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八一章 狠人

更新時間:2019-07-13  作者:潭子
水乃至柔之物,廣場上好像水滴形狀的花海,在咔擦咔擦又轟隆隆的天劫下,不論被打擊成什么樣,好像都沒什么變化。

不對,有些變化。

細心的修士可以看到青色大傘在慢慢變小,女孩的頭發也越來越呈爆炸狀。

快要頂不住了吧?

遠觀的千道宗的弟子,隨著時間的推移,忍不住為她捏了一把汗。

不管飛舞在她身邊的花瓣有多漂亮,不也管打下的雷劫電蛇與花瓣交錯中冒出來的火花有多漂亮,他們都無法忽略一個事實,就是林蹊的結丹天劫,到現在為止,全是她以一己之力撐著。

掌門和幾位長老是怎么回事,臨時應劫大陣怎么到現在都沒布好?

再不布好……

“師父!您的大陣弄好嗎?”

陸靈蹊真要哭了,她已經撐了第七波,還剩的兩波,肯定更厲害,再不讓她進陣,她會死的。

她聞到了頭發的焦味,嚴重懷疑再等下去,會聞到自己的肉香味。

“弄好了弄好了。”

成功把大陣改成幻陣后,隨慶也有一絲緊張。

但是,玉不琢不成器!

徒弟用用重影撐到現在,沒露多少狼狽樣,那就一定能撐住。

“快進來吧!”

第八道天劫就要下來了,隨慶先給她提個醒,“林蹊,這是臨時的,所以,你現在最主要還是靠自己。”

靠自己?

陸靈蹊踩著花瓣往那邊跑的時候,忙先給自己灌了幾口靈酒。

“想想你師伯的天劫。”

隨慶激勵徒弟,“再看看梁通的元嬰天劫,林蹊,你這真不算什么。現在聽著,不要把天劫當天劫,就把它當成你宜法師叔。”

宜法:“……”她已經猜到師兄下面要說什么了?可恨,老的打不過,小的……現在不能打。

“沒有師父看著的時候,你都能找機會,出其不意地把修為放到結丹中期的她揍一頓,現在有師父看著,她更沒本事了。”

重平和被叫來改陣的厚來不約而同,想瞄瞄某人最近不太方便的左臂。

可是,他們不敢看,惹急了,某人打不過隨慶師兄,會跟他們干上的。

為了生命安全,也為了,不被焉壞焉壞的師兄把禍水引到他們頭上,兩人一致裝作沒聽到。

宜法半瞇著眼睛,看到兩個師兄一本正經沒聽到的樣,心中其實更怒。

聾了嗎?

既然沒聾卻裝作沒聽到,那心里在想什么?

笑話她吧?

“師叔,那是意外!”

陸靈蹊沖進她以為的安全地,在天劫要打來前,朝已經豎眉要殺人宜法喊道:“我知道您是讓著我,怕傷著我,是我沒收住手,您千萬別聽我師父的。”

師父太坑了。

他要沖擊化神,以后肯定要閉更多的關,她就要落在宜法師叔手里了。

“師父,您別說話了,我要好好應劫!”

天上飛舞的銀蛇好像已經變成了銀龍,帶著毀滅她的意志,直直劈了下來。

咔擦擦……

陸靈蹊緊張地看到應劫大陣的光罩,好像一觸即開。

啊啊啊,我的老天爺!

應劫的大陣都是這樣的嗎?

陸靈蹊沒時間慘叫出來,反應極速地撤了十面埋伏對自己的保護,全力用它絞殺天劫。

對上這樣的天劫,被動防守,可能會死得更快。

借著青簪的保護,陸靈蹊兩手法決不斷,銀龍經過層層絞殺,以最快速度沖下時,已經變成無數銀蛇。

“去!”

腳踏星罡間,又兩片花瓣托著她沖進十面埋伏的保護。

遠觀的人們,好像在廣場上看到了火樹銀花,那個原本頂在林蹊頭頂的青傘,在花海護住她的時候,已經一個翻轉,被她踩在了腳下。

叮叮叮……

所有擊來的電蛇,跟飛舞的花瓣相擊在一片。

哪怕不惜法力有青簪的保護,本命法寶被雷擊,陸靈蹊也不好過,她鼓住腮幫,在體內雷力要大肆破壞前,猛然一吐。

咔擦!

隨慶只見徒弟硬生生地吐出一支雷箭,一點也沒浪費它,讓它跟頭頂再來的電蛇相撞消解,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氣。

不錯!

就是這樣。

鍛過體的徒弟,身體的受打擊度,遠盛旁人。

他當初做各種準備,在第七波天劫的時候,都聞到了自己的肉香,徒弟身上還沒傳出肉香味,那第九波天劫也定然能平安過去。

轟隆隆!

天突山方向也傳來恐怖的炸響,卻是梁通迎來了第六波天劫。

正要摸個靈符,朝劫云劈一下,給自己緩點勁的陸靈蹊,無奈又按下了那份心思。

靈符不易得,那東西都是救命的,現在師父師叔們在旁,他們總不能看著她,被天劫活活打殺吧?

她手上的法決再次加速,花海呼嘯飛轉,與電蛇叮叮擦擦地打成一片。

遠觀的修士已經看不清楚火樹銀花里的人了,他們捏著拳頭,真怕那火樹銀花突然謝了。

應劫陣呢?

她不是進了應劫陣了嗎?

什么時候厚來長老布的大陣,這么不經打了?

若不是隨慶長老就在那里,若不是掌門和宜法長老也在那里,有人都要陰謀化了。

“林蹊,第九波已經在蘊釀了。”

隨慶知道這第八波的天劫就要過去,徒弟這一會用的靈力比較多,應該拼著受點雷,多補充點靈力,要不然,最厲害的第九波下來,她會很慘很慘的,“趁著現在,你還能頂住,快點喝靈酒。”

林蹊:“……”

什么意思啊?

第九波來了,她還要靠自己?她的應劫陣呢?

厚來師叔不是陣法大師嗎?

師父把他喊過來,就給她弄了個紙糊的嗎?

陸靈蹊懷疑哪出了問題,可是這時候,也沒時間追究。

看師父師叔們的樣子,好像這雷劫,只能是她自己渡了,青簪消耗的靈力太大,沒有外力相幫……

咕!咕咕咕!

大口靈酒灌下時,青簪‘咻’的一聲再次收起,插入被綁著,沒本事自由向天飛的發髻。

陸望走哪殺哪,所有看到他的人和妖都恨不得繞著道走,病書生陸安也名傳天下,她既然得了他們的傳承,要是太慫……

陸靈蹊沒辦法慫,過了結丹天劫,那個人就要放了爺爺。

她還想知道,那個人到底是誰?

陸靈蹊踩著花海,再次移動。

天地靈氣還在生師伯的白苜峰跑,這里沒有最開始她應劫的地方好。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過路的靈氣,沒像最開始那樣,能按撫她體內的雷傷,可有一點,總比一點也比要好。

“你徒弟生氣了。”

宜法幸災樂禍,“師兄,林蹊的脾氣不小,你與其騙著她,還不如就跟她說清楚,你要她雷煉重影。”

反正最后一波了,憑小丫頭的本事,哪怕沒有青簪,受點苦也能挺過去,“她體內應該有些雷傷,現在往那邊路口跑,應該還以為過路靈氣會安撫她的雷傷。”

但事實上,天地饋贈能安撫雷傷的靈氣,只有最開始的十來息,它也只對應劫之人有效。

之前,她是走運,現在,不可能。

隨慶瞥了一眼師妹,知道這人心眼小,暗搓搓的,從來都沒知袖大方。

他懷疑徒弟被她教壞了,“林蹊!”隨慶無奈追過去,“你還記得,為師跟你說過的雷煉嗎?”

什么?

雷煉?

追著她來的第八波天劫已經快要完了,能喘口氣的陸靈蹊大口喝酒時,差點嗆著了!

“你看看重影!”

隨慶感覺現在的重影真是漂亮極了。

淡青的花瓣在虛實中飄逸翻飛,被雷煉之后,邊鋒渡上的銀光已不在浮于表面,明顯已經跟重影結合在一起,顯得層次更加分明。

“再撐一波雷劫,重影就等于被你親自雷煉過了,到時候,心隨意動,有如臂使,它絕不會辜負你的。”

陸靈蹊:“……”

她看著狂熱的師父,突然感覺有些可怕!

師父跟著容惑大師當了十幾年的煉器學徒,不會也傳染成器癡了吧?

雷煉這么恐怖的事,能讓她來玩嗎?

雖然她的重影好像……

“師父,我已經完成了八煉,您讓我進真正的應劫陣吧!”

“雷煉只有七煉和九煉之說,沒有八煉。”

隨慶硬著心腸,“林蹊,師父當初進階結丹,在應劫法陣里過第七波天劫的時候,就聞到了自己的肉香,你的狀態完成九煉,完全沒問題。”

陸靈蹊抓緊喝酒,補充靈氣,因為第九波天劫已經轟隆隆的要壓下來了。

她沒時間說服師父,現在不煉也要煉了。

咔擦!

這邊大亮的時候,天突峰那里,也傳來一聲巨響。

不過,經過了渲百大長老的天劫,又有林蹊這邊明晃晃的天劫,哪怕重平掌門也只是瞟了那邊一眼,就把所有注意力,放在林蹊雷煉重影和白苜峰就要旋轉而下的巨形靈氣漏斗上。

師兄是宗門的化神星君,林蹊的未來更為可期。

重平的心,偏得理直氣壯。

沒有青簪分心,確定要雷煉,陸靈蹊手心一動,重影再次化刀,要直面老天給她布下的十面埋伏!

在陸望的境畫里,她有多少次,直面他的十面埋伏?

當敵人死,當石頭死,當木植死,被他絞成肉泥、碎石、木屑……

知袖師叔和宜法師叔,面對她的十面埋伏,都只用一條路,就是進攻再進攻。

這世上,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

像陸望那樣殺殺殺,殺得天在他面前,都老實了就好。

咔擦擦!

九道電龍帶著無數電蛇咆哮而下。

叮叮叮……

重影刀在陸靈蹊手中飛舞不絕,遠觀的修士,早就看不到實影,只能看到無數雙頭大刀在她的身邊出現,把所有圍殺她的天雷打出去再打出去。

神道峰巨大的廣場,成了她和天劫較勁的地方。

如果說之前是火樹銀花,那現在……就是雷神戰場!

烏壓壓的劫云,一次次地被點亮,傾下的銀雷好像無窮無盡!

雷中的女孩好像狂風暴雨中,無可避的一葉小舟,隨時都有可能船毀人亡。

遠觀的一群小修,緊張的連呼吸都快忘了。

天劫這么恐怖,他們將來怎么過?

長長的淡青刀影不知怎的,在烏壓壓的劫中穿過,陸靈蹊感覺傾下的天雷頓了那么十分這一息。

叮叮叮……

她連忙抓住機會,不惜一切連劈帶斬!

陸靈蹊全身哪哪都痛,不僅重影在雷煉,她感覺,她也在被雷煉。

引龍決至剛至豎,筋骨皮在雷電中,由麻到痛,到痛得……好像痛快淋漓,這感覺,真是無法形容。

隨慶的劍,一次次地在手上出現,又一次次地隱沒。

他一直以為,徒弟會接著用十面埋伏,一點點地跟天劫耗,實沒想到,她會這樣跟天劫動手。

聽說,當年的陸望是狠人,所過之處,片甲不留。

陸安前輩他遠遠地見過一次,那瘦弱好像風吹就倒的身體,據說有著無可想象的力量,可惜,他沒看到他動手過。

因為他去西狄邊境的時候,西狄那邊高掛了免戰牌。

現在,他的徒弟也要成為,他們那樣的狠人了嗎?

隨慶原本隨時救援的心,徹底歇下來。

看著這樣在天劫中拼命的女孩,宜法突然在心里嘆了一口氣,那什么師叔的怒火,她還是憋著吧!

她看著第九波天劫越來越疲軟,看著原本衣袂飄飄的小仙子,漸成叫花子,終于在外面,幫忙打了幾個印決,以濃霧阻住所有人的視線。

宗門只算靈器的法衣,能在這天劫中撐到現在,已經算小丫頭厲害了。

“這里交給你了。”

隨慶不再管徒弟,丟下這句話,與重平、厚來又趕往白苜峰。那里巨大的靈氣漏斗已經漸消,師兄要過心魔劫了。

天地靈氣再次如風飚至,白苜峰游離下來的靈氣比其他地方更多。

陸靈蹊有些傷了的內腑,被迅速修補重生,等她再抬頭時,天上的劫云已經被蜂擁而至的靈氣團所替。

她的靈氣漏斗怎么也成形的這么快?

陸靈蹊的目光閃了閃,身體迅速擺出密云不雨的姿勢。

老祖說,引龍決道法同修時,可以在大進階時,借一點天地漏洞。

看那旋轉而下的靈氣漏斗,還有周遭還在瘋狂涌來的靈氣,守在外面的宜法,忍不住摸了摸腮邊。

開山老祖的那枚玉簡,限于引龍決的功法,她不能盡看,可小丫頭不理解的太多,什么都問她,她沒看也等于看過了。

道法同修,在現在的修仙界固然走不遠,可憑現有的,林蹊也確實比她當初走的快。

宜法忍不住想,她是不是也要再修一段時間的體術?

瞅瞅林蹊,在吃吃喝喝中一邊鍛體,一邊修煉,日子過得挺有滋味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