了他最好機緣,事后卻又用打罵的方式,多加照顧他的堂兄,好像從來都是這樣。

他在心里嘆了一口氣,“何必呢,堂兄,你相不相信,就算當時我接了這仙鶴,最后用它的,肯定也不會是我。”

葉家的族老們,沒人看得上他。

“我做不了的主,其實你也做不了多少主。”

他不想看到堂兄臉上的任何神色,閉著眼睛,只怕自己心軟,只怕把半年后的大秘密暴露出來,最后被老鶴上天入地地追殺。

“現在這樣挺好。”

葉湛秋輕輕吐了一口氣,“我守住了道心,葉家又得了實惠。”

這是葉家族老們都想要的實惠,那就接著吧!

葉湛岳發現他無言以對。

這個堂弟到現在都沒進階筑基,族老們確實不太關注他。

他得的機緣,小的可以自己留著,但大的……為防浪費,一定會被家族征用。

“當時那樣拒絕,你就不怕林蹊轉送給一旁的陸家?”

“她不會!”

閉著眼睛的葉湛秋眉頭攏了攏,“她看到我……的樣子,有惻隱之心。有了惻隱之心……就不會眼睜睜地看著我再被家族所辱。”

放棄仙鶴,當時他感受到好些來自族人的憤怒、不屑目光。

林蹊離得那么近,怎么可能沒看到?

所以她幾乎沒怎么想的,直接塞到了看上去對他還不錯的堂兄手上。

“堂兄,你說,林蹊真是因為太喜歡天龍馬,才死活不要仙鶴的嗎?”

“自然不是!”

葉湛岳撫了撫腰上的靈獸袋,“她不要仙鶴,千道宗有的是人能幫她接下仙鶴。知袖前輩可不是傻子。”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

葉湛秋終于翻身坐起來,緊緊盯著堂兄。

兩世記憶,有不同,有相同。

上一世,五行秘地不是那樣的,隨慶前輩也一直沒徒弟,更沒有任何一個叫林蹊的女孩在修仙界嶄露頭角。

說她像他一樣有上世記憶,才竭力避開葦蕩的仙鶴,根本說不通。

龍息草那么珍貴,她沒理由便宜完白鶴,又跟他對著干。

“聽說是因為千金菇。”

葉湛岳把他知道的,說給堂弟聽,“上品的千金菇,不僅隨慶前輩需要,白鶴前輩現在也一樣的需要。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聽八叔說,林蹊鬧那一出,完全是知袖前輩的意思。只不過因為你,最后便宜了我們葉家。”

對噢!

還有千金菇。

上一世有這東西冒出來的嗎?

好像沒有。

沒有新冒出來的千金菇洞,更沒有那對被林蹊喊叔喊姨的夫妻出來。

葉湛秋不自覺地揉了揉頭,很確定直到他死,那對帶‘英’字的夫妻,都不曾現于人前。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他好想嘆氣啊,“這遁去的一,便是天機。”

兩世改變的太多,葉湛秋現在不知道,他是那個遁去的‘一’,還是他只是個引子,真正的遁去的‘一’,只是借他的手微改某些不能動的東西。

“老祖那次講‘道’時說,天機就在我們的身邊,隨心而動。堂兄,你說,如果林蹊沒有看到我,她一開始想送的人,是不是陸從夏?”

“應該是!”

葉湛岳沒猶豫地答,他雖然被擠在后面,可是因為身材高大,看得很清楚,“林蹊最開始尋找的是陸從夏,她只是在看到你的時候,頓了那么一頓,改主意大概就在那一瞬間。”

他站起來,“不過,湛秋,有關遁去的一這些高深的問題,暫時還輪不到我們來想,”堂弟就是想得太多了,以至道心崩潰,“你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筑基,我已經跟八叔說了,回去就幫你把配給的筑基丹換成中品丹。”

這算是另一種隱晦的交易,他不需要感激吧?

上輩子,他服的是下品筑基丹。

“多謝!”

這又是一個現成的以人心動…而改變的事例。

陸湛秋在心里嘆了一口氣,他一點也不感激,葉家在反超陸家的路上,犧牲了太多式微族人的機緣,那里面也有他。

“行了,我們兄弟說謝字就生分了。”葉湛岳打開門,“你好好休息!”

房間重新安靜下來,葉湛秋在呆了良久后,摸出一個酒葫蘆,給自己倒了滿滿的一口酒。

半年,半年后如果沒事,就一切都沒事吧?

竹山!

迎風立于某一青竹之上的白鶴老頭衣袂飄飄,遠遠看上去,有如仙人。

他久久地站在那里,看向葦蕩里的仙鶴。

“老祖,您叫我?”

伏荒遠遠過來的時候,看到老祖精神還不錯心甚歡喜。

“唔!”

白鶴點點頭,“伏荒啊!此次競買仙鶴的人是不是特別多?”

“是!”

有老祖這個活招牌在,百獸宗生意最好的,可不就是葦蕩這里。

只可惜仙鶴難以人工培育,指靠它們結侶產蛋,更是難上加難,要不然,這修仙界早人人一只仙鶴代步了,“老祖不用擔心,我只許出了三十二只。”

才三十二?

白鶴看向著力培養的百獸宗宗主。

矮子里面拔高個,兩個八階妖王當面,都沒發覺,實在是蠢。

把百獸宗交到他手上,老主人怎能滿意?

“全賣了吧!”白鶴下定決心。

伏荒知道自己沒幻聽,聞言不由呆了。

“除了才出世未久的小家伙,所有四階、五階、六階的仙鶴,全都賣了吧!”

白鶴知道不把話說清楚,這個蠢才會一遍又一遍問地,“老祖我現在的身體好的差不多了,過段時間就親往百禁一次,到時再帶一些回來便是。”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