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五五章

更新時間:2020-08-28  作者:潭子
清晨的丹崖山籠罩在一片夢幻的輕煙之中,深吸一口氣,混和了靈草的輕靈之氣仿佛能洗滌疲憊的身心一般,采薇臉上忍不住就帶了點笑意。

這次閉關煉的丹藥,沒意外都是中品丹和上品丹。

師妹的丹爐,真真的好用。

雖然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嘭’的一聲鬧個炸爐的假象,可是,采薇的心是圓滿的。

她再不是那個缺九了。

避不開的九次炸,每次炸得她心肝發顫,要不是宗門和師父都壓著她干,她早撂挑子了。

靜靜欣賞了一會丹涯山的美景,采薇這才朝禁制外的傳音符招了招手。

小谷的禁制輕輕裂開一條小縫,傳音符咻的一聲飛進來。

“師姐,”尚仙的聲音,從傳音符里傳了出來,“我是尚仙,如果出關,暫時就不要再煉丹了,我有事找你。”

找她?

肯定沒好事。

除了煉丹,她可是什么都不會干。

采薇撇撇嘴,異常無奈地飛身而出,直奔神道峰。

“師姐,這邊!”

尚仙站在神道大殿的殿頂,俯瞰整個千道宗,第一時間就發現她了。

“什么事啊?”

采薇本來想來一句,我只會煉丹,結果看到師弟又白了一縷的頭發,只能悄沒聲息地咽下去,柔聲道:“吉豐又出來鬧事了?”

現在也只有吉豐,是他們的心腹大患了。

采薇不自覺地就緊蹙了眉頭。

“不是吉豐!”

尚仙身邊自起結界,“是久誠師叔。”

久誠?

雖然師弟的聲音沉重,可是采薇的眉頭卻松開了,“他怎么啦?”

她對那位師叔無感的很。

甚至可以說,有些厭惡。

師弟師妹們到她那里去蹭丹,偶爾遇到好的靈草,還知道送給她還人情。

可是,那位師叔到她那里蹭丹,從來都是一毛不拔。

偏偏他還占著一定輩份,每次去她都要出點血。

“今年的仙緣會因為他提前了一天舉行……”

對別人可以粉飾太平,可是,對同是元嬰的親近師姐,尚仙沒有一點隱瞞,把久誠干的事全都說了出來,“我和南師妹已經決議再不估息。師父他們沒回來前,對外……就說他閉關了。”

但是假的就是假的,能騙得了別人,騙不了他自己。

尚仙這些天都煎熬的很,宗里的人手本來就吃緊,少了久誠,能在外面行走的就更少了。

外面沒有吉豐,無相界再不出什么意外,宗門還是穩的。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外面有吉豐。

他與千道宗有解不開的仇。

雖然元嬰修士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常出來走走,對穩定人心方面,還是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宗里人手不夠,所以師姐,從現在開始,你每煉一爐丹后,都要出來走走。”

“……沒問題!”

采薇一口應下,“我這里還有幾顆烏發丸,你要不要?”

“不要!”

尚仙一口回絕。

白了就是白了。

白了之后,他把短須養出來,更添威勢。

當然,除了這個,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尚仙發現自從有了這幾縷白頭發,他要干什么事,大家都會盡量地配合。

這是意外之喜啊!

而且,師父、師伯、師叔他們總要回來的。

有什么能比他這幾縷白頭發,更讓師父心疼呢?

到時候都不用他說,所有他找不了的場子,長輩們一定都會幫他找回來。

甚至師父還可能在一個心疼下,放他兩個大假。

所以,這白頭發絕對要保護好了,不能讓烏發丸破壞了。

“我是男人,沒那么多講究。”

他把腰背挺了挺,“壞消息說了,還要跟你說個,對宗門是好事,對你可能是壞事的事。”

“對宗門是好事,對我怎么就能是壞事呢?”

采薇不能不懷疑師弟要算計她,“尚仙,從小到大,你說你吃了我多少丹藥?你不僅吃,你還偷……”

“停停停,怎么是偷呢?”

尚仙絕不承認,“我那是蹭,大家都去蹭,我少年不知事,跟著有樣學樣罷了。而且從五行秘地回來,我可都加倍給了你靈草。

師姐,你是不是誤會了我什么?

我要跟你說的消息,可不是我要為難你,不對,根本就沒人能為難你,我就怕,你一不小心,被林蹊拉坑里去了。”

林蹊?

采薇的眉頭一擰,“久誠的事你們不是已有決斷?她怎么也不至于把火歪到我頭上吧?”

“沒有沒有!”

尚仙搖頭,“她哪來的火啊,她現在高興的只怕做夢都要笑三聲。”一下子多了五個徒弟呢。

隨慶師伯回來,也不知道是高興的要死,還是嫌金風谷人多,吵的要死。

“……有事快說,有屁快放!”

采薇又不傻,師弟的語氣里,有高興,也有點幸災樂禍。

哼!別當她不知道,這些家伙沒事就喜歡互扯后腿。

尚仙拿林師妹沒辦法,就想在她這里挑撥離間。

采薇打定主意不上當。

“林蹊在仙緣會上又收徒了。”

“噢?”

仙緣會上的徒弟,那肯定是人修。

采薇心念電轉后,放松了,“不就是一份見面禮的事嗎?”

不對,師妹加這個都四個了。

她到現在就一個徒弟呢,“上次我就跟你說,遇到好苗子,給我留一個,你可別告訴我,本來要給我的徒弟,被她搶了。”

采薇的眉毛當場就豎了起來,“怪不得對宗門是好消息,對我就是壞消息呢,我……”

“師姐師姐,你又誤會了。”

尚仙連忙投降,“這次的小弟子里,沒有火靈根特別好的,林蹊也沒在這批弟子里面收到徒弟。”

噢噢,那就不關她的事了。

采薇的眉毛重新平緩起來,“尚仙,你這個掌門是怎么當的?說個話,連重點都抓不住,你是想急我呢,還是想氣我,或者兩者都有,不對,不僅都有,你還想看我和林蹊的笑話是不是?”

哎呀!

他不就是想逗逗師姐,在她這里平緩一下心情嘛!

尚仙挺直的腰不自覺地往下彎了彎,“師姐師姐,別氣嘛,我跟你說,仙緣會那天,林蹊干了一件大事,拿七件沒送到殘寶山的寶物,放在仙緣會以寶撞人,愣是收了五個徒弟。”

采薇驚呆了。

她終于感覺,她可能真要被師妹坑坑里去。

敖象和小貝她養了三年。

栗苒好帶不假,可是,師妹收了她,好像就是讓她隨緣長的。

當師伯的遇到了,該關心的她要關心,該指點的她也要指點。

現在一下子多了五個……

“你沒逗我?”

“我發誓,絕對沒有。”

尚仙一連給了五次見面禮,感覺都要吃不消了。

尤其栗苒也陪她那些師弟師妹們一起來,他還不能拿稍次一點的。

“劉成一連給出了十塊上品靈石當他們的見面禮,”尚仙在采薇面前,翻了下手掌,“你說,他哭沒哭?”

肯定哭了。

采薇有些心痛她要給的見面禮時,不知道為什么,又有點想笑。

“他肯定哭過了。”尚仙也不要她答什么,迎著初生的太陽,眉毛都有些飛揚起來,“師姐,你不知道,他那么懶的人,這幾天都跑到我這邊來打聽,宗門再去亂星海的名額了。”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采薇忍不住笑了,“你給他了沒?”

“我想給,可是,他還沒拿定主意!”

宗里人手再缺,只要劉成愿意去亂星海,他都捧著送他。

尚仙指著采薇幫忙,“師姐,他除了打聽去亂星海的名額,還在拐著彎的打聽,我將來要收多少徒弟。”

采薇突然明白了什么,“我去看看他,跟他抱怨抱怨,說我也想收幾個徒弟怎么樣?”

“那就太刻意了。”

尚仙搖頭,“師姐,我覺得你應該跟林蹊吵個架,然后,放話說,你也要收七八個徒弟。”

算是好計,可是……

采薇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臭師弟在算計劉成的時候,不會也在算計她吧?

采薇一時想不出來,他能算計她什么,只能道:“我干嘛要和林蹊吵架?我不能是賭氣,或者羨慕她,然后也動了收七八個徒弟的心?”

“嗯,你的計比我的計更高。”

尚仙贊嘆,“亂星海有柳酒兒在,他到那里,不會有太多風險,當初知袖師叔就是想讓他去的。”

劉成哪里知道,他不是被一個人算計。

周圍人,從掌門到云蕩峰看門的執事弟子,在發現他終于松動,考慮出門的事后,個想個的辦法,就是要把他趕走。

“師伯!”

栗苒最近一段時間每次過來都有些不方便。

雖然小姑娘努力裝著沒事人的樣,可是,劉成展眼一瞧就知道,她今天傷在左腿上。

“我今天的木刺甲胄被陸林破了。”

連師妹她都不想喊了。

所有師弟師妹中,就陸林出手最狠。

“您再幫我想個招吧!明天還是她當我陪練。”

基本法術里,劉成師伯玩的最好。

這一點連師父都夸的。

栗苒可憐巴巴地瞅著她家師伯,“這一次,我也想給她來個狠的。”

為了防止他們給她來狠的,她在劉成師伯的建議下,用木刺術延伸出木刺甲胄。

這木刺甲胄回回出其不意的出現,只為對付那些不要臉,欺負她年紀小的家伙們。

原來挺管用,倒霉的人是絕對不會跟人分享的,栗苒還以為,她能把他們每一個都虐一遍,誰知道在陸林那里,一個猶豫,一個手軟,就反被她欺負了呢?

什么綠林好漢?

全是假的。

她不就是看她長得柔弱,一時猶豫嘛?

哼哼!

她這個小師姐舍不得朝她出手,結果,她倒是沒有一點猶豫。

栗苒倒了霉才知道,這些天,周華利他們一個個的,陪練陸林時,也全在她那里吃了虧。

所有的師兄妹中,就陸林心最黑,還偏就擺出一副柔弱樣,真是到哪都沒地方說理了。

“她用土拳術破了我的甲胄,她的‘土’術玩得溜,防衛的特別嚴謹,師伯,您說,我該用什么辦法破了她的防御啊?”

劉成:“……”

他知道,可是不想說。

五行上,木克土呢。

最近,他都在愁他自己的事。

只要一想到,要離開安樂窩,直面外面的風雨,劉成就滿心的想抵觸。

進階結丹了,他有五百壽元呢。

好好的在宗門,干力所能及的事多好啊!

仙路艱難,不能每一個人,都有無上大道吧?

劉成一直都覺得,這輩子當個結丹真人,背靠千道宗、云蕩峰這兩座大山,可以逍遙自在一生的。

誰知道……

看看面前,他送了兩塊上品靈石的小姑娘,劉成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唉!栗苒,戰場上的戰機是稍縱即逝的。”

這孩子這么拼干嘛呢?

還有,林蹊的心也夠狠的,居然在金風谷布擂,讓弟子們彼此捶打。

連煉氣初期的小娃都不放過。

“我能給你想一時的辦法,不能給你想一世的辦法吧?而且,你今天打贏了,以后呢?吃了虧的人是不是想著,下一次的時候,出手要更重一點?”

好像是呢。

栗苒苦惱了。

得了相合的功法,她是重修的,這大半年下來,雖然又修回了煉氣四層,可是師弟師妹們,除了受了傷的包小玄,一個個的,靈根資質都不差,未來的幾十年,她或許都追不上。

“師叔,我是師姐呢,難不成,我不要面子啊?”

“面子值幾個錢?”

實惠才是最重要的。

劉成正要勸她,以后當個乖一點的小師姐,讓那些個家伙照顧她,就見一道遁光‘咻’的一下沖了進來,“師伯,師姐。”

卻是葉貓兒來了。

這個小姑娘聰明的很,都不用別人給她遞茶,就早早準備了。

“來的正好,”劉成道:“葉貓兒,你知不知道,這些天……”

“師伯師伯,您說什么呢?”栗苒連忙阻住,“貓兒,找我有事啊?”

“嗯!師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采薇師伯出關了。”

葉貓兒的眼睛亮亮的,“師父不是說,讓你帶我們到她那里幫忙配些最合我們的鍛體靈藥嗎?”師伯那里還有見面禮呢。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