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六六章 心魔——執念

更新時間:2019-07-29  作者:潭子
山海宗接連隕落兩位元嬰真人的消息,掩蓋在靈界來人的大消息后,除了各宗大佬,底層幾乎沒人知道。

“聽說了嗎?靈界兩位化神星君從通天傳送陣踏出的時候,看到我們無相界有四位化神星君迎接,簡直驚呆了。”

“哈哈!肯定的,四位呢。”

短短時間,他們無相界出了四位化神星君,所有人都驕傲著。

在面對不可測的未來時,因為那四位化神星君,無相界的很多人,底氣都足足的。

“我們要努力賺錢啊,聽說靈界聯盟總部的問道閣,什么都有賣的,不僅有結金丹、化嬰丹,還有破障丹,只要你有錢,想買什么就能買到什么。”

“你想的還真遠。”

“哈哈哈……,難道你不想?”

茶樓里,大家都興致勃勃。

“你們說,靈界的靈氣是不是特別充沛?我們要是能到那里,也許筑基、結丹都不是夢呢?”

“靈界靈界,只聽這一個‘靈’字,就知道那里的靈氣肯定比我們無相界足,可惜啊……”

“可惜什么?”

“想到靈界,首先我們得有走通天傳送陣的靈石。”

大部分的修士都沉默下來。

連無相界本地的傳送陣,他們很多人都走不起,不敢走,更何況通天傳送陣了。

而且,這不僅是靈石的問題,修為不到,神魂根本受不住傳送時的空間碾壓,會要命的。

“……通天傳送陣要什么修為才能平安走啊?”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能答。

“老夫猜測,至少結丹后期吧?”

茶樓老板也加入大家的話題,“不過,我才聽玄天宗那邊老友傳來的消息說,靈界聯盟總部在通天傳送陣處,也要開一家問道閣,據說,里面會賣一種叫護魂符的符箓,可以護住神魂,哪怕煉氣小修,只要有靈石,帶著護魂符都可以到靈界長見識。”

真的假的?

“那護魂符多少靈石?”

“十萬!”

“我的乖乖……”

咋舌的不是一個兩個。

坐在角落的葉湛秋一口把杯中的茶飲盡,站起來扔下茶資,就大步往坊市外走去。

別人沒錢,他有。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子,他一直想看看。

外面的世界什么樣子,有無數人的人想看看。

看不起的,也會到問道閣轉轉。

玄天宗坊市因為通天傳送陣,云集無數強者,不管有錢沒錢,不管能不能買得起,反正到里面轉轉,總能長點見識。

修真聯盟和玄天宗賺得盆滿缽滿時,坊市周圍被暗殺的修士也越來越多。

外面的一切,與思過洞中的兩人無關。

每日子午二時的風刃風煞,成了陸靈蹊的假想敵,她幾乎都忘了,進思過洞是請梁通師叔陪她練招的。

子午二時,在她的原計劃里,是跟梁師叔切磋、修煉后的休息時間。

現在……

她用自己的十面埋伏,一步步地打進了元嬰修士能呆的地界,眼看就要快打到梁師叔跟前了。

“林蹊!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特別厲害?”

梁通等著她來找他練招,可是這臭丫頭倒好,自從跟風較上勁后,就把他扔一邊了。

扔一邊就扔一邊吧!

正好他還省勁了,還能在她修煉的時候,蹭點光。

可是……

他是元嬰修士,是師叔,他就一點面子也不要嗎?

這思過洞只有一條道,臭丫頭的蓮花刀都要打到他后背了,可是,他想往前再進一步,太難太難。

現在,不僅要擔心身前,還要擔心后背,這日子……

除了擔心這個,梁通還擔心萬一被超過,“天下人都知道你有十面埋伏,都知道陸望和陸安的戰績!你能打到這里來,老夫不意外,不過……”

他看著笑嘻嘻又遞一鍋肉粥的女孩,“別給我嬉皮笑臉!”

梁通把肉粥接下來,“你穿的是什么?有本事,把火貂靴、厚毛法衣和玄陽髓佩全都除了。”

他可憐巴巴的就兩件單衣呢。

“要是沒有它們,你知道你的靈氣會消耗到什么程度嗎?”

當師叔的,總能找到理由教訓小的,“冰風谷的風有什么特性?有寒在里面。你現在可以仗著外物,打到跟我差不多的地方,將來跟外人斗,你還能仗著這些外物?”

梁通其實已經歇了陪她練招的心思。

十面埋伏有死無生,他傷她不行,要處處顧忌著,可萬一她不小心傷了他……

“看看你那天的靈帳!十面埋伏再能殺又如何?你護不住自己也是枉然!”

梁通為了自己的生命,為了自己的面子,可以說,絞盡了腦汁,“修仙界不是誰最能打就最厲害,這世上能打的人多著了,可是有多少人能走到最后?

老夫告訴你,這淹死的,大都是會水的。

我們逆天而行,求的是什么?

是壽與天齊!

不是殺殺殺。

未進階元嬰之前,有心想殺你的人還很多,能殺你的人也很多,你不覺得,你現在不應該主殺,而應該主護嗎?

任何時候,你都得先保住自己的命,才能說以后。”

有點道理!

陸靈蹊看著不遠處,洞壁上的‘元嬰’二字,其實知道,她想再往前……難了。

“行!等午時風再起時,我從‘結丹’二字那里重新打起!”

外物不能不仗,但也不能全仗。

這話瑛姨和師父都說過。

陸靈蹊是個聽人勸的,“師叔您放心,就是穿厚毛法衣,我也打不到您站的地方。”

梁通:“……”

這是安慰?

他怎么感覺是捅刀呢?

他懶得再看這個心里眼里,只有‘打’的蠢師侄,大口喝他熱呼呼又香噴噴的肉粥。

說真的,小丫頭洗手做羹湯的樣子,還是有點仙子樣的。

這三四個月,他感覺自己都胖了點。

“現在的通天傳送陣,應該可以用了。”看在每天一頓美食的份上,梁通不跟她計較,“林蹊,你想過去靈界轉轉嗎?”

“沒想過。”

陸靈蹊搖頭,“等我師父進階化神,不用我想,他都會帶我去開眼的。”

梁通心塞的感覺肉粥都不如剛剛的香了。

這大實話說的,太氣人了。

欺負他沒師父就算了,還炫耀她將要化神的師父。

“師叔,您想進靈界轉嗎?”

“嗯!”

梁通有些小傷心,他雖然進階元嬰了,可是想代表宗門到靈界出任務,那完全不可能。

憑重平師兄的謹慎,派到靈界的人,至少也得是元嬰中期。

“你是打算把出門游歷放到隨慶師兄出關,放到靈界嗎?”

陸靈蹊想了想,搖頭,“去靈界以前,我還要到飄渺閣去一趟。”

女祖宗那里,不能再拖下去了。

沒有外物煩擾的女祖宗修煉很快的,飄渺閣又有破障丹,一定也能進階化神。

陸靈蹊想知道,她還記不記得自己。

如果不記得了……

要找機會在她面前轉轉。

如果記得……

就更要去陪陪她。

“師叔,您見過無想真人嗎?”

“見過!”

梁通看了她一眼,“秋宇掌門雖是道門有德之士,可是飄渺閣幾經起落,他對飄渺閣重新崛起,更有十二萬分的執念。

他跟當年的津生掌門一樣,是不會把關系飄渺閣更進一步的無想真人放任在外。”

他曾是暗門修士,當然知道,小丫頭是這么多年來,唯一能影響到無想的外人。

“無想可以遠觀,但……她絕不是你能可憐的。”

陸靈蹊一呆!

她沒想到,梁師叔會這樣說。

“當年的津生前輩,那樣逼瘋他徒弟,他就沒一點……”

“無想瘋了沒多久,他就吐血而亡了。”

什么?

陸靈蹊面色一變。

“死者已矣!”梁通嘆口氣,“不過,據我所知,無想未瘋之前,極為聰明,她最后選擇宗門,可能有很多不得已,但她那么聰明的人,也未必就沒想過自己的下場。”

如果她想過,卻還是留了下來……

梁通看向說到打架就很聰明,其實在世事上有些傻的女孩,“你宜法師叔能成就虎王之名,除了她當年確實跟那位師兄走得非常近外,其實,她也有意加深了自己對他的印象。”

什么意思?

陸靈蹊的眼睛,都瞪大了些。

梁通嘆口氣,“仙路艱難!我若一直不把他們當目標,可能早就泯于眾了。林蹊……,你還小,還不明白,這世上的事,有時候,不是你看到的那般簡單!”

在思過洞的這段時間,他有進步!

梁通佩服重平師兄對他的磨煉。

“我的兩次心魔里,都帶著我的執念!我的執念……其實也是我有意養大的。”

梁通知道,這孩子一直跟隨慶師兄聚少離多,跟在知袖和宜法的跟前,她們的寵愛和照顧是有了,但……有些黑暗的東西,卻未必馬上就教了。

修仙界為何還是男修占大部分?

不是因為女修的靈根資質差于男修,而是她們很多時候,都太感性了些。

知袖和宜法可以堅定自己的道,卻未必能狠下心,把某些黑暗,告訴性子嬌憨,心性陽光的林蹊,“修士怕心魔,懼心魔,但也有很多人,明白心魔是自己的心之所向,借心魔為己用。所謂心之所向,心之所往!”

陸靈蹊今天打的很不順!

鍛體至今,她的身體非常好了,可是再好目前也是凡軀。

宜法師叔如果化大了,天才師叔隕落的痛苦,逼她自己成為虎王,那無想女祖宗……

還有更上一輩的寧知意,擄去爺爺和爹娘的如果真是她,她又在‘道’上,對她的后人做了什么?

在怒海狂風中,有一瞬間,陸靈蹊的千金墜差點失靈,被恐怖的颶風淹沒!

十面埋伏沒有護住她,法衣上有數道口子。

若不是皮還厚,若不是反應及時,今天她就受傷了。

午時過后,她站在‘結丹’二字的八步前。

梁通看到她的樣子,沒有再說話,甚至她沒再修煉,他也沒催促!

成長是需要代價的。

他是成長如此,林蹊也是如此,這世上的任何人,都是如此,所以,‘人’是哭著來的。

哭著來,有幾個人能笑著走啊?

陸靈蹊不知師叔所想,她這一會,特別想念瑛姨鷹叔。

她在思過洞呆不下去了,離開的時候直奔神道大殿。

“又借傳送寶盒?”

重平掌門的牙真疼!

百禁山那兩個妖王,是真的分了他們家的弟子吧?

“找個我拒絕不了的理由,要不然,傳送寶盒不借!”

“……我想找瑛姨要一身冰絲服。”

什么?

重平掌門瞪著她。

他知道那個瑛娘是異種冰蛛修成,卻沒想……

“你覺得,她會給嗎?”

這次要的是‘服’不是一點點冰絲。

“……不給再說不給的唄!”

如果不給,一定是她離開的太久,久到瑛姨都快忘了她,不再喜歡她。

想到這一點的時候,陸靈蹊有些難過。

“行行行!那你就去吧!”

看到小丫頭難過,重平也不知道,是希望瑛娘給她冰絲服,還是不給她的好,“傳送寶盒還在老地方。”

陸靈蹊看到師叔朝偏殿打了一個手印,馬上就轉頭。

只是,傳送寶盒拿到手了,她突然又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半晌,她才在空白符紙上,非常直白地寫她在思過洞的生活,寫那里的寒冷,寫沒有防寒寶物,她今天被虐得有多慘,寫她因為冷,想到了熱,想要瑛姨給她弄一件冰絲服。

把書信裝進儲物袋傳過去,陸靈蹊就抱著傳送寶盒發呆。

重平掌門在百忙中,瞅了她一眼,看她有些失魂落魄的樣子,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私底下,他琢磨這個弟子,其實琢磨了很長時間。

孩子是好孩子,可是,她的身世問題,可能像一座山一樣壓在她心頭,以至于小丫頭雖然萬般想相信他們,卻始終不越心里的那道防線。

甚至相比于他們,她可能更相信腦子沒什么彎彎繞的百禁山妖王。

如今,她一旦在百禁山那里失望了,也許……

重平正想著,等她走了,就給瑛娘發信,拿丹藥換她的冰絲服,就見傳送寶盒上一連幾閃,本來癟癟的儲物袋,又鼓鼓地出現在上面。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