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零四章 花香襲人

更新時間:2020-10-07  作者:潭子
陸靈蹊沒想到,無想老祖會回來的這么快!

而且,一回來就盯……盯上這株桂花樹。

花開半截子的桂花樹不敢再開了,這個陌生女修看它的眼神不對,要不是感覺靈蹊跟人家認識,它都想縮縮枝葉,藏到她的身后。

“老祖……”

無想心下一顫,勉強給陸靈蹊扯了個笑臉,“你在干什么呢?”

干什么?

明知故問啊!

陸靈蹊有些奇怪,“老祖,這是我家好早以前種下的桂花樹,”她都不敢說它是誠老祖種的,“它……它啟靈了,我在跟它商量,弄點桂花回家做桂花糕、桂花茶。”

“噢”

無想的神識已經在桂花樹上轉了好幾圈,“現在還沒到開花的季節,你這樣是不是有些過了?”

“她給我靈石,還要教我布隱匿陣法。”

桂花樹生怕某人反悔,忙在后面替她解釋。

靈石這個傳說中的東西,它在入夢賀蘭城城主的時候看到過,可想了。

“前輩,我開花很容易的。”

清亮的童音,帶著一種特別的熟悉感,讓無想的身體都控制不住地晃了晃,“你……你叫我什么?”

“前……前輩啊!”

桂花樹感覺自己沒叫錯,伸出的枝椏扯著陸靈蹊的法衣,好像在偷著問,它說的不對嗎?

“前輩?!”

無想雙唇顫抖,可是,看著這個雖懵懂,卻有簡單生活的桂花樹,她極力控制住自己沒有反駁,“對!你應該叫我前輩!”

“嘻嘻!前輩,那我可以開花跟她換了嗎?”

“可以!”

花香再次傳來,可是,陸靈蹊好像有些明白了什么。

她默默地站在一旁,等著接下桂花。

如今的修仙界幾乎沒有草木精靈的記載,可是,陸家有葵葵,她有青主兒,現在桂花樹長在老宅,還是陸誠老祖親自種下……

那是不是說,暢靈之脈,其實在某種特定的情況下,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助草木啟靈?

或者助長,或……

陸靈蹊沒法再編下去了,因為她感覺就是第一個,她努力壓住差點跳出擂鼓聲的心跳。

老祖當面,她不愿意說的事,她……她還是裝著不知道吧!

這一會,陸靈蹊真的情愿她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曾經被忽略的記憶,卻在這時,殺進腦海。

被狼盜殺了,她和爺爺和娘成了鬼,一家三口等待父親的日子里,好像一直有淡淡的桂花香,那一年的桂花樹一直到大雪壓枝,都有幾株不曾謝下。

這一會,陸靈蹊聞著熟悉的桂花香,心下的某個地方,又酸又軟又痛的慌。

如果她的猜測是真的,那……

“我好了。”

金色的桂花滿樹,“我要落花了噢”

“你落吧!”無想手上的靈力一動,先陸靈蹊一步,“我幫你接好。”

“您……您也買嗎?”

“……”清亮的童音帶著了一種說不出的期待,無想心下一顫,重重點頭,“買!我買!草木成精,世所罕見,你的桂花……一兩我以百塊中品靈石收購。”

想到來時清川的告誡,想到它還不知道保護自己,她到底沒敢說,我把我的都給你。

“中品?”

桂花樹的樹干上,又顯出那個模糊的小娃影子,他望著陸靈蹊,“那你說給我的靈石補償,是什么品的靈石啊?”

入夢賀蘭城城主的時候,它只知道靈石蘊含大量的靈氣,知道是所有修仙者都喜歡的石頭,是可以修煉的,卻不知道靈石還有‘品’。

相比于這個很是奇怪的前輩,它天然的相信陸靈蹊。

畢竟它在她家呆了這么多年,雖然小丫頭喜歡采它的花,可是,它也一直被她家的人照顧著。

他們離開了,它其實非常想念,要不然也不能在時隔一百多年后,那么快的認出她。

“……一樣的。”

陸靈蹊在老祖和它的注視下,盡量不露一點異常地回答,“一百塊中品靈石,以你現在的修煉狀態來看,至少可以用上十年。”

桂花樹干上的模糊小娃高興了,帶動身體簌簌落花,“原來我這么值錢啊!”它像小公雞似的‘咯咯咯’地笑,“怪不得那條大花蛇和那個少了一個耳朵的兔子就想要我的樹心呢。”

“有妖獸想要你的樹心?”

一瞬間,無想的殺氣以極快的速度,隨著神識從地面延伸出去,“還有誰?誰對你不好?”

說話間,數里外的一個枯井突然傳來蛇嘶之聲,一條大花蛇在月光下努力飛起,想要逃過地面的絞殺,可是,它哪里知道,要殺它的是什么人?

一聲悶響,桂花樹只見那個老欺負它不能動的大花蛇就那么被炸成了肉沫,嚇得枝椏猛地一縮。

“別怕!”陸靈蹊連忙安撫,“大花蛇干了不少壞事,正當殺。”

“對對!”無想有些后悔,不該當著他的面殺蛇,“現在它死了,再也不能來找你麻煩了,你——你高興嗎?”

高興嗎?

好像有點高興,可是……

樹干上模糊的小童有些怯怯地看了眼無想,“它找我,我就把它打出去。”

大家在賀蘭城啟靈成妖,其實都是知道彼此的。

“不要找獨耳兔了。”

它生怕無想再把獨耳兔殺了,“上一次,它還算幫我了呢。”

至少它打不過大花蛇的時候,它會幫它一起打退大花蛇。

“……好!不找!”

無想心下難過的厲害,“靈蹊,我的花收的有點多……”

“您是嫌貴了嗎?”

無想和陸靈蹊都被他的這句話,弄得失音數息。

“不貴不貴!”

陸靈蹊知道老祖是舍不得它傷根本,“我家老祖的意思是,一下子開這么多的花,你的負擔會不會很重?”

“不重!我能開。”

清亮的童音很是正經地道:“我給她開了一茬,現在我再給你弄一茬。”

“……行!那你開吧!”

陸靈蹊能怎么辦?

只能再接著,“回頭我給你找一個更好的存身地行不行?”

“……我……我喜歡這里。”

桂花樹猶豫了,但心里的某個地方又有些企盼,“除非,除非你把我移到有你的地方。”

“好!我幫你移到有她的地方。”

無想的心中又酸又軟,“等我們走的時候,我讓她帶著你,以后好好照顧你,好不好?”

當然好,不過,桂花樹樹干上模糊的小童還是眼巴巴地瞅著陸靈蹊。

“……好!”

不好能怎么辦呢?

老祖都替她答應了。

而且,她都養了那么多祖宗,也不差這一個看上去應該比較好養的桂花樹了。

陸靈蹊點頭,“我以后會好好照顧你的,你需要什么只管跟我說。”

“那你先拿一顆己土珠給他。”

無想知道這樣有些過份了,但是,也只有她先表明態度,靈蹊以后才有可能更好地對它,“靈蹊,你先把己土珠給他,回頭……我跟你說原因。”

“我沒帶在身上。”

帶在身上,但是現在不能給。

真要給了,才是麻煩呢。

一旦被別人感覺到她把己土珠給一顆桂花樹,還不知道被人腦補成什么樣呢?

到時候,又會有多少人會盯上桂花樹?

陸靈蹊只能道:“等回千道宗了,我保證給。”

“我相信你!”

無想好想伸手摸摸樹干上模糊的小影子,可是怕嚇著他,只能忍住,“靈蹊,你先幫我好好照顧他一段時間,我……我先去那邊辦點事。”

“老祖!”陸靈蹊伸手給她摸了一個夾肉的米餅,“吃點東西,喝口湯,然后才有力氣辦您想要辦的事。”

“……嗯!”

無想到底不忍拂了她的好意,接了那塊夾肉的米餅,“你也好好照顧自己。”

她們之間,到底是她享了靈蹊的福。

米餅一入口,無想就知道,這不是外界正常的靈米所制。

靈蹊送她的吃食,在靈氣、口感方面,幾乎都遠勝飄渺閣能弄到的極品食材。

當初能那么快地進階化神,也是她不惜極品黃金菇,把曾經所受的暗受全都調理好了。

要不然,無想感覺,她不會比宜法快多少。

重新出現在曾經的墳地,清川已經等了好一會。

他的手上,拿著一個從空墳下取出來的石板,見無想回來,把石板又塞還給她。

無想一把抱住,“前輩,我……我兒的樣子,似乎是不記得我了。”

“看到了。”

清川嘆了一口氣,“不過,這也是他的福氣。”

什么?

無想抱著石板的手顫了又顫,摸著上面短短的一行字,一滴眼淚落下的時候,到底沒再說話。

“附身丹桂,無意中也把他的滿身怨氣洗滌殆盡,以樹靈之身重新啟智,再起一個全新的沒有負累的人生,于他而言,亦算是否極泰來。”

清川嘆了一口氣。

如果他再啟的人生能有陸誠的十分之一,就算是老天對他最大的憐憫了。

“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清川看了眼無想,“如今的情況,已經比你原來想的好了百倍不止,你應該高興才是。

而且,陸誠如此,也算彌補上曾經的遺憾。

你——還打算按原來的計劃走嗎?”

無想抱著石板沉默了好一會。

月亮宮有十二道門的時候,有時間之沙的時候,回溯過去,十成中也只有三成的成功率。

她……

她不能把林蹊變沒了,她不要影響未來,她只要回到那個過去,陪夫君陪愛子,在不影響他們人生大的軌跡的情況下,在這個地方,陪他們一起終老。

“不!”

無想的聲音有些啞,“在開始之前,我想助我兒……化形!前輩,您有什么辦法嗎?”

“……沒有!”

清川在心里嘆了一口氣,“這世上從來就沒有十全十美的事,無想,你想要的太多了。”

能夠站在這里,是得了陸靈蹊之惠,雖然,她并不知道這世上有他,但是,他自己知道,他欠她一份因果。

助無想,是他還她因果,不是把她拖到深淵。

“靈蹊有天道親閨女的美稱,只要她愿意,我想助陸誠化形不難。”

無想助……

多努力努力也不是不行,可是,她就真的要死了。

“與其你來,不如她來,她比我們都方便!”

清川道:“你不想影響現世,又想在那個地方陪同夫君愛子,那就只有那個辦法。”說到這里,他抬頭看向滿是繁星的天空,“我的時間不多了,你要盡快決斷。”

“……您再給我七天時間。”

無想閉了閉眼,到底定下了最后的時間,“七天之后,就按原計劃進行。”

成功了,她去陪夫君愛子。

失敗了,這世上,只是沒有她,卻還有被世人認同的另一個她。

不管成功還是失敗,她都算解脫了。

“好!”

清川看向她,“越早辦,成功率越高!怎么選擇,老夫不會逼你,老夫只有一個底線,就是留下能夠安穩轉世的魂魄。”

天罰獄鎖向他的時間,比他想象的要快。

他可以助無想完成夙愿,但前提是不影響轉世。

陸靈蹊替老祖,替自己給了桂花樹一大筆靈石。

并且幫它把那些靈石按三個不同,可助成長、隱匿的陣法埋下。

做好這一切的時候,天都快亮了。

“真舒服!”

春日陣和只能晚上用上的春風化雨陣,算是給桂花樹打開了一條真正的修煉之路。

“原來靈石是這么用的呀!”

它好高興好高興,“靈蹊,要不然,我再賣點花給你吧!”這一會混熟悉了,它記起了她的名字。

“當一棵樹,不用這么財迷吧?”

陸靈蹊甚為無語。

老祖跑了,它要是能從土里跳出來,都要奮起直追了。

陸靈蹊到現在都記得,它枝條亂舞,急得要蹦的樣子。

“你不知道,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桂花樹的模糊記憶里,好像有一種特別缺錢的感覺,“更何況是這么好的仙石了。靈蹊,你家老祖為什么要對我好啊?我聽說,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遠遠的,一直觀察他們相處的無想,聞聽這樣的話,心臟處一陣緊縮,痛得差點暴露自己。

“你聽說的太多了。”

陸靈蹊在探查周圍的地脈,想著起它的時候,怎么樣才能把它保護得更好,“乖,別自己嚇自己了,我家老祖是化神星君,你有什么?”

不煞煞它的氣勢,老這么疑神疑鬼的,費腦子不說,還影響長個子。

陸靈蹊沒有一點客氣,“一顆可能有點用的樹心而已,連千年都沒到,我送我家的老祖的千年靈草,都有七八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