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四零章 轉送風波

更新時間:2019-03-20  作者:潭子
白鶴前輩身體大好,開放大家只聞其名,幾乎沒見過的仙鶴葦蕩,這對各方修士來說,實在是個好消息。

所以,陸靈蹊跟知袖過去的時候,就見到比坊市還熱鬧的觀鶴臺。

這里被禁制所箍,不管多吵,葦蕩的鶴兒們都看不到,也聽不到。

與百獸宗有生意往來的宗門世家修士,俱加緊查看哪一只仙鶴更有潛力,記下它們的氣息樣貌,以便將來分配時套交情買下來。

誰都想買到一只像白鶴前輩那樣,即能看家護院,又照顧子弟的好鶴兒。

“知袖前輩,林道友,家師等你們有一會了。”

宣白早早迎向她們,“老祖說,葦蕩的仙鶴俱在這里,林道友看上哪只,就可以馬上帶回哪只。”

陸靈蹊沒吭聲,她收獲了一堆人的側目。

葦蕩里,四階五階的鶴兒有百來只,看樣子很多,可事實上,想買一只仙鶴鎮宅的小世家,就不下三百。

這是實打實的僧多肉少啊!

她這優先選擇權……

陸靈蹊按下心里的那口氣,拱手道:“白鶴前輩真是太客氣,我已有天龍馬,麻煩宣師兄幫忙轉告前輩……”

“哈哈!長者賜,不可辭!”

伏荒大笑著打斷她的話,“林小友可不能推辭噢!老人家喜歡你……”

“前輩您可誤會了,我沒說不要啊!”陸靈蹊擠出一絲笑容,一樣打斷他的話,“我只是想讓宣師兄幫忙轉達我的謝意,以及……以及我的歉意。”

“……噢!”

伏荒早就領教了她的牙尖嘴利,知袖當面,只能佯裝奇怪地問,“既然要收下我家老祖的禮物,小友又何來的歉意?”

竹林中,一幅仙風道骨樣的白鶴,也忍不住動了動耳朵。

他們當然希望,在眾目睽睽之下,收獲這小丫頭所謂客氣的歉意。

只要她敢說,以后,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提什么事的時候,不管是小丫頭,還是隨慶,恐怕都不太好拒絕了。

“前輩,我這人向來比較軸,認什么就是什么。”

陸靈蹊在人群中尋找陸從夏和靜柔幾個,卻沒想還看到了另一個久違的人,“天龍馬已認我為主,我也著實喜歡它,實在不忍再讓漂亮的仙鶴分薄對它的喜愛。”

這是什么話?

知袖以及后來的閔浩等俱收到相熟道友的眼神問詢。

“相比于進階空間不大的天龍馬,仙鶴的未來有更大的潛力,它們長得又這么漂亮,我實在怕天長日久的,會喜新厭舊,再不喜歡天龍馬。”

陸從夏幾個簡直呆了,完全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但前輩的一番好意,我又不能不受。”

陸靈蹊朝疑惑的伏荒露了八顆牙,“所以呢,我決定,挑好了仙鶴,把前輩的好意,轉送給現場,跟我差不多年齡的任一幸運道友。”

什么?

這采頭真好。

現場跟長輩出來長見識的小一輩,一齊往前擠了擠,都想成為那個幸運的。

伏荒不知道老祖聽到這話是什么感覺,反正他的一口氣,咔在喉嚨里,好像吐不出來又咽不下去。

這人情,他們需要她來送嗎?

但此時拒絕,也根本不可能了。

“呵呵,小友可真會玩!”

伏荒討厭某人那八顆牙,努力在目光中屏蔽掉她,轉向知袖,“但這里沒有千道宗的人,說來……實不公平。據老夫所知,明后兩天……”

“不必!”

知袖也朝他露了幾顆牙,笑意盈盈道:“他們沒到,說明他們沒有這份運氣,林蹊,快選吧,你看大家都等不及了。”

“哈哈!”

“哈哈哈……”

陸從夏、蕭瀟等一群熱心仙鶴的同輩小修,好像都被知袖逗笑了。

沃北夢在護衛的幫忙下,帶著幾個好友和一群女孩子,愣是擠在最前面,笑得尤其大聲。

沒有千道宗的人,大家的機會才是均等的嘛!

倒是沃春來、云鶴等一群老的,在伏荒黑了的臉上轉一圈后,又若有所思地看向知袖幾人。

“好啊,那我就選了。”

陸靈蹊才不管別人怎么看呢,在觀鶴臺上隨意地看了一圈,抬手就指水面上一只抬起右腳,像要展翅而起的仙鶴,“就是它了。”

她沒引人恨地,尋場中唯二的兩只六階仙鶴,“伏荒前輩,它是五階仙鶴吧?”

伏荒不想說話,只能點頭。

陸靈蹊好像沒看到他的不爽,笑容滿面,“那您幫我用靈獸袋,把它裝來吧!”

那清脆歡快的聲音,傳入引耳聽這邊動靜的白鶴耳中時,直氣得他‘嘭’的一聲,又砸了一個喜歡的玉盞。

伏荒在眾目睽睽之下,只能朝徒弟宣白揮手,示意他去捕來。

宣白衣袂飄飄,直入葦蕩,一連打出好幾個手印,那只仙鶴直入靈獸袋前,亮了一聲如玉錚錚的嘯聲,那聲音,帶著孤傲,帶著脫俗俊逸直沖九霄……

陸靈蹊心中閃過一絲不舍,不過,很快就按了下去。

“道友,此鶴嗓音如玉,仙骨天成。”宣白把靈獸袋遞給她,“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

他想說,你怎么舍得送人的?

好好接受老祖宗的好意不行嗎?

為什么非要鬧得師父和老祖宗都不舒服?

“看出來了,它會是個好靈獸。”陸靈蹊朝他真誠一笑,“百獸宗御獸很棒。”

宣白:“……”

喜歡天龍馬,害怕自己喜新厭舊,送出可能更好的仙鶴,這品質……

他默默退下來,不知道該說什么。

“大家都看到了,也都聽到了,這是一只非常好的五階仙鶴。”

陸靈蹊舉起靈獸袋,“現在,我要把它送給一位幸運道友。”

“我!我我我……”

“我我!”

“這里這里……”

“看我,看我……”

陸靈蹊看向一個個伸著手的人,似乎微微一思中走向身著太霄宮服飾的人群。

“葉道友,恭喜你。”

沒伸手,卻也被大家擠過來的葉湛秋看到遞到面前的靈獸袋,嚇得臉都白了。

好好的,這里有這么多人,怎么會送他?

從五行秘地回來,他一再地失落,差點道心崩潰,好不容易在爺爺的墳前結廬兩年,才重新撿回來,怎么能給他?

“林……林道友送錯人了吧?”

葉湛秋都結巴了,他跟這位上輩沒聞名,這輩子一開始就有些齷蹉的林道友,好像沒這么大的交情。

沒看到陸從夏那驚訝的樣子嗎?

聽說她們倆個在前兩天,還相約一處,再怎么也不至于送給他啊!

“沒啊!”

陸靈蹊還是伸著手,“就是送給道友的。”

葉湛秋的臉更白了,他不想要,他也不能要。

好好的在家呆著,堂兄干嘛非要把他帶來?

他真的不需要散心。

咽吐沫的聲音太大,把他自己都嚇了一跳,“道……道友能給我個理由嗎?”

老天爺,這次真不是他惹她。

陪爺爺的兩年,他想了很多很多。

雖然重生回來,雖然占了很多先機,可對付凡人行,跟真正的修仙界天才比,他差的不止是資質,不止是性情,還有腦子。

他不想再過那種道心崩潰,連人都不能見的日子。

“道友,我們之前……,好像不熟。”

葉湛秋好想說,我們第一次見面,我還把你惹毛了,你不記得了嗎?

己土珠的主人,隨慶前輩的弟子,他現在惹不起,也不想惹。

“不熟嗎?”

陸靈蹊對他害怕的樣子,非常奇怪,心里的各種念頭雜生,好在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愣是維持住了笑容,“可是我記得葉師兄,進五行秘地前,是葉師兄先提議,給我們高階藥囊以防春草部的草蟲。”

說來,先知什么時候都是先知。

春草部的草蟲連南方師兄都陰了,若是沒有高階藥囊,大家又早防著了,在五行秘地的時候,修士這邊的傷亡肯定會更多更多。

理由太充份,本來有些失落的陸從夏都開始支持葉湛秋的這份幸運了。

不遠的地方,葉家一位老者,高興地撫了撫胡子。

雖然葉湛秋在五行秘地沒帶回多少東西,可他是意外之人,流放到那邊的天地,所有帶回來的,就都算意外之財。

更何況,連隨慶的徒弟,都在過了數年之后,還記得當初他的提點之恩。

這是什么?

這都將是葉家的福報。

老者很高興,他同意了葉湛岳的提議,帶葉湛秋出來散心了。

“你……你還記得?”

葉湛秋有些愣愣的。

他之前怨天怨地的時候,一直記著自己的功德。

可是……

沒有其他人記得他的一句提點之恩,他四處跳著叫著,想叫大家記起來,大家卻都無視了他。

“……自然!”

陸靈蹊看他想哭又想笑的樣子,不知怎的,語氣都柔了好多好多。

她不知道,缺失的這幾年,這位好像先知的存在,到底經歷了什么。

目睹陸傳強搶不屬于自己的機緣,落到那樣的一幅境地后,她就沒打算瞄緊這位先知,跟他搶機緣了。

“我一直記得你,因為,我也遇到過春草部的修士,也看到了他們的草蟲。”

這人眉宇間,再沒有戾氣和傲氣,好像比周圍的人還多了一份沒落,一份孤寂……

“葉師兄,我不知道這幾年你經歷了什么,但我想告訴你,我記得你。我想很多在五行秘地里,看到春草部草蟲的修士,都在心里記得你。”

她就是想跟先知交個朋友,多個朋友多條路。

陸靈蹊從葉湛秋一開始的表情上,雖然有些懷疑靈獸袋里的仙鶴,可實在不知道,這仙鶴到底有什么玄機,“這仙鶴……”

葉湛秋的收慢慢伸了出去。

被兩人的談話,吸引了的白鶴,此時總算怒氣轉平,自得地撫了撫胡子。

臭丫頭借花獻佛,獻得還不錯。

煌煌正道引人心!

不僅轉移了很多人的視線,無形中還抬高了送鶴之道意。

“我……不能收。”

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就要碰到靈獸袋的時候,葉湛秋又縮回了手,“林師妹高義,葉湛秋慚愧。”

葉湛秋心中的惶惶終于被她的真誠打掉,但他真的不能收,“在五行秘地遇到一些事,我……我道心差點崩潰。”

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隨慶前輩都是他敬仰的存在。

面前的女孩,雖然牙尖嘴利了些,可心性方面,卻甚像隨慶。

她記得所有人都故意忘卻的事,她不知道仙鶴的玄機,真心誠意地,想把這份人人都想要的幸運送給他。

葉湛秋微低了頭,“我在家祖的墳前結廬兩載,用他老人家曾送的八個字自醒,才挽了回來,所以,仙鶴……真的不能收。”

離得太近,陸靈蹊沒錯過,他眼里的那份自愧以及躲避,“……不知令祖送給師兄的,是哪八個字。”

“‘知足常足,終身不辱!’”葉湛秋抬起頭來,“所以,對不住,我不能接受你的這份饋贈!”

陸靈蹊若有所思,慢慢收回靈獸袋,“令祖是高人,師兄……,既然不想道心再有波瀾,這仙鶴,我就另外送人吧!”

她看向原本跟他站一處,關系好像不錯的葉湛岳,“這位師兄,這仙鶴,我能送給你嗎?”

葉湛岳一愕,旋即大笑,“如此,葉湛岳就多謝林師妹了。”他大大方方地接過來,“回頭,我們兄弟請你喝茶!”

陸靈蹊在他的哈哈大笑中,聽到某人攥拳的骨節聲,眨了一下眼后,也是一笑,“我不太愛喝茶,要不然,兩位師兄就請我吃飯吧!”

“吃五味齋的全餐?”

葉湛岳捂著儲物袋,一幅夸張害怕的樣。

所有聽聞五味齋全餐事件的修士,忍不住都跟著笑。

“哪兒呀!”陸靈蹊連忙擺手,“四菜一湯,保證師兄能請得起,也不浪費。”話到這里,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咦?不對,師兄可一點都不厚道,明明知道那時我剛回來,不知道價錢,還拿這話糗我。”

“哈哈!哈哈哈……”葉湛岳笑彎了腰,“我就是聽到的時候,比較好笑,再樂一下嘛!”他拍拍她的肩,“別生氣,我們兄弟都是大肚漢,十二個菜,至少十二個菜,要不然,你肯定得餓著肚子回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