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四五章 業果

更新時間:2020-08-17  作者:潭子
亂星海,密密麻麻的骷髏蝗才在山谷出現,就被等待已久的修士隊伍分包按殺。

今天的這次大豐收,簡直讓各方樂壞了。

與天淵七界柳酒兒合作以來,亂星海的佐蒙人是差不多讓他們絞盡了,可是,骷髏蝗神出鬼沒,連著幾次,都算錯了。

雖然在算錯的地方,也另有仙丹之類的收獲,但那樣的寶貝,畢竟不能人人分一枚。

骷髏蝗就不一樣了,一只骷髏蝗可以換一百塊仙石呢。

這可是他們沖關的好東西。

現在一下子抓了這么多骷髏蝗,可以說,他們人人都發財了。

幾乎人人都喜笑顏開。

只有李開甲和柳酒兒,隱晦地對視一眼后,都有化不開的愁緒。

他們兩個各有各的愁。

“十八運珠如何,我可以發誓不管不問不傳,”柳酒兒傳音給他,“不過,你以后小心一點,這東西……也許另有蹊蹺。”

這么好的寶貝,無相界居然聞所未聞?

托師父的福,她在千道宗的地位不算低,如果宗門記載過這樣的寶貝,師父不可能不說,她在藏書樓出入過那么多次,也不可能沒看到過記載。

而且,十八運珠既然這么好,曾經得到過它的主人,又怎么還會把它留在天淵七界?

‘運’這東西,成了仙人,也一樣要的。

柳酒兒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尤其這東西,連佐蒙人都知道。

雖然有李開甲在身旁,她算起卦來如虎添翼,可是,現在的情況是,她越是被人追捧,以后越難下神壇。

“接下來,我會想辦法,讓自己承下一些業果。”

卦太靈了,就不能老算了。

要不然……

柳酒兒懷疑哪天倒霉,她可能喝口水都能把自己噎死。

“只要受了傷,我就可以到海城修養,你……你可要守好秘密,實在不行,遇到好東西的時候,往外推一推。”

李開甲萬分苦惱,“你覺得,我的運比我師兄的多嗎?比你的多嗎?比沈容的多嗎?比蕭瀟的多嗎?”

這正是柳酒兒不解之一。

師姐林蹊有天道親閨女的美稱,但她的運與險似乎從來都是并存的。

李開甲沒有反駁他有十八運珠的事,按理說,他的運應該非常逆天才對,可是事實上,他之所以從來不顯眼,就是因為他們大家的運道也都不差。

也許他在某些地方,還發了一些暗財,可是,再發,斬時也比不過師姐啊!

“我的珠子叫中極珠,它的前一任主人死了連魂魄都不全,心心念念的只是養魄,得個轉世。”

李開甲無法相信,他的珠子是那什么十八運珠。

但是,這姓柳的神棍就在他這里找到靈感,不說百發百中,卻也不差多少。

“它要這么厲害,怎么讓它的主人落到那般境地?”

他也覺得這珠子很蹊蹺。

只是,現在就是想扔,卻也扔不掉了。

因為它基本已經與他骨、血、修為相連一處。

“你要承業果,那你說,將來我的運是不是也伴著業果?而且,我的業果……還是最致命的那一種?”

柳酒兒啞口無言。

如果李開甲在承了天地之運后,未來還要承下天地之業果,那……那她可就造了大孽了。

她把他的‘運’分給了多少人?

不過,也不對啊!

或許,分給了別人,同樣的,天地業果也會分散。

“林蹊有天道親閨女的號,她的運……你感覺如何?”

李開甲現在懷疑,這所謂的運珠之‘運’,承在林蹊身上。

當年他承受不住十八中極珠,差點因它而亡,是林蹊幫忙舒導因它而來的亂竄靈力,事后,他是踏上了修仙路,可是林蹊好像也進階了。

“……林師姐的運,我們一般人承不住!”

一不小心,真的會死人的。

如果當年換成她被押在妖族,就算能回來,肯定也是小可憐。

可是林師姐在長輩們面前的嘴巴向來甜,以至于連妖王都舍不得她,多少年了,還把她當寶貝似的疼著,吃的喝的用的,只要有的,全都送。

后來的連肆、山海宗暗殺、宋在野、天渡境、化神境魅影等等,柳酒兒簡直都不敢想,那位師姐怎么一個個走過來的。

換成她,也許骨頭都要爛成渣了。

“她的運雖然有一部分作用在她自己身上,可是,真正的運卻輻散在整個天淵七界上。”

好處真沒得多少,要不然,不會連元嬰都落在大家后面的。

“不對,你想跟我說什么?”

柳酒兒突然想到,這家伙與林師姐少小就認識,兩人關系貌似還不錯。

“……得中極珠的時候,她是我和一起的。”

十八運珠雖然暫時被壓下去了,可是,李開甲總覺得,以后還會翻出來。

別人都不知道,他有這珠子,柳酒兒這里卻瞞不過。

雖說他相信她的操守,可是,有關這珠子,他有很多困惑,可能需要她幫忙。

尤其這件事,還涉及到了陸靈蹊。

陸靈蹊改名拜入千道宗,剛剛承認與陸家的關系,就被萬生魔神盯上了。

李開甲下意識地感覺,這珠子可能與萬生魔神也有一定的關系,甚至魔神跟佐蒙人都有關系。

但是,這里面有好多線,他一時捋不清楚。

到時候,就需要靈蹊和柳酒和他,他們三個一起捋了。

“你在我這里證了神棍的名號,就欠了我人情,將來回去,我們三個匯合一處,我把珠子拿給你看,你幫我們算一算,沒問題吧?”

“……沒問題!”

人情確實是她欠的,是她算計佐蒙人太過,以至于被他們盯上。

更何況,這里面還欠了林師姐。

柳酒兒一口應下,“我現在真想六十年一轉眼就過去,馬上回家。”

一會兒,她是斷腿好,還是斷胳膊好呢?

斷腿,還有胳膊,胳膊能用,就可以算卦。

看樣子是要斷胳膊了。

看看自己的胳膊,柳酒兒好想說一聲‘造孽’!

她眼睛四瞄,正想要尋個最好的業果地點,卻沒想,腳下被大家收攏起來的蟲堆處,一只緩過一口氣的青灰色骷髏蝗一下子撲過來。

柳酒兒下意識地就胳膊一擋。

手腕一痛。

她一下子意識到什么,驚的三魂飛出二魂。

發現不對的沈容當機立斷,一劍斬下她的手臂。

原本飽滿的手臂在落地的瞬間,騰出大量的水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癟下去。

不過,這一會眾人顧不得去看柳酒兒的傷情,一齊出手,以最快的速度,把那只已經變成灰紅色的骷髏蝗跟斷臂一起,拍成了泥。

柳酒兒雖然一心想要找個業果,可是,哪想到果來得這樣快?

還讓她親眼看著自己的手臂被各種法寶,砸成那個樣子。

她眼前一黑,當場暈了。

千道宗,神道大殿。

尚仙左等某人不來,右等某人還不來。

正要咬牙遣執事弟子過去請的時候,就見某人領著個長相奇特的小姑娘進來了。

“栗苒,拜見你掌門師伯!”

“栗苒拜見掌門師伯!”

栗苒躬身深深一禮。

過來的一路上,她已經聽師父說了劉師伯好多‘壞’話。

不過,她倒是挺感激劉成師伯的,要不是他,她還是記名弟子呢,哪能當場拿他送出的茶拜師成功?

暗脈覺醒這種事,固然可喜,可是栗苒覺得,她能在那時候覺醒暗脈,與師父也不無關系。

本來當千道宗普通的外門弟子,她就有壓力,生怕給引她進來的師父丟臉了,結果師父還說,要收她為記名弟子。

她靈根資質那么差,哪里配得上師父這樣的天運仙子?

要是沒有師父,栗苒都覺得,可能她這輩子都不能覺醒暗脈。

為了不讓師父再被師伯笑,這一次,她的雙腿沒有再軟,只是把腰變得深了一點。

“師伯?噢噢,快起來。”

尚仙都被弄懵了,不過看看師妹那得意的樣子,他哪還能不知道,她是收了一個好苗子?

“栗苒是吧?”

好苗子也是千道宗的。

尚仙白了陸靈蹊一眼后,轉朝栗苒的時候,卻是一副慈愛相,“來來來,這是師伯給你的見面禮。”

身為掌門,雖然供給多,可是一年給出的各種見面禮,也實在是個大數字。

為了省錢,他把各種見面禮,分成了三六九等,示情況來給。

但是林師妹這里不一樣。

金風谷人太少,雖說這栗苒已經算是她收的第三個徒弟了,可是前兩個是八階妖王,不要說林蹊自己教不了,就是他們這些人,也是一句指點都說不上。

教不了,說不上,尚仙感覺在那兩個小家伙面前,心中的底氣都不足。

現在好了。

終于來了一個,他可以稍作指點的娃。

“這是上品聚氣丹,三十粒,這條長綾勉強算是極品靈器,可攻可守,亦是非常好的飛行靈器!”

尚仙可算是出了血本,“快接著吧!”

這么多?

栗苒連忙偷看師父。

陸靈蹊朝她微一點頭,她連忙接過,“栗苒謝過師伯!”

“唔!恭喜師妹又收得佳徒!”

借著送長綾的功夫,尚仙用靈力接觸了一下小姑娘,說不羨慕,那絕對是假的。

他到現在,一個徒弟都沒收呢。

“那是!”

陸靈蹊得意,她沒有因為栗苒表現出來的靈根資質不好而放棄,“師兄給了她獎勵,是不是也當給我些獎勵?”

“臉皮倒厚!”

尚仙對栗苒有多少春風細雨,對師妹就有多少急風驟雨。

“吉豐到現在都沒有消息,你知不知道?”

那個家伙,一定在憋著壞。

他們千道宗要倒霉了。

“他還在外面晃,你帶栗苒回來,就不知道用最快的速度?”

明明有魅影盾,非不用,害他擔心。

尚仙最近壓力大,也沒人能擋他靠山,難得回來一個能靠一點點的,當然要憋著的壓力,釋放一點點,“林蹊,你說,吉豐是重傷,還是藏到了什么地方?”

她哪知道?

她又不是吉豐。

陸靈蹊也想嘆氣。

“栗苒,到神道峰轉轉,回頭我找你。”

“是!”栗苒知道師父跟師伯有話談,乖巧拿著新得的寶貝退下。

“師兄,他到現在沒動靜,我覺得,暫時就不會有動靜。”

眼看師兄把殿內的禁制架強,陸靈蹊坐到一邊,搶了他的茶壺給自己倒茶,“相比于別的六腳冥蟲,這個吉豐,顯然是非常有腦子的,九方機樞陣被破,可以說,就是他一步步設計好,讓牧樵自己鉆的。”

回來的一路上,陸靈蹊拿著栗苒用留影玉留下的影像,看了好幾遍,“他的目標明確,就是求命。”

她把留影玉拿出來,把吉豐重要行動時,關鍵的幾個影像截出來,“師兄,你看他的眼睛,這幾次,明顯帶了算計。”

是嗎?

尚如的眉頭高高攏起,“他求命,主要還是要找他們的王后?”

“是!”陸靈蹊點頭。

“但是……”尚仙盯著截出來,并且放大的吉豐圖像,“他都能算計著把牧樵逼到自爆,又如何不知道,他的長相不論到哪,我們都能鎖定他?”

“這也正是我要跟師兄說的。”

陸靈蹊指向東方渡扯他爪子時的影像,“他明知道,大家都對他的這個爪子感興趣,可是,你看,這一會以他的本事,明明可以縮著這個爪子,并且讓其他四爪相幫的,但他這四個爪子,兩個揮向有威脅的攻擊,兩個卻在做無謂的守勢。”

尚仙一個閃身,干脆飛到了影像跟前,把這影像又輕輕地往后倒了一點兒。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

尚仙長長吐了一口濁氣,“他這是故意的呀!”

“就是故意的。”

陸靈蹊也覺得遇到了勁敵,“早前,我就說過,他想在我們無相界混,除了折翅,還要交出所有收藏的三分之一。他是聰明的,哪能不知道,只要有星船在,他就不可能安安生生地找他們的王后。

但是,放棄儲物戒指有很多方法,他卻選擇了棄爪。

六腳冥蟲之所以叫六腳冥蟲,是因為他們有六個爪子,但是,師兄你看,他少了兩個爪子后,眼中的神色,反而像是高興了些。

這……正常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