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二五章 九月初九

更新時間:2020-01-06  作者:潭子
上泰界在等待九月初九這個大日子的時候,沒想到,會先迎來九壤星君轉徒的消息。

好好的九壤星君怎么會把有大好前途的徒弟,就那么轉送給德成星君?雖然那位前輩比九壤星君還厲害,可這樣奪人愛徒,真的好嗎?

各方閑人在背地里腹誹德成星君的時候,腦子彎彎繞多的修士,都不能不懷疑青云宗是出了什么事。

“小魚兒,你姐姐那里是不是出事了?”

一直在爺爺庇護下過日子的沃北夢忍不住問妻子,“她最近有消息傳給你嗎?”

修小魚慢慢搖頭。

姐姐那里好像一直有問題,只是她從來都不跟他們說。

“相公,我們……回無相界吧!”

好好的,姐姐不可能無緣無故讓她把爹娘轉移到無相界,現在又沒她的消息,她和北夢在這里,說不得還會拖累她,“你不想看看西狄草原那邊,仙界出手的動靜嗎?”

“可……我們就這樣一點也不管你姐了?”

沃北夢有些結巴。

余呦呦雖然在明面上并未認下他們,可是,暗地里,五味齋的生意能在幾個坊市開的這么順,少不了她在背后幫忙。

而且就他所知,岳父岳母和小魚兒的一些修煉資源來得也莫名其妙,十有八九就是她在暗中給的。

現在……

她明知道她姐出事,還……

沃北夢看他的妻子,突然覺得好陌生好可怕。

他沒什么機心,臉上不免就帶了出來。

修小魚無語的同時,有些想笑,又有些傷感,“我姐跟我說過,發現她那邊不對勁,不要打聽,不要問,馬上離開上泰界,否則,她十有八九,會被我們拖累死。”

沃北夢呆了,“要不然,我找我爺,他或許……”

“爺爺不是化神修士!”

修小魚也不想打擊他,奈何不打擊真不行,“德成星君和九壤星君都是化神修士,他們爭徒……不管原因是什么,至少我姐暫時是安全的。”

暫時是指她一個人的時候,他們都在可就難說了。

修仙的理念中,為什么會有斷情絕欲這句話,實在是,無數前人的教訓使然。

“夫君,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我懷了孩兒,我們必須走。”

兩人在半個時辰后,急匆匆地站到傳送陣時,修小魚只見一個白面長須的男子,朝她撫須而笑。

九月九眼見要到,飄渺閣各方俱都行動起來,以防海嘯以防獸潮。

只有穩固修為的無想和陪她修煉的陸靈蹊是閑著,不過,今天陸靈蹊再想專心,幫祖宗穩固穩固,也有些力不從心。

“歇了吧!”

一個周天結束,無想阻住陸靈蹊,“你今天怎么啦?”一幅心神不寧的樣子,這樣修煉事倍功半不說,一個不好還有可能走火入魔。

無想可不想自家娃兒冒這樣的險,“有什么事不能告訴我嗎?”

“說有事,也有事,說沒事,也可能沒一點事。”

陸靈蹊不確定今天到底會不會出事,原來她挺不在意今天這個日子,只想陪祖宗把修為穩固后,看是不是帶她去見見爺爺和爹娘,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有些心神不安了。

“您看看這個。”

她把秋宇掌門給的玉簡拿給祖宗,“仙界那邊今天會帶人走,法力波動可能過大,影響到我們無相界。”

拿這枚玉簡給祖宗,應該是秋宇掌門心中也無底,想提前打個招呼,萬一有事,祖宗能及時救援。

“我幾次來飄渺閣,都沒見過海嘯,您見過吧?能跟我說說嘛?”

“……”無想把玉簡看完了,“你想見海嘯?”她的神情有些奇怪,似乎在回憶什么非常不好的事情,“這里的海嘯,正常都會伴隨獸潮!”

好像很久以前,她還有好些個師兄師姐,可是他們都陸續死在海嘯和獸潮里了。

“我但愿這世上,再無海嘯也再無獸潮!”

無想站起來,“不過,大家既然都在忙,我們也出去站一站吧!”

飄渺閣的責任,是刻在她骨子里的。

“如果真有海嘯和獸潮,你要么在宗門呆著,要么緊跟著我。”

“嗯!”

陸靈蹊剛剛點頭,面色突然一變。

地面好像在抖動,她與無想一齊沖出四象谷,遙望西狄草原方向的時候,只見遠方的天空正散發七彩之光。

很快,七彩之光漸被黑幕所替,明明還未到午時,那里卻以眼見的速度黑了下來。

陽光在她們眼前隱去,飄渺閣的靈獸園方向,傳來好些靈獸躁動的聲音。

果然是有大事了。

“無想師妹,速與清漓前往智水!以防海嘯獸潮!”

智水島是飄渺閣無數前輩根據海嘯獸潮,人為造出來的海島。

若是海嘯獸潮大起,在智水島先平三分,那么就能給飄渺閣其他人爭取時間,于沿海布防。

那里埋葬了太多飄渺閣修士的性命,平日里,出海的飄渺閣修士,從不臨近那島。

秋宇現在只希望師妹能以化神修為,化解這場無妄之災。

無想雖然瘋了這些年,可是對智水島卻印象深刻,“好好在家!”

“我跟您一起!”

陸靈蹊眼見她要跑,忙扯了她的法衣,上她遁光,“清漓前輩在那里。”

無想的迅速極快,在陣門前一把撈住師姐,如風趕往智水島。

與此同時,整個無相大陸,好像都沸騰了起來,不要說那些妖獸,哪怕凡界的江河,無數魚兒都跳出了水面,好像要逃生般。

各宗撒在凡世的人手,立馬在江湖決堤,房屋倒塌之前,以大法力,堵的堵,固的固。

平靜的大海,正起波瀾,陸靈蹊到這時幾次,都沒見過什么風浪,可是今天,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風,居然卷起數個連天接海的水龍柱,一路呼嘯著往四處碾去。

無想和清漓對這東西似乎非常有經驗,一個追趕一個劈劍。

等到水柱落下,她們已經趕往下一個,陸靈蹊只能在神識中,看到被劈死的各種奇怪海獸。

進階化神的無想速度超級快,往海路去的水柱她根本沒理,很快就趕到了一個說是島,還不如說是礁石的所在。

“嗷”

遠方,數百米的浪頭上,無數海妖盤旋,它們踏浪而來,那樣子,明顯是沒得善了了。

“滾!”

無想一聲斷喝,好像帶了天地意旨直沖浪頭,把幾個最囂張的海妖,硬生生地震得口鼻流血,死在當場。

“傲尚,不想死,就從哪來,給我從哪去!”

浪頭停在數百米外,微微一頓,不過,很快翻翻滾滾,又往這邊來了。

雖然這一次的速度慢了許多,但看它們的樣子似乎要越集越高。

陸靈蹊正在奇怪之前的那一聲龍吼是不是祖宗口中的傲尚時,就見諸妖退避,一條藍龍在犁開的水路沖出,“無想?”

飄渺閣有人進階化神,海族也不是一無所知。

若擱以前,傲尚當然沒膽子對上無想,但現在,也不知怎的,它渾身的血液都在翻涌,有種控制不住的噬血,就是想要一場大戰,就是想再嘗人修的美味。

“那就看看,到底是你這個化神星君厲害,還是我這個龍王厲害!”

傲尚隆隆的聲音,讓海浪再次暴漲,智水島后面的水域在急速退卻,“沖!”數十道強橫的氣息,隨著它的話音沖出。

與此同時,百禁山四處都傳來了隆隆之聲,各方妖獸匯合,向人族地界沖去。

瑛娘和玄華也覺得身上的氣血翻騰的厲害,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們根本鬧不清,但百禁山上所有的小妖都在躁動。

偏偏她們這里最為偏僻,小妖們渾身躁動,精力無處可泄下,盡皆打到了一起。

“不好,狐貍和猿王也打起來了。”

感覺到情況不對,瑛娘就要沖出星湖,被玄華一把拉住,“放心,他們都是半斤八兩,打不死的。”

“可是……”

“沒有可是。”

玄華神識延展,看到叫嚷著,也加入山鳳幾個,在心里輕輕嘆息,“等他們發泄發泄,然后一起趕進絕靈寒漠。”

到了那里,就會被禁住靈力,就算還是控制不住,也不會有太大的傷亡了。

“你有靜心丹嗎?要不然,拿幾顆靜心丹,讓他們一人服一顆。”

外面的情況不對,他們好像都要身不由己了。

玄華不知道別的八階大妖什么樣,但是它們吞吐月會的玄陰蚌精,卻是妖族中,最為平和的種族。

她的氣血都在翻涌,外界只怕……

“對了,你為什么能控制,不跟我打架?”

瑛娘呆了呆,“我是異路冰蛛呢。”

她的氣血翻涌,用靈力一過,不說盡數回復,怎么也不至于要跟自己的好朋友干架。

“對呀!你的異種冰蛛,”玄華想到什么,“那你出去給他們下一場冰雨,把他們都凍一凍,冷靜冷靜。”

海浪如約而下,可是,被清漓和陸靈蹊寄予厚望的無想,卻被一只行動看似極緩的老龜纏住,而她們眼見就要被浪頭壓下。

叮叮叮……

十面埋伏護住陸靈蹊的時候,清漓一劍快似一劍,在無想回援之前,護住她們兩。

但她們暫時能做的也只能是自保!

水中的海妖實在是太多了,它們成群結隊,好像全都紅著眼睛,一路從她們這邊碾壓過去。

這不對勁啊!

清漓與海妖打交道至今,還從沒見過它們如此躁動。

“林蹊,沖出水面!”

清漓把分到她手上的一顆天雷子摸了出來,“快,走!”

那只老龜,沒意外就是可比化神星君的十階大妖,今天若是不把它們阻在這里,要不了多久,沿海海域就要血流成河,成為海妖的天下了。

清漓朝要朝她們鎖來的傲尚彈出天雷子。

可是,傲尚來得太快,天雷子又被它沖回些許,轟——

沖天的巨浪讓無數海獸一齊哀嚎,陸靈蹊眼見清漓要被天雷子釋放出一道雷電擊中,連忙用重影護了一下。

滋滋滋……

水助雷勢,傲尚只是九階妖王,哪里是化神雷劫的對手?

相比于人族,妖族其實更怕雷,遠處天空,已經被厚云所替,卻是飄渺閣秋宇發現不對,盡起防御雷陣,轟隆隆的聲音不絕于耳,想把海妖逼走。

清漓還未完全脫險,就朝傲尚一劍劈去。

生死關頭,傲尚眼中的紅光突然消去一些,面對要他性命的劍氣,連忙努力側身,想借身上的鱗片擋一擋。

叮叮叮……

趁他病,要他命,清漓如何敢給他機會?

陸靈蹊的十面埋伏連殺數個海妖,在傲尚躲避清漓,也進入她的攻擊范圍的時候,想也不想地連出數個花瓣刀朝他的命鱗劃去。

此時,水中的雷力還未散盡,傲尚行動不便。

幾番在生死關頭掙扎,他眼中的紅光盡數退去,只落深深的悲哀。

好好的,他怎么到了這里?

叮……

陸靈蹊的花瓣刀就要劃到他命鱗,清漓的劍氣也就要斬到他的命鱗,兩者不知怎的,居然撞到了一起。

傲尚心下一振,正要勉力再逃一逃,清漓的劍和陸靈蹊的花瓣刀一轉,卻又非常默契地一個頂著他命鱗不讓動,一個以層層花刀,把他整個身體全都包裹了。

“九月初九,你們沒有收到消息嗎?”

清漓正要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群五階螯蟹紅著眼睛沖了過來。

叮叮叮……

陸靈蹊打不過其他大妖,但對付這些螯蟹卻還是簡單的。

依她本意,盡數殺了,以后熬蟹黃吃。

但是,殺容易,可它們的沖擊的勢頭一時不會減下,還是會影響到清淳前輩的問話。

十面埋伏分出一部分,直接以迷蹤陣法,讓它們從兩旁犁過。

“收到消息了,可是……可是我們閑著無事,喝了酒……”

傲尚眼中紅光退卻,身上的躁動也沒了,“現在我們要怎么辦?”

這不是他們自發的獸潮,不能算啊!

“那個龜前輩又是怎么回事?”

遠處那老龜甚為精明,腦袋一縮一伸,身體似慢實快,硬生生地把師妹擋著了。

“你可別告訴我,十階大妖也控制不住自己?”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