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五八章 暗斗

更新時間:2020-02-08  作者:潭子
江雪在化神境魅影的詛咒面前斷指求生,林蹊不幸中招的事,消息靈通的陸家當然知道。

十面埋伏是陸望老祖留下,世代以來,陸家的掌權人都希望能有后人再復制他的戰跡,可惜事與愿違,一代又一代都等的絕望了,才來一個陸安。

偏偏又因為沒經驗,陸安落下了嚴重的心理陰影,一生病病歪歪。

可是,哪怕是病書生,有他在的時候,南方第一世家的名號,陸家也實至名歸。

現在的林蹊固然在七界揚名,但她給過陸家什么?

人家是千道宗弟子,幻樂塔這個據說是陸望老祖的遺物,都被她放在千道宗。

從天渡境回來,她明明在七界已經有莫大聲望,更有化神境的師父,千道宗的渲百星君還當了聯盟總部的新長老,為何就不能為陸家說說話,幫忙把陸望老祖給他們的寶物拿回來?

陸岱峭和陸岱嶺都想在有生之年更進一步,或者說為后人謀取更多的利。

陸望老祖的東西,兩個人不說日夜惦記,卻也不差什么了。

“反正我是不同意她再進我們陸家的藏書樓。”

從小道聽到林蹊想入陸家藏書樓的陸岱嶺坐在陸岱峭處,“那里的東西,都是祖宗們用一生心血,慢慢收集來的,憑什么她林蹊想看,我們就給?”

“……這恐怕不是我們不同意就行的。”陸岱峭道:“你沒看,從夏都親自到坊市接她了嗎?”

陸從夏是陸家新一輩中最優秀的孩子。

還是千秋荷這一輩的守護者。

“人家仗著對從夏的救命之恩,明明顯顯地讓我們還恩,我們若是不同意……說不過去。”

陸家若是站到了林蹊的對立面,以后想在七界干什么,阻力只怕不會小。

做為宗門和家族的雙份元嬰長老,陸岱峭還是有點大局觀的,“不過,同意歸同意,卻不能讓她覺得,她一發話,我們陸家就要屁顛屁顛的什么都奉上。

從夏的一條命,抵不了老祖的傳承,真說起來,她欠我陸家的情大著了,應該是我們要什么,她盡可能的為我們陸家做。”

千秋荷是陸家的絕密,除了他們幾個老的,所有未進階元嬰的都沒資格知道。

所在,在外人眼里從夏的重要性就又差了一點,完全不能跟老祖的十面埋伏相提并論。

“還有老祖的東西,我們只怕還得指著她幫忙要。”

陸岱峭嘴角閃過一絲冷笑,“不過,老四,這事我們不能直著辦,我們兩個老的若是先站出來,一旦鬧僵,陸家和林蹊就沒有緩和的余地了。

你去跟從雷說說,他是未來的陸家族長,我們陸家的事,他不出頭,誰出頭?”

從雷?

陸岱嶺的目光閃了閃,和陸岱峭相視的時候,忍不住陪他一齊笑了。

陸靈蹊不知道有人要找她麻煩。

在陸家的客院歇了一夜,今天她正式遞貼子,要請見陸岱山這個陸家族長。

陸從夏也一早就過來陪她。

昨夜,她就把林蹊到陸家,請入藏書樓觀想陸望、陸安兩位老祖所有有關十面埋伏玉簡的消息透露了出去。

“林蹊,看看這是什么?”

“什么?”

陸靈蹊看她拿出來的一個大玉盒。

“昨夜我跟四太祖說了你的事,他從收藏里給我拿了一樣寶貝。”陸從夏甚為高興,“千年火芝噢!對你的寒毒應該有點用吧?”

“……不用!”

陸靈蹊慢慢搖頭,“我致遠師叔已經給我想到了解毒的辦法。”

想到了?

陸從夏大喜,“什么辦法?既然想到了為什么不趕快解?煉氣決就在那里,什么時候拿都行啊!”

“想是想到了,不過,暫時還不能用。”

陸靈蹊看得出來,她是真的為她高興,語氣忍不住柔了柔,“煉氣決的事總要解決,它的后半部在你們陸家被封存,應該也是有理由的。

正好我現在有時間,可以磨一段。”

“等一下,我們先別說煉氣決,你先回答我,致遠前輩想到解你寒毒的辦法,為什么又暫時不能用?”

寒毒已成林蹊的跗骨之蛆,耽擱的時間越長,以后越難消除。

陸從夏不能不擔心,不知道她還在等什么。

“因為……”陸靈蹊笑了笑,“能解我毒的人,還沒長大,暫時還沒能力。”

什么?

陸從夏呆了,這算什么解釋?

“我的寒毒與神魂、骨脈都緊緊聯在一處了。”

忘川河的水呢。

這也是渲百師伯和師父他們都沒辦法的主要原因。

陸靈蹊其實都做好,它跟著自己一輩子的可能,“輕易再也解不開,這一次,致遠師叔的辦法,還處于一種預想里,這個預想能不能實現,要看我的有緣人,能不能平安長大。”

陸從夏更不懂了。

大家都是道門中人,致遠前輩再怎么也不會干魔修那種換骨換血的害人事。

“我閔師兄傾家蕩產保著沈繼之女沈容的事,你聽說過吧?”

“聽說過。”

“她在四天前醒了。”

陸靈蹊笑意盈盈,“可能是被人試過太多解救辦法,也可能是封印什么的加一起,她的靈根產生了變異。”

靈根變異?

陸從夏的眼睛忍不住瞪大了些。

“我來的時候,她已經從煉氣三層,進階到了煉氣六層。”陸靈蹊很為小姑娘高興,“致遠師叔這幾天一直陪在她那里,已經確定,她的變異冰靈根可以吸附某些寒氣。”

老頭發現這一點的時候,馬上就給她傳了信。

“她現在的修為還低,致遠師叔說,我的寒毒想要驅除,至少也要等她修到筑基后期以后。”

這樣啊!

陸從夏本來期待的心,又低落了下來,“她現在進階快,應該跟當初的封印有關。”不僅閔浩為那小姑娘傾家蕩產,據她所知,云蕩峰好些人,都因為她窮得要當褲子了。

“能推她進階筑基就不得了了,筑基后期還要好多年呢。”

她把裝著火芝的玉盒往陸靈蹊身前推了推,“這東西,你還是拿著吧!畢竟是我四太爺爺的一番心意呢。”

老人家一輩子都裝著糊涂,可事實上,陸從夏覺得,他明白著呢。

聽到她說林蹊,眼睛都亮了。

無想前輩的化神之路,她帶走的拾兒到底是誰,四太祖當然也有他的猜測。

拾兒出現的太突然,又讓人查無可查。

可是,世人都知道,林蹊與無想前輩走的近。

無想化神的時候,她又恰好到了飄渺閣。

雖然老人家什么都沒說,甚至都沒說要看一看林蹊,卻把珍藏的寶貝拿出來,陸從夏就覺得,老人家心里,也許什么都知道。

這是四太爺爺的心意,他老人家守護千秋荷那么多年,對那幾株異變的千秋荷那么關心,林蹊要是拒絕了,老人家可能會很難受。

“我這么跟你說吧,我的千秋荷,就是從四太爺爺手上接下的。”

眼見林蹊還不肯要,陸從夏只能再道:“他——你應該也認識,就是那年無想前輩捆著,后來找你們要肉吃的老頭。”

陸靈蹊眨了兩下眼睛。

那老頭要她喂肉,還試探她的身份。

“行!東西我收下了。”

她收了火芝,翻手也摸了一只玉盒,“禮尚往來,這個呢,麻煩你幫我轉交。”旭陽丹若是用千年火芝配藥,效用肯定更長一些。

“我不轉交。”陸從夏沒接,眼神躲內,聲音微弱,“你要以林蹊的身份借藏書樓……,空口白牙肯定不行!”

陸靈蹊磨了磨牙,嘭嘭嘭扔出三個玉盒。“走吧,帶我去見你們家的長老。”

“你這氣哄哄的,肯定要辦砸。”

陸靈蹊:“……”她沒辦法了,當著陸從夏的面,打了一個水鏡,然后對著水鏡使勁搓了搓臉,再松開手的時候,已經掩去所有情緒,只有一派高人仙子樣了。

當然,還是親和的。

“現在這樣可以了嗎?”

“……”陸從夏打了個抖,“林蹊,別當著我這樣笑。”可憐,她這么多年都被她騙了,這家伙的笑容太有欺騙性了,“你其實沒對著我家老祖和九伯這樣笑過吧?”

確實沒有。

陸靈蹊又揉了揉臉,讓自己更放松些,“你放心,我會有求人姿態的。”

半晌,早等消息的陸從雷,收到四爺爺的傳信后,也急步趕到了陸岱山的明月軒。

身為陸家族長一脈的嫡支,未來的族長之位,只能是他的。

陸望老祖的東西,他聽爺爺嘮叨過好多次,其實也萬分期待。

只是以前的太霄宮連一個化神修士都沒有。

陸家只能吃啞巴虧。

聽了爺爺的嘮叨,一度他也認為,陸望老祖的東西,只能等他們將來有能力的時候。

可是,昨晚四爺爺說的話,他考慮了一夜,卻又覺得,現在能爭取一把。

“林道友!在下陸從雷。”

他先朝陸靈蹊拱手后,又朝在坐的都拱了拱手,“爺爺、二爺爺、三爺爺、四爺爺,從夏姐,在這里我有幾句話想跟林道友說。”

瘦成竹桿,在無想化神后,才有點精神氣的陸岱山瞄了瞄他的幾個好族弟。

家里的情況,做為族長他能不知道嗎?

只是,現在若是不讓孫子說話,把他的面子折了,以后……

“唔!林蹊啊,這是我孫子從雷,他也喜歡研究陣法,很小的時候,就希想得到陸望老祖的傳承。”

陸岱山這樣笑著說,“說起來,你雖然是第二次到陸家,可第一次的時候,就只是養病了,他一直想見你,向你討教討教呢。”

“不敢!”

陸靈蹊朝陸從雷拱了拱手,“我就是運氣罷了,對陣法,其實只是略懂皮毛。”

略懂皮毛?

略懂皮毛的,得了陸望老祖的傳承,這讓他們到哪說理去?

陸從雷忍著一口悶氣,“這一次,我不是跟林道友說陣法的。”他連迂回都不想了,直接開口,“林道友與我家有緣,現在想進我家的藏書樓,我爺爺大概是不會拒絕的。”

他爺爺是老好人。

他爹也是。

可是,老好人在修仙界最要不得。

雖然很多年都看不起父親,可是,在心里的某個地方,陸從雷更多的是恨鐵不成鋼。

“不過,我們陸家有今天不容易。想來道友也聽說,葉家幾次找我家麻煩的事。”

陸靈蹊看了一眼不動如山的四個老頭,轉了轉手中的杯子,“道友想說什么?太霄宮的家務事,我并不好……”

“太霄宮的家務事,自然不敢麻煩林道友。”

陸從雷盯著她,“林道友在雙盟坊市的時候,想來聽說過陸望老祖遺寶的事。”

遺寶?

陸靈蹊挑了挑眉,“你接著說。”

“說什么?不必說了。”

陸從夏直接打斷,“老祖!”她看向陸岱山,“當初說過的,陸望老祖遺寶之事,等我修為差不多了,我來解決。”

太霄宮是有化神修士了,可是,千道宗沒有嗎?

林蹊為什么會在千道宗宗內都被人堵住,不得已炸了金風谷?

陸家要是現在拿了陸望老祖的遺寶,還有安寧日子過嗎?

“……不錯!”

陸岱山在心里嘆了一口氣,不能不折自家孫兒的面子,“從雷,你要說的話,爺爺都知道,林蹊現在是能幫我們說上話,可是,我陸家暫時還護不住。”

改組后的修真聯盟總部,有渲百這個無相界本土修士。

渲百為人忠厚,只要他提,陸岱山相信,他一定會盡力幫陸家爭取的。

他看了一眼陸岱峭,“林蹊啊,聽說,逼你炸了金風谷的蟒龍郭府是元后魔修,他曾是七殺盟的外事堂成員,他找你……”

“除了財物,應該也與陸望前輩的傳承有關。”

因為十面埋伏,七殺盟都不知打過她多少主意。

也就是千道宗接連出了兩位化神星君,她師父又態度強硬,要不然,陸靈蹊懷疑連修真聯盟的某些人,都要打她的主意。

她有形無形地替陸家擋了多少事,結果……

陸靈蹊適當地露了絲苦笑,“陸望前輩以殺神之名執掌修真聯盟總部的時候,七殺盟在他手上吃過無數虧,是個七殺盟的人……都想把我殺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