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零五章 我該去陪他了

更新時間:2020-10-08  作者:潭子
桂花樹終于被陸靈蹊擠兌的放心了。

不過,此時的它還沒聽過吃肉要養肥了才行,要不然,恐怕還要擔心。

“那……那前輩喜歡我,肯定是因為我長得好。”

長得不好,靈蹊家也不能一直養著它。

此時的桂花樹下意識地忽略了,陸家人都愛吃桂花糕的事實,“靈蹊,我告訴你噢,賀蘭城的章城主,買這個院子,就是因為他喜歡我。”

“……你真棒!”

不哄怎么辦呢?

按草木精靈的年齡算,桂花樹本來就很小嘛。

陸靈蹊發現,她落在一個個叫祖宗的怪圈里,怎么都逃不出來了,“不過,他對你這么好,你要跟我走,良心就不會痛嗎?”

“我們只有樹心,沒有良心。”

良心那是什么東西?

讓章城主喜歡它,是因為曾經這里的主人,要把它砍了,換成香味更為濃郁的金桂。

桂花樹一本正經地道:“而且章城主雖然喜歡我,可是他也喜歡其他的花啊草啊的,我又不想挪窩,幾年都不記得過來看我一下。”

還是以前熱鬧。

雖然要擔心小靈蹊采它的花兒,可是,除了開花的那段時間,其他時間,它過得都非常舒服,“不像你……”

只要在家,每天都會跑后院玩。

每次看到他們一家人,它好像也是快樂的一般。

桂花樹其實好想問她爹娘、爺爺現在如何。

只是當初他們離開的時候,常常給它施花肥的老頭子年紀已經有些大了。

身為醫館的一員,模模糊糊中,它也算見多了生死。

“這樣說……你是想我嘍?”

陸靈蹊終于摸清了地脈走向,想好了,怎么在乾坤玉箱中以靈石布出差不多的地脈。

她笑著回頭看向桂花樹,“我可沒想你噢!”

遠遠的,無想真是……

她好想過去,把真相跟靈蹊說了。

那是她祖宗,她祖宗。

她的誠兒一直守在陸家,看護著子孫。

他比她和陸信都好。

他們沒有護好他,他……他把他的子孫們都護好了。

無想忍不住的有些淚目。

“你撒謊!”桂花樹童音清亮,“你要是沒想我,怎么一來就說,‘桂樹爺爺,我又想吃桂花糕了。’”

它把某人小時候的聲音,學得特別像。

陸靈蹊忍不住笑了,“好吧,我承認,我特別特別想吃桂花糕。”

“……哼!說句好話給我聽,就那么難嗎?”

桂花樹樹干中的模糊小童朝她哼了一聲,“我還記得某人蕩秋千蕩高了,‘吧唧’一聲,摔地上,哭得驚天動地。”

“噗!”

陸靈蹊被它逗笑了,“還有嗎?”

“多著了。”桂花里的模糊小童昂著頭,“你現在想要知道你小時候的樣子,就得問我了,說兩句好話哄哄我,那是必須的。”

“誰說的?”

陸靈蹊失笑,“我可以問我爺爺,問我爹我娘。噢,對了,忘了告訴你,我爺爺加上他自己的修為,最低也能有個千年之壽,我爹我娘的目標是沒有外物相助,得元嬰修士的千年之壽。”

哇哇哇!

好厲害!

小童在樹干里張大了嘴巴,“他們……他們都還在啊?”

說話后來,他語氣中的驚喜,已經無法掩飾了。

“當然!”

陸靈蹊眼神溫柔,“你以為我家老祖為什么對你那么好?”

好話,她會說的。

“那是因為,我也曾跟她說過,我家有一株護家的丹桂,陪我家好多好多年了。”

“嘻嘻!”

小童樂了,“那就是你家老祖啊?長得好漂亮,靈蹊,你要努力噢!”

陸靈蹊:“……”

什么叫她要努力嘛?

“你是不是忘了,”她擼擼袖子,“以后要跟本仙子混日子。”

“哎呀!開個玩笑嘛!”

小童跟她耍無賴,“我想你,當然是因為你可愛,你漂亮,你是修仙界最美最美的仙子。”

“哈哈哈……”

遠遠的,無想聽他們越來越親密的互動,心頭即欣慰又酸澀。

她好想靠近,又好怕靠近了會控制不住自己。

她已經對不起他一次了,好不容易他放過了別人的時候,也放過了他自己,以樹靈之身重拾了簡單快樂的生活,她再過去,跟他熟悉,然后又不管他……

無想使勁地揉了揉臉。

逼自己冷靜。

已經做好的選擇,不能再改了。

隱隱的,無想其實也明白,不管是飄渺閣的師兄師姐,還是千道宗的宜法、隨慶,可能都更希望她是那個記不住人,還是瘋著,要靈蹊哄的無想。

就是靈蹊,面對白紙一樣她時,目光也更柔軟。

無想輕輕嘆了一口氣,她知道這一切的結癥在什么地方,可是不想改變。

她欠那個像白紙一樣的自己。

這世上,哪怕是自己的因果,也是要還的吧?

如果要還,就還干凈吧!

太陽出來了。

對現在的清川來說,在陽光下行走,并不是多舒服的事,但是,相比于天罰獄,這里幾乎是天堂。

而且,他已經很多年很多年,沒有走在陽光下了。

如今能以清川的身份走在陽光下的時間也不是很多了,如何能錯過?

他走在熱鬧的人群中,淡淡的魂影似乎享受著刺目陽光的溫暖。

這片被人為干涉過的地界,承下過太多的天地因果。

清川感受普通凡人簡單快樂的同時,也在尋找可能引動心神悸動的東西。

無想得了月亮宮的殘寶,算是與月亮宮有緣,靈蹊……同樣。

隱隱的,清川總覺得,她與月亮宮之間,不止血禁之地的七道月亮門那么簡單。

只是小丫頭藏得緊,他摸不到。

清川沒有一定要去尋的打算,仙界的那些人,忌憚月亮宮,忌憚月亮宮遺寶,靈蹊這樣不顯山不露水才是最好的。

不知不覺間,清川的神識就蓋的有些遠了。

道觀、佛院都在他的神識籠罩范圍之內。

榆寨香火挺盛的山神廟現于神識的時候,已是遠處太陽余暉將要落山的時候。

一個小小的山神……

清川的神識才要掠過,突然頓住。

山神遺像曾經留有殘魄,如今得世人敬仰,是重新聚魄,轉世去了吧?

清川站在原地,眉頭緊緊鎖了起來。

做為被天罰獄鎖死的仙人,他就是轉世,也不可能是人了。

他作好了成為一株草,一頭驢的準備。

可是……

清川一個閃身,直上云頭,看向大地最后一抹陽光良久良久,直到它完全落下。

“無想!”

他提早六天找向無想,“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無想不想走。

她的時間不多,就想在這里遠遠地陪著親兒。

雖然他已經是一棵樹,也不記得她了,但是,樹干上那模糊的小童分明就是他小時的樣子。

站在這里,哪怕不靠近,哪怕不說話,她的心也是安的。

“什么地方?您就說吧!”

“你還記得,靈蹊所建的托天廟嗎?”

“……記得!”

托天廟跟他們沒關系。

“托天廟有供奉,神隕地里被遺忘的人,才能活得好些。”

清川看著無想,“但事實上,他們都在天淵七界的因果局中,鎖龍印鎖的是他們,因鎖龍印而天地無法圓滿的因果,應在他們的身上。”

當年,他其實可以跟他們一起的。

只是,他以為,他處處聽令,誰都不得罪,也算為仙界立下汗馬功勞,再怎么也不會……

清川在心里暗嘆了一聲,“他們不被天地所喜,無法轉世,可是,借著托天廟的供奉,他們卻以另外一種方式活在神隕地中。”

什么意思?

無想蹙著眉頭看向清川。

“我們沒有月亮宮的十二道門,沒有時間之沙,你回去,十有八九只能當一個什么都不能動,只能看的鬼。”

如果可以,清川不想輪回成路邊的草,被人隨意踩踏。

更不想輪回成蒙著眼睛,只圍著磨盤轉的驢。

但以上兩者,已經是他能估算的最好清況了。

天罰獄的無數時光印記,記在他的神魂中,他的魂魄再強,可能也無回,要在過奈何橋的時候,被地獄之火直接燒成灰燼。

熬到如今,他之所求,只是一個輪回。

“你要看著陸信早隕,看著陸誠繼失母之后,再失親父,掙扎求生。”

清川知道無想最怕的是什么,“這條路,從一開始,我就不建議你走。”他的神情嚴肅,“但是,如今,我想到了另外一個方法。”

“……什么方法?”

經過這一天,無想想了很多,并不是多熱情。

回到過去,如果她能動,能干涉夫君愛子,可能就會把靈蹊變沒了。

她不能把靈蹊變沒了。

如果當初是一家人一起流放,無想想過,可能她和陸信能多活一段時間,但是,一樣有無盡遺憾。

反正怎么都沒辦法兩全。

如今,誠兒找到了他的路,她——就不必那么執著。

當一個鬼,等陸信一起走黃泉路,重啟一條不被各方支配的人生就可以了。

要不然,憑她現在的修為,黃泉路上,陸信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

當初說好了,哪怕不能長相守,奈何橋上……千年他也等著。

被家族棄了,被母親棄了,被宗門棄了,被父親棄了的陸信,在最后可能生怕,她再棄了他,所以先替她選好了路。

當初她不能拒絕,如今……

如今可以借寶分神兩全,無想覺得,她該知足了。

再求其他,就太貪心了。

“這個辦法就是,借凡人之感念,避天地之因果。”

連一個小小的道人,都可以借所謂山神的身份,脫天地因果,轉世成人,他又如何不能?

清川不明白,這一會的無想,怎么一點都不關切,只能跟她說好話,“我可以轉世成人,你可以在……”

“前輩!您昨天才說,我想的太多了。”

無想打斷他,“您想轉世成人,我可以助您,如果我不行,我還可以請靈蹊幫忙,但是,我的路……,您就不必再想了。”

清川都愣住了。

看到無想,他好像又看到了當年的那群人。

他們明明知道,自己選擇的路,最終會走成什么樣,可是,認定了,都沒有回頭。

“罷了!”

他低低地嘆了一口氣,“這一次,是老夫想的太多了,老夫雖從天罰獄來,可是也在天淵七界的因果局中。”

是他幫忙把美魂王他們趕下來的。

天淵七界的因果局,他避不開。

被天罰這么多年,也許不止是因為人禍,還是因為……,天淵七界的因果一直鎖在他身上。

清川一瞬間好像又老了十多歲,“老夫一直想避開這世間的因果,但事實上,就沒有比老夫更倒霉的仙人了。”

宋玉和聞人師妹他們,還能活在神隕地中,等待世人的感念還報欠下的一切,他呢?

是他自誤了啊!

清川在無想的目送下,走進街市,匯入晚間的人流。

“老祖!”

陸靈蹊不知道老祖站在這里多久了,瞄瞄不遠處,一眼就能看到的桂花樹,她聲音輕柔,“這里的風景是不是特別好啊?”

“……是!”

無想回頭的時候笑了,笑容里多了一抹釋然,一抹自在,“尤其你家老宅后院的風景最好了。”

陸靈蹊坐到她身上,“您在這里,是不是聽了我小時候好多的糗事?”

“我聽著很開心。”

無想摸了摸她的頭發,“靈蹊,你其實……已經猜到小桂和我的關系了吧?”

小桂?

陸靈蹊眨了眨眼,“您那么喜歡他。老祖,我幫您說好話了,您……您可以走近點,跟他說話的。”

“……不了。”

雖然已經做了決定,可是,當機會再現面前的時候,無想還是忍不住的心動,“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什么?

陸靈蹊打量自家老祖,“我代替不了您,老祖,您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

“是!”

無想轉頭看向她,“我要走了。”

陸靈蹊心下一跳,“您要到哪去?”

“當初我和你信老祖相約白頭。”無想目露溫柔,“其實是我主動的。”她笑起來的時候,帶了一種說不出的幸福,“后來,他讓我留下來,答應我,黃泉路上會等著我。我已經讓他等了太久太久了,我想,我該去陪他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