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六八章 無想的私房

更新時間:2019-07-31  作者:潭子
天難諶,命靡常!

看著面前已經在修仙界打下若大名頭的女孩,秋宇掌門的心,在無數糾結中起伏。

“走吧!我帶你去見無想!”

他不敢多想,只怕陷在無數解不開的結里,“這些年,她一直掂記你。”現在只希望,這孩子對師妹沒有他心,“聽說你在收集高階妖獸肉,她特意跟我說,將來等你來了,要帶你到海上打妖獸。”

這話,當年被困天虛陣里的時候,師妹常說。

但現在,秋宇掌門不想師妹帶林蹊到海上去。

山海宗因為她連隕兩位元嬰修士,那顯武掌門只怕早就紅了眼。

“不過,你也知道,她現在修煉正在緊要關頭。”

秋宇相信被千道宗一干大佬養大的孩子,是個知道進退的,“因此,她托我們兄妹幫你準備了一些東西。”

說話的時候,他遞過一個大型儲物袋,“無需拒絕,這是無想師妹對你的一點心意。”

陸靈蹊垂了垂眼,雖然敬佩這位前輩,但——祖宗是她的。

信老祖和誠老祖的遺憾遺恨,跟無想祖宗連在一起。

“前輩是想讓林蹊馬上離開飄渺閣嗎?”

她沒接他的東西,反而在半空中停了下來,臉上顏色淡淡,“無想前輩那個樣子……,我想,她是想不起,給我準備禮物的。”

敬佩飄渺閣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不要說她有錢,就是沒錢,也不會要飄渺閣的東西。

陸靈蹊只打算要無想祖宗親手做的,或者在大海上,當著她的面,親的,“到飄渺閣來,晚輩只是踐行曾經的約定。如果貴宗不方便,晚輩這便……”

“不!我沒有其他的意思。”

被拒絕,在秋宇掌門的預想里,“我就是……,”收回儲物袋時,他自失一笑,“我就是替我師妹高興,還能交到你這樣的小朋友。”

他的遁光延伸,帶起陸靈蹊接著往上云院去,“這么多年,她一直沒朋友,也不記得任何人。”

陸靈蹊的眉頭攏了攏,她不敢讓這位掌門再說下去了,“可能……我天生的就比較得長輩喜歡吧!”她的笑容干凈明媚,眉眼彎彎時很容易讓人放下心防,“小時候街坊鄰居都喜歡我,拜入千道宗后,師父和幾位師叔也非常喜歡我。”

秋宇:“……”

他突然無言以對。

據他收到的消息,這小丫頭若不是被知袖和宜法護得厲害,在千道宗早被人套麻袋暴打過了。

聽說,為了不讓別人有套她麻袋的機會,這些年,演功堂那里,她們都沒讓她下過場。

不過,得長輩喜歡,也是人家運道的一種。

雖然,他對這丫頭并沒有多少感覺,但能得知袖和宜法那般傾心相護,想來,這孩子再得無想的喜歡,也不會太引人注意。

“世間緣法,素來最難說。”

秋宇掌門笑著道:“能讓長輩疼愛喜歡,也是小友的本事。”

無想小時候,也最得師父喜愛。

只是,她不像林蹊,因為長輩的偏愛,要被師兄師姐們偷著套麻袋,他和踏雪幾個,也非常喜歡嬌嬌俏俏的小師妹呢。

“不過,同門、同輩的關系也要處理好,長輩能在你弱小時助你,同門同輩,卻有可能是你危險時的后背。”

靜怡與這孩子關系不錯,可是聽她的意思,有段時間,因為無想,她都想偷著跟她干一架。事后分析,這孩子之所以招人恨,最主要是嘴巴不饒人,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前輩說的是!”

陸靈蹊扯了扯了嘴巴,“我會努力的。”

師叔們都很會教弟子,閔浩師兄他們一個個的再不服氣,也不會在生死關頭給她下絆子。

再說,她也沒那么弱。

敢在外面聯合外人給她下絆子的人,她一定先幫宗門清理門戶。

“對了,前輩,靜怡師姐不在宗內嗎?”

“唔!她在海上做任務。”

飄渺閣的弟子,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都會在海上做各種殺妖的任務。

那些海妖一旦超過了大海能承受的數量,不僅是大海的災難,也是岸上所有生靈的災難。

所以,一定要在它們未成禍害前,先獵殺一部分。

好在這些年,各宗都把弟子的試煉放到了飄渺閣,秋宇掌門感覺數百年內,不會再有大獸潮了。

“聽說知袖道友也在海上,小友若是想去,還請提前說一聲,我幫你安排一下。”

在沒交到知袖手上前,這小丫頭的安全,他得看著。

“多謝前輩,林蹊若去海上,一定跟前輩報備。”

上云院到了,秋宇笑拉住她,輕輕觸上禁制提醒師妹,他來了,“如果她正在修煉,我們要……”

他正要說他們要等一會,沒想到,應該修煉的人,迅速就沖了出來。

“林……林蹊?”

沖出來的無想,看到兩人的第一時間,就自動自覺地被身邊的女孩吸引,心里眼里只有她了,“林蹊,林蹊,你可來了。”

她撲來的速度太快,以至于秋宇掌門都沒打禁制打開。

好在,無想可能也撲出經驗來了,被彈回去時,又迅速卸力,重新沖回。

這一次,上云院的禁制終于被打開,沒再把她彈回去,“林蹊,我好想你,我還以為,你都把我忘了呢。”

無想沒有被關的自覺,只有看到陸靈蹊的高興。

“……怎么會忘了?”

陸靈蹊記住剛剛的禁制問題,面對委屈的祖宗聲音柔柔,“我一出宗門的第一時間就到這了,我還給您帶了好多好吃的。”

“那……”

無想似乎知道師兄不會放她出去,但不放她出去可以,不放林蹊就不行了,“師兄,你幫我解一段時間的禁吧,我要帶林蹊在我們飄渺閣玩一段時間。”

萬一玩出去了怎么辦?

秋宇掌門可不敢答應,“林蹊,山海宗那邊……”

“前輩放心,我不會出去的。”

陸靈蹊不想祖宗為她憂心,直接打斷秋宇掌門的話,“您什么時候有空,都可以到上云院來帶我和無想前輩出去。”

她有做客人的自覺。

當惡客可以一時爽,可是以后呢?

“哈哈!如此,師妹你就帶林蹊在上云院先轉轉。”

“林蹊……”

無想小心翼翼地看向陸靈蹊,心怕她剛剛的話只是說說,“我可以請你在這多住一段時間嗎?”

“可以!”

面對這樣的祖宗,陸靈蹊沒什么不能答應的,“雖然出門游歷,可是我每天也要修煉的。”正好,陪祖宗修煉一段時間,“我在家,一天到晚,也不怎么出門。”

“那快來!”

無想高興了,再不管秋宇,拉著陸靈蹊就往內院去,“我也有好東西給你噢!”

看到兩個人就那么消失在面前,秋宇掌門站在外面呆了好一會,才慢慢回轉。誰知道,他放空心思,不讓自己想任何事的時候,山海宗已經有了動作。

“師兄!”

踏雪真人匆匆進殿,“山海宗商德海來了。”

商德海?

秋宇掌門心中一跳。

玄天宗擂臺戰,那商德海明顯是顯武一派,“他人呢?”

“林蹊是光明正大來的,他卻是鬼鬼崇崇。”

踏雪管著外面一攤事,“師兄……”她當著師兄的面,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您看,我們是不是要借機,再給顯武添把堵?”

秋宇掌門看她半晌,“如果你能做到不驚動任何人,我同意,否則……,顯武拿千道宗沒辦法,拿我們,還是很有辦法的。”

整個飄渺閣連他和無想在內,只有五位元嬰真人。

“他要是用對付玄天宗的辦法,對付我們飄渺閣,你知道最后會死多少人嗎?”

“那我們就看著他鬼鬼崇崇,一點也不管?”

踏雪很有些氣餒,“山海宗暗地里,已經跟玄天宗和千道宗干上了,若我們一點表示都沒有,任由他盯上林蹊,萬一她有點事,千道宗也一定會遷怒我們。”

這確實是個無可解的問題。

秋宇掌門捏了捏眉心,“你讓我想想!”

“師兄,林蹊已經跟師妹一塊了?”

“嗯!上云院還是如前,不準打擾。”

沒有能沖擊化神的人,秋宇掌門一直都很焦慮,“林蹊把她和無想放風的時間,交給我來支配了。”

踏雪好遺憾,她只在樂機門匆匆見了她一面,還一句話都沒說過呢。

對可能是師妹后人的孩子,她忍不住的想要關心關心,想要看看,想要知道,小丫頭對他們飄渺閣到底是個什么態度。

“師兄,隨慶……”

她正要說隨慶已經在閉關沖擊化神了,那個人只有林蹊這一個徒弟,不論什么事,一定會給小丫頭撐腰,就聽到急速的破空聲,卻是云鶴到了。

“師兄!”

云鶴的眼里,有種莫名的光,“千道宗剛剛傳來照會,致遠真人煉出了破障丹。”

什么?

秋宇掌門一下子站了起來,“果真?照會呢?快給我。”

云鶴忙拿出千道宗傳來的照會,“重平掌門的意思是,請我們把這個消息,貼到坊市的公示欄上,讓無相的修士都高興高興。”

“貼!”

看到程致遠一下子煉出了三顆破障丹,秋宇的心情瞬間飛揚。

求別人煉丹,命脈就捏在別人的手上。

哪怕果報大師再好,他也不是無相修士,他也未把破障丹真正的配方交出來。

這些年,各宗的丹師都在研究破障丹,可惜,沒有靈草的真正配方,大家爭過來爭過去,浪費了好些靈草,煉出來的卻連廢丹都不算。

現在好了。

“趕快去貼!順便給海上幾位做任務的元嬰真人發信,也讓他們高興高興。”

順便讓鬼鬼崇崇的商德海看看,他還能不能再惹林蹊了。

隨慶可不是渲百。

林蹊更是他唯一的徒弟。

朝他徒弟伸爪子,那是找死。

剔了胡子的商德海站在人群中,看著千道宗傳之天下的告示,聽著周圍一群可能化嬰丹都沒見過的修士興奮議論破障丹,心情非常微妙。

居然在這種時候,煉出了破障丹。

時間太巧了。

這是要告訴他們山海宗,千道宗不怕他們吧?

商德海摸了摸下巴,慢慢退出人群。

通天傳送陣旁的問道閣他進去過,一枚破障丹明碼標價,八千萬靈石。

他一輩子都攢不起。

世上所有散修,只怕都攢不起。

將來想得破障丹,他只能從宗門獲取。

風門能偷到宗門秘庫,他卻沒那本事。而且顯武掌門經他那一偷后,已經又轉移了破障丹。

他抬頭看了一眼飄渺閣的山門所在,擠出人群,迅速給宗門傳訊。

沒有破障丹的千道宗不足為慮。

但現在,千道宗有了破障丹,有了正在閉關的隨慶,對林蹊的行動,他必須跟顯武重新談。

陸靈蹊還不知道,她才到飄渺閣,致遠師叔就干了這么大的事。

無相界諸丹師趕往千道宗的時候,她與無想在房間里相對而坐,“嘗嘗,這是我在掘地館買的噢!”她都沒說太霄宮,只怕刺激到祖宗。

“這是補充氣血的。可惜,我試了好多種辦法,跟宗門食坊的大廚也研究了一段時間,不管怎么弄,跟掘地館的藥膳,總是差了那么點味道。”

雖然她感覺自己做的也不錯,奈何每次一吃掘地館的藥膳,兩者的距離,總能發現的那般明顯。

“嗯!好吃,你也吃。”無想感覺吃著特別好,當場也喂了她一口,“既然喜歡,我們買,我有錢。”

她好像要分享大秘密般,小心看了看四周,朝房梁某處猛然一抓,“給你!”一個滿是灰塵的儲物戒指在她手上,“里面有好多好多靈石,我誰都不給,就給你。”

陸靈蹊:“……”

她伸手的時候,避塵珠起效,當場把那些灰塵全都化去,“原來,你還藏了私房錢啊?”

笑著把神識透進儲物戒指,陸靈蹊一下子愣住了。

里面不僅有靈石,還有男修的衣衫和小兒的法服。

“喜歡嗎?”

無想似乎特別期待她能喜歡。

“……喜歡!”陸靈蹊心跳如鼓,“不過這里面怎么還有男修的衣服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