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零三章 桂花樹

更新時間:2020-10-06  作者:潭子
南家和程家子弟的一場架,不僅千道宗各方關注,就是無相界,很多人都在暗里關注著。

要知道,這兩家子弟都是嫡傳一脈,他們都有至親是千道宗的頂梁人。

像致遠、采薇,千道宗能離開得了嗎?

像南佳人,其背后站著的是暗門虎王宜法,本身亦是有名的天才弟子,現在可能也接替她師父的位子,做了暗門虎王。

這兩邊一擔掐起來……,千道宗未來不會太平。

只是,讓人沒想到的是,主管此事的林蹊,沒顧忌兩家子弟身后站著的人,一點面子也沒給的,全給[www.xbqg5200.xyz]送進了刑堂大牢。

挑起事端的兩家嫡傳,被罰的尤其的重,一齊被罰到思過洞,什么時候在那里打到超過他們修為的地方,才能出來接受十年的挖礦苦役。

“不回去看看?”

不管是宜法、南佳人,還是致遠、采薇對靈蹊都不錯,陸安都想借著送陸永芳為由頭過去看看,免得她年輕一頭熱,把兩邊都得罪了。

“不回。”

陸永芳更了解自己的孫女兒。

從小就是機靈鬼的孫女不可能越活越回去。

他一邊把做九滋湯的材料放進沙鍋,一邊道:“放心吧,肯定沒事,靈蹊和采薇、南佳人的關系向來不錯,兩人又都是講理之人,在家族與宗門之間,自有她們的選擇。”

孫女能那么干,肯定是有理由的。

“真要回去了,還帶著您,采薇會不會多想我不知道,但南佳人恐怕真會多想。”

干暗門的就喜歡疑神疑鬼。

恐怕又要擔心,陸家想拐他孫女了。

畢竟連他在這邊,南佳人都安排了兩拔人,話里話外地試探著要他回去。

但陸永芳暫時還不想回去。

以如今的身份在陸家呆上一段時間,是他曾經的夢想,可能也是祖宗們的夢想。

趁著陸岱山不在家,此時不呆,以后恐怕就沒機會了。

“孩子長大了,當放手時就放手,在還沒有求援之前,您這么急巴巴地過去,反而不利于她處理屬于她的人際關系。”

在陸家呆了一段時間,陸永芳有些明白,為什么陸家人的性子大都有些軟的原因了。

“人和人之間的相處是要講究緣份的,本來他們小輩之間鬧一場,頂多性情不和,以后少些來往,可是,您要是過去摻和,有氣人家也只能憋著。”

但是,憋能憋一輩子啊?

陸安聽懂了他的未竟之言,站在那里,好一時都不能動。

好像,陸家一直是這樣的。

以前他雖然看不上堂弟他們的作為,可是,總是受不住求情,然后慢慢的……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你說的對,那就這樣吧!”

廚房外,聽了一會的陸傳沒有驚動任何人地默默后退。

看到靈蹊,看到老了,卻甚為睿智的陸永芳,陸傳心中又澀又苦,進到祖宗堂,看著一排排的排位,他好想跟它們哭一場。

陸家枉為南方第一世家,表面上是護了犢子,可事實上,從來都錯了,沒護住過。

外人如何,陸靈蹊全然不知,在她心時,她是幫兩位師姐管管她們不好管的家人,應該受到感謝的才對。

而且,她們也確實感謝她了。

因為她是元后修士,又因為她是天道親閨女,不管是南家還是程家的老祖有多心疼他們的子孫,都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所以,她的日子過得頗為順遂。

直到,無想老祖再次找來。

“您要到那邊去?”

聽到清醒的老祖要到她曾經的家鄉去,陸靈蹊不能不懷疑,她對時間之道是真的有所悟了。

“是!”

雖然暫時不能回到那個時空,可是,她卻可以借助清川所教的辦法,用血脈之法,一點點地追溯,“我不僅要到那邊去,還要你家祖墳的確切位置。”

陸靈蹊心里打了個突,“我們過來的時候,祖墳……全都扒了,祖宗們全都帶了過來。”

無想一下子站了起來,“那……他們現在埋在哪?能帶我看看嗎?”

“老祖!”陸靈蹊心下有些慌,給她另泡了一杯定神茶,“當初上泰界下侵無相界的事,您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

“記得!”

那時,她和師兄師姐還有隨慶他們一起被困陣中。

無想看著新倒的茶,輕聲道,“上泰界跟……跟我們家有什么關系嗎?”

“寧老祖是上泰界的人。”

無想的眉頭一擰,“你接著說。”

“陸家有暢靈之脈的消息被上泰界的魔修知道了,然后陸家的墳山和祖宗堂都被炸了,我……我聽說,有些魔修可以從死者身上煉出那什么,回來就……就重新處理了。”

“都燒成灰了?”

“是!”

無想:“……”

她心下翻涌的厲害,到底端起了靈蹊倒好的定神茶,“你寧老祖可以化鬼修煉,你就沒想到他們……”

“老祖!”陸靈蹊一口打斷,“我太爺爺他們在那樣的地方,連煉氣二層修到的都少,臨終的時候,心中雖有遺憾,可是無怨。”

沒有怨,自然是去轉世啊!

怨鬼怨鬼,要有很大的怨氣,才能真正的滯留這一界呢。

“那……陸信和陸誠呢?”

無想緊盯著她,“你就沒有想過他們,他們可能……”

“老祖!”陸靈蹊甚為無奈,“如果信老祖和誠老祖真的……不舍離去,那您說,他們會不跟著我們嗎?”

可是,在沒有葉湛秋殺狼盜的那一世里,她成了鬼,沒有看到其他人。

想到了這里,陸靈蹊的眉頭也不自覺地蹙了起來。

是啊!

她成了鬼。

好像……藥館當時還有其他人,那些人死后沒幾天,魂影就消散了,她……

“你想到了什么?”

無想看著她,語氣中不由帶了點急切。

“我……我也不知道,有一個念頭閃過的太快!”

陸靈蹊到底沒把她可能另有一世的消息,全盤跟無想托出,“我沒抓住。當年我年紀還小,也沒想過那么多。”

信老祖和誠老祖去世的太久,其實爺爺撿的時候,就沒留下什么了。

陸靈蹊想不明白,她都能成了鬼,那太爺爺太太爺爺他們是什么樣。

“老祖,我家曾經的祖墳隱藏極深,應該還不曾有過其他改變,我帶您去看看吧!”

其他的祖宗無怨,但是信老祖和誠老祖恐怕也是不一樣的。

這一會,陸靈蹊也忍不住的想要回去查一查。

好在那邊也有傳送陣。

再次把手上事務移給師兄,陸靈蹊和無想馬不停蹄地,連轉幾個傳送陣,到了曾經的絕靈之地。

陸家的祖墳,明一處,暗一處。

明處的,陸靈蹊直接就沒管了,反正是空墳,她直接就帶老祖往大山深處走。

離開的太久,她只能帶著老祖按爺爺當年教她認的突出路標去尋。

此時,月亮慢慢爬上了遠處的樹稍,好像碎銀的月光灑落在大地,兩個人在沉默中,一路向前。

從古樹,到巨石,到山瀑,好一會,陸靈蹊才終于尋到了離山瀑不遠的向陽山坡。

她正要數著步子查知具體的位置,就見無想立在那處,臉現一種特別的悲傷和激動。

陸靈蹊連忙望過去。

清風下,青草微伏,明明……什么都沒有的。

無想一個閃身,站到了一個微凹的地方,“你可以走了,我想一個人在這里靜一靜。”

什么?

陸靈蹊心下一呆,用眼睛數過步子后,她可以確定,那是二祖陸誠曾經的墳塋之地。

“那……老祖,有事您叫我,我就……”

“離遠點。”

無想并不想她離得很近,“我不叫你,不要把神識探過來。”

“……好!”

陸靈蹊一個閃身,直接回到賀蘭城。

這里有曾經的陸家藥館。

也許已經翻修很多年了,如今……

陸靈蹊的神識中,看到的,再也不是她曾經的家。

她站在外面,一時不知道應該想些什么。

她死了成了鬼,娘是鬼,爺爺是鬼,他們一起等爹回來,如果他們都能成為鬼,那太爺爺他們沒道理不能成鬼的。

是因為,他們沒有怨氣支撐,所以存不太久嗎?

陸靈蹊靠在早就不是她家的院墻外,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這些問題,恐怕還要找寧老祖,可是,兩位老祖恐怕這一輩子都不想見到彼此,都想努力躲著。

她們各有各的道。

陸靈蹊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才要轉身,突然若有所覺,以神識看向大宅的后院。

一棵看上去枝繁葉茂的桂花樹在薄霧中,好像會呼吸一般,正在以月華修煉。

陸靈蹊連眨了好幾下眼睛,才確定人家是真的在修煉。

她還記得這顆桂花樹,小時候家里做的桂花糕,都是她爬樹摘的桂花。

沒想到,這么多年了,這里可能換了好些個主人,它都還在。

她一個閃身就到了它面前。

正在以月華修煉的桂花樹突然一滯,感覺到異常的危險,連忙中斷修煉。

天地靈氣大復以后,能修煉的蛇蟲鼠蟻就多了。

最近一些天,它已經連遇好些個想取它樹心的家伙了。

只是這位……

桂花樹感覺很危險,可是,又感覺有些熟悉。

“桂樹爺爺,我又想吃桂花糕了。”

每次那小丫頭說這句話時候,它都要被她爬上爬下好幾天,連樹丫子都有可能被她踩斷。

桂花樹一直記得她。

那是它啟靈后,最最害怕的小孩。

因為那時候的它,還不會用神跡,不會入夢。

“桂樹爺爺,我又想吃桂花糕了。”

陸靈蹊站在樹下,輕撫樹干,“好久沒見了,看上去,您有些怕我啊!”

微風下,樹葉輕輕地的動。

“不說話?”陸靈蹊微笑:“不說話,您就以為,我不知道了嗎?既然您都能修煉,我自然也能修煉。”

修煉?

噢噢!

怪不得呢。

“修仙者?”

試探的聲音,卻是個童稚的聲音。

陸靈蹊微微一愣后,在樹干上看到一點隱隱的小臉,“是!你還見過其他修仙者?”

“見過,不過,他們不知道我。”

看上去,曾經的女孩修為很高很高啊!

“你……你們怎么搬走了?是回了那個,你們家老想回的地方嗎?”

“是!”

“那你干嘛還回來?”

“想家了,想……想你的桂花糕吃了。”

這一次的樹葉動得稍為厲害了些。

“那好吧!”

不好怎么辦呢?

打不過的。

為防別人再打它花的主意,后來,它開的花聞著香,吃著苦。

然后,慢慢,慢慢的,等它越來越厲害后,就能入夢那這院子的主人,好好照顧它了。

也就是說,它已經很久很久,沒給人做過桂花糕了。

“我給你開一次花,你……你不要把我拔了。”

“放心,不拔!”

陸靈蹊忍不住笑了,“不過,我要問幾個問題,你是什么時候,在這里成精的?”

上一次回來,她都沒注意。

“你還小的時候。”

“大地震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嗎?”

“是!”

“那……你記得我的家人嗎?”

“有的記得,有的……模糊了。”

“你都記得誰?”

“我記得你爺爺,你爹你娘還有把我種在這里的人。”

把它種在這里的人?

陸靈蹊太吃驚了,“把你種在這里的是我家二祖陸誠。”

“對!就是他。”

“他……”

陸靈蹊一時不知道說什么了,“那時候,你沒成精,你怎么記得他呢?”

“不知道,”桂樹有些懵懂,“反正我就是記著他。”

“你不記得我家太爺爺,我奶奶?”

“不記得了。”

似乎是有點印象的,只是都模糊的很。

“那好吧!”

陸靈蹊嘆口氣,“你就給我弄點桂花,回頭,我給你布一個隱藏氣息的小陣,你按照那小陣的方位伸根,就不會再有成精的蛇蟲鼠蟻聞香而來,要吃你的樹心了。”

“真的嗎?”

桂花樹幾乎在瞬間打出花苞,開出金黃的桂花來。

“自然是真的。”

聞到熟悉的桂花香,陸靈蹊的心情無由地變好,“你給我多開一點兒,我還給你靈石補償如何?”

爺爺和爹娘,也挺喜歡吃桂花糕的。

而且還能泡桂花茶。

“行呀!”

清亮的童聲一口應下,才要開更多的花,就見她凝重回頭,遠處一道遁光,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一閃而至。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