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七五章 佐蒙人

無線電子書    摘仙令

  九壤和容錚眼睜睜地看著某人不要她道門新秀第一人的傲氣,多拿四顆養元丹去賄賂人家,直氣得一口氣吐不出來也咽不下去。

  這臭丫頭如此大方,一會他們怎么下臺?

  兩人嚴重懷疑,這四個趁人之危的家伙,還要做地起價。

  真要這樣,他們算是被她陰了啊!

  九壤和容錚面容一沉,殺氣若有若無地透出。

  拿了八顆養元丹,正以為遇到肥養,可以好好宰一宰的四修哪能感覺不到,得寸進尺的心頓了頓后,發現賄賂他們的女修,微笑著好像一點也沒感覺身旁兩人的惡意。

  四人對視一眼,譚元忙老實地把所知的亂星海情況,幫陸靈蹊記全。

  “亂星海的情況就是這樣,道友可不能賣我們的二手資料。”

  “當然!”

  陸靈蹊的神識往里一探,卻沒想到,亂星海比她想象的更要危險十數倍。

  幽古戰場要對上的佐蒙人,居然混進了亂星海。

  怪不得剛剛的巡衛要查他們是不是人呢。

  “敢問前輩,你們是怎么發現他們的,發現多長時間了?”

  仙界三天前傳下的消息里,居然一個屁都沒放。

  “近五年陸續有大隊修士全軍覆沒。”譚元還指著在九壤和容錚那里再些丹藥,只以神識傳音:“大家一直在查這個問題,直到二十多天前,陶甘和陶單兩位道友遇襲,因為功法特殊,才在佐蒙人手中逃過一命,要不然,誰能想到?”

  二十多天前?

  陸靈蹊不知道,她怎么這么倒霉,“這里的情況,你們沒報給仙界嗎?”

  “報上去了,不過報上去也沒用,遠水解不了近渴。”

  譚元黯然,“亂星海有六十年之禁,沒有六十年,我們誰都出不去,偏偏佐蒙人的身體情況跟我們的不一樣,哪怕被壓制了修為,只憑自愈之體,只憑人家充足的元氣,在找不到人家死點的情況下,我們十個人,也殺不了人家一個人。”

  這才是最恐怖的。

  “仙界唯一能給我們想的辦法,只在望氣功和配套的洗眼靈水上。”

  譚元嘆氣,“望氣功好說,傳進來我們學就是,可是,據說洗眼靈水珍貴無比,從來只供應幽古戰場那一邊,我們這里就算配送,一時之間想要周全所有人恐怕也做不到。”

  他們能在海城呆的時間也不多了。

  想到沒有洗眼靈水,就要到外面……,譚元心里不能不打鼓。

  星獸和骷髏蝗不好對付,以前大家分分合合地做任務,發現不對的時候,還能彼此求援,彼此互助。但現在,誰知道求援來的是不是佐蒙人?

  “前輩,這佐蒙人是從哪來的?既然跟我們長的差不多,又怎么會有自愈之體?”

  陸靈蹊忍不住懷疑,這些人是不是也有什么特殊血脈。

  哪有把身體砍成四五段,把腦袋砍了,也還能活的?

  “你什么都不知道?”

  譚元把他們三都打量一遍,“佐蒙人是從外星域過來的,想要搶了我們的靈山靈水,把我們當血食。

  他們可不是人,元嬰中、后期下,沒有靈智,如行尸走肉眼里只有血食,元嬰中期后上,才能裝的像人。

  進亂星海的佐蒙人,雖然修為被壓制了,可是,他們哪一個,在外面,最低也有化神修為。”

  要不然,怎么能跑到亂星海陰殺他們?

  “……原來如此?”

  陸靈蹊鄭重拱手,“多謝前輩指點。”

  躬身一禮后,她從他們的包圍圈,徑直走出。

  佐蒙人能弄出以假亂真的星牌,裝成修士的樣子,在這里四處截殺人修,想來算計不小。

  陸靈蹊不能不往仙令上想一想。

  想進幽古戰場,就必有仙令為引。

  佐蒙人在幽古戰場失利,所以,想把源頭切了嗎?

  陸靈蹊轉著手中的玉簡,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找不到佐蒙人的死點,想要殺他們,就要把他們的元氣消耗盡才行,也就是說,如果她遇到佐蒙人,要殺無數無數遍才行。

  血腥之氣會引來星獸和骷髏蝗,甚至別有用心的修士和佐蒙人,這可真是一個死局。

  “林蹊,星獸大概都是什么修為啊?”

  青主兒憋不住,“還有,那個人會不會騙你啊?”

  “應該不會!”

  陸靈蹊走入海城,發現來往的修士,眉宇間,都有深深的隱憂,“他在言語之間沒有遲疑,只有無盡的擔憂。”

  至少在佐蒙人的事上,他不會撒謊。

  “徐前輩,仙界有消息了嗎?”

  一個人問,一群人圍向柜臺里的老修。

  徐冬山搖頭,“諸位,還請相信,仙界若有消息,我徐冬山一定會馬上通知大家。”

  佐蒙人都殺過來了,他敢不通知嗎?

  “海城的規矩,我想大家都知道,大家與其把時間浪費在這里,不如彼此認識,相互看顧,不讓佐蒙人鉆空子。”

  任務還是要做的。

  佐蒙人這樣鬧,說不得,就是不想大家殺星獸,集星核,畢竟三顆星核,才能合成一枚仙令。

  沒有仙令,按當初訂立幽古戰場的規矩,可就沒人能進去。

  “徐某知道,你們是擔心洗眼靈水太少,自己分不到。”

  徐冬山向大家拱手,“我不敢說,給你們每一個人都配上洗眼靈水,可是,我敢說,十人以上的小隊,絕對會有一份洗眼靈水。”

  大家都知道有佐蒙人在亂星海搗亂,肯定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不防備了。

  十人以上的小隊,就算遭遇佐蒙人的隊伍,也不可能全隊覆滅的。

  現在關鍵問題,只在仙界什么時候,把配好的洗眼靈水送進來。

  “組隊?只有千日做賊的,哪有千日防賊的?”人群中,有人情緒激動,“萬一像風云隊那樣,再被他們下毒了怎么辦?”

  風云隊一行十八人,盡數被毒死。

  原來一直是懸案,可是現在看,明顯是佐蒙人干的。

  “海城有規矩,我們知道,可是規矩是人定的,你們現在把我們推出去,是想讓佐蒙人把我們逐個突破吧?”

  “就是,我們不走,哪也不走。”

  “徐前輩,你可不能干那親者痛,仇者快的事啊!”

  “諸位!諸位!”

  眼見大家群情激憤,徐冬山連忙止住,“規矩是人定的不假,可是,諸位以為我徐冬山是可以改海城規矩的人嗎?”

  人群終于默了默。

  徐冬山在這里,跟他們一樣也被壓制了修為。

  “我改不了規矩,也就是說,到時間,不管諸位愿不愿意,海城都會強行把諸位推出去。到時候,被推到哪里,可就不是由我們來決定了。”

  亂星海十五個安全城,可以說,都是仙人們早就設定好規則的仙寶。

  “趁著有時間,從從容容地出去,尋個你們認可的安全之地,總比兩眼一抹黑,還要從頭找的強吧?”

  徐冬山給大家出主意,“不敢組隊,怕人家下毒,那大家就彼此分散一段,相顧幾天。仙界總會有消息的,亂星海的重要性,老徐我不說你們也知道,望氣功法和洗眼靈水,一定會給我們配上。”

  就在人群遲疑的當口,一個修士突然‘啊’的大叫一聲,雖然他緊張的想要抓住什么,可大家避如蛇蝎,不過三息,整個人就好像傳送一般,‘咻’的一聲,就沒了。

  陸靈蹊抓著玉簡的手,忍不住緊了緊。

  譚元介紹說,海城扔人,傳送的距離,或五百,或一千里,倒霉的,很可能正好掉到星獸窩里。

  果然,還是自己走吧!

  生出她這樣想法的不是一個兩個。

  陸靈蹊正想跟人套套近乎,哪怕不組隊,一起離開照應一段時間,就見三三兩兩的修士,要么一齊走人,要么返他們的住地。

  就是有兩個看到她,也因為看透她的修為,繞著走了。

  這算被鄙視了吧?

  陸靈蹊甚為無語。

  徐冬山瞄了她一眼,“還愣著干什么?跟別人屁股后面走都不知道嗎?”

  再不走,就要追不上人家了。

  陸靈蹊只能轉頭。

  玉簡上說,亂星海十五個安全城,周邊三百里,都不是人能蹭呆的地方。

  停留的時間超過一刻鐘,一樣會被海城鎖定遠遠扔走。

  這分明就是逼著大家做任務啊!

  陸靈蹊注意著霧氣和云氣,據說,那里面,常常藏有星獸。

  不能吃,不能喝,打死只會化為星沙,順便在星牌上增加一個數字的星獸,譚元說,修為從筑基到結丹后期不等。

  她要是能先遇幾個筑基的試試手就好了。

  陸靈蹊沒有招搖的踩仙氣飄飄的花雨,腳下的重影化成舟狀,她一邊緊追前面的十幾人,一邊把神識投入星牌,查看亂星海地圖。

  按方向,她現在走是西面,西面三百里后就是陸地,雖然也常有薄霧,星獸卻不是很多。

  那些東西常在夜晚地氣升起的時候出現,殺之不盡。

  希望在她熟悉這里之前,碰不到佐蒙人吧!

  陸靈蹊給自己許了個美好的愿望后,也不在意別人遠避著她。

  別人都是清清爽爽的飄逸法衣,只有她這里是厚毛的。誰的眼睛都不瞎,她這個樣子,人家一看,就知道,身體有些不方便。

  再加上修為低……

  陸靈蹊一邊趕路,一邊摸了一個飯團。

  飯團用的是黃金稻谷,里面被爺爺裹了不少菜肉和葵葵的瓜子碎,吃著十分的香甜。

  “九壤和容錚沒來。”

  青主兒幫她瞟后面,“林蹊,有換天陣和我在,就算佐蒙人來了也沒事。”

  “嗯!”

  陸靈蹊對換天陣很有信心,當然了,對青主兒也很有信心,“回頭我們找一個草木茂盛一點的地方。”

  不清楚情況,她先不動,還不行嗎?

  “這里的靈氣不錯。”

  感覺比靈界還盛了那么一絲絲,“以后我就找個這樣的地方,閉關修煉。”

  她一直算著時間的,就是進幻樂塔修煉,也查驗了骨齡,等到六十年結束,她也就一百四十來歲,還在一百五十歲的安全時間內。

  寧老祖讓她不要急弄那什么仙令,修為緊要。

  “這里的靈氣好像不止是不錯!”

  青主兒的小腦袋,停在她的肩頭,望著天空時,微有疑惑,“我怎么感覺,這里不會比天渡境和鴻蒙珠境差呢。”

  那兩處都是混沌之氣濃郁的地方。

  而這里的,雖然不像是混沌之氣,可是,她感覺也挺舒服的。

  “林蹊,煉氣決不是說星辰之力都能煉入體內嗎?”

  她看向她,“你大概是來對了。”

  也許吧!

  要是沒有佐蒙人,她肯定是來對了。

  但現在……

  “你是想說,你也來對了吧?”

  陸靈蹊輕笑一聲,她感覺到青主兒在這里,整個藤都是快樂的,她在不由自主地吞吐這里的靈氣。

  “等仙界下發洗眼靈水,我想辦法弄一份后,我們就看情況,殺出個安全之地來。”

  佐蒙人雖然是自愈之體,可是,他們的死點一旦被破,本事再大,也是會死的。

  人家如果太勢大,她一時之間大概不能只顧自己。

  “嗯!都聽你的。”

  說話間,她們已經能看到遠方的陸地了。

  眼見一道道遁光相隔百丈停下,陸靈蹊也在邊緣處,尋了一塊巨石當臨時駐點。

  百丈之外,很空闊的地方,一身紫衣的修士微有詫異地看她一眼。

  可惜,陸靈蹊正要跟他露一個善意的笑,人家已經不屑地轉頭了。

  哎!什么毛病?

  陸靈蹊蹙了蹙眉,“主兒,你說我們選的地方,是不是有什么不對啊?”

  這些人,都避開了石頭、草什么的。

  哪怕沒有空曠的地方,都會劈出一塊來。

  “如果有霧來……”

  “前面有霧,我去看看。”

  青主兒一溜煙的滑下去,“林蹊,我若是發現星獸了,你就過來殺幾個。”

  “一起!”

  她可不想心癢癢地等著。

  陸靈蹊的腳尖在青主兒身上一纏,如風一般,沖向數里外的薄霧。

  能看透的薄霧,她都直接掠過,很快就沖進了一片深草中。

  “吼!”

  低吼之聲,夾雜著勁風,直接向她撲來。

  陸靈蹊只看到一個長著獨角,像是老虎的東西,朝她撲來。

無線電子書    摘仙令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