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二四章 轉徒

更新時間:2020-01-05  作者:潭子
九死一生卻未達到預期,不要說陸靈蹊失望,就是青主兒也失望。

“……肯定有點用。”

青主兒生怕某人找她后賬,“最起碼,重影被我們煉的不錯啊!”

這算安慰?

陸靈蹊可不要這樣的安慰,只是祖宗還沒出來,她不敢跟青主兒嗆嘴,只能閉而不答,轉說其他,“這事先不提了,我家老祖的化神劫過了,回頭我打算去接爺爺和爹娘,主兒,你說,我在鴻蒙珠境蓋上幾間屋怎么樣?”

什么怎么樣?

青主兒還不知道她?

這家伙心心念念想把她爺爺和爹娘都帶著。

“可以啊!等天渡境里的混沌巨魔人被天上的仙人接走了,我們查查只要沒紕漏,你想怎么做都行。”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

陸靈蹊點頭,“主兒,你在鴻蒙珠境這么久,可有看到通往天渡境的通道?”

“沒!”

青主兒搖頭,“那個季鞅可能在騙我們。更或者,他另有辦法聯通兩界,只是收到季肖的留言,知道有人接他們,用不上你,就不費心了。”

很有可能!

陸靈蹊微有遺憾。

鴻蒙珠境若是能聯通天渡境,她可能會很麻煩,可是不能聯通……,以后她就再也見不到龍姨和龍寶了。

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主兒,我家老祖還不知道你,回頭我也介紹你們認識好不好?”

當然可以。

無想的遭遇,不僅陸靈蹊憐惜,她也是呢。

“我在天渡境藏了一顆飛熊兇獸的膽。”

青主兒賊賊地笑道:“林蹊,我把它送給無想前輩,當進階化神的禮物,你看怎么樣?”

“……你是不是還藏了不少東西?”

陸靈蹊嚴重懷疑她收那些兇獸內臟和下水的時候,還偷藏了好多好東西。

“那是!”

青主兒微昂了她的小嫩葉,“以后,你好好哄著我,我就把藏的那些東西給你,要不然……”她瞅瞅好奇的陸靈蹊,“要不然,我都給宜法師叔。”

“就會拿宜法師叔嚇唬我。”陸靈蹊點點她的小嫩葉,“你怎么不說給我師叔?我師父才更厲害好吧?”

“你當我傻?”青主兒鄙視,“隨慶師父就你一個徒弟,給了他,跟給你有什么兩樣?”

“……是!你是人精子。”

陸靈蹊拿她沒辦法,“我一定哄著你,一點臉色都不給你瞧!”

不哄也沒辦法啊!

瞧瞧現在,她差點被她害死,為了祖宗也得老老實實地哄著,連個大話都不敢說。

陸靈蹊認命,“你有大的乾坤玉盒嗎?要不要我幫你買幾個?”

雖然那些龍姨和龍寶不要的兇獸內臟和下水裝在儲物戒指里,暫時也沒什么問題,但是,裝到乾坤玉盒封起來,應該更好。

要不然,將來被宜法師叔知道,她又要心疼了。

肯定不止她一個人心疼她們暴斂天物,所有知道的,都會心疼。

為了將來不被罵,也為了哄青主兒,陸靈蹊感覺,她還是提前多采購一些乾坤玉盒或者玉箱的好。

“要買!”

青主兒瞅瞅洞廳方向,“回頭我們到坊市,你多買十幾二十個吧,我們把黃金稻也全都打成普通靈米大小,你給無想前輩也方便。”

“她那里……真沒事?”

“大智若愚聽過沒?”

青主兒都不知道說林蹊什么,寧前輩和無想前輩似乎都比她聰明,“都說無想前輩好好的時候聰明絕頂,現在這樣,我猜她是以斬三尸的形態分割了自己,留下好像一張白紙,只知道修煉的一部分,另一部分隱藏了起來。

哪怕她是以心魔出現,可是,她能害她自己嗎?

另外,林蹊……”

青主兒有些欲言又止,“她逼她自己修煉,卻還一直嫌棄慢,可能將來,她會出來做些什么事。”

那是肯定的。

不過……這也不是她能阻止的。

陸靈蹊也不覺得,她需要阻止。

“到時候我會站老祖這邊幫她的。”她表明自己的態度,“我爺爺我爹他們肯定也會站老祖這邊。”

陸家跟他們沒關系。

陸家都沒關系了,其他人當然欠什么債,就討什么債。

飄渺閣方向的化神天象,讓太霄宮一眾人等盡都無言。

區區兩年時間,以為斷絕化神之路的無想,怎么就這么快……

成禹掌門在大殿里嘆氣。

當年陸望前輩救下獸潮中差點滅宗的飄渺閣后,兩宗就一直交好,很多時候,看在陸家的面上,飄渺閣一直以太霄宮馬首是瞻。

但現在……

只怕再不可能了。

素暭山事件,哪怕他處理了所有該處理的人,飄渺閣少一代,對太霄宮都極其不滿。

想了想,成禹掌門站起身來,直奔蓮花峰。

“師叔!”

凌霧有感的時候,連忙迎到殿外,“您是找我師父嗎?”

“嗯!師姐現在何處?”

他的神識掃遍整個蓮花峰,居然都沒見到,成禹掌門忍不住懷疑她又到陸家那里去了。

“師父在五日前閉關了。”

閉關?

成禹目中精光一閃,“你師父是有所得了?”

知道當年師姐嫁給陸岱山師兄也有程長老的手筆后,他對程姓一脈,就極力打壓。

若不是受陸家拖累,憑儀芬師姐的本事,應該早就進階元后,甚至……化神!

“是!”

凌霧點頭,“師父讓我謹守蓮花峰,外面的事,不論好壞,一概不必告訴她。”

這就好!

成禹掌門很滿意,“凌霧啊,你也當好生修煉。”雖然這個師侄也是世家之人,可是,小世家翻不起浪,宗門管起來也方便,“千道宗林蹊有幻樂塔,想要不被她甩得太遠,你就要加緊努力,有什么不懂的,你師父不在就過來問我。”

“是!”

很小就掌管蓮花峰事務的凌霧,在人情世故方面,可比當年的儀芬知道的多。

當然了,她也知道正是因為師父當年吃了虧,才刻意培養她,“師叔放心,等九月九事畢,弟子就閉關沖擊結丹中期。”

九月九關系天渡境里的混沌巨魔人會不會被天上的仙人帶走,更關系幽古戰場和仙令的消息。

她沒師父的定力,更不想借這事磨煉心性。

凌霧雖然覺得幽古戰場和仙令于她現在的修為無關,但是,不弄清楚,心總不安。

“唔!”成禹看了一眼飄渺閣方向,“飄渺閣無想進階化神,大概不會再有意外了,凌霧,你跟燕離他們的關系如何?”

雖然陸岱山陸師兄把當年的事全都攬下了,可是,人家信不信,會不會遷怒,他們誰也不知道。

“還行!”

大家在天渡境同生共死,長輩的恩怨雖然會記在心頭,但是,只要沒有心歪,再怎么,也不會刻意針對。

“他們對那個拾兒……可有什么懷疑的對象?”

拾兒?

凌霧心下一咯噔,輕輕搖頭,“師叔是想說,那個拾兒是無想前輩的后人?”

“難道你覺得不是?”

成禹掌門不動聲色地打量師姐非常喜歡的徒弟。

有陸傳這個親兒在陸家,儀芬師姐對所有靠近無想身邊的人,肯定都有關注,師姐關注了,一直替她理事的凌霧可能也知道一點呢。

他找不到那個拾兒的來歷,不能不懷疑,那小丫頭的臉上,帶了什么東西。

“不知道!”

凌霧再次搖頭,“是與不是,我想,我都不能去探查!”

她的身份也有些敏感呢。

不說一向護短的隨慶前輩,只林蹊,就不好惹的很。

“弟子感覺我們太霄宮……也不方便去探查!”

林蹊現在挺好,跳開所有長輩的恩怨,只暗中親近她想親近的。

“真說起來,當年是太霄宮沒有護好自家弟子。”

無想前輩經歷了那樣的變故都進階了化神,她愛慕的陸信前輩又怎么會差?

“不管人家什么身份,大概都不會想重入太霄宮。”

“……你說的是!”

成禹掌門嘆口氣,終于意興闌珊,“不過,無想進階化神,說不得還會過來跟陸家鬧一場。”

陸家的人,也是太霄宮的人。

素暭山事件,太霄宮自查自糾,實力大損。

再來鬧……

成禹掌門懷疑自家師兄山隱也阻止不了無想。

畢竟人家是瘋子。

跟瘋子講不了理,更拼不起命。

太霄宮這個虧……是吃定了。

成禹掌門實在愁得慌,“凌霧啊,你跟千道宗林蹊關系不錯吧?她得陸望前輩的十面埋伏傳承,陸家的事,理應也出些力。”

林蹊來了,隨慶大概也會來。

讓陸家去請,難免有挾恩求報之嫌。

“陸家不好去請她,你看你能不能以個人的名義請她到太霄宮做做客?”

師叔還真敢想!

凌霧只能搖頭,“師叔,林蹊是個眼里不揉沙子的,她對無想前輩……甚為同情,不要說我們請她并不能幫什么,就算能幫……,我想她的天平也是傾在飄渺閣,傾在無想前輩那里。”

陸望前輩的傳承,是陸家送的不假,可那也是她的機緣,人家得的理直氣壯,更何況那也是她的祖宗。

她能不像踩葉湛岳那樣踩陸家,陸家就偷著樂吧!

凌霧實在不敢想,讓她幫陸家,她會在背地里干什么。

那家伙真要陰起人來……

想想宋在野,想想天渡境里渴望兇獸肉的混沌巨魔人,凌霧額上不自覺地想要冒汗,“師叔,真說起來,林蹊并不欠陸家什么,相反,她在天渡境里救了我們所有人,還借著巨龍,讓我們帶了那么多極品靈木出來,比起恩情,反而是我們欠她的。

不管您讓誰去請她做客,無想前輩不來則罷,一旦來了,您說,她會怎么想?隨慶前輩又會怎么想?以后,您讓我們還怎么與她結交?”

成禹掌門無可奈何地離開蓮花峰,用萬里傳訊符層層傳訊,問又趕到西狄草原的山隱師兄怎么辦?

進階化神的無想不管有沒有清醒,都有八成的可能再來太霄宮,師兄不回來,他心中真的沒底啊!

上泰界,各方都在等九月初九。

被德成師兄看著,不能到無相界的九壤星君這段時間要多煩躁就有多煩躁。

徒弟是徹底的沒影了。

招賢堂的魂火都被她偷走了,也就是說,那天她聽到了師兄和他的談話。

一想到捏在手里的東西就這么飛走了,九壤就沒辦法平靜。

為了這個徒弟,他忙了這么多年,怎么能竹籃打水一場空呢?

“師兄,紅綾是我宗的至寶。”他只能拿那個紅綾說話,“再怎么,我們也不能讓余呦呦那么帶走。”

“唔!她有留言說不再是我青云宗的弟子嗎?”

偏聽則暗,兼聽則明。

德成雖然沒見過師弟的徒弟,卻不妨礙查了之后,更欣賞她,“九壤啊,換成你是她,你做的絕對沒有她好。”

師弟裝了這么多年,難得,倒是真的教了一個好弟子。

德成左手跟右手下棋,“既然提到了紅綾,我可以實話告訴你,她的主意你別想再打了,以后她只能是你的徒弟,或者,老夫就對外宣稱,特別喜歡紅綾,你把徒弟轉給我了。”

九壤都呆了。

他現在嚴重懷疑不管仙界的仙令如何,師兄都要把他按在至隱洞,讓他當宗門的吉祥物,再也不現人前。

這絕對不行!

“師兄,她都那么大了,怎么能轉?”

那死丫頭手上還有好些極品靈木呢。

“不轉,你覺得,她還會回來嗎?”

德成扔下手中的黑白棋子,“九壤,我知道你派人去找她家人了。她妹妹那里你不能動。五味齋是無相界的店,是那邊修真聯盟放到上泰界的探子。

空門、至陽、渲百、隨慶……,那些人你是知道的。”

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人家敢想敢干,并沒有被七界固有的思想錮住,惹急了可是能馬上拎著劍就上的。

“在老夫看來,余呦呦實是青云宗不可多得的天才弟子,未來有無限可期!”

所以,他絕對不會讓師弟把這么好的弟子給害了。

“你的人,我已經截了回來。”

德成人老成精,何嘗不知道,師弟不敢跟他打,除了他修為高絕外,還有仙界仙令這塊肉在前吊著,他一時不敢失了青云宗長老的身份,“師弟,發申明,把她轉給老夫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