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二六章 安居一隅

更新時間:2020-01-07  作者:潭子
短短半個時辰的時間,無相界各方告急。

沒人知道,為何知會過的妖族高層,也會隨著獸潮向四方掩殺?

這太不正常了。

心急陸靈蹊安全的無想,對攔路的老龜一劍更比一劍狠,不過,老龜凝出的水劍,也更為刁鉆,仗著龜殼就是把她攔在這一邊。

就在他們打得難分難解之時,黑色的天幕好像被人一下子抽掉,微斜的陽光灑落大地,隆隆奔襲的獸潮大軍,突然之間就亂了。

老龜也感覺到了一絲迷茫,它住了手,以殼對無想的時候,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天空。

天上的云團三兩處,看上去跟往日也并無不同。

那……?

“撤!”

更早清醒的傲尚猛然朝眾多海族嚎了一嗓子,看它們掉頭,這才轉向清漓和陸靈蹊,“我族的不對勁一定與仙界有關。”

附在身上的花瓣刀不知道是什么,雖然它們的主子,感覺一巴掌就能拍死,可是,這些刀莫名就是讓他忌憚的很,經過無數大風大浪的傲尚下意識地就是不敢動,“這場獸潮不算,你們放了我,我去妖庭問明白后,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待。”

他堂堂九階妖王,若不是被那顆天雷子陰了,又如何會怕她們二人?

依以前的脾氣,肯定要找回來,但現在,傲尚更想知道,仙界那邊,到底對他們妖族做了什么?

妖庭也有特殊渠道可連上三天的仙庭,他們被陰了,仙庭那里,總要出個頭,找仙界的人問個清楚明白,總不能莫名其妙被他們陰。

“放了你?”

清漓真人當然不想再起事端。

傲尚的身份有些特殊,真要殺了,說不得,未來百年飄渺閣都再無清靜。

“傲尚,不管你們這邊出了什么問題,你們到了這里是事實。”

她看了一眼圍來的諸多妖王,“被我這位小朋友拿住更是事實。”

被天劫淬煉過的重影,或許才是他不敢動的主因,“想讓我們放人,總不能你空口白牙這樣一說,我們就照辦吧?”

如果那樣,以后他們定會更加無所顧忌。

清漓雖然也想知道仙界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現在更想借傲尚的性命,逼這些妖王一把,讓這些妖王們認清現實。

飄渺閣從來都不是軟柿子,這方海域可以是他們的,但有些規則一旦破了,不論什么人,都將付出沉重代價。

“本王自然不是空口白牙說話的人。”

傲尚看向也望向他的小丫頭,“道友,本王拿我海域特產,換你放手如何?”

“可以!”

陸靈蹊的眼睛在圍來的諸多妖王身上一轉,“不知前輩所說的特產是什么?”

“聽過天外隕金嗎?”

傲尚打量還在她周邊隱隱飛舞的花瓣,“本王有五百七十三斤天外隕金。”

“清漓前輩,天外隕金比之庚金如何?”

陸靈蹊沒聽過天外隕金,可不想被人家糊弄了,當然,傲尚的性命現在捏在她手,天外隕金再珍貴,也不是他隨手可送的東西可比。

“天外隕金據傳可以煉制沖入宇宙,直入仙界的飛船。”

清漓朝急急趕過來的無想輕輕點了一下頭,“但是,煉制那等飛船的辦法,早在修仙界失傳。傲尚,你的誠意,只是我們用不著的天外隕金嗎?”

那東西,飄渺閣祖師就從龍族秘地奪過一塊,現在的四象谷四象內里,就有一部分用了天外隕金。

但這話,清漓是不會說的,“還是閣下覺得,你的命,只值那些你們自己怎么也用不上的死物?”

今天要是拿了那些死物,這些妖王不止會看輕了林蹊,更會看輕了飄渺閣。

“本王話未說完,你們急什么?”

傲尚發現這三人被他們圍了一層又一層,還是面不改色跟他討價還價,就知道,今天不大出血是不可能了,“玉角雪枝十五支,極品水靈石三塊,另送紫蝴粉十斛。”

“玉角雪枝可制丹可煉器,生在海溝深處。”

清漓知道林蹊不懂海中寶物,自動給她介紹,“據傳其煉器,可加大法寶威力三成,煉丹……加入九節妖蟲的九枚妖丹,可煉有助成仙的九極仙丹。”

這些,飄渺閣老祖留下的玉簡都有介紹,可惜,九節妖蟲早就消失于七界。

“靈石不必說了,紫蝴是一種特別的珊瑚蟲,不論什么靈草,只要還沒完全枯死,撒下紫蝴磨成的粉,都能活過來。”

陸靈蹊和青主兒對后者更感興趣。

“聽著不錯!”

她這樣說的時候,所有妖王面色都沉得不像樣子。

老龜在諸妖之后,慢慢化成人形,他的目光在陸靈蹊周身飛舞不絕的花瓣刀上定住,暗藏一種深深的震撼和忌憚。

萬多年前,飄渺閣差點滅宗的那一場獸潮是成功的。

可是,逆轉的時候,人家也一樣讓他們海族付出了血的代價。

現在這女孩……

“不過,只這些,還不太夠。”

陸靈蹊又不是傻子,其他海獸雖然退下了,可這些能化形的妖王,一個個的全把她們圍著,明顯是要給她壓力,讓她自己害怕退縮。

他要是不用這些妖王嚇唬,她馬上就可以放,但現在……

“我還要前輩最后一次褪下的皮,還要海中仙草龍血花。”

傲尚:“……”

這兩樣東西,他確實有。

不過,跟天外隕金一樣,此二者是不曾帶在身邊。

“可以!但有些東西,本王沒帶在身邊,你先放我,回頭本王一定派人送去飄渺閣。你若不相信,本王可以請清漓和無想兩位道友做保。”

讓她們做保?

“做保就不必了!”

陸靈蹊笑笑,“龍王的信譽,在下還是愿意一試的。”話音未落,圍著傲尚的重影就化為點點靈光,重歸于她身邊。

“爽快!”

傲尚把玉角雪枝、三塊極品水靈石和紫蝴給她,“傲尚還未請教道友高姓大名!”

今天這個虧,吃得實在憋屈。

他總要把人家的名字記一記,以后再在海上遇到她,連本帶利地討回來。

“高姓大名不敢當,在下林蹊!”

陸靈蹊對紫蝴非常滿意,可惜斛太小,一個都沒裝到三斤,“現在,前輩可以讓您的手下讓路了嗎?”

傲尚一個閃身,化成威嚴的中年大漢,朝手下妖王們揮了揮手,“我記住你了。”

他正要轉身,老龜一閃而至,“等一等。”他一雙老眼,盡數盯在陸靈蹊身上,哪怕無想替她擋住的時候,陸靈蹊也有一種,被他鎖著的感覺,“小友的花刀很有意思啊!不知與萬多年前的殺神陸望可有什么淵緣?”

陸望祖宗?

陸靈蹊打量這個化形還背著一幅小殼的老龜,就是它,在最開始的時候,以龜殼把祖宗和她們分開。

若是天空沒有回復,若是清漓沒有用天雷子……

陸靈蹊在當年得陸望老祖傳承的畫面中,翻到一個驚恐逃亡的老龜身影。

那時候他好像沒這么老。

“看來前輩對陸望前輩印象很是深刻啊!”

陸靈蹊輕輕一抬手,捏住飛舞在面前的一片花瓣刀,“我現在若說沒淵緣,想來前輩也不信!”她笑笑道:“既然如此,那晚輩就直說吧,我得了陸望前輩的傳承。”

果然!

老龜輕吁了一口氣,“這么說,小友對十面埋伏已經掌控得很透嘍?”

“您要這么說,也不是不行。”

說沒有掌握也不可能,剛剛傲尚就脫不得身呢。

“當年,老夫曾經發過誓,老夫與他不死不休,他的所有……”

“前輩以后可以到仙界找他。”

陸靈蹊打斷他馬上要說出來的狠話,“無相界天地圓滿帶動了七界的天地圓滿,前輩能進階十階就是明證!您如此修為,報仇,若只敢找他隔了萬多年的傳人……”

她嘴角輕輕翹起,“我想前輩會比我更郁悶吧?”

老龜:“……”

“凡人尚且說,君子報仇十年未晚,前輩壽元無數,再往上沖一沖飛升妖界仙庭,到時再找陸望前輩報仇,不是更好?”

更好個屁!

老龜嘴角抽了抽。

殺神陸望自出道以來,未有一敗。

人家早就飛升走了,他——哪怕飛升妖界仙庭,也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不過……

就像這臭丫頭說的,他堂堂十階大妖,要是對一個結丹小修動手,報隔了萬多年的所謂‘仇’,不僅心里不舒服,還會被天下人恥笑。

“那老夫就借小友吉言了。”

老龜轉身一腳踏出,轉眼消失在眾人面前。

“走!”

傲尚緊緊跟上,片刻間,這片海域,只遺無數妖獸尸體。

無相界各方問訊仙界的時候,還不知道,獸潮事件,不獨于無相一界,七界盡被波及。

相比于早就有點準備的無相界,靈界、昆山界等,損失更為慘重。

半天之后,收了好些海獸材料回到飄渺閣的陸靈蹊,就見到坊市上來來往往的修士個個面色凝重,他們排隊在各個商鋪前,好像在搶購什么東西。

“怎么回事?”

看到面上猶帶憤色的虞靜,清漓一把攔住。

“師叔!”

虞靜臉上非常不好看,“仙界傳來消息,七界天地圓滿,以后,像今天這樣的獸潮,只算是開始。”

什么……意思?

陸靈蹊拉著到處打量的祖宗,也盯向她。

“仙界的消息,從來沒傳出的這么快。”

虞靜痛恨,“今日天地有變,各方妖獸躁動不安之時,聯盟總部的傳界香就凝出了仙界的消息,一個時辰前,那消息從通天傳送陣傳到這邊,我才把它貼到公示欄未久。”

“到底什么消息?”

問這話的時候,清漓真人忍不住有些心慌。

“未來,七界會迎來宇宙幾波外來之敵做為迎接幽古戰場的試煉。那外來之敵,要靠我們自己發現,自己解決,若是不能,一切休提。”

什么?

除了不是太懂的無想,清漓和陸靈蹊的面色都是一變。

“外來之敵……有說是什么嗎?”

清漓看著遠處吵嚷的幾個人,艱難地問道。

“沒說。傳界香凝下的文字只說,它們會像今天的獸潮一樣,很不可控,一不小心,生靈涂炭。”

既然知道生靈涂炭,還……

清漓和陸靈蹊的面色一齊凝重起來。

“上面還說,當它們出現的時候,天地靈氣亦可能有變,所有修士,若是沒有靈食為基,以后的修煉,也必將事倍功半。

仙界和幽古戰場,不論修為大小,哪怕仙人,每月也必食十斤的靈谷,否則身體機能就會下降。現在大家因為這消息,都在搶購靈谷。”

他們本來過得很好,可是,就因為仙界接混沌巨魔人,現在弄成這樣。

這影響的不止是修仙界,還將影響到凡人。

那些天外來客,若是如獸潮一般,都不知道將來會死多少人。

七界的秩序,全都被打亂了。

幫忙鎖定天渡境的獎賞就是這個,不止虞靜想不通,很多人都想不通。

“林蹊,若是可以,你在飄渺閣多收些妖獸肉吧!”

虞靜看看還沒回復正常的無想師叔,只能按下所有情緒,不讓幫忙的林蹊損失太重,“妖獸肉也算靈食,多收些,你以后也方便些。”

今天各商鋪還必須把所有貨物,以正常價格出售,以后,誰知道漲成什么樣?

“我已經收過了。”

陸靈蹊收了不少被天雷子炸死,被祖宗和老龜打架波及弄死的海獸尸體,“虞師姐,仙界有說天渡境那邊,具體怎么回事嗎?”

仙界的仙人這么涮他們,實在……

“沒說。”

虞靜搖頭,“上面只說,這方宇宙一直都有外敵大患,落到我們這邊的只能算是小患,仙界會密切注意被接人動靜引來的東西,只要監測到,馬上就會把消息傳給我們,盡量讓我們有所準備。”

也就是說,他們不接受也得接受?

仙界這樣說,他們又能有什么辦法?

清漓按下心中的那份郁氣,“還有嗎?”

“讓我們密切注意傳界香,各宗各坊市的防御陣法,要做好。”

虞靜難受得很,“從今天開始,七界修士,除了戰,就只能戰,再不能……不能安居一隅。”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