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五九章 賭擂

更新時間:2019-07-22  作者:潭子
原來從一開始,連肆就是沖著她來的。

意識到這一點后,陸靈蹊很快想到了原因。

除了她以十面埋伏力抗天劫的傳言外,想來,山海宗的典籍里,也有被陸望老祖用十面埋伏殺進殺出的記錄。

在她拜隨慶師父為師的時候,山海宗只怕就記了她一點,現在……,摸底之后要徹底除了吧?

心念電轉,陸靈蹊很快想明了所有。

“彩頭?”

連肆又何嘗不知道,這人狗屎運地從太霄宮放棄的廢礦里開出上品靈石礦,“行啊,我們……”

“停停停!”

尚仙止住這兩人的自說自話,“林蹊,什么叫他的挑戰你接了?你們當我和佳人是擺設是吧?我們是師兄師姐,我們……”

“哎呀,師兄師姐!”陸靈蹊連忙討好,“我是師妹我知道,所以啊,我敗了,你們才能替我找場子啊!沒敗我之前,他有什么臉朝你們挑戰啊?”

什么叫他沒臉朝他們挑戰?

連肆的臉都有些扭曲了。

可是,如果現在再在他的挑戰里,加上尚仙和南佳人,他總感覺不保險。雖然帶來的人多,可是尚仙、南佳人何等人也?

隨意的讓他們加入,只會自取其辱。

連肆狠狠吐了一口氣,冷聲道:“林道友以為我沒跟南道友打過嗎?連某與尚道友、南道友較量的時候,你還什么都不是。”

“是嗎?”陸靈蹊眉眼彎彎,似乎一點也沒被他話里的鄙視影響,“這樣說,我還真榮幸,我現在什么都是了。”

看到連肆瞬間又扭曲的臉,南佳人努力才沒讓自己噴笑出來。

“就會貧嘴!”

尚仙笑著敲了師妹一下,“連道友,挑戰的事,你得先從我來,我們同掌門弟子……”

“師兄,你讓給我嘛!”

山海宗不會放過她的,既然從一開始就不會善了,那就不善了好了。

陸靈蹊可憐巴巴地拽著師兄的胳膊,“師父不讓我出門,師叔他們也不讓我出門,我除了修煉就只有修煉,你就讓我看看修煉的成果吧?贏了我會努力,敗了……我會更努力。

師兄,你就答應我吧!

要不然……要不然……肯定又有好多人要在背后嘀咕我是米蟲了。”

不同于連肆等奇怪的眼神,尚仙和南佳人的心情,真是一言難盡。

什么人敢說她是米蟲啊?

“師兄師姐,你們讓讓我嘛!我比你們小。”

陸靈蹊不想再把師兄師姐搭進來,向兩個猶豫的人求情,“你們不就是怕掌門師叔責罰嗎?我現在就去找他老人家,我跟他哭跟他鬧,保證他也不會罵你們,師姐”

“行了行了行了。”

南佳人被她拖長的音調弄得牙酸,“快去快回,師伯要是不答應,你就是再撒潑打滾也沒用。”

“哎呀!師姐最好了。”陸靈蹊迅速變臉,轉朝連肆笑道:“先別急啊,等我一會,我保證我們能打得起來。”

看她御刀如風般往神道峰去,連肆的嘴角抽了又抽,“呵呵!”他干笑一聲,“老小果然占便宜啊!”

真是不敢相信,名動道門的林蹊,私底下,居然是這個樣子。

若不是她的名聲早傳,看到這樣的他,連肆真不覺得,有來挑戰的必要。

“沒辦法!”

南佳人好像很無奈,“我隨慶師伯就她一個寶貝疙瘩。”

“呵呵!”連肆看她一眼,“聽說,知袖真人也特別疼她。”

“哈!”南佳人皮笑肉不笑,“連肆,你這人真沒意思,既然盯上了林蹊,你們山海宗就沒有我師父也特別疼她的消息嗎?”

大家都不是傻子,既然撕破了臉,那就不用兜著了,“我明明確確告訴你,傷了她,你……”

她眼中暴出的殺意,讓連肆心下一跳,“除非風門前輩當你的保鏢!”

陸靈蹊可不知道,南佳人在幫她威脅人。

她跑到才離開未久的神道峰,朝看到她深深蹙眉的重平師叔討好道:“師叔!您真是英明神武,連肆果然沖著我來了,他朝我發出正式挑戰。”

“唔……!你想打架?”

重平斜了她一眼,“等你師兄師姐都輸了再說。”

“師叔”陸靈蹊連忙跑到他跟前,“我躲得了初一,根本躲不了十五,您是不是忘了,十面埋伏在山海宗那里存著根,存著恨呢?”

什么?

重平臉色瞬間幾變。

“您想到了吧?”

隔著玉桌,她看著師叔,“陸望前輩可是殺神,他的十大戰里,就有一處在山海宗。雖然是兩萬年前的事,可山海宗又沒被滅門。

他們既然盯著道門的天才弟子,又怎么可能把陸家忘了,把讓他們痛入骨髓的十面埋伏忘了?

三百多年前,陸信之事,弟子懷疑,他們都有可能參與……”

陸靈蹊相信,山海宗一定在里面推波助瀾了,“師叔,他們現在盯上我,我躲不掉的,您非讓尚師兄和南師姐替我打,可以替我擋一時,能替我擋一世嗎?”

自然擋不了一世。

重平望著面前的女孩,“……你會越來越厲害!”

“師兄和師姐,也會越來越厲害!”陸靈蹊迎著他的目光,誠懇道:“師叔,我對山海宗有防犯,我在百禁山呆過,我可以跟您保證,我的生存有力和野外逃生能力……絕對在師兄師姐之上。”

是嗎?

重平非常想相信她,可是……

“師叔,我不用十面埋伏,我和連肆以刀對刀。而且,這件事后,師兄師姐可能還要出門,我卻未必。就算要出門試煉,我也一定是秘密改裝。”

這是一定要應戰了?

“罷了!”重平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既然無可改彎,那你就去吧!不過,為防山海宗顯武說我們人多欺負人少,我這就給他和修真聯盟發信,擂臺——”

“擺到玄天宗!”

陸靈蹊雙目灼灼,“讓魔宗的人看看,我們道門不是沒有人。我也要讓他們看看……盯上我的代價,不是他們想的那么簡單。”

玄天宗的坊市上,那個早就搭好,準備由道魔兩家元嬰真人切磋的大擂臺,迎來了兩個結丹未久的小輩。

所有人都沒想到,他們這些老的,吵吵了這些天,都在嘴巴上,這兩個代表道魔的小家伙,居然剛見面就互不相讓,要在擂臺上一決高下。

這消息剛一出來,就吸引了無數修士。

連肆和林蹊的資料,直接就掛在了擂臺的兩端。

連肆:山海宗掌門顯武真人的得意弟子,煉氣期進入五行秘地,筑基期進入奇怪島,俱收獲豐富,三年前進階結丹,本命法寶‘妖刀’。

林蹊:千道宗隨慶長老愛徒,傳名天下,一在五行秘地,二在奇怪島,其于五十六天前無相天地有變的時候,進階結丹,本命法寶‘重影’。

兩人都曾好運地進到了無相界兩個機緣最大的秘地,亦算道魔兩家最有代表性的弟子。

當然了,相比于連肆,林蹊稍為吃虧。

人家不僅年齡大一些,進階結丹的時間也早些。

而林蹊……

雖然名聲很大,卻無可否認,她進階結丹還未到三個月。

“十面埋伏雖然厲害,可是當年的陸安得傳的時候,據說很病了幾年,后來一直不能好,才得了病書生的號。這林蹊……剛在陸家得到傳承的時候,聽說也瘦得非常厲害,這才過去幾年,就算千道宗把她養的好,只怕……”

后面的話,人家沒說,不過,因為林蹊是名人,消息靈通者都知道,這些年道門各宗在飄渺閣海域試煉弟子時,她卻被關在千道宗,哪也沒去。

現在突然冒出來,又被山海宗盯上,最主要還是因為,傳說她未用應劫法陣,以一己之力,以十面埋伏對抗了天劫。

這消息……

很多人瞅瞅在隨慶面前,彎了眉眼,小聲說話的女孩,都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山海宗讓連肆找上她,很有些扼殺道門天才于萌芽的心思啊!

“聽說了嗎?欲德坊和天機坊兩家賭檔的賠率是一樣的,賭平手,買一賠三,賭連肆贏,買一賠一,賭林蹊贏,買一賠二。”

“啊?怎么只有二?他們那么看好林蹊嗎?”

在很多小修士眼里,林蹊這一戰是輸定了,“沒有一賠十,怎么也得一賠五才對。”

“嗨!你這兄弟怎么說話呢?”八卦的老者不樂意了,“林蹊可是隨慶前輩的徒弟,千道宗的天才弟子,人家既然敢應戰,自是有一定把握。”

“沒把握就能不戰嗎?這又不是生死擂。我聽說連肆到千道宗指名就要挑戰她。為了道門面子,為了千道宗面子,她不戰也要戰吧?”

“就是,真有性命之危,隨慶肯定會出手救他徒弟的。”

“什么啊?五行秘地沒有死人嗎?林蹊活著出來了,還帶回來了己土珠。”

八卦老者朝大家怒目而視,“奇怪島空間大開時,她只在筑基初期,可那時,她能交好上泰兩位化神星君的徒弟,怎么可能沒點手段?

你們不買她贏,我買!”

他大聲地朝游走在人群中的賭檔伙計道:“這邊,我買林蹊兩千靈石贏。”

真是瘋了,錢是那么好掙的嗎?

兩家賭檔分屬道魔,他們一致給了買一賠二的賠率,顯然還是看好連肆。

不過,看在大家同屬道門的份上,他們也不能太給連肆面子,買他贏的人,都是幾十、一百靈石的出手。

“師父,那欲德坊就是山海宗自己開的賭檔吧?”

“……你還想到他家買你自個贏?”

看到徒弟亮亮的眼睛,隨慶忍不住想撫額,“你不是跟連肆已經各押了一百萬的彩頭嗎?”

徒弟的賭心怎么這么大?

真不知道宜法和知袖是怎么教的。

“不是說了,妖刀只是連肆明面上的武器,人家真正厲害的,是他腰上掛的那個雙面鬼頭。”

“知道知道,您已經說了好多遍了。”

陸靈蹊看了一眼連肆腰上的好像核桃大的雙面骷髏頭。

這東西,據說在陰年陰月陰時,煉進了無數死難的子母魂。

子護母,母護子下,它們越來越兇戾。

聽說,奇怪島空間里,連肆就是用雙面鬼頭,陰殺陰尸宗八人小隊。

“師父,您忘了,我的重影被雷煉過。”

她偷著吃了好些碧心果,神魂方面,也不是一般的結丹修士能比的。

陸靈蹊想朝師父借靈石,“宜法師叔說,有壓力才能有動力,您多借我一點靈石,我押我自己贏,為了那些靈石,我一定努力,給您爭面子。”

早知道這里還會有人拿她和連肆的輸贏賭錢,她來的時候,就找大家借靈石了。

“行行行!”

大戰馬上就要開始了,隨慶不敢漲他人的威風,當然,他更拿自己的徒弟沒辦法,“給你五十萬,為師再壓你五十萬如何?”

擂臺鐘響。

陸靈蹊看連肆上臺,還站在原地沒動,“師父,您借我一百萬吧!”

隨慶:“……”

他一邊在心里朝知袖和宜法運氣,一邊給徒弟掏靈石。

“謝師父!”

陸靈蹊拿著靈石袋,就找正轉在人群里的欲德坊伙計,“這位道友,我押我自己贏行嗎?”

“當然可以!”

有錢不賺王八蛋,欲德坊的伙計只微一愣,就殷勤道:“不知道友要押多少?”

“一百萬!”

真有錢!

伙計迅速摸出一面黃金牌,在那上面打出押金和賠率,眾目睽睽之下蓋上欲德坊的章子。

“多謝了!”

東西拿到手,陸靈蹊一個閃身就上了擂臺。

對面連肆的臉,黑如鍋底。

臭丫頭就這么自信能贏他?

哼哼!

分明是欺負他沒錢,想在心理上,壓他一頭。

他朝那伙計招招手,‘啪’的一聲摘下腰上的儲物袋,“看看值多少靈石?馬上置換,我押我自己贏。”

欲德坊的陳掌柜就在人群中,迅速趕了過來,查驗他儲物袋里的東西,“一百二十株靈草,金精、瑩石若干,算道友一百六十六萬六千塊靈石。”

雖然賭坊在山海宗屬于另一個系統,可林蹊在上擂臺前,先押一百萬,賭她自己贏就太過份了。

陳掌柜決定給自家人一個好采頭,一路順順順。

“好!押了。”

連肆知道他占了十多萬的便宜,心情瞬間變好。

說來,賭自己贏的辦法還真不錯,只要贏了,整個結丹期,他就不用為靈石發愁了。

“林蹊,你還要不要押啊?”

自家的生意,他當然要多照顧。

連肆希望林蹊能再押一些,讓很有眼力勁的陳掌柜多賺些。

“……我沒錢了。”陸靈蹊在身上翻了翻,拽出昨天才到手的儲物袋,“麻煩你看看,這些值多少靈石。”

哈哈!

又來生意了。

還是大生意。

陳掌柜非常高興,神識往儲物袋中一探,把里面的乾坤箱全都打開。

剛從傳送陣趕來的宜法和知袖,瞅瞅一群目瞪口呆的人,再瞅瞅那些處理好的妖獸肉,真是……

“九十四萬!”

就死吧!

“道友給的價錢不高啊!”陸靈蹊眼神不善地盯上陳掌柜,“不過,誰讓我確實沒錢了呢,這樣吧!東西就放在這,我要是贏了,它們再按價還給我。”

“行!”

陳掌柜不跟她費話,迅速又拿出一個黃金牌,把賠率什么的寫上,章蓋好。

當當!

修真聯盟的修士,怕他們沒完沒了,迅速二敲,把擂臺的大陣啟動了。

陸靈蹊和連肆一齊收好賭檔的憑證,靜等三響的時候,順便看臺下,因為他們的大手筆,也賭起來的眾人。

“師兄,你押林蹊多少?”

看著兩個神色不善的師妹,隨慶的嘴有抽了抽。

他又不是沒借給徒弟錢,她們這什么表情嘛!

“一百八十萬。”

他把靈石袋,直接扔給了陳掌柜。

陳掌柜高興壞了,“不知兩位仙子……”

“一起!”知袖和宜法和靈石湊一塊,“三百萬!”

要不是在外人面前,要給師兄面子,她倆還能多押些。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