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五八章 惡客

更新時間:2019-07-20  作者:潭子
山海宗老一輩在玄天宗鬧事,小一輩要到千道宗做客的消息,風傳天下的時候,有心人都忍不住多想想。

道門可就這兩家有化神星君。

山海宗想干什么?

難道想借風門之勢,力抗兩家不成?

“……也不是沒可能啊!”

魔道大佬風門前輩的法寶風門可是空間之寶,他利用那寶貝不知探了多少古修洞府,遠攻,他可以借助風門,近攻,他又是有名的多寶之王。

元嬰期的時候,人家就能力抗道門八大元嬰而不落下風。

雖然事后,傳說他隕落了,幾百年未出,可人家現在能化神,顯然,傳說只是傳說。

現在,他是化神星君了,力抗至陽和渲百,似乎……

秋宇掌門在殿內轉了幾圈后,終是嘆了一口氣,“通知坊市,千道宗弟子的傳送我宗免收靈石。”

玄天宗那里的較量,是道魔元嬰期修士的較量,可是千道宗這里的,只怕就是連肆同一輩弟子的較量了。

飄渺閣幫不上忙,唯一能給的,只能是方便。

“是!我這就傳令下去。”

踏雪知道師兄的意思。

相比于一直呆在宗內安安全全的林蹊,在海上獵妖,在戰中進階結丹的尚仙和南佳人,才是血與火中闖出來的。

想讓山海宗不那么驕狂,最好的辦法,是千道宗的弟子,把山海宗的弟子打到塵埃里。

當然,這樣做的后果,是千道宗出彩的弟子以后會非常危險,但為了避免大戰,避免生靈涂炭,這是能做的最小犧牲。

秋宇掌門覺得,重平掌門能看清這些,也能做出道門大宗最正確的選擇。

就像飄渺閣,多少年來,哪怕幾經滅門之危,始終保護在東南沿海,保護海上七十二島,不讓海妖踏上陸地。

世世代代以來,飄渺客的弟子死難了多少?

秋宇掌門微閉了眼睛,深深嘆了一口氣。

重平掌門早已做好他的選擇。

他明明知道,連肆到千道宗來,主在林蹊,也一直猶豫著沒跟她說,等到實在耽擱不下去的時候,才說一嗓子,就又反悔了。

各宗的天才弟子,在名傳天下的時候,有多少危機,那些普通人,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

相比于他們,隨慶師兄只有一個徒弟。

他們可以再收徒,可是隨慶師兄的徒弟,可能只有這一個。

收了林蹊這樣的弟子,想讓他再看上別人,那是不可能的。

重平也相信,只要給小丫頭足夠的時間,她一定能如隨慶師兄一般,成為千道宗的長老,庇護一方弟子。

如此有潛力的孩子,千道宗損失不起。

師兄可能更受不了,白發人送黑發人。

重平不是不疼愛自己的徒弟,可是不能不考慮隨慶不太遠的化神之劫。

“師父!弟子尚仙拜見師父!”

“南佳人拜見師伯!”

回來的兩人,在殿中一齊朝重平行禮。

“免禮!”

重平朝二人擺了擺手,“知道叫你們回來干什么嘛?”

尚仙看了南佳人一眼,先道:“接待山海宗來人。”

“不錯!”

重平望向自己甚為沉穩的徒弟,“山海宗仗著風門之勢,想要壓服我等,這一次的接待……連肆應該會發出挑戰,挑戰的成敗,很可能會左右,他們未來對道門的態度,所以,老夫希望,你們能全力以對。”

就是只能勝,不能敗?

尚仙和南佳人一齊點頭,“弟子尊令!”

“我會讓林蹊配合你們。”

重平望著宗門兩個有勇有謀大有前途的弟子,“她年紀小,不像你們飄渺閣海域實戰中進階,凡事,你們多看著點。”

就是多讓著點唄!

尚仙和南佳人都心各肚明。

“是!”兩人好脾氣地躬身應是。

做為師兄師姐,照顧師弟師妹本就應當應份。

兩人退出神道大殿的時候,看到某人正踩著淡青色的蓮花花雨如風而來。

“尚師兄,南師姐,你們回來了?”

一段時間沒見,師兄師姐更見風采,陸靈蹊高興不已,遠遠就拱手了,“小妹林蹊,恭喜師兄師姐進階結丹。”

“你是想讓我們恭喜你吧?”

尚仙好笑,“恭喜林師妹,就此升名為林真人。”

這話說的,有些不好意思呢。

陸靈蹊笑咪了眼,“師兄,你在外面是不是發了大財了?要不然,怎么心情這么好?”

“我們是發了一筆大財!”

尚仙和南佳人互望一眼,臉上的笑容都加深了些,“不過,主要還得看師妹給不給我們發這大財。”

什么?

陸靈蹊眨了眨眼,迅速瞄向他們腰上的儲物袋和手上的儲物戒指。

“你們幫我買了好多妖獸肉嗎?”

這東西再多,她也不嫌多。

百禁山鷹叔他們養她到現在,在她有能力的時候,她當然也希望能養一養他們。

讓他們嘗一嘗海獸的味道,嘗一嘗六階、七階妖獸肉與四階五階的不同,是她的一番心意。

“不管多少,我都要了。”

哪怕她已經可以獨立獵殺六階妖獸了,陸靈蹊也希望能存下永遠吃不完的東西。

“你自己說的啊!”

南佳人原先就替她收了兩只,后來自己進階結丹,與尚仙配合著在海上獵妖,就更方便了些。

“我們給你帶了十一只六階,兩只七階的海獸肉,一共花了九十多萬靈石。”

六階的兩三萬,三四萬便可買了,可是七階的,卻幾乎是成十倍的往上漲。

就是如此也要碰運氣,結丹修士雖然不太在意口腹之欲,可是偶爾也要待客,總要拿點裝點門面的。

再加上海上獵妖也不是那么容易……

“這是我、我哥、尚師兄和酒兒他們一起給你攢出來的,我們給你忙一場,你總要給點辛苦費吧?”

南佳人知道這家伙不缺錢,三個大型儲物袋摘下來,“一句話,一百萬拿走。”

“行!”

陸靈蹊知道這些東西在酒樓的價格,知道他們所賺都不多,“到金風谷,我拿靈石給你們,順便給你們接風洗塵如何?”

自然好!

分開的這段時間,大家都各有成長,正有許多話要說呢。

陸靈蹊要打聽外面的,他們要打聽宗內的,說說笑笑,就能各取所需。

重平掌門看他們師兄妹沒有討價還價,就那么高高興興地往金風谷去,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風門真要再證他是大陸最強嗎?

如果他是這樣起心的,不管他們和山海宗的談判如何,該打,他還是會打。

反之亦然!

如果他無意動手,那么,他們與山海宗的談判,不管壞到什么地步,他也不會為山海宗出頭?

重平掌門舍不得徒弟,終于跳出道魔,跳出通天傳送陣,盯上事件的源頭。

風門為人邪性,向來自活自,不受約束,正常絕不會受山海宗顯武那些人的影響。

連肆在約定的時間,帶著山海宗一行十五人沿著長長的山道步行而上來。

做客,自然要有客人的樣子。

一直等到他們快到接客亭,尚仙才帶著一群迎客弟子,姍姍來遲。

“尚仙迎接來遲,連兄恕罪!”

“咦?只有你一個人?那我便不恕罪了。”

連肆一幅笑模樣,“聽說南道友也從飄渺閣回來了,老友萬萬里而來,她連個頭都不露,是不是過了些?”

“哈哈!連肆你怎么什么時候都不大方,跟一個女孩子計較?”

“什么叫我不大方?”

連肆好像真跟尚仙是好友般,笑呵呵地,“我遠來是客,做主人怎么能這么怠慢?莫不是……看不起我山海宗?”

說到后來,眼中的笑意,好像帶了殺氣,“聽說林蹊林道友也在宗門,她也不見,尚兄……,看來,你們……?”

“我們怎么啦?”

南佳人與林蹊一踩劍一踩刀就那么如風過來了,“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但這客……”她把山海宗一行十五人全都打量遍,才輕聲道:“也有惡客和善客之分,不知連道友此來,是要當善客,還是……惡客?”

“善客?惡客?”

連肆沒想到,是千道宗先跟他發難。

原以為,他們接受他拜山的請求后,是努力交好。

他也不動聲色地把南佳人和她身邊的另一女孩打量一遍:“這位便是林蹊林道友吧?不知在道友心中,何為善客,又何為惡客?”

相比于早就認識的南佳人,這個在五行秘地,還是不起眼小可憐的女孩,卻后來者居上,成了隨慶的徒弟不說,奇怪島空間里,愣是先他們所有人一步,結交了上泰兩位化神星君的愛徒。

宗門所煉的三枚破障丹,說來,還真有這女孩一份功勞。

所以,連肆迅速把球踢給她,想要看她怎么說,從她的言行里,查知她到底是個什么樣人,其與傳言又有多大出入。

“連道友是問我?”

陸靈蹊笑了,“那我能知無不言嗎?”

“……請說!”

“在林蹊心中,這個時間點,連道友不管是代表個人而來,還是代表山海宗來,都是惡客。”

什么?

山海宗所有人的面色一齊不善地盯向她。

“山海宗是魔門,我家是道門。”

陸靈蹊似乎沒看到,還是笑嘻嘻的,“山海宗掌門顯武真人在玄天宗鬧著要接管通天傳送陣,現在,連道友又到我千道宗來,說是做客,可是連道友自己都不信吧?

既然如此,打啞迷就沒意思了,不如我們大家干干脆脆地劃出道來。”

陸靈蹊很高興,重平師叔能想通。

這樣撕開所謂你好我好大家好的面紗,不管是說話還是干架,都痛快極了。

“……尚道友,南道友,這也是你們的意思嗎?”

連肆受命而來前,師父雖然讓他便宜行事,可他們最壞的設想里,千道宗都不該有如此強硬的態度。

渲百和隨慶不一樣。

隨慶是從底層一路打上去的。

渲百世家出身,一輩子平平和和,真要打起來,他在風門老祖手中絕不會走出百招。

千道宗想仗他的勢,在他面前充大尾巴狼,根本不可能。

但現在……

連肆不放心林蹊,生怕她年紀小,又受了隨慶的影響,聞言之后,忍不住又看向尚仙和南佳人。

這兩人,一個是重平掌門的愛徒,一個是宜法真人的弟子,如果他們不是這態度……

“林師妹的意思,就是我們的意思。”尚仙與南佳人相視一眼,收了臉上的笑容,“連道友,直說吧!你此來何事?”

連肆:“……”

他這才發現,他連人家的迎客亭都沒進。

真是好膽!

“如此,那連某就直說了。”

不進便不進!

他代表著山海宗,他是顯武掌門的愛徒,千道宗如此對他,就是看不起他,看不起山海宗,看不起風門老祖。

“雖然渲百前輩先我家風門老祖進階化神,可是天下皆知,我風門老祖戰力超群,他只是落后半個時辰,才讓至陽前輩和渲百前輩走在了前面。

通天傳送陣……”

“通天傳送陣我們決定不了。”

陸靈蹊不客氣地打斷他的話,“那是長輩人的事,連道友就直說,你到我千道宗的主因吧?”

連肆深深看了她一眼,“聽說隨慶前輩為人非常有涵養,卻沒想林道友是這樣的人。”

“哪樣的人?”陸靈蹊微微挑眉,“是說我一點也不講禮貌嗎?”

“道友知道就好。”

連肆眼中的怒火已然燃起。

這臭丫頭能交好果報大師和九壤星君的徒弟,自然不是真的如此沒有禮貌。那她針對的,顯然就是他。

“沒辦法呀!”

陸靈蹊揮揮手,讓迎客弟子們回去,“誰讓道友是惡客呢。”

連肆:“……”

他定定看了她好一會,嘴角慢慢翹起,“果然不愧是能以一己之力,力抗天劫的。林道友既然如此沒耐心,那連某就不賣關子了,連某此來,只有一件事,就是挑戰道友。”

十面埋伏!

不管是陸望還是陸安的時代,山海宗的修士在他們面前都無法出頭。

宗門一直防著陸家,防著太霄宮,卻沒想,他們兩家沒出十面埋伏的傳承者,卻讓這個機緣無雙的女孩得了。

若不是這丫頭一直不出宗門試煉,怎么也輪不到他走這一波的。

“挑戰我?”

看看身邊的尚師兄和南師姐,陸靈蹊的目光不由閃了閃,“連道友不是說笑?”

“哈哈!連肆既然站在這里,又何來說笑之事?”

連肆以為會在她眼中看到一點懼意,卻沒想,看到的居然是詫異之后,迅速升起的戰意,心中不由一頓,笑道:“正好,連某也是使刀的。”十面埋伏的名頭太大,能不讓她用出來最好,“林道友的刀,讓連某忍不住手癢啊!”

他長長窄窄,幾近于劍的長刀,在身旁突然就冒了出來,“尚仙道友,可以麻煩貴宗,在坊市搭個擂臺嗎?”

“師兄,去搭吧!”

陸靈蹊眼中的笑意加深,“連道友,你的挑戰我接了,不過,我們光零零的打太沒意思,弄點彩頭如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