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九八章 祭奠

更新時間:2020-07-01  作者:潭子
事實證明,大家想的都太好了。

仙女醒來,那日的記憶亦如流水再不可尋,哪怕站在月亮門面前,她也只是覺得它面熟,雖然幾番徘徊,卻始終不曾記起過什么。

對此,陸靈蹊和酒鬼六人雖然遺憾萬分,卻都不敢提醒。

畢竟能把仙女刺激的流出眼淚,甚至暈過去,那份記憶定然是非常不美好的,也許……他們每個人都有。

只要一想到,有一份等著他們痛不欲生的記憶,酒鬼六個就都小心翼翼地的不敢觸碰。

他們的生活,現在已經很好了。

沒有天天餓的想死,更不用無望地到處找草,靈蹊用星芰果培育出來的草已經從星芰果里長了出來,活在了移進來的泥土里。

他們試吃過了,跟外面的草一樣都頂餓。

做人都不能太貪心,更何況是做他們這樣的骷髏鬼?

隱隱的,酒鬼六人總覺得,靈蹊所在的天地,不會歡迎他們。

她可以出去,他們……

如果出去的話,也許天地給予的就是灰飛煙滅。

雖然他們以這樣的形態活著,活得并不是很好,可是,外面的萬生魔神還在蹦跶呢,他們要是灰飛煙滅了,他肯定要樂死了。

至時候,再沒人守護骨山,他一定會一點點地,給他自己,給他曾經的同伴湊骨頭。

這是他們死也不能同意的,所以,暫時就這樣活著吧!

“靈蹊,你快來,看看這是什么?”

仙子穿著寬大的千道宗黃色云紋鎖邊的淡青法衣,朝采了半天草,才回來的陸靈蹊招手,“別愣著了,快點過來。”

陸靈蹊其實不太想往月亮門那里去。

不僅她如此,酒鬼他們也是這樣。

陸靈蹊是怕這破門還暗含時間法則,萬一不小心,把她從這個時間點變沒了,變到了過去或者未來,她找不回來了怎么辦?

她有師門,有師長,有百禁山的妖王叔叔、阿姨們,還有爺爺、爹娘,哪一個都舍不起。

至于酒鬼六人……

據陸靈蹊觀察,他們好像都被仙女前輩那晚暈過去的樣子嚇住了,害怕去碰觸這個可能也與他們生前有過交集的所在。

這份怕在仙女把記憶又丟了后,更為明顯了。

對此,陸靈蹊幫不上忙,也只能裝著沒看到,反正大家都不往月亮門前去,那就對了。

“前輩,您怎么又到那里去了?”

陸靈蹊慢慢往前趟著走,離差不多還有五十步的時候,就停了下來,“您想讓我看什么?要不然扔過來吧!”

“這里有老虎啊?能把你吃了?”

仙女眼中的小火苗都要燒出來了,“趕緊的,哪那么多廢話呢?你沒看我天天在這里轉,都好好的啊?”

那天好像是發生了什么,要不然,萬年睡不了覺的她,不可能會失去意識,出現一個記憶空缺。

只是……

有好幾次,她才開個頭,想問一問同伴,結果一個個躲避的小眼神太明顯。

仙女總覺得那不是很好的記憶,要不然,怎么出現記憶斷片后,大家身上全套了靈蹊的法衣呢?

她可沒有穿法衣的記憶,一定是靈蹊幫她穿上的。

仙女自以為找到了解釋,對那六個,當然也就沒什么好臉了。

她現在就想研究這個有些熟悉感的破破月亮門。

“您是您,我是我。”

陸靈蹊覺得,老天喜歡玩她,要不然,也不要會走到哪里,事情就出到哪里。

所以,打死也不去,老天想玩,她就不給它機會。

“我近來比較倒霉,有些事,能避則避的好。”

“……能避則避?”

仙女都被她逗笑了,“這樣說,你是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嘍?”

知道也不能說啊!

天淵七界好不容易在往好的地方發展,這里面都不知道有多少前輩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陸靈蹊可不敢把月亮門、月亮宮再在仙女面前明晃晃地說出來,提醒她。

“不知道,但是我的第六感告訴我,要離它遠一點。”

她一本正經地撒謊。

從心魔劫里帶回了三位祖宗瓜子,這些天都沒本事養了。

如果錯過現在的世界,她可能一輩子都養不起來了。

過去,她不想去,未來……,她也不想去。

“前輩,我今天都好累了,您趕快說吧,要來我看什么?”

“……瞅瞅!”

仙女拿她沒辦法,扔過一個指甲大的灰黑珠子,“我在這月亮門的石縫里找到的。”

我的天!

陸靈蹊手忙腳亂地接住,好在,它看上去像顆死珠子,沒有一點靈性。

“這是什么呀?”

“不知道啊!我就是覺得,它在石縫里面很奇怪。”

仙女很喜歡靈蹊給她的法衣,曾經的曾經,她好像也穿著衣服,可是,那些衣服都破破爛爛的,跟萬生魔神干幾架后,徹底穿不起來了。

現在身上有這么一套衣服,想要裝什么,再不用扳開骨頭,直接塞到袖中暗袋就行了。

“你沒聽說,修仙界的很多機緣,都是藏在大多數人忽略的地方嗎?”

如果可以,她也想還給這小丫頭一點人情。

其實就算沒有法衣,他們也是要還她人情的。

仙女走到陸靈蹊面前,“這珠子在這里是灰突突的,可是,我們這里什么不是灰突突的呢?”

她眼睛里的小火苗亮亮的,“你把它拿著,到了外面,也許就不一樣了。”

是嗎?

陸靈蹊很想拒絕,但是……

“如此,那我就拿著了。”她朝送出禮物的仙女笑,“前輩,我今天采壞了一顆非常壯實的草,給您吃啊!”

以前壯實的草,她都是要做種,種下來的。

仙女高興伸手,“謝了。”

對他們來說,生命中,只有看守生前的死對頭以及尋找能吃的草,這兩件事了。

雖說現在一天已經可以吃十顆草了,但是草和草是不一樣的,有的瘦的塞牙,有的肥厚汁多。

仙女就是喜歡肥厚汁多的。

“那前輩您慢慢吃,我回去把它收起來。”

陸靈蹊拿著灰灰黑黑的珠子當借口,丟下要吃草的仙女,回自己有些冷的帳篷。

冰珠絲保存食物好是好,卻也是真的冷。

陸靈蹊把身上的斗蓬系緊一點,才嘆口氣躺下來。

今天矮子和大個子兩位前輩說是去看她進來的擂臺了,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在那里,幫她找到出去的辦法。

如果找不到……

陸靈蹊伸出手,打量手上小小的珠子,轉過來轉過去,也不知道它是什么。

但是,它能被塞在月亮門的石縫里,不是月亮宮的遺物,便是萬生魔神的東西。

十二道時間之門,她現在知道的,就已經有七道了,雖然這一個破了些,但確確實實是月亮門。

也不知道……

陸靈蹊翻身而起,從長靴中把裝著時間沙的納物佩摸了出來,摩挲半晌,到底沒敢亂動。

這里也許還有另外五座石門,只是那天落在地上的時間沙太少了,才沒有引動它們。

如果說……

某一念頭才起,陸靈蹊就原地把它拍了下去。

沒有如果。

這世上,也不能有如果。

陸靈蹊堅定心念,正要重新躺下,就感覺帳篷一晃,好像被什么沖擊了似的。

奔出來時,卻見另一邊一直屬于暗夜的地方,好像正在發生地動。

查不到人族十位前輩的具體名姓,卻不代表,就不能祭祀了。

托天廟外,隨慶和知袖與妖庭的近百位大妖,一連設了三十二個祭臺。

相比于妖族的二十二個熱鬧祭臺,人族這邊的十個雖然冷清,可是,祭品卻擺的最多。

大師父的手藝更沒得說,只香氣就讓火麟兒、白芷這樣的小妖王,恨不能流口水了。

瑛娘和玄華也在人群中,胡一八應付完青丘的狐貍們,裝著一副淡然的樣子,走到他們面前。

“瑛娘,這位就是玄華道友吧?”

當初林蹊說什么?

說玄華是美女,脾氣大點,能忍就當忍。

哼哼!

那是她沒看到他現在的樣子,沒看到他家白顏的樣子。

他們狐貍精就是狐貍精。

“在下胡一八有理了。”

胡一八好像謫仙人的樣子,連躬身都比旁人的有風度。

瑛娘和玄華當然早在人群中看到他,只是她二人都沒相屋,成功減肥的胡一八能變成這個樣子。

這么多年,她們到底錯過了多少養眼的機會?

“玄華有禮了。”

玄華眼中閃過一抹笑意,“白顏道友呢?胡道友不介紹我們認識嗎?”

能把胖胖笨笨的胡一八調教成現在的樣子,白顏比她想象的還要厲害,無論如何也要討教一二,也許那些笨笨的家伙里,還能再調教幾個出來呢。

說起來,那片百禁山除了早就死了的蛟王,她的年紀才是最大的。

她幾乎認識他們每一個人的小時候。

“咳!現在不行,她在那邊祭奠她家的祖宗。”

“你錯了,那也是你家的祖宗。”

瑛娘在旁邊插口,“樣子是學出來了,不過說話怎么還是這樣?”

胡一八:“……”

要不是顧著現在的形象,他真想跟她們齜齜牙。

“別不服氣。”

玄華瞄了青丘的狐貍們一眼,笑意盈盈地道,“貴夫人對你好,你也不能讓她難做人。”

胡一八這個外來的狐貍精,想要完全溶入青丘,只白顏一個人努力是不夠的。

她正待再說什么,突然若有所感,和胡一八、瑛娘一起望向破破的托天廟。

血脈中傳來某種悸動,似乎托天廟里有什么東西,正在呼喚她。

是流長水,絕對是流長水。

一直緣開的托天廟,因為他們的祭祀,在他們面前打開了大門。

與此同時,神隕之地里,好些地方也都新長出了草,它們一棵又一棵從黑色的土地里冒出頭來。

大地的震動已經慢慢遠去,但是,仙女卻感覺自己身上好像發生了什么事,有些不同了。

這份不同到底在哪里,因為穿著法服,她還不能完全看出來,只能從細長的指骨上,看到她的骨頭,好像更為圓潤漂亮了。

連顏色都嫩生了些。

但是,底到發生了什么事?

難不成,矮子和大個子去查那擂臺的時候,打破了神隕地的空間?

她想到此處時,陸靈蹊也想到了,兩人急急奔出空間,正要掠下骨山,仙女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們常走的路邊上,放著幾塊妖族朋友的骨頭,近些年來,那些骨頭越來越朽了,可是現在……

“靈蹊,我暫時不能走了。”

仙女異常嚴肅地道:“你要是想去看,就自己去看吧!”

“為什么啊?這……這幾塊骨頭有什么不對嗎?”

她走過來走過去,很少觀察這對她來說,幾乎是一樣的骨頭。

“不知道。”

仙女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我只知道,我們可能在變好,但是,我們變好了,萬生魔神他們肯定也差不多同樣在變好。

曾經,他誘過我們好幾次,這一次……我得在這里守著。”

他們在這里多少年了,從來就不曾有過變化。

事有反常必有妖!

“不用管我,你……”

眼角余光中,仙女突然看到自己的手,那手不是骨頭,不是骷髏樣,而是……而是……

仙女手上的骨頭落地,她即激動又小心地摸向自己的臉龐,“靈蹊,你……你看到了嗎?”

“看,看到了。”

陸靈蹊甚為震驚,“前輩,您是想起什么了嗎?頭——痛嗎?”

痛嗎?

為了能讓陸靈蹊出去,重新梳理神隕之地的酒鬼宋玉此時亦是震驚地看著自己的雙手,他盯自己的雙手盯的時間有些長,生怕一個錯眼,長出來的肉肉和那漂亮、圓潤的指甲,再跟仙女那天一樣,也一下子變沒了。

他是如此,矮子和大個子幾個當然也是如此。

當一個活不成,又死不了的骷髏鬼,在這個沒有希望的世界里游蕩,餓的連草都吃不飽,還要裝成不在意地跟萬生魔神斗,被他奚落時還要裝著沒心沒肺地氣回給他。

萬生魔神有沒有真的生氣,他們不知道,但是,每一次斗過后,他們都要萎靡好一段時間,連找到草,吃的都不香。

現在……

“嗚嗚”

宋玉感覺到自己流淚了,他一邊哭,一邊抹著自己的眼淚,伸著舌頭嘗。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