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四六章 仙緣會

更新時間:2020-08-19  作者:潭子
真顏法鏡以最快的速度,秘密掛在了千道宗的坊市東門,其他三門盡皆封閉,不論進出,都只能從東門過。

各宗有樣學樣。

逃了的吉豐,哪怕沒了身家沒了星船,可是,只憑他算計著,借牧樵星君靈嬰自暴,突圍九方機樞陣,就值得他們所有人重視。

在他帶著族人攻入無相界的那天起,大家就是敵對的,沒有和平可言。

更何況,如今的六腳冥蟲就只剩他一個。

一旦他要報復誰,以有心算無心下,可能就是滅門之禍。

這樣的后果,誰能承受得起?

在外面當巡查的南佳人秘密回宗,地東門秘密地宮,成了看守真顏法鏡的看鏡人。

相比于可憐巴巴,已經有了白頭發的尚師兄,南佳人真慶幸,她只是落了一點頭發而已。

誰能想到師父他們一走,就出了這么多事?

好在最近幾個月吉豐都沒出來鬧事,南佳人能緩過一口氣,不是那么焦躁,沒有再掉頭發了。

不過,還不能掉以輕心。

她現在還年輕都已經這樣了,搞不好以后就會跟致遠師伯似的,最后變成只有稀稀幾根的光頭。

師伯是男人,光頭勉強能接受,她可是要當仙子的。

南佳人一邊看著真顏法鏡,不讓吉豐混水摸魚,一邊服下一粒才得的生發丸。

“師姐,一切正常嗎?”

“放心,正常!”

十年一度的仙緣大會,她也經心著呢,“不過,你家徒弟的麻煩可能來了。”

南佳人記得之前在坊市門口打聽半天的栗家人,“栗家老祖栗鵬舉大概聽說栗苒的事,才剛到這里,就朝守門弟子打聽她的種種。”

“……打聽就打聽好了。”

這種事是禁不了的。

畢竟栗苒確實出自栗家。

只要徒弟沒問到她面前來,陸靈蹊都不打算管,“我徒弟收的光明正大,但是,我只收了我徒弟,跟栗家可沒關系。”

想跟著撈好處,就看他們怎么哄她徒弟了。

“師姐!從四方來的人中,你感覺有沒有什么好苗子?”

師妹這期待的語氣是什么意思?

南佳人驚訝不已。

收徒弟,可不是收小貓小狗。

收了就要管的。

“你還要收徒?”

她都沒收徒呢。

“林蹊,你是不是覺得養你的時候,你師父挺省心的,所以想有樣學樣?”

這個家伙不僅有她自己的前車之鑒,還有敖象和小貝這兩個省心的在前,他們兩個可都是采薇師姐管的。

整整三年,好不容易養出點成就了,她回來摘桃子了。

“你怎么就不想想,我師父和知袖師叔,甚至厚來師叔,都為你費了多少心?”

師父那么忙,她好些不懂的,都忍著沒問,跑回家問老祖的,結果,她這邊給師父省心了,林蹊那邊卻把師父忙得腳朝天。

南佳人想起來就氣得慌,“因為你,我師父都沒顧上我。如今你已經收了三個徒弟了,林蹊,我可告訴你,別太過份了。”

她現在也在宗門呢。

師妹真要不靠譜,她肯定也不能干看著。

這樣幫她教徒弟,那她還不如自己收徒弟呢。

“我哪里過份了?”

陸靈蹊可不承認。

宜法師叔和知袖師叔喜歡她,那是因為她招人喜歡,怎么能怪她?

“我師父就收了我這么一個徒弟,我們金風谷人這么少,我……”

“我師父也只收了我這么一個徒弟。”南佳人打斷她,“我們東水島的人也少,我們說什么了?”

“我又沒讓你不收。”

陸靈蹊哼了一聲,“有本事你們先我一步,把我要看上的都收了,要不然……哼哼,師姐,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我至少還要收七個徒弟。”

敖象和小貝是妖族,曾經的經歷又不好,只能當她的徒弟。

但她不能只有兩個妖族徒弟,她也得有個人族的徒弟吧?

所以栗苒是讓不掉的。

而托天廟里,有七位前輩等著她代收的徒弟呢。

“你要不想被我煩,或者被我徒弟煩,那也行啊,就幫我找幾個像你那樣背后有家族,省心的就行。”

南佳人:“……”

如果師妹在面前,她早跳起來動手了。

是她愿意省心的嗎?

“你已經有三個了,再加七個,是想再布個徒弟式的十面埋伏啊?”

南佳人氣得當場關了傳訊海螺。

這邊,陸靈蹊沒想到南師姐還幼稚起來了,但她收徒弟關她什么事?這半年,她都呆在東門的地宮,栗苒可沒煩過她。

肯定是怕出見面禮!

這見面禮,她還真要定了。

陸靈蹊知道,除了劉成師兄是真的沒什么錢,尚師兄、南師姐都富的很。

而且,過個幾十上百年,等亂星海和幽古戰場的人回來,他們也要往那邊去的。

到時候,又怎么會缺她徒弟的一點見面禮?

想了想,陸靈蹊決定先到集賢樓撞幾個木鐘,萬一自己的徒弟,就在這一批弟子里呢。

如果可以,她真想一次把七個都收著,也免得哪位前輩心生失落。

想到就干。

陸靈蹊隨便給自己換了身法衣,戴個斗笠就出門,卻沒想,東門排隊的當口,居然先看到了徒弟栗苒。

瞧她板著臉的嚴肅小樣子,肯定也是去集賢樓的。

“快看,那就是栗家的那個叫栗苒孩子吧?”

“嗯!長了一張陰陽臉,肯定是了。”

兩個修士壓低了聲音,偷瞟她徒弟,“聽栗鵬舉說,她是被林仙子親自帶到千道宗的。”

“怪不得栗家都抖了起來。”

天道親閨女啊!

人家手指縫漏一點兒,都夠栗家吃香的喝辣的了。

“抖也沒用,你看這小丫頭的神色,可有一點要見家人的喜悅之情?”

說話的人嗤笑一聲,“在沒檢查出暗靈根之前,就憑她長得這個樣子,栗鵬舉能對她好,才叫怪了。

我可聽說,她之所以會遇到林仙子,是因為,她一個人在頂天峰、毒谷周圍討生活。

林仙子在那里布陣對付六腳冥蟲吉豐,差點誤傷了她,林仙子過意不去,才帶她回宗,要不是林仙子的關系,千道宗肯定也不能因為她一個人,就把最好的測靈柱拿出來。”

沒有測靈柱,就檢測不到暗脈。

沒有暗脈,就憑這小丫頭的長相,可能到死都不能覺醒暗脈,不知道她自己還是個在才。

這世上,無聲無息,死的天才多著了。

“我猜栗鵬舉這次是打錯了算盤。”

消息挺多的他,很不看好栗家,“栗苒的背后,站的可是林仙子,你看當年依附隨慶前輩的林家,被她折騰成什么樣?”

偏人家的折騰,還讓林家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就是隨慶,也沒說一個不字。

對她師父尚且如此,如今對待徒弟的家族……

“我懷疑啊,林仙子對家族什么的,可能天生就沒有好感。”

“唉!老兄說的對。”

又加入一個老者,“她的先人是陸信!陸家當年不作為,你看她從神隕地回來至今,可有一個陸家人敢來找她?”

因為她,整個葉家都殘了。

“陸家也沒臉找她。”

他們順著隊伍一點點地往前挪,“倒是那個逃了的吉豐,你們說,這半年,怎么就一點消息也沒有了呢?”

即沒有任何血案,也沒人上報說看到六腳冥蟲。

“沒消息不好嗎?”

“好個屁!十五個化神境高手都沒拿住他,還讓他把牧樵星君生生逼死,你們想想,人家有多厲害!”

他最擔心的就是這件事。

雖說千道宗這邊盤查的緊,可是再緊,沒實力也沒用啊!

真要查到吉豐,才是大難呢,如今的千道宗可沒本事把人家留下來。

“這次的仙緣會,也不知道能不能太平度過。”

如果他是吉豐,有這半年,也差不多能把傷養的七七八八了,正是過來報仇的好時機,“我這次過來,就是要勸家兄把攤子收了,先回去避個一年半載的,或者直接轉到其他坊市去。”

“沒老兄說的這么嚴重吧?”

后面的人不同意他的觀點,隔著陸靈蹊,把聲音都放大了些,“吉豐到現在都沒出來,也許牧樵前輩的死,他受到的波及最重呢。

雖說當時有三個他,可是,那三個都是他是事實吧?

其中一個讓牧樵在肚中自爆,其他兩個怎么可能一點影響都沒有?

要我說,他不止是受傷,還是受了非常厲害的重傷,當時能逃,肯定都是用了吃奶的力氣。

到現在不出來,是因為他受的傷太重,再加上他要躲著我們的化神境高手追殺。”

也很有理!

不過再有理,都只是假設。

誰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因為吉豐,前行的隊伍,一時有些沉默。

“身份牌!”

守門的執事弟子,先看前面男子的身份牌,確定與他本人氣息無誤才放人。

陸靈蹊在他喝問前,斗笠先拿掉了。

“長老!”

執事弟子連忙拱手行禮,陸靈蹊擺擺手,也不管后面人的驚訝,把斗笠重新戴上,緩步入內。

可能是因為仙緣會,近半年冷清了不少的坊市,又回復到以前熱鬧的樣子。

來來往往的煉氣小修士,明顯比以前多了。

陸靈蹊的眼睛,隔著斗笠的面紗,不由自主地追逐這些身量未足的小修士。

只是……

“主兒,別閑著了,幫我也找找。給前輩們收徒弟,首先心性要好。”

某些靈根資質好的小修士,在旁人討好巴結的目光中,明顯帶了倨傲。

這樣的人,她是絕對看不上的。

“你往西,南和北兩面歸我。如果沒有特別看上的,或者找不齊七個,這次的仙緣會,我可能就要放棄了。”

聽到那些人談論吉豐,陸靈蹊的心里也有些堵。

太霄宮那邊早就準備好的陷井,人家沒去踩。

通天傳送陣方面,有師伯和東方渡兩人看守,他也沒去。

“或許等栗苒再大點,我收徒的時候,會方便些。”

現在的師兄師姐,都沒以前閑。

吉豐一日沒消息,他們也跟她一樣,心沒法完全靜下來。

這大半年,也就是吉豐沒鬧事,栗苒懂事,她才省心些。

“還沒找你就這樣想,那就不用找了。”青主兒扎根在空間,不想出門,“吉豐沒抓到,好苗子往哪里去都行,道門又不是千道宗一家。我覺得,這一次,肯定不會有什么驚才絕艷的了。”

陸靈蹊有些無語,“那你說,我對仙子前輩他們的承諾,什么時候才能實現?”

“他們又不急!”

都在神隕地呆了那么長時間了。

現在又多了一個銀月仙子,還有一個天天追著酒鬼前輩說話的美魂王前輩,根本就不寂寞。

“我倒是覺得,你與其著急收徒弟,不如想想爹娘要去亂星海的事。”

這個事,很煩!

同意她煩,不同意她也煩。

同意了,她要擔心爹娘的安全,不同意,她又感覺對不起爹娘。

她能給修煉資源,卻不能給人生經歷。

偏偏聯盟那邊要送第二批修士進亂星海了。

也不知道,那里的佐蒙人怎么樣了。

是不是還像以前那樣猖狂。

“我沒想好!你呢?”

陸靈蹊沒轍,只能向青主兒求救。

“我?我倒是想了一個辦法。”

逃避是沒用的。

爹娘也有他們的修煉目標,人生目標。

青主兒道:“亂星海的星力,于妖族可能很有用,要不你跟瑛姨他們商量,讓他們跟我們一樣,簽個大德之契。

這樣一來,白天他們可以輪換著出來,保護爹娘,晚上又出可以出來修煉。”

“……你是不是忘了那里的天道禁制?”

陸靈蹊無語,“連仙人級別的佐蒙人,進去都只能是結丹后期。瑛娘他們上去,萬一被壓回獸形,哪怕他們本來都挺有智的,可是,重回獸形后,萬一連智商也被打落,那可怎么辦?”

青主兒還真有些忘記了,“那你把頭狼踏雪給爹娘,實在不行,我也可以進去再呆六十年的。”

那里的修煉速度,可比現在快了好幾倍。

“有我們在,你應該可以放心的。”

“……行!我知道了,晚上回家,我再進鴻蒙境跟爹娘談談。”

不談談是不行了。

上一次沒去成,爹娘爺爺就遺憾的很。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