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八二章 隨慶的猜測

更新時間:2019-05-03  作者:潭子
重影?

隨慶拿著徒弟新畫的圖紙,好像打開了一道新大門,激動的在房里走過來走過去。

這么好的辦法,他之前怎么沒想到?

“這是無想替你想的?”

“嗯!”

陸靈蹊響亮地答了個嗯,她太驕傲了。

“唉!”誰知道師父卻嘆了一口氣,撫摸圖紙,“可惜了她的一身聰明才智啊!”要是沒瘋……

隨慶不知道有多可惜,“她現在在哪?”

能畫龍點睛,是不是神智方面又回復了些?

他忍不住想要看看,如有必要,也愿意出手助一臂之力。

“在隔壁。”

陸靈蹊遲疑了一下,“師父還想找無想前輩商談重影刀的事嗎?恐怕不行了,”說到這里,語氣忍不住地黯淡下來,“她……也就那一會清楚。”

而且那所謂的清楚,也只限于法寶。

陸靈蹊無法想象,當年那一家三口被逼到什么樣?信老祖留下的手扎上,有他老人家的斑斑血淚,誠老祖干脆就留下了一個滿是恨字的血書。

還有這位……

“師父,當年……無想前輩為什么沒有與陸信父子一起流放?是飄渺閣舍不得嗎?”

如果一起流放了,或許她也不會把自己逼瘋了,陸靈蹊不能不懷疑飄渺閣。

隨慶拍拍手上圖紙,“無想本名鄭相宜。”徒弟與陸家親厚,現在又憐憫無想,有些事,他不說,不代表她不會私底下打聽,與其讓她找別人,聽一些亂七八糟的,還不如在他這里,聽最接近現實的。

“她少而敏!是飄渺閣津生前輩的關門弟子,不僅性格溫婉,還學什么像什么,煉器、制陣俱有涉獵,津生曾說過,鄭相宜不管最后是選擇煉器還是制陣,都會得一大師之名。”

隨慶嘆了一口氣,“陸岱山與津生有救命之恩,陸信與陸傳自小就與鄭相宜相識,相比于陸傳,陸信性格寬厚,為人大氣。

自然……

他也是聰明的,與鄭相宜在外確定感情,查知陸傳有動作,連太霄宮都未再回,直接隱姓埋名,想以既定事實,迫使兩家長輩認可。

他是暢靈之脈,陸家應該看重他,當年的陸家為了此脈,可是做過不少事。

但沒得到時,他們暢想的是以后子孫的美好,得到了……,無可避免就受到了各世家以及太霄宮的側目。”

說到這里,隨慶望向徒弟,“天下之道,在于一個平衡!哪怕是仙人,也無法確定自己辛苦求來的孩兒,真有靈根。

修仙界各世家,誰家沒有超過半數的凡人。這還是血脈較近的,血脈稍遠的,大都遷到了凡世。

暢靈之脈被天道所厚,不管靈根資質如何,至少九成九都是有靈根,能修煉。

它被天下所忌,也在情理之中。”

說到這里,隨慶忍不住捏了捏眉心,“林蹊,任何時候,你都要記著,這世間的事,不是非黑即白,是更多的黑白混雜的灰,天道如此,人心被利益所驅更是如此。

陸信之母的死,據說有些蹊蹺,陸信對陸家可能一直都有防范,他那樣對家族,出事之后,早就因暢靈之脈,備受打擊的家族又如何會庇護他?

相比于陸家的某些人,陸岱山和儀芬,反而可能是做的最多的人,當年的事,為師有些猜測,他們有意無意地縱容了陸傳與陸信相爭,大概也是想其能推遲娶妻的時間。

修仙界拳頭為大,若陸信能在結丹或者元嬰之后,與鄭相宜結下一世婚盟,那時候,可能天下為慶,畢竟元嬰修士歷經的雷劫多,那時候不容易傳下血脈。

但他筑基就敢做下如此大事,都不用外人做什么,只太霄宮內部的某些人,就可以讓他死上百回。”

陸靈蹊默默聽著。

隨慶給自己灌了一口茶,“陸信和無想也是聰明人,他們當年其實想借道西狄,橫跨二十萬里寒漠,到那個沒有靈氣的荒園。”

陸靈蹊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如果那樣,主動權就一直在二人手上,那怎么?

“那他們為什么沒有去成?”

“因為一則流言。”隨慶很為二人可惜,“不知什么人把他二人要走西狄的事透露了出去,暢靈之脈對西狄的某些人來說也很重要,據說二人才過界不過百里,陸信就被人幾番搶奪,好不容易才逃回來。”

陸靈蹊沒想到會這樣,她的拳頭隱在袖中,捏得緊緊的。

“流放,在我看來,應該是陸信主動要求,陸岱山和儀芬順勢而為。但是他可以放下這里的一切,鄭相宜卻不能,至少當時的津生不同意。

煉器大師、陣法大師不論哪一個,津生都舍不得。

不僅津生舍不得,飄渺閣也舍不得,當時的飄渺閣歷經幾大獸潮,長一輩凋零,新一輩還沒成長起來,鄭相宜被宗門所重,自然也有她的責任。背棄一次可以,當滿頭白發的師父出現在面前,背棄二次……恐怕就做不到了。”

隨慶嘆了一口氣,“活在這世間,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普通人有普通人的責任,修仙者有修仙者的責任。

無論是誰,生命中總要有不同的人走過,留下家人、朋友、愛人甚至仇人,這些……我們都要體會,都要擔起,我們需要擔起的。

但是,這擔起,我們卻要有所選擇。

鄭相宜擔起了她擔不起的擔子,心顧在另一邊,無法可想下,逼瘋了她自己。

此前車之鑒,為師希望你能永遠銘記于心。緣斷緣繼,該舍當舍,萬不可心生猶豫!”

陸靈蹊從師父房里出來的時候,是滿天熱鬧的星辰。

她望著天空,不知道自己應該想什么。

或者什么都不能想,因為想了沒用。

三百多年了,她們家該發生的,早已經發生過了。

恩怨情仇她都背不起來,也背不動。

陸靈蹊輕輕嘆了一口氣,現在唯一能想的,只能是修為再高些后,到西狄走一走,查清當年那個散發流言,阻止兩位祖宗回歸平凡的人。

此人太過惡毒,散發那樣的流言,顯然是想把兩位祖宗生生按死在修仙界。

這樣的人……

陸靈蹊眼中殺意一閃而過。

本命法寶被祖宗那樣一弄,就沒必要再請容惑真人了。

她要的殺人利器,不是人人都能知道的。

可隱可現,可合可分的重影刀,不出則罷,出必見血。

天地無公道,那就等她有實力了自己要吧!

陸靈蹊正要轉身重回師父的房間,借他那里修煉一會,一旁的倉門無聲而開。

無想一下子蹦了出來,“林蹊,到這里。”

陸靈蹊的滿腔抑郁,一下子丟去,朝祖宗露了一個笑臉,“不早了,我回師父那里修煉一晚,明天陪你玩好不好?”

“不好。”

無想扯著她的袖子,“既然是修煉,在哪都是修煉,清漓師……師姐也要修煉,靜柔也要修煉,我們陪你一起修煉不行嗎?”

這怎么行?

陸靈蹊正要拒絕,清漓的聲音傳來,“林小友進來吧,正好,我有幾件事情,想問一問小友。”

“走吧走吧!”

無想拖著她,“我告訴你噢,清漓師姐那里,還有不少好吃的海獸肉。”

陸靈蹊還能說什么?

“林蹊拜見清漓前輩,見過靜柔師姐。”

“坐!”

清漓不動聲色地把陸靈蹊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今日天晚,明天我要親向隨慶道友道謝,謝謝你們師徒在那個時候,收留我家師妹和靜柔。”

沒有他們的收留,只憑靜柔,絕對無法讓執著于各茶樓的無想師妹安靜下來。

在有靈石賠付的時候還好,當沒了靈石……

鬧大了,師妹的腦子不正常,靜柔沒實力,兩人還不知道要吃多少苦。

“前輩不必謝我,我和靜柔師姐是朋友呢。”

師父那邊,陸靈蹊不管,但她這里實沒必要,“而且,我……很喜歡無想前輩!”祖宗是她的。

“對對,林蹊喜歡我。”

“……”笑看一眼高興的師妹,清漓按下原先的幾個問題,“行行,我知道了,那我就不謝她了,誰讓她喜歡你呢。”

“那……”

無想突然覺得不對,連眨了兩下眼睛,“她喜歡我,是我們關系好,可師姐……你還是要謝謝她吧!”

清漓眉頭微挑,“你的意思是,我還得謝謝她?”說話間,她又把陸靈蹊好生打量了一遍。

好處,她給的起。

但是,這孩子對傻了的無想,是不是太好了些?

現在的師妹對她太依賴了。

聽靜柔說了半天,清漓總覺得有些不對。

與靜柔是朋友,卻把耐心和憐憫全給了師妹。

這到底是隨慶的意思,還是她自己的意思?還是兩者兼有?

百獸宗開蛋會上,那可憐蛋事件,得利最多的是這小丫頭呢。

無想的身份,瞞不過隨慶。

所以,靜柔壓根沒瞞這對師徒。

交好一個傻了的元嬰修士,這里面的利……

“不用不用。”

陸靈蹊不知對方這一會想了多少,孝敬祖宗,照顧祖宗,原本就是她應該干的,“師……師叔,”她扯了一下無想,“相比于您給我的,我給您的實不算什么,如何能當得起清漓前輩的謝?”

“她給你的?”

清漓微瞟了靜柔一眼,還是笑意盈盈地道,“我師妹上船的時候,身無長物,她能給你什么?”

“靈感!”

陸靈蹊也看了靜柔一眼,笑道:“我和我師父要到樂機門求見容惑大師,請她幫忙解決我本命法寶中的一些問題,誰料被無想師叔無意中解決了。”

清漓眼中的笑意黯淡下來。

師妹的本事,她是知道的,如果沒……

“那恭喜你!”

說這話時,她的語氣真誠了很多,“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你也盡可以跟我說。”

“多謝前輩的好意,不過都解決了。”

陸靈蹊不打算沾飄渺閣的好,與飄渺閣的因果,僅限于無想祖宗,“等到了樂機門,家師就要帶我從傳送陣,直接回宗。”

“林蹊……”

“等我弄好了本命法寶,也差不多筑基中期了,到時一定到飄渺閣給你看。”

陸靈蹊被扯,回頭時下意識地哄無想,“沒幾年的,我靈根資質好,到時候,你還可以帶我去獵殺海獸。”

“我管殺,你管做肉吃?”無想的眼睛一亮。

“行!”

“師姐,那就不用你謝了。”無想高高興興地道:“林蹊是我的好朋友,好朋友我自己招待。”

“……都依你。”

清漓已經很長時間,沒看到師妹如此高興了。

現在,她再不怪靜柔讓人家這么哄師妹。

能把師妹哄的這么高興,只要不是太過份的,飄渺閣都出得起,更愿意承她這份人情。

“不過,林蹊,你還借了靜柔十萬靈石,另外,余家山那里,你幫忙出了兩千六百塊的賠償,這些,我總要給你。”

清漓摸出一個靈石袋遞給她。

“這個我就收下了。”

靈石沒多沒少,都是中品的,共一千零二十六塊,陸靈蹊很干脆地收下,“前輩,還有那邊的餃子,我可以收下來嗎?”

“……自然可以。”

“林蹊,我餓了。”

清漓和無想的話,幾乎同時響起。

陸靈蹊連忙安撫地拍了拍無想,“清漓前輩,我也請您吃餃子行嗎?”

清漓的眼睛不可避免地瞟了下無想的恐怖大餃子,“咳!我喜歡吃小的。”

“大的我也不給你吃。”

無想還怕她們搶她大的呢,“林蹊,我的都給你。”

“謝謝!”

陸靈蹊連忙收起來,順勢又和靜柔一起,煮包好的小餃子。

清漓不動聲色地看她們互動,發現人家語氣真誠,眼神真切,得了師妹恐怖的丑餃子,卻好像真得了什么好東西一般。

這可……有意思了。

有關林蹊的資料,瞬間在清漓的腦子里,又過了一圈。

有爺爺有爹娘,拜隨慶為師,今年……不是二十一歲,就是二十二歲。

原本應該與靜柔他們大部隊一起回來的,結果因為己土珠,落后了一步,滯留在外兩三年……

想了半天,清漓輕輕嘆了一口氣。

如果不是知道師妹的后人出事了,她都要懷疑這小丫頭了。

可惜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