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五二章

更新時間:2019-07-14  作者:潭子
無相界天地靈氣四處靈涌,普通修士雖然不知道具體哪里有人進階,可元嬰修士卻能從天地氣機的感應上,查個大概。

飄渺閣秋宇掌門站在天涯殿頂,半晌無言。

先是玄天宗,再是千道宗,然后是西狄和山海宗,前兩者似乎已經沖過,后兩者正在進行中。

別人家都有人能沖擊化神,哪怕一時沖不了的,也能在百年內試一度,可他家……,秋宇望向無想所在的上云院,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被困天虛陣十多年,出來時,這個世界好像都不一樣了。

雖然宗門在果報大師那里,煉出了三顆寶貝疙瘩,可瘋瘋傻傻的師妹真能用嗎?

飄渺閣把所有希望,全都放她那里……

啵——

腰上的陣牌突然傳來一聲振響,秋宇掌門忙望向上云院,果然那里的大陣靈光閃耀,他忙急飛過去。

“怎么回事?”

師妹回來的這幾年,一直乖乖地閉關,今天也被天地氣機所驚吧?

沖進上云院,秋宇朝奔來的師妹道:“無想,你不好好修煉,又要干什么?”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無想雖然傻了,卻還有點模糊的印象,知道師兄能來去自如,是因為他腰上那發亮的陣牌,可惜,她剛盯上,就見師兄把那東西收了,“師兄,我要出去,你讓我出去吧!”

師妹可憐巴巴的樣子,讓秋宇心里難受,可他也只能有耐著性子,“那你說,你要到哪里去?”

到哪里去?

無想呆了呆。

她看看外面的天空,又迷茫了。

剛剛的一瞬間心動,被這一打岔,已經忘了。

“今天我們無相界的天地圓滿了,天下所有修士都有所感。”

他已經派人往玄天宗和千道宗,查看通天傳送陣落于何方,“無想,你再加把勁。”秋宇小心翼翼地看著她,“努力再沖上一階,到時,你想到哪去,師兄就陪你到哪去。”

師妹在三年前沖進元后,憑她現在的修煉速度,再沖化神,也許都不要一百年,那時候,她也不過五百來歲,“你喜歡千道宗那個叫林蹊的小丫頭,到時師兄也陪你一起去看她,好不好?”

林蹊?

無想摸向懷里的儲物戒指,這里面,都是林蹊給她買的各種好吃的。

“她說來看我的,怎么到現在都沒來?”

記憶里,好像她應該很快就來看她似的,可是她等了好久好久,天天等,她就是不來,“師兄,她是不是把我忘了?”

“怎么會?”

秋宇決定回頭就問千道宗人,那孩子早就是筑基中期,怎么沒到飄渺閣試煉,“你那么多好吃的,都是她買給你的呢。

她也要修煉,不好好修煉,會被別人欺負的,你不希望,她被別人欺負吧?”

無想連忙搖頭,緊緊盯著師兄,“有人欺負她嗎?”

“……有!我們都被上泰界魔門修士困住了,何況她一個小丫頭。”

秋宇掌門只是遲疑了一下,就接著道:“你不想我們一起被人欺負吧?不想林蹊被人欺負吧?那就乖乖的,好好修煉。”

別人的風光,只是別人的風光,與他們飄渺閣無關。

出去感應他們進階的氣機,又有什么用,不如趁著天地圓滿,再努力修煉一會,“千道宗很看重林蹊,你不好好修煉,萬一人家宗門不讓你們交朋友了,你可能就再也見不著她了?”

什么?

無想一下子就慌了。

“我我我……我修煉!”

她迅速又跑回閉關的靜室,‘嘭’的一聲,關上了門。

秋宇站在原地半晌,才拿出陣牌,飛出上云院。

千道宗神道峰廣場,金丹已成的陸靈蹊,知道自己的心魔劫要來了。

她猜測自己的心魔劫時,想了爹娘爺爺,想了百禁山瑛娘、鷹王,想了無想祖宗,想了把暢靈之脈后人扔下,可能全身而退的寧知意祖宗,懷疑她的心魔劫,就在這四處。

爹娘爺爺如果真是被寧知意老祖宗帶走,她可以安心,可若猜測出錯呢?

鷹叔他們是借助神秘空間的龍冢才機緣巧合,進階八階,這個秘密,一定要死死地守著,絕對不能曝露出去。

還有無想祖宗,只要想到她,陸靈蹊就忍不住想要嘆氣。

當然更讓她想嘆氣的還在后面,寧知意祖宗,到底是死還是活?她若是沒死,當年怎么就忍心,讓陸信老祖和誠老祖,那樣被流放?

從飛天遁地的仙人,落到凡人界,那種心理落差,她想過嗎?

陸靈蹊腦子里,紛紛雜雜的,不得已,摸了摸胸間的養魂木牌。

聽說,修仙界沖過了恐怖天劫,死在心魔劫的修士也有很多,她好不容易拼過雷劫,可不能因為瞎想,把自己丟了。

元嬰、化神雖然還不知道在哪,但結丹的五百壽,她已經搶到了,大好仙途,哪怕不能像開山祖師那樣飛升出去……

想到開山祖師,陸靈蹊就無可避免地羨慕他,居然能找到混沌巨魔人的隨身種植空間。

一想到祖師描述的一粒可以讓他們吃七天的黃金稻,她就忍不住期待被青寶兒試過有貨的陰煞晶石。

那里面,若是有個混沌巨魔人的隨身種植空間,哪怕就像祖師的,只有兩分地,她也愿意舍了其他的寶物。

咦?不對,隨空種植空間,她不是已經得了嗎?

青主兒……

腦子剛發散到這里,陸靈蹊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她再也找不到識海里青主兒的那片空間,她存放所有的身家的地方到哪去了?

陸靈蹊連忙查看自己的手腕,原本的葉子印記,渺渺茫茫,什么都沒了。

怎么可能?

她和青主兒有大德之契……

可是,大德之契也只是青主兒說的,她可以偷偷跟她契約,似乎也可以再偷偷解約。

陸靈蹊一下子抱住好像被當頭一悶棍砸壞了的腦袋。

嗡嗡嗡后又有一種特別特別沉悶的痛,那種痛好像要把她帶到無邊黑洞里,似乎到了那個黑洞,她就不用再受世間所有痛苦。

陸靈蹊抱著頭,把自己縮成一團。

咔擦!

天突峰,梁通的第九波天劫轟轟烈烈地開始了。

陸靈蹊要暈過去的腦袋,被那一聲炸響,又炸醒了些。

“林蹊!快跑!”

耳邊突然傳來青主兒急切的聲音。

她沒走,她沒離開她。

陸靈蹊捶了捶自己的腦袋,青主兒的空間,重新現于識海,綠綠小葉上,一張小臉正擔心地望著她。

“心魔劫,你的心魔劫是我嗎?”

是她?

陸靈蹊呆了呆。

“我在你身上安家了,別怕!”

青主兒安慰她,“宜法真人在等你,回頭我們再說話。”

對噢!

師父在等她。

陸靈蹊忙忙退了出去。

她不知道退出之后,青主兒小臉上的擔心化為憂慮和驚異,死死地盯著自己纏在結金果樹上的有些長大的藤身。

她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從何而來,長大會成什么樣子。

在那個地方,所有人,都把它叫主兒,他們一邊無比寬容地對待她,一邊又好像非常忌憚她,從來不跟她說多余的話,多少年來,一直把她排斥在外。

剛剛林蹊過心魔劫,一開始分明是好好,可每次就要入劫,都被……

青主兒看著自己,突然心生一股子恐懼!

“不要出來,把法衣換了。”

焦急等待的宜法感覺濃霧里的人動了,忙幾步踏進去,“這個樣子,不怕丟人啊?”

咦?小丫頭的臉色好白,后怕好像還在影響她。

“喝口酒!”宜法把她的酒葫蘆塞過去,“喝口酒壓壓驚,一會就沒事了。”

第一次沒經驗,弄成這樣,算是不錯了。

“不是你厚來師叔沒本事,是你師父非要他把應劫陣改成幻陣的,那幻陣就是給你保住形象的。”

本來根本就不用她弄這濃霧。

宜法一邊說話,一邊自己拿出一套宗門法衣,披到師侄身上,“別裝柔弱,自己穿!”

陸靈蹊拿著酒葫蘆,在師叔的嫌棄中抱住她,沙啞著道:“師叔,讓我抱一抱。”

小丫頭的身體還有些抖!

想想她跟天劫面對面狠拼的樣子,宜法忍不住心疼,反手抱住拍拍她的后背,“別怕,都過去了,所有一切都會過去的。”

人生哪能沒有坎?

每個階段,都有繞不過去的坎。

宜法懷疑小師侄的心魔劫是失蹤的家人。

“長生路是條寂寞路,這條路上,能陪我們走的,很多時候不是家人。”

她的結丹心魔劫也是家人,但奈何,她能修仙,他們不能,“林蹊!”宜法用靈力把她的頭發安撫回去,“你要早點認清這個事實,剛剛的心魔劫,你花的時間,比我最壞的預計還要多的多。”

天劫,他們還能干涉,可心魔劫,誰也干涉不了。

宜法也有些后怕。

神勇無比的小師侄,若是敗在心魔劫上,那……

“我們一起去見你師父,再看看千道宗新鮮出爐的化神星君,”她朝沉默的女孩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然后我們一起泡無瑕池,你不是想知道師叔當初的心魔劫是什么嘛?師叔滿足你的好奇心。”

真的?

陸靈蹊有些不相信。

這位師叔最喜歡裝高人樣仙子樣,所有可能的糗事,都被死死按著。

“你這什么眼神?”

宜法氣得想敲她一腦袋,“師叔我說話,什么時候不算話了?”

這倒沒有。

陸靈蹊把酒葫蘆又放回師叔手里,重打結界,迅速換法衣。

沒一會出來,她又是漂亮仙子一枚。

“師叔,您說我進階結丹的事,在師伯化神這么大的光環下,什么時候能傳出去?”

她提前進階,爺爺的危險解除了。

“還用傳啊?”宜法一揮手,廣場上的濃霧盡數散去,“沒有應劫法陣,你用自己的力量沖進結丹,用不了一天,師叔保證,就會傳出去!”

陸靈蹊:“……”

這跟她開始預想的不一樣。

這么多年,沒在演功堂動手,摸到結丹契機也沒馬上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怕擄了爹娘爺爺的人,在暗地里一直觀察她。

雖然懷疑那人跟寧知意老祖宗有關系,可沒落到實處,她總想著防一手。

現在,她厲害的傳言傳之天下……

“師叔,回頭,您還陪我練招嗎?”

既然厲害的名頭,已經傳了出去,她就把自己練得更厲害!

宜法:“……”她覺得不能可憐這臭丫頭,“行啊!不過,最近我也要把體術重新撿起來,那什么,煉體消耗大,你就包了我的一日三餐。”

反正是躲不掉,那就找點補吧!

而且,小丫頭的十面埋伏一直在進步,陪她練招,她的收獲也不會少。

宜法看向陸靈蹊:“閔浩在飄渺閣十多年,他在深海獵妖,怎么樣,你從他手上弄了不少好東西吧?我的要求很簡單,六階以上的妖獸肉,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行!”為了更厲害,為了能真正的把師叔打敗,陸靈蹊認了,“師叔,那通天傳送陣落在哪了?”

“你問我?”

宜法瞪她一眼,“我給你忙到現在。”真是欠了她的,“快點,帶我去找你重平師叔。”掌門師兄那里肯定知道,“別弄那什么蓮花,就弄花瓣雨吧!”

臭丫頭還是別糟蹋蓮花的恬靜形象吧!

“花瓣似無形卻有質,飛起來也漂亮,更合灑脫恣意之象,我覺得它更合你。”

是嗎?

腳下瞬間飛舞了無數花瓣,托著她們往白苜峰去的時候,一路上,確實好像撒下了無數花瓣雨。

花瓣雨在半空中化成點點靈光,消于無形的時候,確實漂亮得緊!

陸靈蹊果然還是喜歡這樣的,“師叔,您覺得這速度怎么樣?”

“……不錯!”

結丹了,用法寶是質的不同,白苜峰轉眼就能到。

宜法突然覺得,她的劍也還要再煉煉。

異形法寶太欺負人了。

可恨她的劍只是上品法寶,萬一哪天被這臭丫頭逼的使出元嬰中期的法力,那臉就丟大了。

宜法下定決心,要在她結丹中期以前,逼她滾出千道宗。

要是逼不了她,她就翹家。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