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五九章 向日葵

更新時間:2020-02-09  作者:潭子
聽到林蹊說是個七殺盟的人都想把她殺了的話,明月軒里一陣沉默。

老祖陸望是什么人,年代離得太遠,他們感受不是很深,但是,病書生陸安,他們幾個老的卻還記得。

陸安老祖在的時候,山海宗那些魔修是繞著南方走,就連老人家到西狄邊境看看,西狄也早早把免戰牌掛起來。

換成他們有這樣的敵人……

一時之間,連陸從雷都有些尷尬。

他們光記得,林蹊得了陸家的好處,卻沒想這好處,也確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山海宗在一開始就盯上林蹊,幾番明殺暗殺,似乎也是因為十面埋伏。

“咳!林蹊啊!從雷什么都不懂,別為他的話吃心。”

也幸好這孩子是隨慶的徒弟,千道宗因為隨慶,一直護著她,直到結丹了才放出來,要不然,簡直不敢想。

陸岱山頭一次慶幸,她不是太霄宮的人,不是陸家的人,要不然,太霄宮和陸家早成山海宗和七殺盟的眼中釘,肉中刺。

他一揮手,把陸靈蹊送到桌前的三只玉盒,又以靈力送了過去,“你得了陸望老祖的傳承,說來就是與我陸家有緣,藏書樓本來就該對你開放,你拿這東西,是要跟我們陸家生分嗎?趕快,拿回去。”

說來,這孩子和她師父隨慶,對他還算有恩呢。

陸傳當初若不是遇到這對師徒,就要獨闖百禁山。

隨慶為人剛硬,兒子跟著他學了不少,要不然,也不能堪破心魔。

想到這里,陸岱山對陸靈蹊露出非常慈愛的笑容,“可惜,陸傳去了飄渺閣,要不然,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的。”

“……前輩說笑了。”

陸靈蹊嘴角扯了一下,“這可不是生分。”他們從來就沒有真正親近過,何來生分一詞,“這是……”

看到陸岱峭幾個黏在玉盒上的眼睛,她心念一轉,“林蹊不才,簡單的人情世故還是知道的。前輩若是不收,藏書樓的事……”

“藏書樓跟這沒關系。”

陸從夏恨某些人太貪心,原本還有的維護都沒了,“老祖說的對,你拿這東西,就是要跟我們生分。”

林蹊是陸家人,是陸望老祖的直系子孫,她進藏書樓有什么不可以?

“林蹊,且不說小時候五行秘地的救命之恩,沒有你,天渡境我哪能出來?更不可能帶回那么多極品靈木。”

那些東西,宗門和家族都從她手上得了不少呢。

陸從夏現在一點也不想便宜那些人了,“我都沒跟你說一個謝家,你這樣,不是打我的臉嗎?”

看她眉毛都要豎起來的樣,陸靈蹊一把收了自己的玉盒,“不敢打陸仙子的臉。”不要就不要,她還省了,“陸前輩,藏書樓……”

“持此玉牌,可進最高層。”陸岱山送過藏書樓的玉牌,“我陸家有不少典籍,小友都可以翻翻,印證你之所修、所學。”

“多謝!”

陸靈蹊拱手后,才收了飛到面前的玉牌,“各位前輩,這幾日,林蹊就厚著臉皮打擾了。”她干干脆脆地站起來,“陸師姐,還要麻煩你,送我到藏書樓。”

那什么,跟他們家的人再寒喧下去,她懷疑都要維持不住臉上的表情了。

“那就走吧!”

陸從夏也只朝陸岱山一拱手,其他人理也沒理地就帶陸靈蹊走人。

身為陸家子,她本能的想要護著家里人,可是,有些人就是爛泥扶不上墻。

族長爺爺固然有很多不足之處,可相比于某些人,實在好太多太多了。

陸從夏完全沒想到,她都讓林蹊出血送東西了,那些人還貪心不足,居然鼓動陸從雷過來要不該要的……

從這一點上,她就可以想象當初信伯父和傳伯父為何會反目成仇,會被別人所趁了。

一出門,她就狠吐了一口氣,“對不起!”

陸從夏很是低落地道歉。

只看家里的這些人,她就知道,林蹊這一輩子,可能都不會再回陸家了。

“……我們是朋友!”

陸靈蹊沉默了一小會,“這次我要多謝你。”

拿了煉氣決,這一生一世,離陸家遠一點,對他們大家都好。

“陸師姐,我很高興,有你這個朋友。”她著重申明跟她的關系,“以后有什么事,你也盡可以麻煩我。”

“……好!”

陸從夏心里很難過,她已經知道她的意思了。

不過……

拉林蹊進陸家這個可能有無數怨結的地方,還不如放她在外面自由自在。

她親自送她入藏書樓,看著她上到最高一層,看著慢慢消失的樓梯,才轉身慢慢下樓。

“林蹊進去了?”陸東看到自家丫頭垂頭喪氣的樣,拍拍她的肩,“從夏啊,有些事,你要學我,難得糊涂!”

家——就不是一個能完全講理的地方。

尤其是家族越來越大以后。

“老祖……”

“緣斷時不要糾纏,緣繼時不要放棄,人生種種,就在一個相宜。”

陸東半瞇著眼睛望向遠處的層層樓閣,“如今已比老夫當初以為的平和了無數無數倍。”他很欣慰了。

宗門大了,會有內耗。

家族同樣。

可是,看著同出一源的子孫,彼此烏眼雞似的你死我活,心會更痛。

“別人的選擇,我們干涉不了。”

在這里面做出選擇的人,太多太多了。

有的人活著,有的人死了。

有的人是執棋之人,有的人,是被動被人推著走的棋子。

對與錯這兩個字,太簡單又太對立,是道不明白的。

“這世間萬物,入了我們眼的,往往只是冰山一角。我們能做的,是守著我們自己的本心,在適當的時候,做出我們認為最正確的選擇。”

這世上沒有后悔藥,所以守著本心,就尤為重要了。

“林蹊是個豁達孩子,她的選擇,就目前來說,是最好的。”

陸靈蹊不知樓下有人在借她,提點陸從夏。

陸家的藏書樓跟千道宗的差不多,唯一的差別只是里面收藏的多寡。

她站在好多陸家人終其一生都不曾踏入的最頂層,半晌沒動。

空氣中的靈光閃動,看樣子正在凝聚什么字符。

“天無絕人之路,地有好生之德。花有榮枯之期,水有無盡之流!”

陸靈蹊望著這些字在身前成形,又慢慢化去,完全不知道,這是每個進樓的人都能看見的,還是極個別才跳出來的。

如果每個進樓的人都能看見,好像陸岱山和陸從夏應該跟她提一句。

可是,他們什么都沒提。

她輕輕地吐了一口氣,朝寂靜無聲的空間躬身行禮,“晚輩陸靈蹊,多謝祖宗提點。”

陸家最開始的幾位祖宗,似乎都很有不凡之處。

就是現在……,只憑家族的六位元嬰,在無相界也是頭一份。

陸靈蹊在心里暗嘆一聲,先沒管其他,直接走向對面刻著煉氣決的玉架,這整個玉架上中下三層,卻只有一枚玉簡,顯得特別孤單。

她輕輕抬手,想要拿下那枚玉簡。

玉簡還沒觸到,一顆不知從哪來的瓜子,卻砸了手背一下。

陸靈蹊心中一驚。

煉氣決爺爺、爹娘和她都能學,按理說是個非常好的功法,可是,陸家人,學的卻沒有幾個。

而且,傳之外面的,還不是完整版。

這里面……

“誰?”

陸靈蹊沒感覺到任何一點靈力波動,“是陸家的哪位前輩嗎?還請出來一見。”她有些后悔,剛剛一時心動,居然用了真名。

可惜,等了好一會,不大的空間里,什么聲音都沒有,好像落在玉架上的那枚瓜子,不是憑空落下的一般。

“靈蹊所學,正是煉氣決。”

陸靈蹊把瓜子往旁邊推推,“這功法我是一定要看的。”

她再次伸手。

啪啪啪……

卻沒想,這一次做足了準備,虛無之中,卻有無數爪子一齊射向她。

“出來!”

她忙一手探進那處虛無。

可是,原本正在射的瓜子卻又憑空消失了。

她的手正停在玉簡不足三寸的地方。

短短時間,氣靈護罩外,一堆瓜子感覺快要埋到她的膝蓋了。

“木精一族?”

說這話的時候,陸靈蹊的手一下子按到了玉簡上。

只是,她的想法是好的,事實上卻上,玉簡突然彈出一股子柔力,硬生生地把她擋住了。

“出來吧!再搞鬼我就不客氣了。”

“你要怎么不客氣?”

飄飄忽忽,帶點童稚的聲音,突然響在空間里,“我是為你好,煉氣決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學的。”

陸靈蹊心下一跳。

青主兒默不作聲地從她手腕處伸出小葉葉。

她們在修仙界混的時間不算短了,到的地方更是不少,可是,一直沒聽說哪里還有木精靈。

“我不是隨便什么人啊!”

陸靈蹊看了一眼青主兒,這樣道:“我要是隨便什么人,也不能來拿煉氣決。”

“哼!你騙人。”

帶點童稚的聲音,還是響在四處,陸靈蹊和青主兒都尋不到它,“所有進來拿煉氣決的人,都說自己好厲害好厲害,當我是傻子嗎?”

不想當你是傻子。

陸靈蹊撿起落在玉架上的那顆瓜子,咔嚓,舌尖一挑,就把瓜子吃到了嘴巴,“嗯?味道不錯噢!”

靈氣十足,可比五階靈物了。

“你你你……你不怕有毒嗎?”

陸靈蹊一伸手,把所有射落在地板上的瓜子盡數收了起來,“原來你還有毒瓜子嗎?那就再射點吧,回頭,我害幾個人去。”

“噗!”

青主兒終于沒忍住,小葉子抖啊抖的。

瓜子有沒有毒,別人不知道,她還不知道嗎?

“她真不是一般的人,出來吧!”青主兒的小細藤藤在陸靈蹊的手背上豎直了,“我從來沒有見過跟我差不多的同類,你出來,我們交個朋友啊!”

“同……同類?真的是同類?”

童稚的聲音滿是驚訝,“你……你們……”

它并不敢出來。

這個進來的人,雖然說了她姓陸,可是,它在陸家這么多年從來沒見過她。

“等等,你們知道,為什么陸家好多人都不修習煉氣決嗎?”

為什么?

不知道啊!

“我一直沒呆在陸家,那你說,為什么吧?”

她覺得,挺好修習的。

不管是靈氣亂的地方,還是靈氣單一的地方,通過煉氣決,都能化為己用。

她們一家,因為煉氣決,修煉的速度都不算慢。

陸靈蹊真不知道,這么好的功法,陸家的人,為什么視而不見,連陸從夏都沒修習。

“因為,煉氣決是從混沌決演化而來,沒有特殊血脈的人,修習煉氣決,會非常非常慢。”

所以,也不用完整版的。

因為誰都不會浪費大量時間,選擇這么雞肋的功法。

“你說你是陸家人,可是,陸家傳至如今,血脈越發稀薄,修煉煉氣決,根本就是事倍功半,你……”

說到這里,童稚的聲音突然停了下來。

陸靈蹊感覺迎面一道目光打量在她身上,不由望了過去。

“我什么?”

雖然還是沒看見它,可是,陸靈蹊卻沒在它身上感覺到任何不善。

她的青主兒,雖然為了長個子,跟她耍過很多心眼,可是,也不能否認,青主兒是個好伙伴好藤藤。

陸靈蹊的嘴角輕輕翹起,“我用煉氣決修煉,是事半功倍。”

據她所知,混沌決是遠古時期的人修大能所創。

“我自然是有特殊血脈。”

“……可是……你真是陸家人嗎?”

“不是陸家人,就不能習這功法嗎?”

“也不是……”

空氣中波紋微閃,一顆好像向日葵的小東西露了出來,“煉氣決也是陸笑從別人身上得到的。”

陸笑?

陸家的第一代老祖,用蒲團砸她的那個?

陸靈蹊心中微動,“你與陸笑老祖是……伙伴嗎?”

她沒說靈寵。

青主兒就不是她的靈寵。

創下若大陸家的陸笑,大概也不會讓這小東西當靈寵。

否則陸岱山他們怎么就會毫無防備地讓她上來?

“算是吧!”

向日葵的花盤里,露出一張非常擬人的小臉,它歪著頭打量同樣好奇它的青主兒,“你是什么?”

“我叫青主兒。”青主兒不說她是什么,“你叫什么名字?又怎么在這里的?”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