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七六章 四四四

更新時間:2020-02-26  作者:潭子
星獸?

王者?

陸靈蹊一驚。

八顆養元丹換來的玉簡可是說了,亂星海的星獸是星辰之力自然育化,介于虛實之間,長的跟妖獸差不多,它們沒有靈智不會叫,常在霧中吞吐星辰之力,靠星辰之力成長。

最強者可比結丹后期修士的實力,不過,因為它們只會蠻干,遇到了,修士想逃命還是很容易的。

但在亂星海,若是遭遇會叫,其形如虎如龍的星獸王者,幾乎可以說,方圓千里的人都會倒霉。

她倒霉了,面前撲來的就是多長了一個角的虎。

陸靈蹊手上拳套一閃,想也未想,‘嘭’的一聲砸過去。

“嗷嗚”

獨角虎星獸一聲痛叫,本來就翻涌的薄霧,迅速濃郁起來,一個又一個星獸,幾乎在一息之間出現。

陸靈蹊的動作,當然沒瞞過停在此處的修士們。

結丹中期,穿著一身的厚毛法衣,顯然身有不便,這樣的人停在他們周邊,說不得就是拖累。

原本,眾人還想著她愛怎么著就怎么著,最好有多遠滾多遠,卻沒想,居然聽到了星獸的吼叫。

王者星獸?

眾人大驚!

遇到王者星獸,要么乖乖被它吃,要么害方圓千里的人。

這東西一旦發怒,以它為中心,方圓千里之地,靈氣馬上就會紊亂。

靈氣亂了,他們能往哪里逃?

千里之地,不是他們任何一人,能在七息之內逃過的。

眼見原本清朗的天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起霧,他們顧不得其他,飛快向中間聚集。

濃霧一起就是星獸的天下,它們雖然沒什么靈智,可是,靈氣紊亂的時候,靈力縮在體內,大家是用不了的,再不聚集,就等著成星獸的口中餐吧!

痛恨鬧事的不是一個兩個,眾人只恨,那人自己找死也就罷了,還把他們也連累了。

不能動用靈力,他們就算聚集起來,合力對抗星獸,想要全身而退也不可能。

陸靈蹊不知外面什么樣子,快速翻涌的濃霧中,一雙健壯黑粗的爪子朝她抓來時,好像獸潮一般,無數長相各異的星獸,俱從四面都朝她奔來了。

那種要被這些東西踩扁的感覺,在心頭一閃。

重影縮在丹田中,剛剛還能御使自如的靈力,不知道跑哪去了。

嘭!

好在有拳套。

陸靈蹊亦如猛虎下山,拳打腳踢。

實力弱的,一拳擊實的時候,嗤的一聲化為無數細沙紛紛落下。

她的眼角余光能看到那么多的細沙落地時,最后只有一顆是實體,其它全都了無痕跡再也不見。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就在眾多星獸要把她淹了的當口,陸靈蹊一拳搗殺一個,借力一跳,飄渺無行決運起,直沖到大大小小的星獸背上,追殺那個在她一驚后,逃了的獨角虎。

擒賊先擒王,想讓星獸潮停下來,大概只能把這王者宰了。

玉簡沒說遇到王者的辦法,陸靈蹊只以她下意識的經驗干。

嗤嗤嗤……

飄渺無行決速度太快,忽東忽西間,所有替獨角虎擋格的星獸,在她的拳頭下盡數化沙。

青主兒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只伏在她的靴子上,等到陸靈蹊借飄渺無行決踹殺星獸的時候,好幾次,她都驚險地差點被甩出去。

到處都是星獸,萬一把它當草吃怎么辦?

青主兒慌忙往她身上爬,好容易在蕩啊蕩中爬到她的肩頭,就看見那獨角虎‘嗷’的一聲,急退間,又是一群星獸悍不畏死地擋到了中間。

山崗上,圍在一起,互托后背拿著刀劍對外的修士們,發現翻涌的濃霧中,應該撲來的星獸沒有沖著他們來,反而沖到了王者又在叫的地方,不能不奇怪那里是怎么了。

亂星海這么多年,當然也有不少厲害人物在王者星獸引導的獸潮下反殺。

但那女修……

他們實在無法把她跟厲害掛上勾。

首先,她修為不足,連結丹后期都沒到,其次她穿著厚毛法衣,臉色白中帶青,身有不足,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孱弱。

“你們聽!”

星獸隆隆的奔襲聲中,有無可掩蓋的嘭嘭聲,“不是刀劍?”

可是,不是刀劍的話,難不成用的是類似錘類的法寶?

那種類型的法寶,對修士勁力方面的要求更嚴格一些,大部分的男修都不能完美駕馭,更何況女修?

是又有厲害的人來了嗎?

“難道是武善?”

能進亂星海的修士,當然不止是修靈,他們每一個鍛體都有所成就。

沒有靈氣,他們的一劍之力,哪怕最差的,都不會次于筑基中期修士的一揮之力。

他們已是這般,法體同修,專以拳掌揚名的武善更甚。

據某些人透露,他要不是想為武家集些仙令,早就進幽古戰場了。

“是武善武道友嗎?”齊海揚聲,“在下齊云山齊海,敢問道友,我們要如何相助?”

這時候,大家只能齊心協力。

要是能把王者星獸殺了,不用三個時辰,天地靈氣就會回復正常,畢竟,這里不是靈能暴動的區域。

可是,嘭嘭嘭的拳頭聲依舊,卻沒有武善的回音。

濃霧遮住了他們的視線,神識繞不過它們,能查的范圍只能縮在身邊三丈處,所以,哪怕兩方離得不是很遠,他們也只能聽,看不到一丁半點。

難不成不是武善?

大家才從海城出來未久,武善沒跟他們一路。

駐扎在此的時候,好像也沒看到他標志的高大石屋。

是大家猜錯了?

齊海咽了一口吐沫,“你們有誰認識那女修?”

誰認識?

誰都不認識。

別是佐蒙人吧?

佐蒙人的肉身強大。

陸靈蹊一拳一個,在密密的星獸潮中,緊追那個拼命躲避的獨角虎。

飄渺先行決運轉時,她身體的反應速度遠高于眼睛,常在星獸襲來之前,或避或跳或躍,或直接以拳腳開路,不受一點影響地錘殺所有擋路的星獸,追殺獨角虎。

但是只這樣打,好像不行。

星獸在霧中,源源不斷地出現,不想點法子,也許累死了,都碰不到獨角虎。

碰都碰不到,更何況捶殺了。

等到她勁力不足,也許就是她命隕之時。

“林蹊,我幫你。”

青主兒也想到了這一點,觀察到現在,她已經知道,這些星獸都是沒什么腦子的,“把我甩過去,我捆住它的腿。你快點過來,二十息內,我們就能把它宰了。”

想要把它宰了,只能速戰速決。

“別把你捆斷了。”

陸靈蹊哪能同意?

青主兒細胳膊細腿的,萬一斷了……

“什么叫把我捆斷了?”

青主兒磨了磨她的小細牙,“我有說是我親自捆嗎?我用捆仙繩。”

沒靈氣捆仙繩是不能自動捆了,但有她和捆仙繩相結一起,跟有靈氣,跟林蹊親自出手,又有什么區別?

“那你可要準備好,我數三,一,二,三……”

陸靈蹊一邊捶殺一個擋路的熊星獸,一邊躍起把青主兒甩出:“捆!”

青主兒在空中和捆仙繩相結一處,在獨角虎處強行繩頭一擺,在它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把它的四條腿勒得緊緊的。

急切想逃的獨角虎當場摔下,生的本能下,嘶吼著想讓某些笨蛋過來把它馱走。

可是,陸靈蹊能給它機會嗎?

不要說,她不會給它機會,就是那些星獸,一時之間,也不知道,這位王者,到底想要它們干什么。

嘭嘭!

雖然諸多兇獸也在本能下,想要保著王者的命,奈何它們擠在一塊,根本施展不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同伴一個又一個地化沙,直到那個讓它們自動信服的王者也化為一顆更大一點的石頭。

翻涌的霧氣為之一頓,本來還在顯化的好些星獸,還未顯出身形,就又消失在霧中。

齊海等人心中一振。

王者星獸是死了吧?

“變陣,掩殺!”

沒了王者星獸,雖然這里一時間之間,也還很危險,可他們這么多人在一起,哪怕輪換著掩殺星獸,也能殺掉不少。

機會難得,誰舍得錯過?

青主兒搶了那顆指甲大,似金又似銀的小石子沒兩息,就聽到刀劍聲大起。

她撇了撇小嘴,就又蕩啊蕩地回到陸靈蹊的肩頭,“搶生意的來了,林蹊,你可要快點殺。”

陸靈蹊哪用她說?

王者星獸在的時候,濃霧一直在翻涌,可是它一死,這些突然出來的霧,散得也太快了些。

星獸隨著霧走,沒了指揮的,除了還圍著她的這些,其他……好像都要跟霧跑了。

這是絕對不行的,她還指著它們掙星核,換仙令呢。

一千個星獸,才能溶一顆星核,三顆星核,才能換一枚仙令。

我的媽呀!

陸靈蹊發誓,以后,盡可能用重影打。

揮重影揮累了,只要靈氣湊和,她還可以用省事的十面埋伏。

這拳套打著是爽了,可是,真要用勁。

陸靈蹊的胳膊都揍疼了,不過現在再疼也要撐著,誰讓她欠了幾屁股的債呢。

長輩太多了。

她一邊咬牙切齒地捶殺星獸,一邊發誓,以后輕易再也不抱大腿了。

她要自己長成大腿。

嗤嗤嗤……

星獸悍不畏死,聞到人修的味道,只知道撲殺,完全不知道看看兩邊的情況,連命都不會逃,這是陸靈蹊唯一滿意的地方了。

要不然,只憑換取仙令的數量,就能讓她絕望到消極怠工。

好半天后,可能是海邊的風大,也只能是這里本來就不是霧多的地方,反正齊海等人能殺的星獸越來越少了。

為了讓星牌上的數字,能高點再高點,他們只能追著霧跑。

當然了,為了不惹人嫌,也擔心殺王者星獸的是佐蒙人,他們團隊合作著,離原來的駐地越來越遠。

等到陸靈蹊入眼所處,再無一只星獸的時候,連刀劍之聲都聽不到了。

“看看,我收了好多星沙。”

青主兒早在星獸再不成氣候的時候,就跑下去撿了,“林蹊,你快看看星牌,現在是多少數字了?”

陸靈蹊捶殺星獸的時候,只能看到一個個好像靈光的小點被星獸收集了,還真不知道,它現在的數字是多少。

胳膊雖然又酸又軟,她還是滿懷高興地拽著腰帶一探,“我的天,四四四,四百四十四?”

這個數字可不吉利啊!

本來都準備躺下來歇一會的陸靈蹊又忙找霧深的地方。

無論如何,她也要多殺一個。

不,多殺兩個。

四百四十六,吉利一點兒。

不行,還是多殺四個吧!

把最后一個字,變成八,就等于變成發。

她一定要多發一點,要不然,回家給誰不給誰呢?

陸靈蹊從腰帶里摸出青玉雙生葫蘆,給自己灌了幾口靈露,就直撲霧多的地方。

可惜,這一次,就沒那么運氣了。

一連翻了兩個山頭,一個山谷,一只星獸也沒看到。

四四四啊?

這讓她怎么辦?

只要一想到這幾個數字,她就糾結。

有這糾結在,今天就別想安生。

陸靈蹊為了讓她自己能安生,終于越跑越遠。

等到齊海等人重新回到海邊駐地,尋找她出手的痕跡,猜測她本事的時候,哪里能看出什么?

地面雜亂不堪,倒是能看到不少大力撞擊的痕跡,其他……

居然連一顆星沙都沒撿到。

“你們說,是那女修做的嗎?”

地面有腳印,看樣子是她干的,只是有這么大的本事人,他們怎么連名字都沒聽過呢?

陸靈蹊不知道那些人的糾結,她終于在一片霧氣中,找到了一個星獸。

四四四的數字,變成了四四五。

聊勝于無吧!

陸蹊撿起青色的小沙,拖著有些重的步子,完全不想再跑那么遠回去了。

她太累了。

“天要黑了,主兒,你說起夜霧的時候,會出星獸嗎?”

“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你大概是不想再打架了。”

青主兒還不知道她?

“找個空曠一點的地方,坐下來歇歇,吃個飽飯。”

要不然,再遇到一個王者,她們就只有抱頭虎竄的份了。

“我來布換天陣,順便給你站崗。”

要的就是青主兒的這句話。

陸靈蹊總算高興了些,尋了個空曠一點的草地,拎出掘地館的乾坤食盒,把寧老祖做了記號的紫沙小煲拿出來。

做記號的都是加了千金菇的,她現在虛的很,天當補補。

拿開蓋子,小煲中,一半是點綴了幾點青蔥的乳白色的湯品,另一半好像是加了千金菇,又裹了金黃蛋液的炒飯。

真香!

陸靈蹊嘴巴中的口水迅速泛濫,連忙摸出勺子和筷子,一口飯,一口湯,哎呀呀,日子真美。

寧老祖的仙令,一定要第一個掙。

三千星獸,等于一個仙令,按今天這樣的速度,好像不是太難掙。

不過今天……

為了尋一個星獸找到現在,陸靈蹊嚴重懷疑,今天的事不可復制。

因為,王者的星獸萬中無一。

要不然,就憑人家讓靈氣紊亂,影響千里的本事,這亂星海,都是天下第一惡地。

也就是她,有青主兒相幫。

陸靈蹊把最后一口湯喝完,才看向布好陣,已經把小根扎到土里的青主兒。

“你吃飯吃的那么香,我也要吃飯。”青主兒道:“把根扎在這里好舒服。”

她要讓藤藤盡快長粗一點,要不然,捆個人,還要怕把自己捆斷了。

“那行,你好好吃。”陸靈蹊收了紫沙小煲和食盒,又從納物佩里,摸出一個靈賬,“我歇一會兒。”

靈氣還沒回復,等靈氣回復了,看情況是不是回海邊吧!

陸靈蹊記著有自愈之體的佐蒙人,不敢錯過仙界可能下發的洗眼靈水。在沒弄到洗眼靈水之前,她都不打算離開海城千里之地。

天空不知不覺地暗了下來,可能與天太接近,漫天的繁星,夾雜著兩個似明非明的月亮,直把青主兒看迷了,以至于靈氣回復,她都沒叫陸靈蹊。

等到兩道遁光停在不遠處,把她驚醒的時候,青主兒又忍不住猶豫起來。

這幾年陸靈蹊一直在跟符較量,還要修煉,可辛苦了。

昨天跟九壤和容錚動了腦子,又遭遇王者星獸,狠狠打了一架,要是沒什么事,還是讓她睡吧!

反正有換天陣和她。

“昨天下午,這里的靈氣紊亂,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有王者星獸出沒,要不然,我們換一個吧!”

“換?”

青袍修士搖頭笑道:“有王者星獸鬧一遭,海城和海城周邊的修士,肯定都折損了些,正是我們動手的好機會。”

王者星獸意外出沒的時候,都是修士傷亡最重的時候,這才是老天爺給他們的機會呢。

“馬上通知閻五他們,最遲后天動手,我們四面夾擊,只要能拿下海城,長老那里,定會給我們記上首功。”

什么?

要拿下海城?

別是佐蒙人吧?

要是讓他們拿下了海城,那靈蹊的洗眼靈水怎么辦?

果然那四四四的數字不好。

青主兒一邊小心地打量這兩個修士,一邊在陸靈蹊的識海里叫,“快起來快起來,不要弄出聲響,佐蒙人來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