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四四章 佳徒

更新時間:2020-08-16  作者:潭子
青主兒發現,某人喜新厭舊的本事一流。

也幸好栗苒長得不是那么得人意,要不然,她都要以為,靈蹊被美色誤了。

“我辛辛苦苦地給大陣偷著裝仙石,忙的要死,結果你在上面,玩著玩著把事做了。”

青主兒響在陸靈蹊識海里的童音,滿是委屈,“這也就罷了,誰讓我們分工不同呢,可化神修士的靈嬰自爆啊,你怎么能先問這小丫頭怕不怕?你應該先問我,我當時離得多近啊!”

“……我們之間有大德之契呢。”

陸靈蹊有些無語。

牧樵靈嬰自爆時,她當然也有一時的心慌,不過,也只是心慌罷了,如果青主兒有事,她肯定不止心慌。

重影可以變成微塵一樣的小東西,青主兒當然也可以。

“多少大風大浪,我們都一起闖過了,你有多大膽子,我還不知道嗎?”

陸靈蹊都想問一問她,你要不要臉,跟一個這么可憐的小孩子比?

可是話到口邊,她到底忍住了。

青主兒的聲音還是童稚之音,栗苒按人族的年齡來算,卻已是小少女了。

陸靈蹊只能把聲音放柔,安撫道:“而且,我沒有第一時間問你,是因為我知道當時你差不多正在東方渡身后的那個陣眼處放仙石。他要自救,無形中,不就把你護著了嗎?”

好象是呢。

青主兒圓滿了,小葉葉上的眼睛,彎彎如月牙,“我都被嚇忘了。”那一會她回不了空間,驚慌之下在仙石上打洞,把自己縮進去了,“靈蹊,近三百的仙石,我只撿回了十一塊。”

仙石多好的東西啊,結果被牧樵那么一爆,全都不知道沖哪去了,就這十一塊仙石,還是她找了一大圈,才找回來的。

“能保著命,我們就阿彌陀佛了,你還想仙石?”

陸靈蹊不是不心疼仙石,但是在那種情況下,她們能全身而退已是僥天之幸,“我看你受的驚嚇比我少多了,你怎么沒在第一時間問問我怕不怕呢?”

“咯咯”

青主兒忍不住笑了,“我們之間有大德之契呢,我還不知道你?”要是她都需要安慰,那牧樵的自爆,肯定比現在慘烈十倍,“算了,我們扯平了。”

“……那好吧,扯平了。”

不扯平,又能怎么辦呢?

陸靈蹊也有些好笑,“不過,主兒,你說吉豐能逃到哪里去?”

他長的那個樣子,不管跑到哪里,都很容易被人認出來,“他……”

陸靈蹊突然想到什么,顧不得再跟青主兒說話,當場停在白云之上,摸出傳送寶盒,給尚師兄傳信。

牧樵靈嬰自爆,雖然因為在吉豐腹中威力少了好些,但遠方天地靈氣大亂,尚仙又如何感應不到?

按理說有林師妹看著九方機樞陣,師伯他們又人多勢眾,怎么也不至于出事的……

他站在神道峰頂,努力把自己代入到吉豐身上,想他如果是吉豐,無法可想時,應該怎么自救!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基本是沒有自救的可能,除非他還能用六腳冥蟲的身體天賦‘分’與‘合’。

尚仙小小地嘆了一口氣。

如果敗,那也肯定是敗在對六腳冥蟲不了解上。

仙界給的消息也不全。

真是難為死人了。

尚仙揉了揉額,不經意間,好像摸到了幾道紋出來。

他急忙打出一面水鏡,只是站在水鏡面前,尚仙眸光復雜,好不想接受,里面的人是他。

師父才走了沒多長時間?

他怎么就把自己整成了一個小老頭呢?

就差胡子了。

這不是他,絕不是他,他是玉樹臨風的謫仙人才對。

尚仙為他自己疲憊的容顏和額角的兩縷白發哀嘆沒到三息,大袖中的傳送寶盒突然動了。

他一下子就忘了他自個,連忙打開傳送寶盒。

“師兄,吉豐化三,其中一個出其不意吞了牧樵星君的靈嬰,牧樵自爆,炸死他自己和那個吉豐后,又炸壞了九方機樞陣,另兩個吉豐不知所蹤,師伯他們去尋了,不過我覺得,他在無法可想下,可能會去太霄宮那邊的絕對之門,那邊你們準備的怎么樣了?”

準備的怎么樣了?

當然準備好了。

不過……

身為千道宗宗主,尚仙第一個擔心的是吉豐會在臨走之前,在千道宗鬧一場。

他連忙飛回神道大殿,沒一會,一個個飛劍傳書,一個個執事弟子就從神道大殿分赴四方。

阿山深處,一個全身都光著,長胳膊長腿,個子也比一般人更高些的修士正警惕地打量四周。

突然,他面色一喜,以極快的速度,好像四肢著地一般,飛快地爬跳著逃進一個五階幻影虎的窩里,在幻影虎低吼正要撲來之跡,以更快的速度一下子跳過去,抬手狠狠一抹。

幻影虎的低吼變成好像漏風的啵啵聲,原來它的頸間已被修士用手刀割斷。

聞著濃烈的血腥味,修士有一瞬間的陶醉,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住自己,把還在抽動的虎尸往旁邊一扔,在幻影虎收藏的諸多亮晶晶中,找出一枚黃亮亮的儲物戒指。

‘啵’

一道波紋在儲物戒指上一閃,把早就微弱的舊主神識強行抹掉種上自己的后,修士以最快的速度,掏出里面的一套藍色法衣。

雖然很是嫌棄這個顏色,可是,他還是穿上了。

當然,如果有別人在這里,一定會告訴他,法衣里面也要套內|衣的,你怎么光穿法衣?

他不明白這一點,可能明白也不在意。

燕凌飛和赤炎從上空急速飛過時,神識鋪撒在這片大地上,當然看到幻影虎洞中的情況。

那個侵進去的修士正蹲著剝幻影虎的皮呢。

他們的神識在那邊一閃而過,又向遠方急急碾去。

修士側著耳朵,確定他們真的走遠了,才破開剛剛被他用靈力封住的虎頸,把自己的嘴巴湊上去。

咕咕!咕咕咕……

又腥又熱,帶有強大活力的虎血入腹,他舒服地瞇了瞇眼。

好半晌,確定這只幻影虎的血差不多都讓他喝盡了,他才意猶未盡松開嘴巴。

還是這樣好吃!

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低頭看向陌生的手腳。

“真難看!”

他嘟噥一聲后,就躺倒在剝好的虎皮上,“罷了,有了新身體,就給自己起個新名字吧!”

對現在的樣子,他似乎是即滿意,又嫌棄。

“叫什么?”他沉吟著,“就叫……王幸吧!”

栗苒站在陸靈蹊的遁光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那個被靈霧環繞,不時有遁光閃過的仙山。

千道宗啊!

以后,她真的也能成為千道宗的弟子嗎?

栗苒即緊張,又期待。

她雖是金木二靈根,可是,根值好像都不是很高。

族長爺爺曾經說過,若是有機緣,她可能會筑基。

栗苒早不是小孩子了,十歲以前,她還能覺得,這是族長爺爺對她的鼓勵,可是如今,她知道,那是族長爺爺在告訴爹娘,她就是一個廢才。

家族資源有限,不缺煉氣修士,她長成這個樣子,又不能聯姻……

栗苒在心里悄悄嘆了一口氣。

“那邊是坊市!”

陸靈蹊聽了一段她心跳的擂鼓聲,原本還想安慰安慰,別那么緊張的,卻沒想,她還沒說出來,小姑娘就自己調整了心態,“想賣什么買什么,以后就到那邊去。我現在帶你進外事堂,檢查一下具體的靈根值!”

正所謂差之毫厘,繆之千里。

靈根好,沒有選對對的功法,修煉的時候,也會事倍功半。

靈根不好,選對了功法,若是心性也堅韌,那么在修煉上一途上,往往也會事半功倍!

陸靈蹊很喜歡這小姑娘的心性,“栗家的功法,如果適合就接著修,如果不適合,你就要從頭開始來。”

“嗯!我聽前輩的。”

她是什么牌面的人物?

能得這位前輩青眼,實是三生有幸!

栗苒在陸靈蹊面前乖乖巧巧,“以后一定努力修煉!”

再怎么樣,她也要努力筑個基,要不然,太丟這位前輩的臉了。

栗苒很怕丟她的臉。

雖然從小到大,她沒給任何人掙到過臉,可是,這些天相處下來,她也想給這位前輩掙點臉。

如果白天修煉,還是跟不上大家的進度,那……那晚上就少睡點吧!

“我相信你!”

陸靈蹊帶著栗苒直入外事堂。

“咦?劉師兄,原來你又轉到這里來了?”

劉成沒想到是她回來了,當下眉眼帶笑,“呵呵,運氣!”不用出去到處跑,可不就是不就是運氣嘛。

他瞅了眼陸靈蹊帶回的陰陽臉小姑娘,“這孩子是……”

“路上遇到的小朋友,帶她來測個靈根,準備收做記名弟子的。”

當她記名弟子,也才能更好的管金風谷,“師兄,我不在家,以后就麻煩你多照顧照顧她。來,栗苒,拜見你劉師伯,他是云蕩峰弟子,金風谷和云蕩峰關系一向不錯,你以后不論什么事,都可以找他。”

“拜……拜見劉師伯!”

栗苒腿下一軟,當場跪倒。

她沒想到,連靈根都還沒測呢,就……就成了前輩的記名弟子。

一時之間,又激動又忐忑。

好怕一會靈根太差,讓師父后悔,讓師父沒臉。

“哈哈哈!不用行這么大的禮。”

劉成連忙把小姑娘扶起來,隨手就摸了兩塊上品靈石,“來,這是師伯給你的見面禮。”

“師兄,你這也太摳了。”

陸靈蹊當場就埋怨了,“我知道你現在有錢,再加兩塊。”

柳酒兒可是幫云蕩峰又置了好幾份產業呢。

“師父當初給你就兩塊。”劉成戲謔,“你的意思是,讓我越過我師父?”

陸靈蹊牙疼,云蕩峰一脈相傳的摳門,她要怎么破啊?

“摳門就摳門,還把知袖師叔抬出來,”她鄙視他,“算了,趕快把測靈盤拿出來吧!”

“稍等!”

這是正事!

劉成收斂笑容,不跟她抬扛,朝殿內某出連打手印,很快就飛出一個好像水晶柱的東西來,“來,把手放上去。”

這是最好的驗靈柱,連未覺醒,隱藏的靈脈都能測出來。

一般弟子,根本碰不到。

“是!”

栗苒努力不讓自己的手顫。

當初在栗家測靈根的時候,她就是摸了一塊圓圓的石頭,那石頭上的顏色,只點亮了一半。

現在……

果然大宗,連驗靈根的東西,都漂亮些。

不過也太漂亮了。

栗苒很害怕,她點不亮一半。

可惜,這東西不是她怕,就不來的。

水晶柱上白光一閃,在其中的一個小條上緩緩地升到一半。

此時,栗苒才發現,這水晶柱自上而下,被分成了好多條。

金靈根顯出來未久,青色靈光,也在另一邊亮了起來。

劉成沒想到師妹這次帶回的孩子,靈根資質差成這樣。

雖然只是記名弟子,可這也太差了。

他瞟了一眼陸靈蹊,發現她沒有一點失望之色,溫聲對慘白了半張小臉的栗苒道:“金靈根六十一,木靈根五十……”

劉成才要把五十九報出來,水晶柱上突然青芒一閃,比之前更為濃郁的青色,覆蓋住原來的顏色,并且還在往上。

而栗苒面露痛苦,額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滾下。

覺醒暗脈?

還是正覺醒?

劉成和陸靈蹊對視一眼,一齊摸了數塊青色的上品靈石,現場給她布了個聚靈陣。

水晶柱上的青色在微有停滯之后,終于又升了數格,停在了九十三處。

“恭喜師妹,覓得佳徒!”

“同喜同喜!”

陸靈蹊沒想到,還有這意外之喜,迅速摸出一瓶洗神靈水,朝栗苒溫聲道:“喝口水,緩緩神!”

她不知道,她怎么會在這個時候覺醒暗脈。

傳說暗脈覺醒,要么在生死關頭,要么在受到極大刺激之后才行的。

聯盟總部的大長老閑風星君,就是暗藏的木脈,六十歲以前,未覺醒木脈,連煉氣大圓滿都沒修到。

直到在生死之間暴出超絕的求生欲,才覺醒木脈,然后一路高歌猛進,在兩千來歲的時候,沖進化神后期。

“回頭,正式拜師吧!”

可能是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