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五七章 示敵以弱

更新時間:2019-07-19  作者:潭子
發現宜法真人的另一面后,陸靈蹊忍不住跑到神道峰,膩在神道大殿里。

“干什么干什么?”

重平終于被某人弄煩了,臭小丫頭在這,他想偷個懶,歪椅上大腿敲二腿都不成,“有事就說,有屁有放,你老跟著我干什么?”

一句話不說,就跑到他殿里面坐著,還一點不客氣地吃他的喝他的,不趕不行啊!

“師叔,您說話不能斯文一點嗎?”

陸靈蹊現在正對‘屁’這個字比較敏感,“掌門威嚴,長輩形象,都要顧著點吧?”

重平:“……”這孩子不知道在哪受刺激了,“行,那我就注意形象,林蹊,你到我這干嘛來了?”

知袖回來了,按理說,這丫頭不應該有時間到他這里混啊!

“那個……師叔!”

陸靈蹊朝他討好,堆了滿臉的笑,“我進階結丹,您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忘了什么?

難不成還要他給獎勵?

重平嘴角抽了一下,“你的宗門供給不是已經升了嗎?”還敢朝他要單獨的獎勵?臉倒大,他決定,她只要敢說出來,他就讓知道知道,花兒為什么大部分都是紅的。

“師叔!”

陸靈蹊不怕他的黑臉,還跑到他跟前,給他捶背捏肩,“我是我師父唯一的徒弟是吧?”

“……嗯!”

這還有用問嗎?

“我是宗門的核心弟子,是金風谷未來的谷主,我又進階了結丹,那……那宗門的某些秘檔,是不是就可以對我開放一點點了?”

重平掌門:“……”

他閉上眼睛,享受小師侄的服侍。這幾天,道魔在玄天宗那里吵吵個不停,雖然他不在現場,可是每天推演兩邊可能的情況,也一樣累得很。

這樣被她捏著捏著,他忍不住打了個哈氣。

“師叔……”

“呼呼呼”

“……”陸靈蹊沒想到,師叔會這樣裝傻。

就算累得狠了,要睡,也不會睡得這么快好吧?

她現在是捏?還是加點力,讓他裝不下去?

看看師叔鬢間的白發,陸靈蹊心下到底頓了頓,“師叔,別裝了,您躺下休息吧,我也不問了。”

不找她,只怕她的修為,還不到能查閱那些秘檔的時候。

再努力吧!

“唔!林蹊啊!師叔最近很累啊!”

孩子還是好孩子,重平閉著眼睛說話,“你再幫我捏一會,我養養神。”

陸靈蹊:“……”

怎么辦?

坑是自己挖的。

捏吧,捶吧!

她認命地給重平掌門捶背捏肩。

好在這種活,從小就被爺爺訓練出來了。

“對了,好好的,你怎么想要看秘檔了?”閉著眼睛的重平,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林蹊的身世問題,也在秘檔里,他知道宜法查出了什么,可惜不給他看,還說沒有確定的事,放出來,會影響她的英明神武形象。

他拿師妹沒辦法,又拿嘴巴死緊的小丫頭沒辦法,只能鱉著。

“梁通師叔跟宜法師叔今天約架了。”

重平閉著的眼睛一下子就睜開了,不過,沒兩息,想到原因后就又閉上了,“他被修理了吧?”

“嗯!”

陸靈蹊一邊給師叔捏肩,一邊道:“師叔,宜法師叔好厲害,您不知道,梁師叔幾乎被打成了叫花子,不僅如此,身上還有好多皮外傷。”

最可怕的就是皮外傷,那得把劍氣收放如心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到只是皮外傷?

“唔!你覺得他可憐嗎?”

“……不可憐!”

陸靈蹊有什么說什么,“本來我還說,宜法師叔要是打輕了,讓知袖師叔也上呢。”

重平無語,不用猜都知道,梁通得罪這小丫頭了。

那個人小時候就悶,什么事都放在心里,自卑到極度自尊。

可惜……

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又有宜法和那位過世的師弟比著,一輩子都在努力追趕中。

偏偏他再努力,也無法跟某些妖孽比,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人家甩他一大截子。

現在,林蹊也算妖孽,他進階元嬰了,以為天高任鳥飛,應該是到她身上找找心理平衡了吧?

“那你讓你知袖師叔打了嗎?”

“沒!”

陸靈蹊連忙搖頭,“我覺得宜法師叔的嘴巴,比她的劍還厲害,梁師叔現在可能都被訓哭了。”她感覺,當時她若沒在那里,梁通已經哭了。

重平的嘴角扯了扯,“有些人,天生的欠教訓!”

他都讓他到神道峰來看某些秘檔,偏以為進階元嬰了,就好了不起,哼哼,踢到鐵板了吧?

“我覺得,你可以讓你知袖師叔把他再打一頓。要不然,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他都要忘記了。”

這樣可不好,宗門好不容易養出來的元嬰修士,可不能就這么廢了。

陸靈蹊:“……”

她突然覺得師叔們都手黑心黑,比她黑多了。

“……師叔,梁通師叔又不是女子,他干嘛那么在意長相啊?”

陸靈蹊轉移話題時,順便又把自己特別好奇的事問出來。

“唔!那是因為,當初他與宜法與……”

重平閉上的眼睛里,難掩那份痛惜,“與一位比你宜法師叔,還要驚才絕艷的師叔同時拜入宗門,你那位師叔長相俊美,頗有仙人之姿。

原本所有弟子,不進筑基,是不會收錄進內門的,可是當時因為他們兩個破例了,偏偏他們長得還都不錯。

事后,不知怎的就有傳言說,如果梁通能長得好一些,他也一定能如宜法他們一般,當場收錄進內門。

可以說,你梁通師叔因為那份傳言,原本就有的一點相貌自卑,就被無限放大了。

七八歲,十來歲的小孩子,性格未定型,很容易受人影響。

但是,不能因為怕他們受人影響,就一定要去干涉。

修仙界的殘酷,在他們決定走這一條路的時候,就已經向他們展開。

心性過不了,還不如回家平安一生。

所以,宗門從來不干涉,只讓外門那個大染缸,把真正優秀的弟子鍛煉出來。”

說到這里,重平看了陸靈蹊一眼,“說來,你也算幸進的。不過,你進宗門處理的第一件事,我們這些老的都看在眼里,還不錯!”

雖然算是在外面長大,可是天生一種悲憫心腸時又恩怨分明的緊,幫隨慶師兄把林家的事處理得非常好。

“師叔是說林家的事嗎?”

陸靈蹊想到林鐸,“這些年,林家人還算老實,師叔,您說,我助林鐸進階結丹如何?”

“那是你的事,丹藥,別想從我這拿。”

重平馬上警惕,“林鐸幫你們師徒把金風谷的事務處理的是不錯,你要獎勵,幫他換五皇丹,也在情理之中。”

無相界沒有結金果,結金丹自然也沒有。

好在修士為了更進一步,創造力也是無窮的,愣是研究出了一種跟結金丹差不多有助結丹的五皇丹來。

“對了,人的五皇丹服了嗎?沒服送給他不是正好?”

“……師叔,我又沒說,朝您要五皇丹。”陸靈蹊很無語,“你用不著怕成這樣子的。”

“你師叔我會怕你?”重平用鼻子哼了哼,“我是把丑話說在前頭。”

臭丫頭真要賴著他,他也沒辦法,所以,丑話一定要說在前頭。

說來,重平也奇怪,宗里這么多弟子,包括他自己的兩個徒弟,沒誰像這丫頭一樣,在他們面前,討價還價后,還一點也不見外地撒嬌。

“好好捶,別偷懶!”

“我哪有偷懶?”

陸靈蹊給老頭捶背,“師叔,我師父那邊怎么樣了?會打起來嗎?”

天下都在關心這件事,道魔雙方都派了人在玄天宗準備隨時應變。

“你師父的消息還沒來。”

重平對山海宗某些人,特別的不喜,“不過,山海宗顯武掌門的徒弟連肆,后天要做客我千道宗了,到時候,你恐怕要替宗門接待他了。”

“他不到玄天宗做客,跑我們這做客干什么?”

陸靈蹊奇怪,“通天傳送陣不是在玄天宗嗎?他是山海宗新一輩的領頭人,不是正當替山海宗在玄天宗沖鋒陷陣嗎?”

“通天傳送陣是我們老一輩的事,他去沖鋒陷陣?”

重平冷哼一聲,“他到我千道宗來,若沒意外的話,應該就是為你而來。”

為她?

“師叔,我都不認識他。”

陸靈蹊要不是跟著南佳人混了一段時間,看了各方不少的消息,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你不認識他沒關系,他認識你就行了。”

重平拍拍她的手,示意她一旁坐下,“你以一己之力,力抗結丹天劫的事,山海宗那邊,肯定要查查。”

他都知道那個老混蛋顯武想的是什么,傳言里有真有假,他們不想信,卻又怕出意外,所以聽著不如親眼見著來的更直觀。

“那個連肆……據說很得山海宗掌門顯武的喜歡。”重平看著自家小師侄,“如果他要跟你切磋,林蹊,示敵以弱。”

陸靈蹊沒有當場答應,“師叔……”她想了想,“我還不知道,怎么跟同輩示敵以弱。”

重平:“……”

老頭看著自信,卻又好像甚為天真的女孩,心下一嘆,“不會是吧?那就到演功堂,讓你師兄他們把你打一頓,學學就會了。”

陸靈蹊的嘴角抽了抽,“師叔,您是怕我贏了那連肆,被山海宗惦記上,然后被他們刺殺嗎?”

死了一個比宜法師叔還要厲害的師叔,宗門是怕了吧?

可是,如果不知道宗門曾經有一個特別厲害的師叔被山海宗暗殺,陸靈蹊示敵以弱也就算了,但知道了,她突然就不想了。

“……”重平沒有說話。

“師叔,他們有風門前輩,我們有渲百師伯,他們厲害,我們也不差,他們仗著風門前輩的勢,想要染指通天傳送陣,若是我敗在連肆的手上,他們肯定會更加的扯高氣揚。”

這口氣,她咽不下。

“師叔,我師父正在玄天宗為道門助威呢。”

她這個當徒弟的,若是扯后腿,多丟臉啊!

“師叔,大不了,我……我不用十面埋伏,只以重影刀跟他打。”

陸望老祖宗可是用十面埋伏在山海宗殺了幾個來回。

她要是太丟臉,心理上也過不去。

只是這話,陸靈蹊沒辦法跟師叔說。

“……只以重影刀?”

重平也不敢太壓自家孩子了。

林蹊自出道以來,隨心隨性,他們從來不曾打壓過。

“我再想想。”

實在不行,把徒弟尚仙從飄渺閣叫回來。

如果要切磋,就讓他們掌門弟子對掌門弟子好了。

重平朝陸靈蹊擺手,“坊市那里,這幾天,你就不要去了。你想助林鐸進階,這是大事,他進階結丹,對金風谷百利而無一害。”

隨慶師兄和這孩子,都不能把時間浪費在鎖事上,所以,管鎖事很在行的林鐸就很重要了。

“林蹊,敵人想要了解你,有時候,不讓他們了解,讓他們抓心撓肝,更是一種心理上的戰術。”

小丫頭還未出門試煉,重平不能不防著山海宗。

出了風門這個星君的山海宗,更加的鋒芒畢露。

林蹊機緣向來不錯,若再讓他們證實傳言,就憑顯武的性子,定然會不惜一切代價,刺殺于她。

重平哪里敢賭?

“跟你宜法師叔學學,當個明面上的米蟲,其實暗地里的虎王更爽更自在。”

“……噢!”

陸靈蹊從神道峰出去的時候,眺望云蕩峰半晌,才回金風谷。

她覺得,她更像知袖師叔,玩明的刀光劍影比較適合,那種暗的……

“師叔,您回來了?”

林鐸看到她的時候,忙遠遠迎上,“那位梁……梁長老……”

“沒事,他以后應該不會再來了。”

真的嘛?

林鐸一喜。

隨慶長老被困天虛陣,林蹊被困奇怪島,生死未卜時,他真是怕極了。

沒了他們的金風谷,在宗內就不會被任何人看得起。

但只要林蹊好好的,只要林家的后世子孫不再重蹈覆轍瞎胡來,再安穩個上千年,絕對不會有問題。

“梁師叔這件事,你處理得非常好。”

陸靈蹊抬手就把她未服用的五皇丹扔了過去,“這是五皇丹,有時間,找機會沖擊一下境界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