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七四章 亂星海

更新時間:2020-02-24  作者:潭子
陸靈蹊的腰間到底又被宜法掛了一個大型儲物袋,兩個納物佩被她塞到儲物袋表面誰都能取的巴掌大空間里。

那是以備亂星海特殊情況下,移裝的生活用品。

“百禁山和掘地館的東西也全給你了,有些話,我不說你也知道。”

臨于之前,宜法到底又啰嗦了,“戰場之上,從來都只有兩個字,一個是活,一個是死。”

能夠當機立斷,把容錚連同魔劍一起按到糞坑里的林蹊是聰明的,她會防著容錚。

對九壤,她比她和重平師兄更了解,早有防范下,一時也不會吃虧。

“除了青主兒,你沒有可以信任的伙伴。”

宜法只擔心一樣,“九壤和容錚都是能裝之人,放長線釣大魚這種事,你有,他們百分百同樣有。

師叔只想提醒你一樣,能出手時,當出手,那種放長線釣大魚的事,于你現在并不合適。”

她從不認為,他們一群人教出來的會是個小白花。

只擔心林蹊聰明反被聰明誤,“尤其是容錚,你已經把他得罪死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事,不用我再教了吧?”

“不用!”

陸靈蹊抱抱自家師叔,“師叔,我這人一向喜歡干脆,不愛演戲。”有那演戲的時間和防范的時間,她可以干多少事,“只要他敢靠近,我以后——就都不用防范了。”

宜法拍拍她的肩,“你自己說的,師叔成仙的捷徑在你身上,不要……不要讓師叔空等!不要你師父失望,不要……”

“我知道。”

陸靈蹊真怕師叔說著說著,要掉眼淚,因為她的眼圈已經紅了,“我都知道,我一定保重我自己,我許出了好多好多仙令,那都是債,這輩子要是不給了,下輩子肯定要給你們當牛做馬,我才不要當牛做馬呢。”

她的命不是她自己的。

爹娘、祖宗、師門、百禁山的叔叔阿姨……

真要在戰場上技差于人,把命丟了也就罷了,要是被人算計死,真是當了鬼也不能安心。

所以,她是絕對不會給容錚機會的。

還有九壤,一個化神星君冒那么大的險進亂星海,真的只是為仙令嗎?

相信她就是笨死的。

青云宗發出余呦呦易師的申明后,她好像也失蹤了。

陸靈蹊不能不懷疑,九壤對余呦呦的行動,以兩敗而靠終,所以,他要另外想轍。

“師叔,您放心,我肯定會回來的,您在家,等我好消息!”

她最后一次擁抱一直以來,對她照顧良多的宜法師叔后,轉身就走。

陸靈蹊把薄霧索繞,千峰競秀,萬壑崢嶸的宗門甩在身后時,當然也看到了好些遠遠送行的同門。

采薇、尚仙等沒一個上前,大家都只在遠遠的地方,好似不經意地看到她,給個微笑,揮一揮手。

亂星海是個他們所有人都夠不著的地方,再一個個上前道別,耽擱她的時間不說,也容易引動她別樣的心潮。

陸靈蹊沒有回頭,只在山門前微微一頓,“沈容,好好修煉!”帶著靈力的聲音傳出極遠,“六十年后,再解不了我的寒毒,從你師父起,就等著云蕩峰無寧日吧!”

沈容:“……”

她的滿腔離情,被這句威脅話散得一干二凈。

“聽見了?”

柳酒兒摸摸已有少女之姿的師侄,似笑又似惆悵,“好好修煉吧,要不然,我們真沒一個能安生。”

九壤星君和容錚在仙界指定的西門廣場,已經呆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看到某人姍姍來遲。

大家明明是差不多時間到的,結果這位,愣是比他們遲了大半天。

兩人不動聲色地把陸靈蹊重新打量了一遍,“林蹊,坐!”九壤指了指身邊的位子,親自給她倒上一杯靈茶,“你和容錚的事,我都聽說了,”他一派前輩高人樣子,“不過,此去亂星海,我們三人負有天淵七界的責任,老夫還望你們能捐棄前嫌,一致對外。”

“前輩可說錯了。”

雖然滿身臭味,容錚還是一臉淡笑,先端起茶朝陸靈蹊遙遙一祝,“我與林道友不是外界傳言的那樣,魔劍之靈被壓制住,我還要多謝林道友呢。”

“可不是,我也覺得,容道友應該感謝我!”

陸靈蹊在石凳上一拂,坐下道:“沒有我,容道友哪能閑的在這里坐著喝茶?”

她伸手在鼻間扇扇,“有付出才有收獲,雖然這付出有味了些,但能拿下魔劍,亦是值得的。”

“呵呵!不錯!”

容錚終于維持不住面上的表情,只能皮笑肉不笑了。

“前輩,您現在可以放心了。”

陸靈蹊轉頭朝九壤眨了一下眼睛,“說來,我們的時間要到了吧?您說,我們到那亂星海的過程,是如傳送一般嗎?”

誰能知道?

他也是第一次呢。

“應該是吧!”九壤發現,這丫頭根本沒有喝茶的打算,就是容錚,茶水也未碰到唇上,“你們不是都有護神符和紫府丹嗎?若是擔心,先服紫府丹吧!”

陸靈蹊果然摸了一枚紫府丹放入口中,“我師父才教我,吃到嘴里的,才是自己的。”

師父師伯和寧老祖,她都見到了。

當然,一起見到的,還有閑風星君那些人。

那什么,為了天淵七界,盡量跟容錚和諧友好,多聽九壤星君的話,可沒有一個人囑咐。

他們的態度,讓陸靈蹊對九壤更防備了。

尤其是看到容錚連茶水都不碰唇的時候。

“前輩,我和你們不一樣,我是被動中咒,原來還打算一輩子不出無相界,讓那些厲害的魅影永遠碰不到我呢。”

陸靈蹊好像沒見外地跟九壤星君吐糟,“那什么,天淵七界的責任,您可千萬別往我身上栽,我身有寒毒,而且我師父才說了,能修煉盡量修煉,不能修煉,就找個安全的地方貓著,只要能有一兩個仙令交差就行。”

“……不對吧?”

九壤看這笑咪咪的女孩,輕啜一口靈茶,“據老夫所知,聯盟那里,對你可是抱了極大希望。”

還沒進亂星海,就想給他撂挑子,這怎么行?

“令師……”

“我師父就我一個徒弟。”陸靈蹊又倒出一顆用碧心果果汁做成的水丸,以靈氣包裹著服下,“他老人家當著閑風星君的面說,什么都沒我的命重要。”

九壤心中一跳。

“前輩,明確說吧,我這次就是打醬油的。所以呢,你們的行動,我一概不參加。”

容錚和九壤心中的郁悶幾乎是一樣的。

他們為了爭取這次的行動,可不止是求爺爺拜奶奶的。

這混蛋……

“咦?來了。”

陸靈蹊望向天際,星空中的一道光點,好像瞬間向他們三人罩來。

西門廣場上,一道波紋向四面蕩開之際,果如仙界說的那樣,方圓百丈內,所有東西,盡皆化粉。

陸靈蹊緊了緊身上的斗篷,把帽子也拉低了些。

她這準備才做好,就感覺身上一輕,緊跟著天旋地盤。

裹著紫府丹和碧心果汁的靈氣團瞬間化開,那種頭重腳輕欲嘔的感覺,馬上好了些。

陸靈蹊微微睜眼,發現大家都維持坐的姿勢,她還沒來得及看二人的面色,就被光罩外面的炫麗的‘光’影吸引。

無數光點在眼前炸開拉長,在黑暗的宇宙中,變換成各種顏色。

陸靈蹊閉上眼睛,寧老祖最后朝她嘴角微動的幾個字,正是紫府四儀術。

她才吃了紫府丹,可不能浪費了。

陸靈蹊得此功法,修煉的卻不是很勤。

暢靈之脈的時間禁制,本來就逼得她沒什么時間他顧。

結果,先是陣,后是符,就沒有讓她真真正正地停下來歇過。

陸靈蹊維持打坐的姿勢,雖然并不敢完全沉心修煉紫府四儀術,可是,紫府丹和碧心果的清涼感覺,正在神識中順著微動的紫府四儀術,滋潤鴻蒙中,那個淡淡好像她的影子。

這感覺好奇妙!

比她單獨修煉紫府四儀術時,明顯好了百倍不止。

至少,單獨修煉的時候,這份滋養神魂的感覺,稍弱的不注意,都要錯過去。

亂星海,一個全由巨大樓船組成的海城里,來往的修士,個個腳步匆匆。

鏘鏘鏘的腳步聲從船甲的另一邊走來,船頭上,幾個面色灰敗的修士,望著看上去,好像很平靜的大海,目露茫然。

“快!讓開!”

一股子大力襲來,把四人全都推開。

巡衛到此,一臉絡腮胡的張著帶著十二個手下,一齊把劍對上了慢慢顯現的九星芒陣。

陸靈蹊三人的身影在九星芒陣里閃了幾閃,終于穩定下來的時候,卻沒想,迎面來的會是刀劍。

九壤星君才要動,就發現,體內的靈力,被無形中壓縮大半,他居然回到了結丹后期的修為。

“各位!在下九壤,乃天淵七界之人。”

他已經發現,這些用刀劍對著他們的人,全是結丹后期修士,忙以最誠懇的態度,介紹他們自己,“我們是到亂星海做任務的。”

“廢話,到亂星海,誰都是來做任務的。”

張著粗聲粗氣,扔出三面似玉又似木的星牌,“不過,你們到底是人,還是什么東西,就要看看你的血能不能認主了。”

“這是……星牌?”

容錚試探著問一句,“在亂星海記錄捕殺異種星獸的星牌?”

仙界發布所站地點時,說過這星牌。只是,他們沒想到,還有不是人的能混進來。

“不錯!我們每個在此做任務的人族修士都有。”

張著話音才落,陸靈蹊已經第一個滴血認主。

小小的星牌‘咻’的一聲,卡到腰帶處,好像與它渾然一體。

腰帶是寧老祖另外給她的,不僅有一定的防御力,還如納物佩一般,不用靈力,不用神識,只憑精神力,也能收取一點東西。

“很好!”

張著面上稍松,“從此以后,每殺一個星獸,星牌都會增加一個數字,一千星獸,可溶一顆星核,你們努力吧!”

他在九壤和容錚都滴血星牌之后,沒發現異動,才擺手收回刀劍的。

“星牌上有亂星海地圖,沒有一百星獸記錄的修士,會在兩個時辰后,自動推出海城,你們好自為之。”

他帶隊又鏘鏘鏘地走遠。

陸靈蹊的臉卻黑了。

仙界再傳下的話只說他們要用星核換取仙令,可沒說,不能在這里打醬油。

“這位道友,請問星獸一般都是什么修為?”

九壤看了她一眼,拱手問旁邊的修士。

“想知道?”

那修士打量他們后,伸手道:“有養元丹吧?拿四顆,我告訴你們。”

養元丹?

青云宗和聯盟甚至七殺盟,都給他配了些丹藥。

不過,九壤因為修為問題,又都換了些必要的好靈草。

再說,他跟容錚和林蹊,又不是一路的。

這兩個小輩鬼精鬼精,現在大方,他們也只會口上感謝,心頭更防。

“咳!他們與我并不是一路。”

九壤面帶微笑,只從養元丹的丹瓶里,倒出兩粒來,“不過,誰讓是我先問的呢?我出兩粒。”

“你錯了,”那個面色一整,強硬道:“是你們每個人出四粒。”

什么?

觀察他們的容錚和陸靈蹊面色同時一變。

這四個修士,面色灰敗,身形狼狽,看樣子混得并不好,可是,打量他們后,發現他們的修為只在結丹中期,馬上就互傳了眼色,明顯是想欺他們。

“……呵呵!”

九壤沒想到,他堂堂化神星君,要被這幾個小崽子欺了。

當下皮笑肉不笑,“還有兩個時辰,在下不問各位了。”

今天要是憷了這幾個,以后想要容錚和林蹊聽話,根本不可能。

九壤還想借六十年的時間,助他們兩下,讓他們歸心呢。

“不問?嘿嘿,知道海城的規矩嗎?”

四人分開圍向他們,“老實點把丹藥掏出來,否則,就是巡衛也不會管我們怎么教訓新人。”

二樓甲板,三樓甲板上都有人,可是,看他們的樣子,確實很漠視。

陸靈蹊翻手摸出一個丹瓶,靈力輕吸下飛出八顆養元丹,“我與他們不是一路,多的四顆,麻煩幾位前輩,把亂星海介紹一下。”

送出養元丹的時候,她還細心地送出了一枚方便他們介紹的空白玉簡。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