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五六章 相見

更新時間:2020-08-29  作者:潭子
鴻蒙珠境里,陸靈蹊不知道她的徒弟們,正排排站地站在采薇師姐面前。

當然了,就算知道,她也不在乎,徒弟都收了,做為師長給見面禮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嗎?

“青主兒跟著我們,那你怎么辦?”

瞄瞄遠處和葵葵玩在一起的青主兒,陸懔有些擔心,“這么多年,她一直跟著你,幫了不少忙,沒了她,你……”

“我最近都不出宗門。”

除了在差不多的時間,陪無想老祖撞一撞月亮宮的時間之門外,她輕易是不會出宗了,“這些年一直忙的要死,都沒時間陪爺爺。”

陸永芳瞬間眉開眼笑。

他們家最忙的就是孫女了。

他都要好長時間才能見一次。

要不是她用實力證明,她是他們家最厲害的,他都想把她按在家里。

可是,小鷹兒長大了,向往更高的藍天,他這個老鷹,只能努力把家弄好一點,讓飛出去的小鷹回來時,想要什么拿什么。

“爹!她的話您聽聽就得了,這么多年您又不是不知道?”

陸懔瞪了一眼就會玩嘴的女兒,“您要是相信她的話,那肯定是虧吃的還不夠。”

“我樂意!”

陸永芳對親兒子那是一萬個嫌棄,“靈蹊好歹還會哄人,你呢?”除了餓了要找爹,其他時間,老爹那就是天邊的浮云。

連葵葵和踏雪都比親兒子好。

好歹他喂給一口吃的,不會搖尾巴的踏雪都知道努力搖搖尾巴,他到哪里去,踏雪也早早等著馱他。

如果說舍不得,陸永芳肯定更舍不得踏雪啊!

奈何踏雪也要修煉。

連青主兒都對那亂星海念念不忘,想來踏雪也是如此。

要不然從亂星海回來,踏雪的修為怎么進階的那么快?

“到了那邊,把踏雪給我照顧好了。”

遠處的踏雪好像聽到爺爺說它名字了,耳朵豎了豎后,它連忙跑了回來。

“嗚嗚”

它在陸靈蹊身邊轉了一圈后,又親熱地膩到爺爺身邊。

“乖!”

陸永芳摸了摸踏雪的腦袋,“去找陸懔吧,以后跟著他。還愣著干什么,”他瞪著某塊木頭,“拿塊肉干,哄哄它啊!”

踏雪也能幫忙打幾架的。

而且不方便的時候,就像林蹊說的,它能馱著他們快速離開。

“噢噢!”

陸靈蹊看到被嫌棄的父親摸出一塊肉干,忍不住就想笑,“爹,這些天,都由你和娘來喂踏雪吧!”

“知道了。”

陸懔摸摸快樂吃肉干的踏雪,“你以后乖乖的,我天天給你好吃的。”

“嗷”

踏雪聽懂了,叼上肉干吃的時候,輕輕甩了下尾巴。

“瑛姨和鷹叔還有猿叔正在趕來的路上。”

有這么多人在,爹娘的安全,陸靈蹊一點也不擔心了,“到了亂星海,你們不用跟別人組隊,就聽青主兒的,她讓你們到哪去,就到哪去。

白天有人,你們就打打星獸裝點樣子,晚上千萬記著布陣修煉。”

“知道了,你已經說了很多遍了。”

陸懔都想過去陪夫人蔣思惠一起做飯了,“不就是,星獸可打可不打,最主要是去修煉的嗎?”

“對!我手上還有十枚沒上交的仙令,這東西只要夠交任務的就行,不用那么拼的。”

娘那里不用擔心,主要是爹,按暢靈之脈的禁忌來算,爹想再進一步,已經非常非常難了。

這些年,要不是娘一直在幫他,只怕早就停滯不前了。

陸靈蹊為了爹娘的修煉之路,也是操碎了心,“總之一句話,你們到亂星海不是拼命去的,修煉之余,收集那里的特產才是主要。”

“噗!我也會背了。”

蔣思惠用一個靈氣化成的大盤,托了一桌子菜過來,“都別說了,吃飯吧!”

雖是一家人,可是,想吃個團圓飯也不容易。

而且這一走六十年,女兒忙,別看現在保證的多,可是,身不由己的事情太多。

“爹,吃飯!”

“唔!”陸永芳看這一桌子的菜,“靈蹊,回頭你爹這里,也給他多備些外面的靈米靈面,以防遇到臨時組隊的人。”

“不用,今天吃過飯,我們不是要在南山弄個臨時洞府嗎?”

陸懔不想事事麻煩女兒,“等住到了外面,我們自己到坊市買。”

順便還能逛逛街。

“爹!你也先跟我們到外面住住吧。”

一走就是六十年呢。

還沒走,陸懔就有些不舍了。

他知道,女兒為什么化為話嘮,她是不放心他的仙途,不放心他的安全。

當兒子的,陸懔也為老爹難受。

老爹年紀大了,又被暢靈之脈影響,就算女兒的機緣再多,也不能把他蹉跎的那些年找回來。

他和思惠還能再拼一把,老爹卻是想拼也拼不了。

“讓我和思惠好好孝敬孝敬您。”

“對!”蔣思惠笑道:“這些年一直都是爹您給我們做飯,現在我們要走了,也讓我們盡盡心。”

“……好!聽你們的。”

靈蹊在鴻蒙珠境陪他們這些天了,也該管管宗門和金風谷的事了。

“靈蹊,接下來,你若是不方便就不要來找我們。”陸永芳生怕耽誤她的事,“當了師父,就要有當師父的樣子,每個你都要好好教,不能盡想著省事。”

一直到現在,孫女都沒有處得來,關系非常好的男修。

如果放在凡世,他早急了。

哪怕哭著喊著,也得逼她成親。

找不到好的,湊和一個都行。

但現在……

陸永芳不敢擾她修行之路,“你師父教你,都沒省事過。”徒弟教好了,跟自己的親人也沒分別。

“誰說的?我師父教我,可省事了。”

陸靈蹊覺得,沒有比她師父更省事的了,“要不然我哪來那么多姨那么多叔?”

說到這里,她忍不住笑了,“爹、娘,瑛姨他們是妖族,你們在他們面前,有什么就說什么,猜心思那一套,他們都不會。”

“都聽你的。”

能把當人質的女兒當寶貝似的養三年,那些妖王,就是他們夫妻的大恩人。只要不是太出格的,陸懔和蔣思惠感覺都可以包容。

此時,化成人形的吉豐正艱難行走在下著凍雨,可稱生命禁區的北原。

地圖上顯示,這里是生命的禁區,哪怕修士進到這里,也是九死一生。

搜某些修士魂的時候,吉豐看到了,但是他是誰?

他們六腳冥蟲生來就帶有盔甲,寒暑不侵,還能非常抗打。

但現在……

吉豐后悔了。

他現在不是六個腳,主動放棄一腳變成四個腳的他,順應這方天地的意志,現在裝的也是人樣。

這個被各方天道厚愛的種族,又被天道加以另一種限制,身體孱弱的不像樣子。

早知道,他就再帶兩件厚毛法衣了。

吉雨為自己的自大后悔,縮著腦袋,雙手抱胸,努力用單薄的法衣抵擋似乎無處不在的寒冷。

做人實在太難了。

這要換成他原來的身體,翅膀一展,可能早就跑過了這狗屁的生命禁區。

他曾幾次想飛起來,更快地走過這里,可是天上比地上冷了十倍不止,才升空,感覺護罩都要被凍裂了。

為了小命,吉豐只能哆哆嗦嗦地按照即定方向走著。

這一會,他真慶幸王后沒被關在這個地方,要是關在這里,他想救也沒門啊!

吉豐現在徹底相信那什么圣尊了,無相界真的沒有王后,他得到其他六界去。

天淵七界最好的地方,在靈界,第二站,他得到那里去。

但是,通天傳送陣,他能走嗎?

人族雖然孱弱,可是,著實研究出不少東西。

吉豐懷疑,這里也有那種叫真顏法鏡之類的東西。

所以,通天傳送陣,他可能走不了,要走……就只能走絕地之門。

無相界的絕地之門,他只知道太霄宮那邊的莫機淵,那里是無盡沉水,一個不小心……

從破界下來開始,這里的修士,好像就熟知他們六腳冥所有一切,一步一步設計把吉雨他們弄死,把他逼到如今地步。

莫機淵這個人人都知道的絕地之門,他們會不會也有布置?

吉豐凍得腦殼都疼,可是,不敢停下腳步,不敢停下思索。

他怕一停下來,就再也走不了了。

怕腦子停下來,就再也轉不動了。

現如今,他只能努力往王后那里想,轉移自己的所有注意力,要不然……

“吼”

遠方突然傳來一聲巨吼,木木走路的吉豐一下子就挺直了腰背。

有冰獸了。

老天不亡他啊!

他撐著護罩,在冰原上狂奔起來。

劉成從栗苒口中聽到采薇跟林蹊生氣,也要收七個徒弟的時候,感覺艷陽高照的天空,都蒙上了一層暗色。

采薇師姐一直想收徒,只是多年來沒遇到合適的,到現在為止只收了一個。

但現在……

林蹊拿寶撞徒,她說不得也會有樣學樣。

怎么辦?

去亂星海掙錢吧!

趕走每次都不帶好消息的栗苒,劉成認命地去神道峰找尚仙。

“宗門的人手不太夠。”

尚仙一邊把他的名字寫進傳送寶盒傳送出去,一邊道:“不過,既然是師兄要去,再難,我也給你辦到。”

什么意思?

“就……就我一個人去啊?”

劉成到他的紙條上,只有他一個人的名字,驚得都結巴了。

“對啊!”

尚仙笑,“師兄,你看我對你多好!”

多好?

好個屁!

就他一個人,人生地不熟的……

找柳師妹他們,肯定不會那么容易。

畢竟,他又不是天道的親兒子。

連干兒子都不算。

“其他各宗都有什么人去,師弟知道嗎?”

按下那口氣,劉成只能朝尚仙打聽。

“不知道啊,我最近都很忙!”

尚仙笑咪咪地在他又變色前道,“不過,我知道散修聯盟那邊會有不少人去。”

散修?

“丁滿鵬的爹娘,好像也要去。”

尚仙道:“要不然,你跟他們套套交情?”

那對夫妻的戰力不錯,為人也相當正派。

當年跟柳師妹對上,完全是誤會。

“他們啊?”

怪不得栗苒說丁滿鵬最近連金風谷都不呆,要到仙客來陪他爹娘呢。

劉成稍為猶豫了一下,“除了他們,沒有其他人了?”

“有!不過,丁滿鵬是林蹊的徒弟,林蹊又跟你走得近,丁凈夫妻為了親兒子,肯定也會對你熱情些的。”

冤家宜解不宜結。

那對夫妻的戰力著實不俗,尚仙覺得可以趁此機會拉攏一二,“而且,劉師兄,你不覺得有他們在,遇到骷髏蝗的時候,不管是逃命,還是截殺,都會容易些嗎?”

劉成的最后一絲猶豫都沒了,“行,我這就去跟丁滿鵬弄一次偶遇。”

他一狠心,一跺腳,飛出神道大殿,直奔金風谷。

去亂星海的日子沒幾天了。

早點聯絡感情,于大家都有好處。

他偶遇丁滿鵬,跟他一起往仙客來客棧的時候,卻不知道,林蹊也正在不遠處的五味齋跟鷹王他們見面。

“我還給你們一人訂了份五味齋的全餐。”

陸靈蹊一個送了一個大儲物袋,“到了那里,如果天道禁制下,你們不能維持人形……”

“我們本來就是妖,不能維持正好。”

猿王毫不在意,“你不用擔心我們接受不了。”他一邊大塊朵頤,一邊道:“你的那個叫青主兒的小朋友呢?丑媳婦總要見公婆,快點讓我們見見吧!”

鷹王和瑛娘一齊好奇地看向陸靈蹊。

草木成道,他們只在傳說中聽過,哪里知道,他們的身邊早就有了?

“我不是丑媳婦!”

青主兒被猿王這話,說的都不想出來了,“叔叔您也不是公婆。”

“噗!”

猿王一口菜差點噴出來。

“瑛姨、鷹叔,我早就見過你們了。”

鷹王、瑛娘和猿王都震驚了。

這是林蹊一直綁在頭上的頭飾嗎?

原來他們一直好奇,這頭飾怎么就一片葉子,原來……

“噢噢!”瑛娘在小家伙好奇的目光中,下意識地點了頭,“林蹊說過,當初蚯王開辟的靈田,就是你教她種的。”

“嗯!”

青主兒眉開眼笑,“種地的事,就沒有我不知道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