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五四章 打擊

更新時間:2019-07-16  作者:潭子
通天傳送陣明明在道門地盤,若是被魔門和西狄人插一手,那等到它穩定下來,靈界來人,還能看得起無相界的道門嗎?

一旦被人看不起,他們想在靈界做什么,定然事倍功半。

這是玄天宗不能忍的事,也是天下道門都不能忍的事。

他們有兩位化神星君,道門這邊難道沒有嗎?

至陽和渲百兩位化神星君,可是比紫衫和風門先一步進階。

哪怕是同一天,但先一步就是先一步。

秋宇掌門在飄渺閣猜測千道宗在這件事上的態度。

通天傳送陣落在玄天宗,不管是為了里子還是為了面子,玄天宗和至陽星君大概都不會容許魔門與西狄人染指。

但是,他們的態度再強硬,千道宗若不支持……

“師兄!”踏雪真人從外面急步進到天涯大殿,“梁通的資料都查到了,原來他一直是千道宗暗門弟子。”

她把一枚記載梁通所有資料的玉簡送到秋宇掌門的手上,“這么多年,唯一一次露頭,只在天澗鴻溝下。”

能逼陰尸宗三通老魔主動跳出來,與無相界各方談判,秋宇覺得梁通也是勇、謀兼具之人。

更何況,人家事后又迅速隱身,沒再拿著那一份功到處招搖,反而讓天下修士更記住了他。

千道宗又出了個了不得的人才啊!

秋宇掌門看完梁通好像非常簡單的生平,深深嘆了一口氣,“千道宗那邊對通天傳送陣是什么態度?”

沒有化神修士的時候,飄渺閣還能說上點話,但以后……

為了不惹人厭,為了飄渺閣還能保住六大道門的名頭,各宗任何大有前途的修士,他都要折節相交了。

其中過程,沒人比秋宇更了解了。

他接手飄渺閣時,閣內一位元嬰長輩都沒有。

一面要應對修仙界對飄渺閣各方面的打壓,一面要應對海上不時爆發的小獸潮。

可是哪怕如此,他也把幾乎落到四流的宗門,一步步帶著重新奪回了昔日榮光。

被困天虛陣十多年,各宗把弟子們的試煉放到了飄渺閣海域,何嘗不是因為,這數百年來,他們會做人的原因?

“千道宗目前還沒什么態度!”

踏雪搖頭時,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喝完才道:“相比于玄天宗,那天他們進階的修士最多,我想重平掌門對通天傳送陣的事,也非常郁悶吧!”

“……渲百露面了嗎?”

“沒聽說他露面。”

“……玄天宗要為至陽星君舉辦化神大典,千道宗那里也沒說什么嗎?”

“沒!”踏雪知道師兄的意思,看了他一眼道:“師兄也懷疑,渲百前輩的進階有些問題?”

不知什么人在外散布消息,說渲百當時根本撐不住,是重平掌門秘令天突峰閉關的梁通三人馬上應劫,硬生生地幫他分薄了一部會天劫壓力。

“不是我懷疑,是渲百再不出來,天下人都要這樣以為了。”

秋宇掌門嘆了一口氣。

飄渺閣想要發展,必須有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

修仙界的任何一點波瀾,都有可能波及到他們。

“那又如何?他們敢到千道宗撒野嗎?”

沒了渲百,一樣有隨慶。

更何況,人家那天又進階了一位元嬰真人。

踏雪冷笑一聲,“散波傳言的,十有八九就是山海宗。”為了通天傳送陣,那些人也真干得出來,“天劫若真能分薄,那以后大家都同一天進階好了。”

分薄化神天劫,真虧那些人說得出來。

那對修為低的梁通和林蹊三人有多大危險,那些人想過嗎?

“林蹊可是隨慶的徒弟,隨慶能讓他徒弟那樣過風險加倍的天劫嗎?更何況渲百的那一顆破障丹還是玄天宗為了謝她,才送到千道宗的。憑渲百的性子,他年紀一大把了,自己死都可以,絕不會帶累林蹊。”

踏雪敬重那一位老者,“還有梁通,他為無相界立下大功,進階元嬰,似乎也能水到渠成,千道宗又怎么可能放棄他?”

秋宇在殿內轉圈,他隱隱地抓到了一條線,“據傳,林蹊進階是因為意外。她那里,可以不去想,但是梁通三人……”

他嘆了一口氣,“千道宗到現在沒表態,我想當時,重平為了渲百,可能病重亂投醫了。”他也是一宗掌門,更能理解重平在危急時刻的某些選擇。

渲百壽元將盡,按理說,是不可能再服破障丹,那東西,真算起來,是林蹊的,隨慶才最有資格服用。

可是渲百用了。

這中間一定發生了什么。

“傳這樣的消息……,林蹊三個結丹修士暫時可能不會說什么,但梁通……一旦在心里落下疙瘩,就等于在千道宗里埋了一顆雷!”

暗門弟子,都是極其能忍之人。

可是,這不代表,他們就是泥捏的。

秋宇嘆了一口氣,“算了,這是重平掌門的事,我們管不著。”他只能管他能管的,“千道宗把宜法護了這些年,現在難不成還要把林蹊再護在宗內,一直不讓她出門試煉?”

他想師妹能閉個大關,不再惦記外面,最好的辦法是林蹊能過來陪她幾天。

“應該不會,”踏雪的眉頭攏了攏,“聽說這段時間,林蹊常常出入千道宗坊市,也許要不了多久,就會出門試煉了。”

她知道師兄為什么要打聽林蹊,她也在打聽。

只是,師兄因為一些事,不愿意往偏了想,她卻忍不住多想想。

說來,林蹊出身在寒漠荒園呢。

從天涯殿出來,一向性急的的踏雪忍不住跑到了上云院。

不過,沒有師兄的陣牌,她也進不去。

踏雪在外面轉了兩圈無法可想,正要走時,清漓也一頭撞了過來。

“進不去!”

師兄的心硬起來,他們沒人能說通。

“進不去就進不去吧!我就是過來看看。”

聽說無相天地圓滿的那天,師妹有感想要出來,師兄都沒讓她出來,所以,清漓早有進不去的心理準備,“我在云鶴師兄那過來,說是師妹這些天都沒鬧,安安靜靜的,想來閉關很順利。”

各宗都有能沖擊化神的修士,他們這邊,卻只能盯著師妹,清漓心中其實很不是滋味。

“師姐,你管著外面的消息,玄天宗那邊打不起來吧?”

“外面消息滿天飛,真的假的混一塊,以前我們可以猜個大概,可是現在,風門再出,誰知道那人是怎么想的?”

那人太過邪性,沒人能猜透他真正的想法。

踏雪在師妹面前,很是閑適,“你回來了,知袖是不是也回來了?”

“嗯!不過,她沒在我宗停留,直接回千道宗了。”

無相天地圓滿,又連著進階四位化神修士,原本是大喜事,可是對飄渺閣來說,卻沒法一起開心。

至少之前,大家在海上試煉,可以幫忙獵殺海獸,幫飄渺閣減少獸潮再發的幾率。

現在,近海深海,各宗弟子可都回來了。

雖然大部分還在等待最終結果,但高層全都離開了。

“知袖——跟林蹊非常熟吧?”

踏雪望著師妹,“清漓,你也跟那小丫頭同行過一段時間,對她的觀感如何?”

如何?

清漓望了師姐一瞬,“她如果是我宗弟子,我會非常喜歡她。”

說了等于沒說。

踏雪在心里低低嘆了一口氣,“她對無想師妹那么好,你——沒有想過什么嗎?”

清漓:“……”

不是她沒有想過什么,而是,想過也沒用。

“師姐,這件事,就此打住吧!”

上泰魔門到陸家鬧了一場,連祖宗堂都被炸了。

他們……想了又如何?

飄渺閣式弱,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一切順其自然,才是最好。

“當年,我們不用想,都沒法護住師妹的孩兒。”清漓的聲音低低的,“現在……,就更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還有什么可想的?

“師兄那么聰明,卻不愿多想,我想,我們也應該跟他學。”

清漓望著天涯殿,眼中有些失神,“林蹊是個好孩子,當初在百獸宗都能可憐蛋,見到師妹,再憐惜她,也很正常。

而且,你管著各方消息,應該也知道,她跟陸家的陸傳關系不錯。”

陸信的后人,跟陸傳關系好,說出去,誰信啊?

招搖在千道宗坊市的陸靈蹊可不知道,她被飄渺閣幾位大佬一起琢磨過。

千道宗沒禁有關她用十面埋伏應對天劫的傳言,可越是不禁,沒有親眼見到的人,越是不信。

陸靈蹊很滿意大家只把她的事,當成一個傳言。

她在外面亂晃,其實只想告訴擄走爺爺和爹娘的人,她很有潛力,想要她做什么,對她家人好些。

“林蹊!”

“師叔?!”聽到知袖的聲音,陸靈蹊驚喜不已,“您回來啦?”

“嗯!”知袖笑咪咪地打量已經是結丹修士的小師侄,“干得不錯!重影呢?拿給我看看。”

有沒有跟天劫面對面,她只要看看重影就知道了。

陸靈蹊笑嘻嘻地摸了一片花瓣給她,“師叔,回頭您有空了,能到東水島嗎?”

一直以來,兩位師叔都在東水島的廣水亭陪她練招。

可惜進階以來,宜法師叔一直忙,她想印證自己現在的本事都不行。

知袖卷起她往宗門飛的時候,在她腦門上不輕不重地打了一下,“得意了啊?”重影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似乎被雷煉過,“不要以為,你能在筑基后期逼得我們使出結丹中期的法力,就有多厲害!”

她把那片花瓣還給她,“我們那是讓著你,也怕傷著你。”

打擊太狠了,讓林蹊沒了信心,沒了積極性,可就糟了。

但是,陸望又是個非常兇殘的人,他的十面埋伏,幾無生路給對手。

她和宜法陪林蹊喂招,林蹊可以全力進攻,她們卻不能不防著還擊時傷了她。所以,隨著她的進步,她們的修為,只能在壓壓放放中,不時變幻。

“你現在在進階晉了,不管是法力還是神識都上了一個大臺階,應該能做到對十面埋伏的精準控制,以后,想要在我們手里,那樣輕松過,那就做夢吧!”

信心爆棚也危險!

知袖決定有空的時候,好好把尾巴翹到天的人再打擊一頓。

“林蹊!你沒到飄渺閣的海域試煉,不知道能在那里鍛煉下來的修士,都是百戰之士。”

陪喂招,跟真正的血戰是不一樣的。

知袖的速度極快,“等我見了重平師兄,若是再回飄渺閣海域,你就陪我一起。”

反正隨慶師兄要閉關,宜法師姐常要陪著重平師兄管事,這丫頭,還是跟著她吧!

“修仙界從來不缺天才,可是能走到最后的有幾個?”

千道宗每十年都會開一次山門,十次里,總會遇到那么幾個靈根資質不錯的孩子。

千道宗如此,其他各宗又何嘗不是?

但最后,能名傳天下的天才,又有幾個人?

“所以,林蹊,不要以為你現在多厲害?”

知袖覺得相比于她自己的六個徒弟,林蹊還是太天真了些,“陸望和陸安名傳天下,你因為他們,早被別人注意。”

在修仙界,被人注意,也代表了風險。

“好在他們的厲害在傳說里,從現在開始,給我收起你的尾巴,小心做人。”

當年的老白鶴差點就把她的命要了。

知袖不敢讓她瞎來,“既然大家不信那份傳言,你就不要去證實它,在修仙界混,任何時候,給自己留點后手,留點保命手段,總歸不是壞事。”

“……嗯!”

陸靈蹊乖乖聽著,“我知道的。”她攪住師叔的胳膊,“不過,師叔,我暫時還不想去飄渺閣,不想出門試煉。”

還不想?

還要藏家里修煉?

知袖無語。

千道宗有一個宜法師姐,多少年藏家里,不愿出門。

現在又要加一個了?

“你這樣,會引起公憤的。”知袖蹙著眉頭,“當初你宜法師叔就引起過公憤。”可惜,她一腔熱血,敗在她的詭計和拳頭下。

“閔浩和酒兒他們本來就想打你了。”

有競爭才能有進步,徒弟們都挺蠢的,有林蹊比照著,不用她操心就會好好修煉。

但這個度一旦過了,林蹊就會倒霉,“小心引起公憤后,他們一起套你麻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