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五三章 反養

更新時間:2019-07-15  作者:潭子
無瑕池里,愜意泡著的陸靈蹊懷疑今天宜法師叔又忙得來不了。

西狄紫衫和山海宗風門兩位前輩也沖過了化神天劫,再加上通天傳送陣落在玄天宗,各方勢力定有一番洗牌。

好在千道宗這里師伯進階了。

想到渲百師伯的樣子,陸靈蹊的眉頭忍不住蹙了蹙。

相比于她,在應劫法陣里被天劫打的沒了眉毛胡子頭發,還有肉香的師伯,真是太可憐了。

她以后……

心中一動,重影變成無數花瓣歡快地飛于無瑕池上。

陸靈蹊輕輕接過一片由壬水蓮打造,加了無數材料又被雷煉過的花瓣,輕輕一捻,其他飛舞的花瓣瞬間附來,在手上化成一把厚背大刀。

“林蹊,你還有好多選出來的陰煞晶石沒看!”

青主兒經過兩天的心理建設,主動找出來,“趕快看看,都有什么寶貝吧!”

萬一那些東西里,有關于她的線索呢?

“放心,我會看的。”

陸靈蹊覺得貪多嚼不爛。

她現在實力還低微,所得還能供得起修煉。

“主兒,你說,我的心魔劫,為什么會是你啊?”

她們同生共死了這么久,小家伙了她,還催生了結金果樹,她應該相信她,也必須相信她才對,“是我怕你哪一天,真的把我丟下了嗎?”

青主兒:“……”

她從來沒想過離開林蹊,修仙界的修士千千萬,可林蹊只有一個。

她們一起長大,同生共死又彼此包容。

“離了你,又有誰會這樣養我?”她的小臉貼到她臉上,“要擔心也是我擔心你不要我。”如果她不要她了,她才無地去,無處可棲。

“林蹊,你能查查,古仙時代都有什么仙藤或者毒藤嗎?”

青主兒迫切地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東西?有沒有可能,林蹊再過心魔劫時,她還是會被動干擾她。

那份干擾到底是壞事,還是好事,青主兒完全說不清。

修士過心魔劫,看似九死一生,可是也通過心魔劫,知道自己的心之缺失或者說心之彼岸。

她卻在無意中把林蹊的心魔劫中破壞了,或者說吞噬了……

跟著林蹊在正常的修仙界混了這一段時間,青主兒聽宜法說過不少‘反常即妖,’‘規則法理’之類的東西。

她覺得,她那下意識的本能,似乎不在規則法理之內。

逆天的妖孽,天道會自然給出另一種平衡!

就像林蹊被古仙詛咒的暢靈之脈那樣,或許,老天給她的平衡,就是她長不大的代價。

“我會幫你查的。”

陸靈蹊覺得小家伙的情緒有些低落,“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幫你查!無相界查不到,將來我們到靈界去查!”

聽余呦呦說,靈界的靈氣更為充沛也更為活躍,那里才是修煉的真正圣地,只要有靈石,只要后臺足夠強大,幾乎什么都可以買到。

“我現在也算有后臺了。”

化神修士輕易不動手,他們不敢輕易涉足天地因果。

但有他們跟沒他們,心理上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渲百師伯進階化神,不管無相界的勢力如何洗牌,千道宗都不怕!

“等師父再進階,靈界我也可以去。”

等師父進階化神,她做事就不用再縮手縮腳。

“不管你是什么,在我這里,你都是青主兒,是陪我幾過劫難的伙伴。”陸靈蹊也寬她的心,“你放心,我不會不要你的,如果……”

她打量她的小藤藤,忍不住壞笑道:“其實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你是天上地下,最毒最毒的毒藤,這樣,我就可以背靠大藤橫行天下了。”

想的真美!

青主兒無語的同時,心中原有的憂慮無由地放下了些,“千道宗可是無個界六大道門之一,你怎么盡想著投機取巧?”

不過,這家伙就算想投機取巧,也不可能,因為隨慶師父和宜法師叔他們,一個比一個厲害,隨時都有治她的辦法。

就像那結丹天劫一樣,愣是讓她一個人把重影雷煉了一番。

“咦?能投機取巧,也是我的本事。”

陸靈蹊得意,“就像現在,渲百師伯穩固修為要好長好長時間,新晉的梁通師伯也要好幾個月穩固元嬰修為,還有跟我一樣進階結丹的同門,他們現在能像我一樣自在嗎?

哪怕他們跟在渲百師伯和梁通師叔的后面,也沾了不少便宜,可一樣要苦哈哈地打坐一段時間才能正式出關。”

她借道法同修,在靈氣漏斗還沒完全成形的時候,就偷了好多靈氣,修為早就穩固。

“我這可不叫投機取巧,我這叫機緣無雙。”

青主兒完全被她說服了。

“那你不想錦上添花,把那些陰煞晶石的本相全看清楚嗎?”

“……暫時不用,放在你那里,我放心。”

想讓她浪費精血,去看那份本相,陸靈蹊絕不愿意,“主兒,我現在一個月要吃一枚碧心果,它能助長神魂。神魂強大,于修煉,于進階,都有意想不到的好處,你看,有時間能不能幫我在空間里也種上一株?

哪怕不催生,養它百年,我也能等得。”

一百年后,她才一百三十八歲。

沖擊無嬰正當時。

“你若一時厲害不起來,就努力把我養成你的靠山吧!”

青主兒瞠目,她養她?

陸靈蹊憋笑,“主兒,你沒發現嗎?我能這么快的進階結丹,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你催生了結金果樹,我整整吃了七枚結金果。”

外人想求一顆而不得的結金果,她卻吃了七顆。

師父師叔們,都覺得她修煉太快,生怕她根基不穩。

陸靈蹊清楚,知袖師叔和宜法師叔最開始陪她喂招,有一部分原因是她們好奇曾經名傳天下的十面埋伏。但更多的原因卻是,她們擔心修煉速度太快,根基不穩。

為了幫她夯實根基,也為了提高她真正實戰的能力,她們才不停按下修為,陪她練招。

“主兒,你早就在養我了,”

陸靈蹊輕輕地摸向她的小臉,“我們兩個現在是反著來的,雖然我用己土珠養了你,可是你給我的,卻是己土珠給不了我的。”

是嗎?

青主兒眨巴了兩下眼睛。

“我想正是有這份發現,在潛意識里,我才害怕你拋棄我。”

青主兒:“……”

原來,她真的林蹊除家人外,也非常非常在意,甚至能成為她心魔的存在啊?

嫩綠小葉上青主兒的眼睛,彎成好看的弧度,“那行,我給你養一株碧心果樹,回頭你吃不完,還可以賣靈石,送人情。”

這真是一個好主意。

青主兒咧開小嘴,“林蹊,我現在好好養你,等我把你養厲害了,你再來養我。”她好像被打開了一道新大門。

飄渺閣秋宇掌門還沒來得及問千道宗弟子,林蹊怎么沒到海域試煉,就聽到,她以一己之力,用異形之法寶重影,力抗結丹天劫的事。

這傳言,他有些信,卻又有些不信。

隨慶幾百年不收徒弟,好不容易收的一個,資質方面自然是上上乘。

小丫頭不僅資質好,機緣方面,似乎也遠甚旁人。

但是,十面埋伏傳自陸家。

身為南方第一世家的陸家一直人才濟濟,可是差不多兩萬年時間,也只有陸安前輩一個人,盡得傳承。

是陸家不想要陸望前輩的那份厲害傳承嗎?

不是。

十面埋伏陸家研究者眾,但是能把它完美地重現出來,卻實不是那么容易。

飄渺閣當年承陸望之情,對他的十面埋伏也多有研究,秋宇掌門很清楚,它對神魂、陣法還有殺伐心性方面的要求有多嚴格。

當年的陸安在最開始時確實沒被陸家重視,以至耽誤了一些時間。

但他之所以會成為病書生,卻不僅僅是耽誤了最開始的時間。

研究十面埋伏,用異形之寶把一元、陰陽、三才……到十方大陣,陣陣相結,陣陣相合,陣陣相護等等,可不是那么容易。

其心血的消耗,簡直可以說到了一個恐怖的境地。

這也是為什么林蹊在剛得陸望傳承的時候,一瘦再瘦的主因。

研究十面埋伏,她要耗費多少心血?

短短十六年,從筑基中期進階到結丹,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飄渺閣燕離、靜柔等四人同在陸家七層塔得悟道之機,可到現在為止,只有燕離和蕭瀟進階結丹。

靜柔資質也是上乘,修煉亦未有一日懈怠。

林蹊年齡比她小,十六年前,修為也比她差了那么幾分,走到她前頭,固然可以說,人家是天才中的天才,可這短短的十六年,說她沒落下修煉,還把十面埋伏吃透到能跟天劫較個長短,秋宇掌門實在無法相信。

畢竟傳言這東西,向來喜歡夸大。

他承認,隨慶幫她所煉的重影非常厲害,可也不覺得,那孩子真能代替宜法成為千道宗最有潛力的天才修士。

結丹與元嬰,好像中是差一個大階,可這個大階自古以來,磋磨了多少有志的修士?

陸傳就是現成的例子。

他也早傳天才之名,可結果呢?

“去查一下,千道宗林蹊到底是怎么回事?”

無想師妹除了他們幾個從小一起長到大的,對其他人的記憶,常常是轉眼就忘,只有一天的有效期。

可是,自從認識林蹊以后,有關她的記憶,這么多年,就沒出過一點岔子。

秋宇掌門放下各方匯總過來的各種消息,揉著眉心道:“順便把千道宗新晉元嬰梁通也查一下,我要他的所有生平。”

“是!”

交資料的執事弟子,迅速退了出去。

“替林蹊買的?她要這么多妖獸肉干什么?”蕭瀟沒想到才聽到林蹊進階結丹,就又在南方這里,聽到這么奇怪的事,“吃嗎?”

“答對!”

蕭瀟:“……”

花那么多靈石,就為了吃?他都愣了。

雖然妖獸肉所含靈氣也非常豐厚,可相比于丹藥,相比于更方便修煉的靈石,它的優勢真不大。

它的價格太貴了,偶爾打打牙祭可以,但特別花大把靈石買它,實在太瘋狂了。

“她是因為當年陸望前輩的傳承,不得不以大量妖獸肉補充體力和心力的消耗嗎?”

要不然,實在無法理解,當年還要他救的小丫頭,現在居然走在他前面的事實。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

南方從蕭瀟這里打聽到宗門一日之內,進階一化神一元嬰三結丹后,嘴巴就沒合攏過,“林蹊是金風谷唯一的傳人,財運也向來不錯,喜歡吃,花點靈石買回去,不是很正常嘛!”

他要是像她那么有錢,一定也愿意,滿足自己的所有口腹之欲。

“蕭道友,那一天,我們無相界真的一起進階四位化神嗎?”

四位化神啊!

簡直不敢想象!

“是!四位化神星君!”

蕭瀟點頭的時候,微有郁悶。

飄渺閣是無相六大道門最弱的一個,到現在只有無想師叔有機會。

“不過,你也別高興得太早。山海宗風門前輩一向只憑喜惡做事,多少年來神龍見首不見尾,上泰界殺到我們無相的時候,西狄的紫衫上人都知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跑到樂機門助拳,他倒好,一直不露面。”

那個叫風門的前輩,據師父說,可能是現在無相界最不安寧的因素之一了。

飄渺閣現在最需要安穩。

蕭瀟做為宗門的核心弟子,不能不關注:“山海宗向來野心勃勃,奇怪島事件,難保他們沒跟上泰界魔門接觸,現在人家進階了一個化神星君,誰知道未來如何?”

“他們……已經鬧事了嗎?”

有渲百大長老在,南方底氣十足,“他們是要擴充地盤?還是怎么的?”

“地盤在擴充。”

出了一個化神星君,哪怕人家什么都不做,也有的是小宗門小世家去依附。

蕭瀟把他知道的,傳給南方聽,“不過,人家現在最主要是想染指通天傳送陣,有小道消息說,人家已經跟西狄方面接觸,要與我們道門共同接管通天傳送陣。”

道門這邊兩個化神,人家那邊算上紫衫也是兩個化神。

山海宗的提議,西狄那邊一定舉雙手雙腳贊成,“所以,你也別覺得,你們千道宗現在就沒有一點壓力。”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