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四二章 骷髏

更新時間:2019-03-23  作者:潭子
百禁山真的那么好進嗎?

伏荒知道,百禁山的妖族,對自家老祖的防范其實更嚴。

可是老祖這樣說……

“老祖,百獸宗不缺靈石,”他想勸一勸,“我們不必……”

“不必什么?”白鶴的長眉一下子就耷拉了下來,他沉起臉的樣子,一點也不慈眉善目,“老夫有讓你換靈石嗎?人脈,人脈你懂不懂?”

伏荒想說,他不懂。

百獸宗做得是獨家生意,本身卻又不是多強,這樣正好不會被那些大勢力猜忌。所以,人脈這東西,他們只要做好本份,正常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老夫能夠重新站起來不容易。”

白鶴瞄到他的樣子,如何不知其所想?

“說來,多虧了宗門,多虧了你。”沒達到目的前,這笨蛋還得哄著,“我有你們全心供養,但葦蕩的鶴兒們呢?宗門的配給雖然還不錯,蛤資源到底有限,這么多年,始終未見一個七階,反而出去認了主的,倒是出了幾個造化的。”

伏荒張了張口,又閉上了。

宗門雖然不能給這些鶴兒們造化,卻能給它們一片祥和天地。

當了修士的靈獸,人家出門試煉,或是尋找機緣,在需要替死的時候,可是連命都保不住了。

但老祖非要拿這些鶴兒跟他比,伏荒也甚無奈!

“大道艱難,在尋道的路上,不論人族,還是妖族都一樣。”

白鶴對自己養大的弟子知之甚深,再嘆一口氣,“我們不能因為前路艱難,就縮在家中。鎖龍印破開,五行秘地現世,小輩弟子們,倒是有不少深有福緣的。”

想要不被人發覺地借力,只能找那些不太懂的小弟子們,他的目標早就鎖定,“老夫的意思是,在撞獸會上,宗門以送運的方式,給那些小輩以半價的優惠。這樣,他們得了好坐騎,鶴兒們也能得個好主子。”

說到這里,白鶴望向伏荒,“那些小輩有五行秘地的機緣在前,哪怕最最平庸的,起點也遠甚一般的修士。”

那些人里,平庸有之,但驚才絕艷者,更不缺啊!

伏荒終于明白了老祖的意思。

交好了那些人,百獸宗未來數百近千年的人脈可能就都有了。

“弟子明白了。”

讓老祖這么大年紀,還事事為宗門為小輩們操心,伏荒真是慚愧的緊,“弟子這就回去布置。”

黑石城外,千機屋終于迎來重平一行人。

“想回宗見你師父?”

他笑咪咪地打量已經被知袖認可的小師侄,“這可不行,來的時候,隨慶師兄可說了,他一時死不了,讓你好好在百獸宗跟著師兄師姐們玩一玩。”

本來就在百禁山耽誤了三年,再不跟師兄師姐們處好關系,以后就要當獨行俠了。

隨慶自己當獨行俠無所謂,反正他心里知道,他有親師姐。

但是徒弟,他可沒幫她收其他的親師兄親師姐。

獨木不成林,經此一事,他希望徒弟能交好同輩的師兄師姐,在有難的時候,不至于一個人獨撐。

“撞獸會沒幾天了,再急也不至于急這么幾天,就是你知袖師叔,現在也不能回去。”

重平在這一點上,非常支持隨慶的決定,“傳送陣也是要靈石地。”

一旁的知袖若不是還想給個面子,非得翻個白眼給他看不可。

“百獸宗的撞獸會五十年才有一次,”重平佯裝沒看到師妹的小動作,接著道:“而且這一次,據說還有神秘的半價禮物,哪怕你再無禮物的機緣,這撞獸會也是開闊眼界的好地方。”

沒要他們萬里迢迢地去接,反而跟兩大妖王處出了感情,讓人家送了回來,還順便給宗門開了一條想象不到的商路。

重平收到消息的時候,實在喜出望外。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亦文章,好好跟著師兄師姐們結交四方,于你的將來,也很有好處。”

他摸出一個小玉瓶當見面禮,“這是醒神靈水,可以助養神魂,一天一滴,此瓶裝有三十滴,三十天后,我們應該回了宗門,正好服用筑基丹,什么事都不耽擱。”

“……謝掌門師叔。”

陸靈蹊沒想到還有這種好東西,收之前,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知袖師叔。

“看什么看?”

知袖沒好氣,“你還想要我的見面禮啊?”

臭丫頭在她還沒表示的時候,就收了醒神靈水,“那什么,兩萬靈石,就是我的見面禮了。”

陸靈蹊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操作。

“你個摳門鬼。”

陸靈蹊還沒說話,重平已經開噴,“兩萬靈石,你怎么好意思的?她要是沒自己回來,你不得提心吊膽地忙上兩年?合著你的兩年,就值兩萬靈石?”

“嗬!我值多少靈石,當然是我自己說了算。”

兩萬居然嫌少?

知袖橫眉,“再說了,我自己的徒弟,我都沒給那么多。”

“可是,你收了五個,隨慶師兄只有這一個。”

那位師兄,也就收了這個徒弟后,才跟他們有些煙火氣,不再那么淡然。

“誰讓他不收的?”

知袖懶得跟重平抬扛,直接找向陸靈蹊,“林蹊,你師父虧了見面禮,不能怪我吧?”

“不能!”

被師叔盯著,陸靈蹊連忙搖頭。

“你啊你啊!”

重平指了指知袖,“算了,我懶得跟你爭這個。”他又拿起桌上知袖一早就給他準備的玉簡,“林蹊啊,下去好好跟師兄師姐們玩吧!”

“是!”

陸靈蹊如蒙大赦,“兩位師叔,弟子告退。”

大廳禁制在她退出后,一閃之后又重新彌合。

重平轉了轉手上的玉簡,“跟我說說白鶴前輩吧!”

雖然已經看了師妹記錄的玉簡,可是他得知道更多的細節,“你怎么會感覺,白鶴對林蹊耍了陰招?”

尊敬一個外宗的長者,卻并不代表,他們除了尊敬,就沒有其他判斷。

“害怕……!”

知袖從白鶴第一次相招說起,“其實就是沒有林蹊,在隨慶師兄的事上,我也感覺,白鶴前輩對它自己的壽命已經執著到了一定境界,再不復以前的平和。”

他可是百獸宗的老祖宗,伏荒做的事,如何不知道?

一顆曦元丹,于當時的他而言,效用其實并不大了,可是人家就是抓著師兄急著要的痛腳,一路相逼。

“雖然服用了龍息草,可是我感覺,受了那一難后,他對壽命壽元,似乎更執著了,要不然,也不會把我支走,明里暗里的套林蹊這么個小女孩兒的話。”

重平攏著眉頭轉了半天玉簡,“你懷疑百獸宗的這次神秘禮物,也與白鶴有關,他瞄的還是這些從五行秘地回來,手上有東西的弟子?”

“要不然解釋不通。”

知袖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伏荒是個做生意的料,他正常不會干虧本生意,只有涉及到他非常重視的老祖宗,他才能半價。”

“……確實!”

重平微有沉吟后,從儲物戒指里,摸了一枚玉簡出來,“你看看吧!”

“什么啊?”

知袖放下茶盞,拿起玉簡把神識透進去,沒一會,臉色大變,“這……”

“身為百獸宗的當家人,自然不可能光做君子。”

重平把玉簡又奪了回來,“百獸宗從只有一個結丹修士的宗門,發展到如今,白鶴自然也是有手段的。”

在可以理解的范圍之內,在沒有觸到千道宗利益之前,他從不打算干涉。

“不過,若他還朝我家的弟子想主意,那可就打錯了算盤。”

他站起來,“隨慶師兄的事,我還沒跟伏荒算好賬,若他們再不識趣,我們說不得還會翻臉。”

所以,他未進黑石城,所以,知袖不能走。

“其實相比于做什么事,都寸步不讓的伏荒,我倒是覺得,白鶴前輩的心機,太過深沉。”

重平望向自家師妹,“讓你看這些,是讓你有個心理準備,不是讓你在他面前露出什么行藏的。”

知袖迅速收起臉上的吃驚,眉毛卻豎了起來,“宗門收了他這么多黑料,我來之前,你怎么一個屁都不放?”

害她還恭恭敬敬地給那老東西行禮,差點委屈自家弟子。

“因為那時候,我們還有求于人家。”

曦元丹捏在人家手上。

一向跟他們淡淡的隨慶師兄,朝他們求懇。

“因為,他哪怕黑吃了黑,吃的也是山海宗的,與我道門無關。”

“偽君子!”

知袖狠狠罵了一句,轉身比重平先一步離開。

竹山,白鶴可不知道,重平對他早有防范。

朝著竹樓的某一處,他打出一個又一個手印,半晌,那里的空氣閃出一陣漣漪,慢慢露出一個黑黝黝的洞來。

白鶴緩緩地走了進去。

一顆又一顆月光石在他面前亮起來,數個彎后,他站在一個極大的廣廳里面,廣廳的正中,鑲著全由黑白兩色玉石組成的圓。

他走入圓中,腳尖輕按某一處,隆隆的機括聲響起。

沒一會,黑色的玉面升起,一具枯白的人骨現于眼前。

白鶴嘆了一口氣,彎腰撫向那具人骨的頭部。

“你后悔過嗎?”

他直視那雙骷髏眼,“答應你的,我都做到了。”

骷髏當然不會答他什么。

白鶴小心地從骷髏的頭部,慢慢撫向骷髏缺了一只手的斷臂處,“你應該不會后悔的,”他眼中閃過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沉痛,“曾經的百獸宗,連一顆續骨丹都買不到,可是,你看看現在,續骨丹我整整存三十顆。”

他一邊說,一邊摸出一個玉瓶,倒出三十顆白中泛黃的丹藥,把它們全堆在骷髏的斷臂處,“若是當年,你有這一顆,也不至于身有殘缺。”

骷髏無聲。

“可是,現在我也老了。”

白鶴坐了下來,“但是,百獸宗我還是不放心,伏荒守成有余,拓展不足。我……我要再借一借力,再幫你守護百獸宗千年。”

“無恥!”

骷髏頭里,突然傳出異常虛弱的話來。

“……呵呵!我以為,你直到靈覺散盡,也不會再跟我說一句話了呢。”

白鶴突然笑了,“能聽到你這句無恥,我有多高興嗎?”

骷髏再次息聲,不過,骷髏眼處,卻慢慢泛起兩束藍幽幽的光來,它好像在看白鶴。

“看看,我現在的形象如何?”

白鶴在骷髏面前,撫了撫長須,拂了拂白袍,“我是修仙界,人人稱道的老前輩,哪怕太霄宮、樂機門、千道宗……那些個元嬰長老,在我面前,也要稱一聲老前輩。”

“玩火者必自焚!”

骷髏的嘴巴開開合合,骨頭響在一處的聲音,在廣廳中傳出了一種異樣的陰禁出來。

“哈哈!”

白鶴不以為意,“你沒玩火,可你現在在哪?我現在在哪?”

骷髏眼中的藍光暗淡了些。

“不玩火,我也要壽盡了。”

白鶴笑得慈祥,“現在不管你是主,還是你是仆,我壽盡了,你……也將永散天地。”

“我現在,難道比散盡還好嗎?”

幽禁在暗無天日之地,被迫成為曾經靈獸的靈仆,骷髏其實更希望早早地散于天地。

“我覺得你比散盡好。”

白鶴睜著眼睛說瞎話,“你要是早早散盡了,能看到今日的百獸宗成為如今的樣子嗎?你得承認,我做宗主,比你做的好。”

“你看看你,又不說話了。”

白鶴好像在跟骷髏閑話家常般,“這是最后一次,成功了,或許我還能更進一步。”

“你在做夢!”

“做夢?”白鶴大笑,“哈哈!哈哈哈,我跟你說,這次真不是做夢,你知道我的傷是怎么好的嗎?我得了真正的龍息草,龍元氣息強大,那絕不是蛟龍尸旁的假草能長出來的。只要找到龍息草的出處……,再進一步,不要太容易。”

暫時問不出來,那就不問,反正那小丫頭就在那里,怎么樣也跑不掉,“鎖龍印后,世間再無真正的龍族,曾經的龍冢流落何方無人得知,但那株龍息草,指明了龍冢之地,你說,我這運氣好不好?”https:///17_17236/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