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六七章 出門

更新時間:2019-07-30  作者:潭子
重平氣惱的真想拍桌子甩板凳!

那個朝他們要丹藥要靈石的家伙,干什么都摳摳搜搜的,想要她一點異種冰絲,回回都要討價還價半天。

可是她現在在干什么?

除了冰絲服、冰絲面紗、冰絲手套、冰絲靴外,這混蛋還用冰絲給林蹊裹了兩個乾坤玉箱。

那多浪費啊!

乾坤玉箱本就有保鮮法陣,更何況,那東西都是裝在儲物袋里的,至于還要裹個冰絲外套嗎?

看到臭丫頭驚喜地把兩個裹著冰絲外套的乾坤玉箱收進手腕上的納物珠鏈,重平掌門心塞的不想說話了。

慣吧慣吧!

家里有人慣著,外面還有人慣著,他還怎么教?

他不管了,讓他們養一個紈绔行不行?

生氣的重平掌門完全忘了,他之前是要拿丹藥換瑛娘的冰絲服哄師侄。

陸靈蹊一肚子的陰霾,因為瑛姨的禮物全全散去。

“這是你的結丹禮物!”

瑛娘在回信上這樣寫道:“本來,我和鷹王準備給你送去,陪你歷練,可你非不讓我們來。”

看到鷹叔在后面添的怒臉,陸靈蹊心中柔柔的時候,眉眼全是彎的。

不是她不想他們來,而是現在的修仙界又有了化神星君,尤其是風門那個來無蹤去無影的家伙。

她已經把爺爺和爹娘弄丟了,再也承受不了,再失了他們的后果。

“哎呀!師叔您干什么?”

看信的陸靈蹊突然感覺身邊的情況不對,忙把宜法手上的冰絲服搶回來,“我的,這是瑛姨賀我晉階結丹的禮物。”

她一把把自己的東西搶回來,“這些都是我的,我的我的,誰也不能搶。”

師叔雖然表面上是一本正經的宗門長老,是仙子樣,但事實上,陸靈蹊知道她有些臭美,東水島的臥房里,有好多漂亮法衣,“您也別跟我說,誰誰中了火毒要死了,迫切需要冰絲服,那跟我都沒關系,我也永遠不要聽。”

陸靈蹊噼里啪啦把師叔的后路堵干凈,把還鼓著的儲物袋塞懷里,“對了,我要出門試練了。”

她朝師叔伸手,“您也要給我個保命之物吧?”

宜法真人‘拍’的一下,打下她的討債手,“怎么?想投奔你財大氣粗的瑛姨了?”

這個絕對不行啊!

宜法似笑非笑,“可惜,她再財大氣粗也就是一個土財主,好東西也不知道怎么用,那么好的冰絲衣,居然只有最基礎的法陣,連個上品靈器都不算。”

陸靈蹊:“……”

太欺負人了,瑛姨是妖,能做到這樣,已經非常非常棒了。

“師叔,收回剛剛的話,要不然,我真生氣了。”

“呵呵……,那好吧!我收回剛剛的話。”

自己養大的娃,自己知道,再不收回真要跟她生氣了。

宜法其實也沒有看不起瑛娘的意思,只是感覺那家伙在跟他們搶人,“你瑛娘很厲害,不過,你師叔我更厲害,要不然這樣吧,你好好求求我,我就幫你把冰絲衣上的陣法改了,還你一件法寶級的冰絲衣。”

這么極品的材料,被瑛娘弄成這樣真是忍不了啊!

“不求,我自己來。”

陸靈蹊捂著自己的儲物袋,避過宜法,轉向大殿的重平掌門,“師叔,我想出門游歷了,您把冰肌給我。”

果然要到百禁山吧?

重平心累,“你以為思過洞,是你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嗎?”

“師叔,我現在遇到修煉瓶頸了。”

陸靈蹊不怕他的黑臉,“就算還呆思過洞也不會再有進步。”她現在不想看見梁師叔,看到他,就感覺兩位女祖宗的形象在心中破裂,“我想出門游歷,我還沒出門游歷過呢。”

重平無語,連修煉瓶頸都來了?

那樣的法體同修下,有瓶頸才叫怪了呢。

“我這里沒有冰肌。”

“冰肌在我手。”

宜法笑咪咪的,“想要啊?先說,你的第一站要去哪?”要是敢萬里迢迢去百禁山,哼哼……

“我要去飄渺閣!”

陸靈蹊不知兩位師叔暗搓搓地要教訓她,只準按自己的計劃來,“當初答應無想真人,出門游歷的時候去看她的。”

原來是飄渺閣啊?

重平和宜法對視一眼,都以為,她接下來要去找知袖。

畢竟飄渺閣與百禁山中間還隔著十萬八千里。

“還你冰肌!”

宜法把冰肌還給她時,還給了一枚玉簡,“這段時間,我借你的臉,干了些大事,不管山海宗猜沒猜到殺人的不是你,你也要做到心中有數。”

“噢!”

陸靈蹊先沒管玉盒,把神識透進玉簡,沒一會退出的時候,真是……

“師叔,您用我的樣子,殺了山海宗兩個元嬰長老啊?”

宜法笑咪咪地,“怎么?不行?”

“……行!”

干都干了,不行也要行啊!

哪怕裝成孫子,山海宗的顯武掌門在有機會的時候,也要殺她。

陸靈蹊腦子轉得快,“您借我的樣子,發了大財,總要分點肥給我吧!”果然,殺人越貨是發財的不二法門。

“你想的真夠美。”

宜法白了她一眼,轉朝重平道:“玄天宗那邊,最近殺人越貨的特別多,我已經查了,之所以屢禁不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山海宗在里面插了一手。

師兄最好通傳宗門弟子,在那邊注意著點,最好結伴而行。”

兩個元嬰長老的隕落,對山海宗來說,雖未傷筋,絕對動骨了。

顯武那個人心胸狹窄,一定會找機會報復的。

“不用你提醒!”

重平在師妹殺出去的時候,就防著了一手了,“我宗弟子,最近禁止去玄天宗。林蹊,這話我就不說第二遍了,在你渲百師伯他們沒從靈界回來之前,玄天宗那里,不準去。”

“師叔放心,那什么通天傳送陣對我沒吸引力。我等我師父晉階化神,他要到靈界,肯定會帶我的。”

沒后臺,上去給人賠笑臉,受人欺負的事,她才不干呢。

重平掌門捕捉到她這一心理,不知道是安慰好,還是嫌棄的好,扔出一面玉牌,“這玉牌就放懷里,若是哪天它斷了,不管你在什么地方,不管你有多大的事,都得給我馬上回宗,聽見沒?”

“知道了。”

這東西,尚師兄和南師姐那里也都有。

陸靈蹊知道,除了核心弟子,所有結丹以上的弟子,出門在外的時候,都會領這樣一面玉牌,“師叔,梁通師叔那里,您幫我通知一聲,我不回去了。”

重平點頭,“出門之前,到外事堂報備一下,把宗門配給領了。”

林蹊的配給里,不僅有隨慶師兄封存一道劍氣,還有渲百師兄給的一道護身符箓。

有這兩樣東西在,只要不是運氣太壞,他就不用擔心她的安全問題了。

“是!”

陸靈蹊拱手退出的時候,給兩位師叔,都恭敬行了一禮。

上泰界青云宗,出關的余呦呦也終于從外事堂收集的消息里知道無相天地圓滿,通天傳送陣能運行的事了。

這十幾年,她的日子過得不錯,師父九壤因為‘仙丹’,一直跟著果報大師,哪怕她晉階結丹,都不曾回來。

“紅綾啊!”外事堂長老笑咪咪地,“回頭,宗主恐怕會要你去靈界一趟。”

“我去靈界?”余呦呦不解,“是有任務嗎?”憑她的身份,除了師父親令,一般的宗門任務,是不會給她的。

“不錯!”

外事堂長老眼帶羨慕,“那仙丹不是你帶回的嗎?七年前,果報大師和祖師帶那仙丹去了靈界的聯盟總部,聽說,現在已經有所突破,祖師傳訊回來,好像讓你出關的時候,去靈界一趟。”

“……噢!”

余呦呦心下一沉,她其實很害怕自己的師父,“一會兒我就去找宗主,師兄把這三年的配給都給我吧!”

她打算跟宗主說說,師父那邊既然不急,就先出門一趟。

晉階結丹兩年,算時間,妹妹小魚兒也要沖擊結丹境了,她得給她準備點東西。

雖然余呦呦知道,從奇怪島出來的妹妹,暫時不太缺東西,但她就是想給一些。

“對了,那年聽說無相界在我們上泰界開了一家四物居一家五味齋,他們的生意如何?”

“還好!”

外事長老還正好吃過五味齋的美食,“無相界的東西還是不錯的。”沒去過無相界的人,都很好奇那里。聽說開店了,只要有點錢,著眼大局的宗門和世家,基本都去光顧了一下。

“師妹不知道吧!在靈界賣價奇高的鳳枯藤,在四物居最開始的賣價只要八百靈石。那可是煉制欺天丹的主料,可惜,被發現的第一時間,就被陰尸宗把持了。”

說到這里,他還有些憤憤不平,“通天陣開,各宗掌事,原本要派人從通天傳送陣到無相界囤一筆的,結果……,人家無相修士也不是傻子,據說,通天陣才開的時候,那四位化神星君就直接跟靈界的聯盟就鳳枯藤做起了生意。

唉!你說,要不是陰尸宗之前的吃相太難看,能引起人家的注意嗎?”

本來大家能一起瞞著無相修士,大量吃盡他們的鳳枯藤的。

就算通天陣開,上泰界也能囤上好些,現在全完了。

這對非常想用欺天丹騙個壽的他來說,實在不可忍。

“師妹,聽說,你跟無相界一位很有名的道友是朋友。”

他搓著手,嘿嘿笑道:“你看,哪天能不能找機會,幫我買些鳳枯藤?”

余呦呦忍不住心中一動。

母親和義父也能用得著呢。

服了欺天丹,固然不能再提升境界,也不能再動用靈力,卻可以延壽五十到兩百年呢。

“如果我有機會,碰到我那朋友的話,一定給師兄帶份鳳枯藤。”

“哈哈!如此就多謝了!”

外事長老連忙拱手。

他有結丹的五百壽,沖擊元嬰得千壽這種事,早百年前,就不敢想了。

若是能在壽元盡前,得了欺天丹,回家族回世俗界,只要再不動用靈力,再活個兩百年完全不成問題。

“噢!對了,你還要拿宗門的配給吧?”

他迅速在玉架上,幫她把丹藥靈石什么的,全都撿最好的配好,“給!除了師妹閉關三年的,我還給你多拿了三年配給。”

“多謝!”

余呦呦知道,這是他能放的最大限度了。正常外出,外事堂只會多給一年的配給。

從外事堂到青云殿,她突然就鳳枯藤,想到了不陪師父的辦法。

鳳枯藤被聯盟總部做成了獨家生意,價格貴得離譜不說,很多時候,想買還買不到。

無相界雖然已經就鳳枯藤跟聯盟總部談成了生意,可憑林蹊在千道宗的身份,她要想弄一些,應該也不是太難。

沒有關心土單方的陸靈蹊當然不知道,宗門早在四物居秘密且大量的收購鳳枯藤時,就暗地里囤了一筆。

各宗的掌權人都不是傻子。

開在上泰界的四物居,什么東西賣的最好,他們暗地里,心中都有數。

土單方一出,找到鳳枯藤為主料的欺天丹,哪怕重平掌門和致遠、采薇還不知道欺天丹的真正用途,就又大量搜羅了鳳枯藤。

只是因為破障丹,程致遠和采薇,還沒來得及煉制它。

陸靈蹊不知好友在打她的主意,收好所有要帶的東西,從傳送陣直接傳送到了飄渺閣。

看到拜帖,秋宇掌門真想裝作沒看到。

沒來的時候,他因為無想師妹,天天念叨,這真來了……

“有請!”

山海宗因為這小丫頭,被千道宗的暗門,連砍了兩個大爪子,秋宇掌門在暗地里,對人手充足,底氣十足的重平掌門又佩服又羨慕。

“晚輩林蹊,拜見前輩!”

陸靈蹊執禮甚恭!

臨來之前,宜法把所有有關飄渺閣的資料,全都給了她。

飄渺閣這么多年,幾經滅門,只為守護的信念,她是佩服的。

這其中,不獨犧牲了女祖宗,一代又一代,更有無數無數的修士,死在兇猛的獸潮下。

沒有飄渺閣的犧牲,東南沿海七八個凡人國度,不知生靈涂炭一以什么程度。

因為了解,她對無想才升的那點懷疑、猶疑也全都去了。

人活世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