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五七章 進陸家

更新時間:2020-02-07  作者:潭子
采薇知道師妹這些年一直跟百禁山里的妖王有聯系,卻沒想到,那里的妖王在時隔這么多年后,還能那么維護她。

不僅有避塵珠,還有避水珠。

這也就罷了,看著收拾干凈,一個儲物袋的肉,還有兩個封著的玉盒,采薇差點失語在當場。

幸虧隨慶師伯就林蹊一個徒弟,幸虧多年來,師父師叔們在林蹊這里扮的都是慈愛長者,要不然,采薇嚴重懷疑師妹要被百禁山的妖王拐了去。

“林蹊,大師父才給你制了那么多精心烹飪的靈食,宗門再怎么也不會餓著你。”

至于還找那什么瑛姨要吃的嗎?

搞得她都不敢下死力分她的肥了。

“我能吃。”

陸靈蹊眉開眼笑,“而且,我還要孝敬宜法師叔他們呢。”

想要把引龍決修至大成,天渡境帶回的兇獸肉暫時就不能動,“師姐,你是不是羨慕了,要不然,我也送你點?”

“……別來嘴上的。”

沉默一瞬后,采薇決定不跟她客氣。

這家伙差點當了她的開山大弟子,雖然自己受限于身份,沒教她什么,可是,丹藥方向的供應,從來沒說一個‘不’字。

“我要你處理好的。”

她也享受享受師妹的一點孝敬吧!

要不然,采薇感覺太虧了。

“行!回頭我一定給你弄好。”

陸靈蹊不知師姐所想,一口應下時,順手就打開了一旁的玉盒。

她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蓋上。

“我已經看到了。”

采薇眼尖,“你瑛姨還給了你一盒子千金菇。”

還些千金菇上還有新鮮的泥土,顯然人家是為了這丫頭,剛采摘的。

“嘿嘿!師姐,回頭我給你三株。”

三株?

行吧!

采薇瞄瞄她的玉盒,“那就多謝了。”

哪怕只是下品的,就憑人家那顏色,也是好多人求都求不到的。

還有一只玉盒,也不知道裝了什么。

采薇難得的起了點好奇心。

陸靈蹊萬分不想打開,可是,誰讓師姐在旁邊虎視眈眈呢?

她輕輕地開了一點縫子,熟悉的冰寒之氣就迅速從里面傳了出來。

瑛姨又給她弄冰絲服了?

陸靈蹊迅速把玉盒打開,看著不像是法服,衣料少少,感覺沒有上次的多。

她先拿了最上面的玉簡,里面正是瑛姨給她的留言,“林蹊,你中了寒毒,自然就不能再穿冰絲服了,不過,有些地方可能還會用到。”

瑛娘為她操心操慣了,“玉盒里的東西,是我從玄華身上拽下來的,兩條系發的發帶,一條加長加寬的絲巾,遇到特殊的火靈之地,披在身上你會舒服一些。

千金菇是給你養身的,不必舍不得,吃完了,瑛姨就再給你弄。

明天若是方便,還來接一次東西吧,鷹王給你弄了不少小魚干,我和玄華弄的配料,吃起來挺好的,另外,老猿給你存了一部分靈果和猴兒酒,還有狐貍、山鳳他們,都說要給你準備東西。

林蹊,你在外面要照顧好自己,有需要了,只管跟我們說。

噢對了,還有一件事,玄華說我們這樣通信不安全,她在玉簡上弄了點古怪的東西,等你神識退出,玉簡就會自毀裂開兩瓣,到時不必驚訝。

避塵珠和避水珠是我洞府的,你只管用,回頭,我再讓她幫你把另外的幾個珠子養出來。

不用心疼,更不必擔心她不給,這家伙最近為了研究陣法,蠢的沒邊,把你弄好的靈田都毀了大半,現在氣短的很,我讓她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

回頭我幫你多要點,哪怕當彈珠打呢,也比她閑著沒事,就想研究我的洞府大陣好。

她已經把山鳳和狐貍的洞府大陣玩壞了,雖然又修好了,可是,我老覺得,她手藝不到位。

你要是有閑,就弄幾個簡單的五行陣過來,讓她拆個好,讓我也得點清靜。”

后一句滿是怨念的話,讓陸靈蹊忍不住想笑。

神識退出來,玉簡果然在手中‘啪’的一聲,裂成兩半。

“說了什么?這么高興?”

“……不告訴你。”

世外桃源一樣的百禁山,不為人知才是最好。

陸靈蹊把斷了的玉簡小心收好,“師姐,我要到坊市轉一圈,你去嗎?”

“給你半個時辰的時間。”

才看了百禁山的來信,就要去坊市,采薇懷疑她要買東西送那邊。

師妹跟那瑛娘的關系,在宗門屬于高密,在師妹屬私事,她跟著不方便。

“半個時辰后,我還要查脈。”

“知道了。”陸靈蹊忙給她撿了三株品相最好的千金菇,“師姐,今天這事……”

“什么這事?”

采薇斜她一眼,收了寶貝,笑意盈盈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是我師父問我,我也不知道。”

“嗯!多謝師姐,小妹回來再給你弄好吃的。”

等到尚仙忙完一堆的事,過來想請師妹幫忙跟百禁山那邊談點買賣的時候,陸靈蹊已經一溜煙地跑人了。

飄渺閣的大戰還在持續,千道宗諸人關心那邊的時候,也忍不住關心起云蕩峰醒了的沈容。

“聽說了嗎?她在三天之內,從煉氣三層,進階到了煉氣五層。”

“嘿嘿,你這是早上的消息吧?現在天黑了,我才收到的消息,她進階到煉氣六層了。”

“啊?一天進階一層?”

八卦的修士忍不住咂舌,“這也太恐怖了,我們千道宗自古以來,還從來沒人能這樣吧?”

“不要說我們千道宗,就是放眼天淵七界,恐怕都沒有。”

“這樣說,我們千道宗又要出一個厲害的人物了?”

“這?暫時還不好說。云蕩峰為了她,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靈石,”閔浩都為她傾家蕩產了,“她現在進階快,也許只是因為,當初封印的時候,被動吸入的靈氣過多呢。”

也有可能。

”你們知道,她的靈根如何嗎?“

要是靈根資質好,沒了底子,也能比他們大部人走得更快。

”聽說就是靈根資質好,致遠長老才一連三天呆在云蕩峰,以便隨時查看她的情況,防止意外。“

”哎呀!林蹊那里,致遠長老都沒去,只采薇陪著呢。“

眾人互看一眼,不能不懷疑,宗門的寶貝蛋要換人了。

畢竟林蹊受了化神境魅影的詛咒,可能那詛咒,比他們想象的還厲害。

“快看,那不是她嗎?”

遠遠的,某人所過之處,飄飄渺渺的花雨異常好看。

陸靈蹊不在乎被人看,帶著采薇直奔神道峰。

“什么?”

尚仙聽了她的來意,差點蹦起來,“這時候去太霄宮?我不同意,你受傷呢。”

“我哪有受傷?”

不能去飄渺閣,又不能修煉,陸靈蹊閑得發慌,“師兄,太霄宮又不是龍潭虎穴?再說,我也不是去打架,我是去看朋友。”

“等我師父回來,你愛上哪上哪。”

這不是龍潭虎穴的問題,尚仙望著她,“你現在情況特殊,放你走,你知道我要擔多大的責任嗎?”

“什么責任都怕擔,師兄,你干嘛還要接重平師叔的這份活啊?”

“噗!”

一早就說過,不參與她談判的采薇差點把口中的茶噴出來。

“師兄”

陸靈蹊瞪了一眼無良師姐,朝黑臉的師兄又道:“你就同意吧,我這兩天,好不容易對十面埋伏又有所悟,急切需要到陸家找陸望前輩或者陸安前輩的一些心得印證一下,這要是耽擱了,可能就沒了。”

尚仙:“……”

這真是一個好理由,他已經被擠的無路可走,只有同意。

“采薇師姐跟著你嗎?”

“師兄,采薇師姐這幾天,天天跟著我,天天摸脈,我身體跟以前一樣。”在宗門,師姐跟著就算了,到了外面還跟……

陸靈蹊感覺丟臉的很。

而且,她到陸家是找陸從夏,找老祖宗留下的煉氣決。

如果找不到,可能還要走后門,再進一次悟道塔。

師姐跟著,那陸家是讓她一起進,還是不讓她一起進呢?

“身體是我自己的,我能不上心嗎?師兄,我再向你保證一次,絕不修煉,絕不超大量的亂動靈力,到了那邊,先到宗門駐地報告,直到陸從夏來接我總行吧?”

尚仙嚴肅了面容,“希望你能說到做到。你要是做不到……,林蹊,以后你再說什么,可別怪我不信了。”

“嗯!我保證!”

陸靈蹊當然知道師兄這話的意思。

被重平師叔重點培養的師兄,很可能就是未來的千道宗掌門。他們這輩子,打的交道還不知有多少。

要是在師兄這里沒了信譽,以后想干什么,可就難了。

“早去早回,盡量把時間壓在半個月內。”

“知道了,師兄、師姐,林蹊告辭!”

朝兩個人一拱手,重影化成的花雨就托著陸靈蹊轉身往坊市去。

半天之后,焦心飄渺閣大戰的陸從夏,果然收到了她的傳音符。

要她接?

那就接吧!

陸從夏趕到的時候,陸靈蹊已經站在自家駐地的門口等了一會,“林蹊,你……”

“我早就好了。”

有采薇幫忙,宜法師叔在頸間劃的那點小傷,早連疤痕都沒了。

可是沒了,陸靈蹊也不樂意讓別人看,“陸師姐,這次找你,是有關十面埋伏的事。”

十面埋伏?

陸從夏微有詫異,“那行,我們到家談吧!”

在外人眼里,林蹊是因為十面埋伏與陸家結緣。

在陸家很多人的心里,也是一樣。

走出坊市,陸從夏駕著遁光帶她,“現在不會有聽我們談話了,林蹊,你是因為煉氣決的事吧?”

“是!”

“從天渡境回來,我查過煉氣決。”陸從夏道:“完整版封存在陸家藏書樓的最頂層。你想看……,需要家中大部分的長老同意才成。”

陸家最名聞天下的十面埋伏,結果被一個外人得了,族中某些人心中一直不憤的緊。

“回頭,我會把你的要求,跟四太祖爺爺他們說的。所以……,你恐怕要等一段時間。”

陸靈蹊看了她一眼,“行!”

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

陸靈蹊早對陸家有所了解,“他們要是不同意……”

“我會努力讓他們同意的。”

別人不知道林蹊的身份,她卻是知道的。

陸從夏道:“族長和九叔肯定會同意,還有四太祖爺爺,只要我說了,他正常都會同意,有點麻煩的,只有二長老陸岱峭那里。”

“陸家一共有多少長老?”

陸靈蹊不能不好奇。

“陸家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進階元嬰后,會自動升為長老,另外,就是常駐的四位長老。”

“噢!”

陸家原有五位元嬰,后來陸傳又進階,等于有六位。

這樣看來,不樂意她得十面埋伏傳承的陸家掌權人有不少啊!

她在心里低低地嘆了一口氣。

“七太祖爺爺閉關不見人,把長老權利移給了四太祖。”陸從夏放緩遁速,跟她說陸家,“我現在最有把握的是四票,其他,應該也不會有什么問題。”

少數服從多數。

陸從夏可不想林蹊再對陸家升起惡感,“林蹊,人無完人,如果族人有什么得罪的,還請你不要太過計較。”

“……知道了。”

她最想計較的是陸岱山和陸傳。

可是能計較起來嗎?

真正應該跟他們計較的是無想老祖,走化神路的時候,她已經打過陸岱山了。

“咳!族長爺爺自從那次的事后,一直沒見過人。”

陸從夏說的有些艱難,“林蹊,如果他見你,你……不要拿話刺激他,他近來有些魔怔,飄渺閣傳來無想前輩進階化神,他就懷疑那天跟她走的是……是信伯父的后人。”

他一會想找,一會又不敢找。

天天在家矛盾著。

當然,也慶幸陸信還有后人。

“你要是表現的太過,他——雖然不是很精明,難免還是會往你的真實身份上想一想。”

陸從夏必須跟她說明白,“族長爺爺雖然活了一大把年紀,可是,腦子卻不是很靈活,他知道了雖然沒什么,可難免在某些行事上,會露出痕跡。”

說到這里,她嘆了一口氣,“要是讓別人透過他,找到你就不好了。”

很有可能呢。

陸靈蹊心頭微懔,“我知道了,會注意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