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一八一章 重影刀

更新時間:2019-05-02  作者:潭子
樓船勻速前進著,不時在路過的坊市停留,上、下著各方修士。

如果不擔心某人拐了無想師叔,靜柔其實是自在的,她再不用提心吊膽地追在師叔的屁股后面,為她收拾一堆莫名其妙的爛攤子。

除了林蹊去見隨慶前輩,師叔不好跟外,其他時間就像尾巴一樣,她到哪里,她也到哪里,乖得不得了。

看看天色,靜柔毫不猶豫地回轉倉房,“師姐,林蹊,今晚吃什么?”

短短二十來天,她這個放下面子蹭飯的,把在外面奔波消瘦下去的肉養回了大半,可見某人帶的靈食有多好吃了。

“今天吃餃子。”

無想興奮舉起她包的歪歪扭扭,好像大饅頭的東西。

這是餃子?

靜柔呆了呆,她相信林蹊的手藝,卻實在無法想象師叔的手藝,萬一她倒霉分到師叔這所謂的大餃子會有多悲催啊?

她的腿忍不住往后退了退。

林蹊因為師叔可憐,對她耐心無比,包容無比,但對她就未必了。

“咳!那……那你們吃吧,我今天不餓。”說話間,她就想溜。

“站住!”

陸靈蹊冷聲。

她身上不缺吃食,所以對蹭吃蹭喝的人,向來沒小氣過。

但這家伙嫌棄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老祖宗做的再不好,對爺爺和爹娘,對信老祖對誠老祖,對他們一家來說,都是最好的。

那是她要拿回去上供桌給信老祖和誠老祖父子的。

他們一定非常期待吃一口女祖宗親手做的餃子,八月十五送上的時候,或許……

“連宜師姐都在幫忙包餃子,你想干干凈凈地吃現成的,是不是太過份了?”

“啊?呵呵,那要不然,我也幫忙包?”

靜柔這幾天算是摸到了一點陸靈蹊的脾氣,這家伙心腸固然有些軟,可這份軟只對特定的人和事。

真惹了她,看看老白鶴和現在沒臉見人的清海就知道了。

她這些天,想吃個好吃的,不也是乖乖不要面子了嗎?臭丫頭一點臺階都沒給她,送了師叔那么多食盒,一個都沒分她。

靜柔在肚里腹誹,面上卻沒敢帶出一點來。

隨慶真人的唯一弟子,也是有脾氣的。

清漓師叔他們沒來,真要得罪了金主,萬一當場追債,她還得當乞丐去。

靜柔自認她能屈能伸,看了陸靈蹊包的,幾下一捏,便學出了一個元寶型的餃子。

“林蹊,靜柔,你們要像我這樣包大點,餡滿料足才好吃嘛!”無想顯然更得意她的作品,“要不然,這么小的兩口就沒了,多不過癮啊!”

師叔的臉上都是面粉,下巴那里還有餡料,要不是看她整個人都洋溢著快樂、興奮,靜柔真想好好打擊她。

“宜師姐說的有道理。”

讓靜柔瞠目的是,林蹊居然能昧著良心這般夸贊她。

“所以,師姐包的都留給我吧!”陸靈蹊笑咪咪地,“我哪天餓了,吃一個就管飽了。”

“嗯嗯!我包的都給你。”

無想立馬干勁十足,決意一個餃子能管她一頓,再次以靈力控制弄面皮的時候,又弄大了些。

靜柔眼睜睜地看師姐挖了十多勺肉餡后,又挖了四勺碧綠清香,不知什么靈菜弄的素餡在里面。

“要有暈有素吃著才好。”

無想弄好了餃子餡,好像想到了什么,非常認真地對陸靈蹊道:“林蹊,你乖,不能偏食!”

誠老祖離開的時候才三歲,三歲的孩子很可能會偏食。

陸靈蹊看她一瞬,默默點頭,“嗯!我不偏食,宜師姐看怎么搭配好,就怎么弄,我保證都吃了。”

祖宗是想起誠老祖了吧?

陸靈蹊忍不住有些希冀。

可是無想的清明好像只在那一剎,轉瞬間又回復了單純的高興,那個大餃子包的鼓鼓囊囊,丑得可以。

“師姐,做一個馬上讓她吃。”靜柔對某人哄師叔的本事,算是徹底服了,“要是吃不下,哼哼……”

“小心把你的牙哼掉了。”

“哈哈!對了,我還記得她小時候豁牙的樣子。”

一路追來的清漓哪能想到,無想和靜柔的日子能過得這般舒心?

翹家而逃的師妹,不知道腦子靈光維持了多長時間,反正她光追查有她印記的物品,就幾乎踏遍了北地。

遠遠看到巡靈樓船的時候,清漓心中忐忑,不知道師妹的神智,是時靈時不靈,還是又回復到以前。

此二者,莫名地,她都不想要。

以前的狀態,飄渺閣是省心了,但總不是事。

時靈時不靈……

清漓追查到靜柔和無想曾經停留的兩個坊市,知道二人已經快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飄渺閣清漓,拜見隨慶道友。”

又一個元嬰真人到了,開船的聯盟修士連忙放開船頭的禁制。

“原來是清漓道友,請!”隨慶房門大開的時候,人也出來了。

清漓一腳踏入時,那一邊的倉門也開了,未見其人,無想打鬧嘻哈的聲音倒先傳出,靜柔一頭一臉的面粉,奔命般地跑出來,“哈哈!師叔,救我。”

無想抓著兩把面粉追出來,見到清漓詫異的同時還有些害怕地松了手,“你——是我師叔?”面粉隨風四揚。

清漓袍袖連甩,甲板上瞬間多了幾個結界,但她無法把師妹變成師侄。

“林蹊,她是我師叔嗎?”無想得不到答案,忙低聲問緊隨其后的陸靈蹊。

“咳!林蹊見過清漓前輩!”彎腰躬下時,陸靈蹊再次長吸一口氣,平整自己的心態和面部表情。

“真是我師叔?”

無想慌了,連忙學陸靈蹊的樣子彎下腰,恭恭敬敬卻又忐忐忑忑地拱手道:“宜……”她突然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了,側頭小聲地問,“林蹊,我……我叫什么呀?”

似乎還是以前那樣。

清漓在心里嘆口氣,一步踏前,“相宜!走吧,我們到房里說話。”

三樓上有外人,雖然人家房門的禁制關著,可誰知道有沒有偷窺?

再加上還有個藏在船頭,被結界裹住的不知名修士,清漓拉住無想,“隨慶道友,我先處理一些家事。”

“道友隨意!”

隨慶看了徒弟一眼,“林蹊,過來。”

“不!”

無想一下子拉住了陸靈蹊,“林師妹……”面粉還抹在臉上,但她的眼神怯怯,再無歡喜,“林蹊,”她的手都在抖,“你不要我了嗎?”下意識里,她好像感應到清漓來了,她就要跟她分開了。

一句話,說的陸靈蹊差點紅眼。

她早知道有這一天,所以二十多天來,每一天,都當陪祖宗的最后一天,努力地對她好,努力順她的心。

但是,她準備這一天,準備的早,祖宗卻不知道啊!

“……要!”陸靈蹊努力揚起笑臉,“我就在隔壁呢,宜師姐,清漓前輩來了,你跟她說會話,她不會馬上帶你走的。”

真的?

在無想望過來時,清漓朝她露了個溫和笑意,“你又不記得我了?”她摸出一個留影玉,“看看,我常帶你出海玩呢,這里面,有好多我們一起打海獸的精彩畫面。”

她不想像踏雪師姐那樣,每次跟師妹相見的時候,都把自己的臉和胸折騰一頓,所以,非常用心地把她們曾相處非常好的畫面,用留影玉留了影。

“如果不放心,那你先跟林小友玩,我找靜柔先說話也行。”

現在關鍵的問題是,弄清楚無想神智恢復的情況。

知道自己可能闖禍的靜柔老老實實地跟師叔進朋友的房間。

“師父!”

陸靈蹊把無想護在身后,“我……我勸勸前輩!”

看看無想那雙純粹干凈卻又怯怯的眼睛,隨慶只能擺手,“去吧!”

他徒弟心善,這品質在修仙界不算好事,但有他在,還沒長大的徒弟,暫時還不用那么心硬。

清漓不知有人會幫她勸師妹。

房間里撒了好些面粉,還有一堆的餃子,大的大,小的小。

從氣息上,清漓可以分辨哪個是師妹包的。

聰明絕頂的師妹,學什么像什么的師妹,在把她自己逼瘋了后,除了打架,除了修煉,就成了另一個極端。

清漓盯著幾個大丑餃子,“你師叔還記得要找人嗎?”

“應該不記得了。”

靜柔低頭,“從頭到尾,她可能不記得自己到底要找什么了,到各處茶樓喝茶,她好像只是下意識地打聽消息。因為不記得要打聽什么,所以,她才到處不停地跑。”

是這樣嗎?

清漓的眉頭攏了攏,“從你遇見她的那天開始說。”

甲板上,陸靈蹊讓無想連打數個結界后,才在里面套上自己的小結界,“師……師姐,你是飄渺閣的弟子,我是千道宗的弟子。”

已經占便宜了,那就接著再占一會吧!

“我們兩家關系向來不錯!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

陸靈蹊盡量用直白簡單,祖宗能聽得懂的話說,“但我們是修士,我們需要修煉,所以,偶爾分開是正常的。”

無想把她的手抓得更緊了。

“幾年前,我差點被仇家殺了,那是因為我修為太差。”

陸靈蹊有些后悔,這些天讓祖宗太依賴她了,現在,她盡量硬著心腸,跟她講道理,“我有仇家,可能有很多仇家,所以,必須好好修煉。這次師父帶我到樂機門,是為了求容惑大師,幫忙煉制本命法寶……”

房間里,清漓和靜柔的談話,進行了兩個多時辰,外面結界中,陸靈蹊和無想的談話,也進行了兩個多時辰。

到最后,連師父畫的本命法寶圖紙都拿出來給祖宗看。

“師父說,有了它之后,哪怕遇到結丹修士,我也有一拼之力。”

法寶對陸靈蹊太重要了,“所以,就算清漓前輩沒有追來,過兩天到了樂機門,我們也要分開。”

無想挨著她,眼淚無聲而落。

陸靈蹊也想哭,但現在她不敢哭,只怕自己的情緒讓別人發現不對。

她以靈力阻在鼻子和眼眶處,“我家里還有爺爺還有爹娘,以后,等你成為像我師父那樣更厲害的元后大修士,我就帶你見他們。

你會像喜歡我一樣的,喜歡他們。

到時候,我的修為,肯定也比現在高了,我們一起出門,行走江湖,我帶你到我曾經的家鄉,帶你……看我們生活的地方。”

祖宗們的尸骨,爺爺都帶了過來,這件事,暫時她還不能說。

陸靈蹊好希望這位祖宗能回復神智,“我跟你說的這些,都不能告訴別人,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可好?”

“……好!”

陸靈蹊給她擦擦眼淚,“別哭,我們以后又不是不見面了,你好好修煉,我也好好修煉,等我筑基中期出門歷練的時候,我就到飄渺閣拜訪你好不好?”

“拉勾!”

“好!拉勾!”

陸靈蹊的手指跟她的勾到一起,“這段時間,我把你的身體調理的很好,回到飄渺閣,你就閉關,好好修煉,聽見沒有?”

“……聽見了。”

“還舍不得我呢?”

陸靈蹊其實也舍不得這個傻了的祖宗,“那……我們都給對方留個小像好不好?你想我了,就看我的小像,我想你了,就看你的小像。”

回來這么長時間,祖宗長什么樣,爺爺和爹娘全都不知道呢。

難得有這個機會,陸靈蹊當場摸出兩枚玉簡,以神識印下彼此的樣子,“以后想我了,就把這玉簡拿出來。”

無想接過她的玉簡,里面笑意盈盈的女孩跟面前的一樣,這才神色稍展。

“還有那個留影玉,回頭到了坊市,我們再一人買一個,留下一起吃飯的影像,你看好不好?”陸靈蹊其實也怕,幾個月,幾年不見后,祖宗也會把她忘了,“我不會忘記你,你可不能把我忘了。”

“不會!”

無想終于安慰她了,“我喜歡你。”

她形容不出自己看到她的那種安心快樂,“你喜歡玩刀,你覺得這個刀沒有力道。”她把她放在一旁的圖紙又拿出來,“我有個辦法,可以兩全其美。”

“什么辦法?”

陸靈蹊好像在祖宗的眼睛里,看到智慧之光。

無想朝她露了個大大的笑容,以靈力幻出一把弧形彎刀后,緊接著在刀柄后,又幻出一個弧形刀身,“刀柄隨心而動,刀身一為陰,一為陽,前面的是蓮刀,可藏可現,后面的……你隨意。有此二刀,進可功,退亦可攻,甚至兩刀流轉,連綿不絕,讓對手沒有回氣的時間,此刀可名重影。”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